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甘凌】螺蛳粉(短完)

咸鱼了一个月还是飞回来了哈哈。
甘宁中心,流水账+菜谱叙述般的小学生文风 好像写得有点鬼畜啊喂
顺便带两个小伙伴出场
希望大家喜欢嘿嘿


甘宁美滋滋地盯着脚下的三个快递大箱子,哼着跑调的蓝精灵之歌。
事情起源于上个月甘宁参加了微博大V@逆原重生 转发抽奖活动。
身为多年非洲人、中奖绝缘体的甘宁一边挖着鼻孔,一边随手在自己碎了四道裂纹的二手iPhone5屏幕上点了个转发。
中奖名额只有10个人,转发总量是827,奖品不明,只被这位黑心营销大大写了一句“惊喜随机”。
甘宁转发抽奖的目的并不是中奖,而是为了拉低中奖率,让那些做着白日梦的愚蠢转发者们更难中奖,顺势杀一杀那些欧神们的运气。
哈哈哈哈哈!!
可是真的无心插柳柳成阴呐,一向手黑的甘宁竟然中—奖—啦!
这终于抚去了一年前甘宁没有抽中微博大V@罔水行舟_依然是条咸鱼 发放的波多O结衣签名性感写真集的遗憾和心碎。
甘宁掂了掂地上的一个箱子,满脸洋溢着喜悦。还挺有分量的,看样子绝对是个大件了。
小型音箱?高级剃须刀?加湿器?还是飞机(哔—)杯??
甘宁拿着有点生锈的红把手剪子,刺啦一下子划开了箱子,里面露出了几个字“许胖子牌螺狮粉”。
大字下面还有一个做着wink表情的光头型男,手臂粗得比甘宁脑袋都大。旁边标注道,特别代言人:典韦。
………
去你妈的大西瓜!!还老子的小型音箱高级剃须刀还有飞机O杯啊!!!(从来就没有这种东西)
就算不是小型音箱或飞机O杯,为什么偏偏是螺狮粉啊喂!!
虽然甘宁从没吃过螺狮粉,但还是听过他的好友吕蒙吐槽过的。
当时的吕蒙一脸胃疼的样子似乎随时都要哭出来,他说“每次小陆煮螺狮粉的时候我都觉得他在炖屎…我和他最近总因为这件事情吵架,大甘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当时的甘宁只顾着美滋滋地幸灾乐祸了,甘宁的愿望就是天下的恩爱情侣都能天天因为螺狮粉这种屁大的事吵得不可开交,全然想象不到自己也会收到这种可怕的生化级礼物…即使收到了三大箱,甘宁也发誓他打死都不会吃这种鬼畜的黑暗料理!!
甘宁打开他的劣质二手手机,想上个微博把那个混蛋@逆原重生拉黑,怎料手机傲娇地闪退了,然后迅速黑屏,就再也打不开了。
………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甘宁去中关村科技园找了个便宜的店修了修自己的二手iPhone5。
老板望着龟裂的屏幕,抬着头认真地建议他趁早换个新的。
甘宁嗤之以鼻地笑了一声,说“老子不是没钱,老子是念旧,用出感情来了。赶紧修你的——”
老板白了他一眼,翘着二郎腿的脚把拖鞋都踢掉了,低下头拆手机盒的时候小声在心里骂了句“傻O逼”。
甘宁漫不经心的挠了挠头,心想谁他妈出来混会承认自己是个穷逼呢。

手机挺快就修好了,甘宁买了地铁站附近的枣糕,害怕凉了于是把塑料袋系了个死结。
修好的手机闪烁的样子像极了甘宁公司里隔壁办公室漂亮的女孩子。
甘宁觉得这手机怎么看怎么顺眼,至少能再用上个三五年。
但是开心之余,甘宁还是想打一下消费者权益热线,投诉一下“许胖子螺狮粉”外包装上wink的典韦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心灵伤害。

