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马赵】寿司

毫无逻辑的一篇文 最近写文没什么手感
主马赵 伪超异


2016年11月11日,大概是赵云二十五年人生中最操蛋的日子。
早晨七点零六分时,赵云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粗暴地把闹铃大作的手机摔在地上。等清醒过来时,他才发现他上个月新买的IPHONE7屏幕上裂了一道比蜘蛛网还夸张的口子。
刷牙的时候,赵云把剃须泡沫当成牙膏挤在牙刷上,就着冰凉的水一饮而尽。赵云觉得自己的舌头快要掉下来了。
早餐的面包烤糊了,赵云愣是挤了很多枫糖浆在上面,苦中作乐。
出门的时候,赵云为了赶公交,在众目睽睽之下从结冰的人行道上摔了个狗吃屎。过了两分钟,他才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头刚一抬起,就被该死的公交车熏了一脸汽车尾气。
最终,赵云踩着点走进公司,好歹是没有迟到。
赵云以为自己一天的衰气终究是戛然而止了,直到他被笑盈盈的老板叫到办公室里。
老板将一份辞退信郑重其事地递到他的手里,笑容中带着虚伪的歉意。
呵,人生就像喝一杯没有加冰糖的马尿。

被炒鱿鱼了之后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发泄呢?
蹲在家里一边大哭一边捏泡沫纸怎么样?
或者去烧烤大排档,点一箱啤酒,一边喝一边对着被烧烤炉炙烤的天空破口大骂吗?
再或是去夜店蹦迪买醉,再找一个漂亮性感的尤物度过刺激而肾透支的一夜吗?
赵云在心中默默为这三种糟糕矫情的方案打了个叉。
走在马路上,赵云觉得自己的身上全是腐朽的气息。抬眼看着行走着的人们,大多都是成双成对的男男女女,脸上洋溢的是温柔甜腻的笑。
今天明明是光棍节啊,这些家伙还真是…
赵云摸了摸下巴上长出的细小胡渣,闭上眼睛深深喘了一口气。
真希望…一切都能尽快好起来。

繁华街区的风景有些看腻了。霓虹之下,很难将那些千篇一律的建筑分得真切。
时装店的玻璃窗上贴着大大的“低至三折”,赵云上周刚去过这里,里面80%的衣服一毛钱都没给便宜。
关东煮店门口排着夸张而蜿蜒的队伍,赵云叹了口气,自从上次看到老板往汤里倒了一整袋味精,他再也没有来这里吃过东西。
至于前面那家装修得冠冕唐皇的理发店…里面的洗头小妹总喜欢把丰腴的胸脯贴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让赵云敢硬不敢言…
啧…一失业了之后,怎么看什么都不顺眼了呢…
赵云揉了揉太阳穴,看到一栋建筑的二楼探出一个五颜六色的招牌,上面写着乱七八糟的字
【看什么看 快来吃寿司啊混蛋】
神经病吧!
赵云对着操蛋的招牌嗤笑出声,心情终于好了一点儿。
他朝着通向二楼餐馆的楼梯走去。
心情烦躁时吃一些清淡的食物或许是很好的选择呢。

这家画风清奇的寿司店面积并不大,环形的桌子上环绕着一圈高高的木椅,约莫着能坐十五六个人。
桌子中央的区域站着两个店员,一男一女。他们戴着帽子,穿着白得反光的围裙,双手专注于捏米饭。
那些被捏好的椭圆形饭团上顶着新鲜的刺身和鱼籽,乖巧得一塌糊涂。
赵云找了一个空位坐下,兀自倒满一杯麦茶,又闲得蛋疼地蘸了一点芥末填到嘴里。
啧——还真是酸爽!
赵云又点了一份醉蟹钳和一份厚蛋烧,厚蛋烧质地柔软,一咬下去似乎能渗出鲜美的蛋液。
赵云陶醉在美味当中,他眯着眼睛,美滋滋地观察着在旋转的寿司架上一盘盘精致迷人的寿司。
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
真是个安逸而美好的地方。无论是馥郁的清酒香气,还是慈祥的老板赠送的小碟海藻菜,无论是墙壁上艺妓撩人妩媚的照片,抑或是隔壁铁板豆腐上滋滋作响的柴鱼片,一切都显得美好。
赵云的眉头舒展开来,白天操蛋的经历终于被暂且抛于脑后。

直到19:25时,踏进来的脚步声打破了平静。
一个金发刺头的男人走进了寿司店里,一屁股坐在了赵云右边的空座上。
男人打了耳洞,穿得活像是酒吧里驻唱的摇滚歌手,抄着口袋,虽说算得上帅气,但是怎么看都流里流气的。
看到落座的金发男人时,站在桌子中央的店员妹子瞬间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手里的饭团捏得凹下去一大块。
赵云疑惑地看了一眼身边的金发男人,只见后者托着腮帮子,满脸坏笑地望着店员小妹说“小异,今天和我约会吧。”
王异低着头没搭理他,不耐烦地把两个北极贝的寿司装到小盘子里,又送到旋转的桌子上。
马超急忙把刚放上桌的北极贝拿了下来,蘸着调味汁吃得不亦乐乎。
“啊啊…小异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呢。”
王异依然没有说话,只是气得哆嗦的手将刚捏好的饭团砸在砧板上,似乎已经忍耐到极点。
赵云小啜了一口清酒,他望着王异青筋暴起的额头,怀疑下一秒王异就要把两坨饭团狠狠地砸在马超的两只bling bling的眼睛上。
马超的确是个很不知趣的人,他完全没有看出来王异暴躁的情绪,依然厚着脸皮对着自己的女神絮絮叨叨着。
“小异,我昨天晚上又梦见你了诶——这一定是你马上就要接受我的预兆吧。对吧对吧?”
“话说一会儿你下了班想去做什么呢?我们去咖啡厅再去看夜场的电影好不好?最近出的《勤王》你一定会喜欢!不过那个逆导演总是喜欢发刀子…绝对是个抖S”
“昨天b站被封了诶…害我没有办法追《金魂》了,小异你是更喜欢坂田金时还是土圆十四郎啊!”
“昨天马岱竟然牵手和一个戴着面具的混蛋小子放学回家,被我逮住了,哼…一想到这个小屁孩都脱单了而我还单身狗一条,就超不甘心啊…再说了,那个戴着面具的家伙脸上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啊!搞不好是一个通缉犯啊我靠!”
“今天是光棍节,请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们一同脱离单身的苦海吧!小异,我真的——”
马超的音调因为激动而上扬着,深情的表白话语呼之欲出之时,却被门拉开时的铃铛声打断。
见到来人之时,王异愣了几秒,冷冰的眉眼一下子变得温柔起来。
马超看到这一幕时,内心不禁警铃大作。这是什么情况——
“你怎么来啦,”王异把手里刚捏好的三文鱼寿司放在砧板上,抬起头时低垂着的眼睫上挂着笑意,秀口微张,又添上两个字节。“老公。”
哦哦,原来是小异的老公啊——卧槽什么玩意儿?!!
赵昂笑着踱进屋内,鼻尖有些发红,羊毛大衣上沾着好闻的香水味。
“今天想约你吃个火锅。”赵昂眯着眼睛冲自己的妻子笑,他站在马超的身边,隔着旋转的寿司架去抚摸妻子鬓角的发丝。“东区有一家新店开业打8折。”
“哈,不带着月儿和英儿吗?”
“我把孩子们送到爸妈那里去了。”赵昂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今天我想和你单独在一起。”
王异低下头抿着嘴笑,又抬起头一脸抱歉地望着正在包寿司的店长“老板…”
“嘿,去吧去吧,剩下的交给我就是了。”夏侯渊冲着王异摆了摆手“明天记得告诉我好不好吃啊。”
“谢谢老板!”
王异摘掉围裙和头巾,从桌子的中心走了出来。当她的目光接触到马超时,发现后者已经僵在原地像座呆滞的雕像一般。
她露出腹黑的笑容,假装有礼貌地对着马超开口“请问这位客人,刚才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呢?”
马超回过神来,讪讪地笑了两声,又摇了摇头,如今尴尬的场景让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赵昂疑惑地看了一眼马超,又友好地笑了笑,便牵着妻子的手,离开了寿司店。