后来啊,那一包包精神污染的典韦俏皮wink螺狮粉就放在了甘宁厨房的一角默默积灰了。在甘宁的认知里,螺狮粉这种东西是不能归类于食物的,它倒是可以归为研究炸掉损友张辽家的生物炸弹。
直到有一回加班太晚了,回到家之后,甘宁已经饿到发怵。他打开空无一物的冰箱,有些苦逼地挠挠头。
都十一点了,晚饭怎么解决呢?
甘宁环顾房间一周,还是和角落里的“许胖子螺狮粉”封皮上wink的典韦对视上了。
都是命啊!!!
哎…那就吃这个吧…
甘宁有些难受,吃螺狮粉的重要抉择就像在咖喱味的屎和屎味的咖喱里面选择一样让人踌躇彷徨。但是在甘宁的认知里,做一个饱死鬼总归是有尊严的。
天知道要吃外包装这么鬼畜的食物需要多大的勇气,甘宁总觉得说不定今天的自己就会得急性肠胃炎或者食物中毒,最次也是拉三天肚子。
甘宁烧开热水,顺势撕开了螺狮粉的包装袋,拿出来瞅了一眼。
嗨,这不就细了一些的米粉吗。
开锅之后,甘宁把米线倒进热水里,看到米线在咕咕冒泡的锅子里震颤着像在跳舞一样,甘宁的心情一下子舒服了很多。
滤水之后,甘宁在锅里加了新的水,又加入了大包的卤水,锅子里散发出淡淡的香味,看上去好像也没有这么糟嘛。
后来,甘宁又加入了腐竹和鹌鹑蛋,花生和豆角,淋上辣椒油和醋,望着有点泛红的汤头里蠢蠢欲动的食物们,甘宁心情大好。
什么味道像炖屎的传言啊——都是骗子!吕子明别是个傻子吧!
甘宁一边想着,一边故作优雅地撕开了酸笋的包装。那一瞬间,甘宁就差点栽在地上呕吐。
甘宁一瞬间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手贱开这包黄了吧唧的条状物体。
我操,这是什么几把玩意儿啊!!真的是笋吗?真的不是在公园厕所里提炼的奇怪物质吗?
甘宁手一哆嗦,还是自暴自弃地把那包气味辣眼睛的酸笋倒在了锅子里,用汤勺粗鲁地把它们摁在了锅底。
煮好的粉被熟练地挑进碗里,附上了汤和散落的食材,除了气味不佳,看上去倒像是一餐佳肴。
今天这顿饭,吃完了之后,我甘兴霸还是一条好汉!嗯…要不要吃之前先给我妈打个电话说一句我爱你…
甘兴霸挑了一小筷子米粉,吸溜进嘴里。没有想象中可怕的味道,反而有一种微妙而浓郁的香味侵袭了他的味蕾。
卧槽…世间怎有如此美味!
结局就是,甘兴霸没有得急性肠胃炎也没有食物中毒,更没有拉肚子,甚至看到螺狮粉包装袋上的典韦大哥也觉得眉清目秀了许多。
成为了嗦粉群众的一员之后,甘兴霸在一个月之内就解决掉了@逆原重生给他送的三大箱螺狮粉,并且在微博隔三差五地给@逆原重生私信“大大,么么哒,我爱您,下次螺狮粉抽奖再抽我好不好噻。”
至于@逆原重生总是已读不回就是之后的事了。

甘兴霸最近觉得嗦粉之后自己变得运气爆棚了很多。
且不说刮发票竟然能中二十块钱,也不必提业绩上升领导加薪这档子事,最最重要的是,甘兴霸觉得自己可能要有艳遇。
甘兴霸的邻居是一个清秀漂亮的马尾少年,右眼下那颗泪痣怎么看怎么顺眼。
新邻居刚搬过来三个多月,个性比较淡漠,两个人也就没有太多交流。
直到最近,每一次在电梯间或者楼道里遇见这个男生的时候,甘兴霸发觉他的样子总是欲言又止,手会因为紧张而攥着衣服,眼神有些羞怯和闪烁。
甘宁用余光瞟着男生青涩的表情,总是情不自禁地吹起口哨来。看来本大爷的帅气潇洒真的是男女通吃的啊!!