望着自己的情敌拉着自己的女神走出寿司店时,马超瘫在座位上,瞬间觉得刚才吃进去的二十盘寿司让他有点反胃。
马超在一个月前从一个派对上认识了王异,并对这位优雅而高冷的女神一见钟情。
随后,马孟起对王异开展了猛烈的攻势,他相信没有人能够抵挡住自己的热情。
可惜他千算万算愣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心上人早已是一个有丈夫有孩子的风韵少妇…
马超瞬间觉得自己成为了全世界最忧郁的痴情种子,他装逼地抬起头,望着夏侯渊幽幽地说“老板,给我来六瓶清酒。”

赵云一边喝着味增汤,一边把凉掉的天妇罗浸在热汤里。
他一边品味着温热的炸天妇罗,一边用余光偷偷观察着旁边失恋的落魄男人。赵云敢打赌,自己和旁边的这个金毛男人大概是今天全世界最倒霉的人。
他叹了口气,顺手从寿司架上拿了一碟白大福,准备开吃。
旁边的马超却一个重心不稳,胳膊肘把满满的一壶清酒撞倒在桌子上。刺鼻的酒酿汩汩流出来,一下子就沾湿了赵云右边的整只袖子。
马超迷瞪着眼睛,有些喝高了,不过好歹是反应了过来,大着舌头和赵云道歉。
赵云没有接茬,有些生气地把手里的甜点摔在盘子里,拿着干净的餐布用力摩擦着潮湿的衣袖。
马超见赵云不理自己,便昏着脑袋凑近他的脸颊,结巴着开口“对不起…”
赵云皱着眉转过头,刚想爆粗口,却对上了马超那双坚毅却溢着泪水的双眼。他一下子缄默无言。
马超费力地扬起一个难看的笑,自嘲着说“我追了她一个多月,她几乎一句话都没对我说过。我每天对她的寒嘘问暖和甜言蜜语她从未有过任何的回应,我努力跟随着她,她永远都只用生气的憎恶的眉眼对着我…”
“她甚至,都不屑于告诉我她已经是有家室的人。”
马超的声音有些颤抖。
赵云叹了口气,抓了张餐巾纸去擦这个陌生人的眼泪。赵云甚至从马超流出来的泪水中闻到了酒香的气息。
“之所以会错过,是为了迎接更合适的人。”赵云望着马超的眼睛,觉得它们看上去很熟悉。
不过…怎么到头来我这个受害者还得反过来安慰他了?
马超认真地看了一眼赵云,怔怔地笑了笑。这大概是他在碰壁一个月之后听到的最温柔最有力量的话。
他赞赏地拍了拍赵云的肩膀,又把剩下的五瓶酒推到了两人位置的中央。
“我们…一起…喝了它!!”
赵云刚想拒绝,却看到了那张神采奕奕的英俊面容,顿时换上一副无奈的笑容,和一个妥协的点头动作。
“一醉方休!!不醉不归!!”马超在高椅上一边转动着身体一边欠揍地大喊着。
夏侯渊捂着额头很想把这家伙赶出去,墙上的钟表已经走到了十一点的位置。啊咧…这么晚回去的话,又要被张郃罚跪搓衣板了吧!

晚上十一点十五分,夏侯渊老板终于受不了两个酒鬼的纠缠,将赵云和马超丢出店外,拉帘,锁门,打烊成功。
马超和赵云相互搀扶着,都醉得有些厉害。赵云的大脑一片混沌,马超那些支离破碎的话语他都听不清楚。
直到马超凑到他的耳边对他说“今天住我家吧,就在附近”时,赵云才神智不清地点了点头。
赵云在点头时飞快地琢磨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这家伙这么蠢,应该不能是贩卖器官的恶霸吧,也不可能是运输毒/品的头目,那么会不会是变态连环杀/人狂呢…谁他妈知道呢?反正我明天不用去上班哈哈哈哈被杀掉就被杀掉吧!!
赵云哼哼唧唧地在马超的怀里低声地笑,喷出的气弄得马超的脖颈有些痒痒的。
马超搂紧了怀里陌生的男人,缓慢着朝自己的单身公寓走去。

“哼…这就是你家啊…”赵云在黑暗中环视了一圈狭窄的卧室,两个人默契地都没有选择开灯。
窗外透进来一点亮光,是对面街道的pub中人潮拥挤拥抱的光彩。
赵云躺在卧室唯一的一张床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琉璃窗外的风景发呆。
“喂…你也有心事吧。”马超顺势躺在他的身边,侧着身子观察他精致的侧颜。
“只是被老板炒鱿鱼了而已啦。”赵云的嘴角上翘着,眼睛惬意地眯在一起“不用上班,也是件不错的事情啊。”
口是心非。
马超从心里默默评价着,嘴上仍保持沉默。
赵云转过身子对着马超,眼睛因为倦怠而轻闭起来。
“嘁,这狗屁公司我早就不想待了。”赵云打了个酒嗝,双手在空中比划着。“工资低,连餐补都少得跟屎一样…上回连着好几天吃到的包子是酸的,我他妈还以为是拿酸菜包的馅,原来是馊了。”
“办公室里还有一对婚外情的狗男女…呸!上班的时候坐在大腿上摸来摸去的,怎么不把他们也开除了?!”
“哼…早就知道这老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了。”赵云醉后完全没有了绅士的样子。“一天到晚就知道盯着公司姑娘的大腿和胸部看…”
“……”
马超静静听着醉酒的赵云发的一顿牢骚,觉得这个陌生人身上似乎散发着与自己相似的气息。
“说到姑娘,”赵云的双眼迷离飘渺,始终无法聚焦。“我今天原本打算找一个契合的人来个一/夜/情…”
赵云重新睁开眼睛,看到对面的马超专注地望着自己的样子。
房间里太过寂寥,厚重的窗玻璃隔绝了外面夜店喧闹的声响。此起彼伏的呼吸声成为了这件狭小房间中唯一的生机象征。
赵云已经忘记了时间过了多久,他虽然喝得很醉,但是却一点睡意都没有。而且他能感觉到他的下半身竟然莫名其妙地硬/着。
又过了五分钟,赵云才听到沙哑低沉的声音从耳畔传来。
马超叹了口气,说“真巧,说起来…我今天原本也打算来个一/夜/情/的…”大概在十分钟前决定的
赵云的心跳速率慢慢加快,可他始终吊着一双调笑的眼睛,反问马超“哈?你是想找王异吗?”
马超欺身压在长发男人的身上,嘴里不满地嘟囔着“你没必要提其他人。”
赵云不语,只是笑着拥上了马超宽厚的臂膀,顺势又把马超那件浮夸的T恤扯了下来。
这好像还是…第一次和男人…呢
漆黑的房间里开始交汇了更多复杂的声音。喘息、低吟、深情而陌生的呼唤。呐喊、哭声、奇特液体溅起时激烈的摩擦声。
深夜在窗体和墙壁上留下疤痕,失落过后的人们也互相撕咬和抚慰着对方。
疲惫的二人终究是相拥而眠,他们在疲惫的深夜做着同一个美梦。
至于第二天醒来,是做无情的陌生人或是做更加亲密的人…
赵云睁开眼睛,看到睡得极其安稳的金发男人用臂弯搂着自己的样子
嗯…要不然,试试看吧?

END

评论(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