后来,甘宁得知那个清秀的男孩子名叫凌统,和自己在一个公司上班。
只不过凌统在广告部,又是刚入职的新人,所以鲜少有和自己在单位碰面的机会。
甘宁还是蛮喜欢这类型的小青年的,刚步入社会时的青年眼睛里总还是带着点傲气和凌厉,看上去天真又聪明,面庞挂着的青涩和勇敢也是他这种在职场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油条没有的。
甘宁想,如果能深入认识凌统这样的男孩子,放弃这个月的奖金也完全OK啊。
甘宁看着电视,顺势将螺狮粉里的酸笋填进嘴里,洋洋得意地咀嚼着。
正在甘宁沉浸在嗦粉的快感之中时,却听到了门被扣响的声音。
甘宁踢踏着拖鞋,站起来时又挠了挠自己的屁O股,慢悠悠地走到门口。
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正是几分钟前还被自己意淫的漂亮男孩子。
凌统轻轻皱了皱眉,又望着甘宁尴尬地笑了笑。
“嗯…有事吗?”甘宁虽然厚脸皮惯了,但是望着这个漂亮的男孩子,竟然也心跳如雷。
“打扰了,其实有一件事很久前就想给您说了…不知道方便吗?”
!!果然!!这个男孩子是要给老子表白吧哈哈哈本大爷可真的是个斩男高手啊!!
“方便方便,有什么事就尽管说吧。”
“好…是这样的。”凌统的喉结鼓动了一下,似乎要酝酿好久才能有勇气开口说话。
“麻烦您…您家厕所坏了快两个月了就找物业修一下好吗?总是有臭味散发出来真的很扰民诶!!”凌统的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捏着鼻子打量甘宁的样子充满了嫌弃。“难道您自己闻不到吗?这么过分的味道,简直就像炖屎一样!!”
甘宁呆在原地石化了,什…什么鬼?这和老子想的开场白怎么不太一样!!我连“嗯…谢谢你喜欢老子,让我好好考虑一下再回应你”这种玛丽苏的台词都已经准备好了,你他妈却告诉我你来找我是因为我家有翔的气味?!
凌统看着甘宁僵化的表情,翻了个白眼,说着“我的话说完了,请您务必找物业修理一下厕所。”就转身离开了。
甘宁关上门,满脸委屈的表情。他走到桌前,深深地闻了闻桌面上的螺狮粉…明明一点都不臭啊,相反,还飘香迷人呢!!说别人吃的东西像炖屎实在是太过分了,臭小子!!

第二天,凌统在自家的邮筒里看到了一包包装很奇葩的食物。包装上是一个做着wink表情的白痴光头大叔,最上面写着“许胖子螺狮粉”。
螺狮粉旁边还有一封信,上面写着“凌统,我房间里的气味给你造成困扰真的很抱歉,希望你收下这个,能够感受到我真诚的歉意。甘兴霸留。”
凌统笑了一下,心想这个黄毛邻居看上去傻了吧唧的,人竟然莫名的温柔体贴。又琢磨了一下,这个许胖子牌的方便面巨好吃,所以这个什么什么粉儿应该也不差吧。

三天过后,甘宁在沙发上一边吃着梦龙一边用碎屏的手机看着无聊的综艺节目。
门又一次被扣响了。
甘宁走过去开门,发现又是那个扎着马尾辫的青年。
“那个…我找过物业了,他说我家厕所是好的。”
“我不是来说这个的。”凌统尴尬地轻咳了两声,脸上有可疑的红晕。“之前我误会你了,真的很抱歉。话说,你送我的那个粉……是在哪里买的?”
甘宁望着对面男孩耿直认真的表情,不自觉地笑出了声,他眯着眼睛,朝凌统露出了一个难得宠溺的笑。
他走到凌统身边,倾过身子,在他的耳边笑着轻呢道,
“你答应和我交往我就告诉你。”

END

至于凌统又没有答应大甘的流氓请求,嘻嘻你猜呀

评论(2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