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本白本】姿态(甜)

甜饼 请放心食用
第一次写女孩子和女孩子之间的感情
可能有OOC
冷cp也不确定有没有人看QWQ




本子谈恋爱了。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小白在用化妆刷补腮红,手不经意地颤抖,让红晕在白皙的皮肤上晕染开来,像是哭过之后皴红的印迹。

消息是小静告诉她的。这个棕发的女孩儿满面都洋溢八卦的神采,身上还穿着一件和自己上个月买的一模一样的连衣裙。

“那男生啊好像是大四保研的学长,家里巨有钱呢。”小静一边拿卷发棒小心翼翼地卷着头发,一边侃侃而谈着,兴奋的样子好像是自己谈了恋爱一样。“最重要的是,他也是个本地人哦。”

小雪在床上看着微观经济学的教材,嘴里淡漠敷衍地哦了一句,没再接茬。不就是谈了个恋爱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宿舍的氛围陷入了古怪的僵局,小白的心情突然不是很好。总是一团和气的她还是打断了小静阴阳怪气的喋喋不休,僵僵地笑着,回了一句“别说啦,说这些挺没意思的。”

寝室里渐渐安静下来,只剩下小雪在被子里偷偷翻书的声响。小白又深吸了一口气,给今晚约好了一起压马路的备胎三号发了条微信“抱歉哦学长,我临时有事脱不开身,改天再和学长一起散步哦[可爱.jpg]”。

心情莫名其妙一下子跌入谷底了,连戏弄备胎的兴致都一下子没有了。小白用卸妆水卸掉自己刚化好的精致妆容,刺激而潮湿的卸妆棉敷在眼睛的那一刻,小白突然有点委屈得想哭,没来由的。今天用的睫毛膏格外的难卸。

小白不太理解自己委屈的原因是什么。

是责怪吗?责怪本子有了男朋友都不主动告诉自己,甚至连那个狭隘聒噪的学人精都比自己知道的早。

是嫉妒吗?嫉妒本子这种高傲刻薄还不可一世的女人都比温柔无害各种委曲求全迎合男人口味的自己更早脱单,还找到了条件优异的学长。

是厌恶吗?厌恶那个曾经不屑地吊着眼睛和自己说好大学才不会谈恋爱,结果没过几个月就迅速脱单的骗人精吗?

小白把用过的卸妆棉丢在一边,望着镜子里因卸妆水的刺激而有些发红的眼睛,默默移开视线。身后传来了学人精大大咧咧的声音“小白,你这卸妆棉是什么牌子的哦?链接发给我好不好——”

小白一边打开豆瓣上那篇《有三个外地奇葩室友是什么体验》,一边温顺而敷衍地回她一句“好的呀,等一会儿哦亲爱的。”

蒙上被子之后突然委屈了起来,心里更是酸涩了起来。小白怀疑自己已经疯掉了。



这篇帖子已经七天没更新了,大概是本子陷入爱河之后已经没有精力去吐槽以自己为首的“奇葩外地室友”了吧。

小白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看着四月七号的时候本子的最后一次更新。【宿舍的那位白莲花虽然段位低并且自作聪明,但是身边的备胎确实从来没有断过。说真的,她的确有这种资本,毕竟她是我入校以来见过最好看的女生了,当然——除了我。】

小白对着那行字嗤笑出声,这似乎是本子第一回夸奖她,虽然是以这样奇葩的形式,但是小白感到高兴。面前似乎浮现出本子一贯高傲的神色中难以掩饰的稚嫩和孩子气,她觉得这个女孩子或许有那么一点点可爱。



小白不愿意承认,她一直以来都羡慕甚至有些嫉妒本子,在夜深的时候除了喜欢沾沾自喜地细数那些被自己收入囊中的备胎军团,小白还喜欢默默地将自己和本子做比较。

虽说样貌和气质都是本子略胜一筹,但是小白自以为自己左右逢源的本领和温柔圆滑的性格比这个尖酸刻薄的女人要好不知道多少倍呢。所以综合来看,自己的魅力应该也绝不输本子吧。可是最后…本子还是那个先找到合适人选脱单的人,而自己在众多选择中挑花了眼,也还是踌躇在原地…还真是挫败。看来,自己也要加把劲才是啊。

十一点一刻的时候,宿舍已经熄灯了,宿舍大门才被人缓缓推开,随之即来的是高跟鞋哒哒哒的声响。

小白顺着门前的光源投去视线,刚好和正巧抬头的本子四目相对。今天的本子还是那样耀眼,红发挽在耳后,精巧的耳环缀在黑暗里亮得刺眼,她眯着眼睛望向自己的时候垂着眼,眉头微微皱起,刻薄却浓郁得好看。

本子没有说话,默默地将手里的一大捧玫瑰扔在桌上,花瓣都抖落了一两枚,也就惊动了对床的学人精。

“哎哟,本子回来了啊,嗬——男朋友送的花吧,真好看。”

本子轻轻“嗯”了一声,让小白的心一下子塌陷了一大块。

原来真的有男朋友了啊——
她抿着嘴难受极了,戴上了放在枕边的耳塞,真希望今天夜里宿舍可以安静一些。

小白郁闷地想着,大概是自己输不起吧,才会讨厌看到本子谈恋爱时光鲜亮丽的样子,才会讨厌她约会时画得更为精致的妆容,才会讨厌她收到的高调而浪漫的礼物。本子你…就这么想让我看到你炫耀的得意嘴脸吗?

一想到这个傲慢无礼的女人在男人面前巧笑倩兮,和自己吃潮汕火锅时却是一副半死不死的样子,就难受得浑身发抖。总是轻蔑地指责我混迹在各色男人之中,刻意去讨好和吸引异性的注目,自己还不是一样虚伪双标??

小白将自己整个脑袋蒙到了被子里,或许是窗户没有关紧的缘故,夜风渗进来的时候小白的身子从里到外散发着寒意,鼻子有些酸了,牙齿也有些哆嗦地打起颤了。

身体上突然增加了重量,小白差点以为自己被鬼压床了。疑惑地将两只眼睛露出了被沿,看到本子趴在自己的床上,手上拿了一床薄被。

“诶…?”
“你哆嗦得我的床都在抖哎,”本子一脸淡漠地把被子伸展开来,铺在她的身上。“反正这被子放我那里也是占地方,你先用着。”

本子的话小白一句都没听进去,她们离得似乎太过近了,近到她能看到本子睡裙下的微微分开的双腿上有一道浅浅的划痕,本子伏着身子趴在自己的身上的样子让人想入非非,她的短发有些长了,垂下来时恰巧扫过小白脆弱的眼睑,弄得痒痒的。更要命的是隔着两床被子她都能感觉到本子真切的心跳,还有胸前柔软凹凸的线条轮廓…

本子的身上很香,睡衣的圆领口让她看上去温柔了一些,透过白皙修长的脖颈,小白的视线不禁循着领子的开口,小心翼翼地探了下去。

“你…看什么呢?”

小白听到本子发问的声音,想要辩解时却发觉自己的下巴被细长冰凉的手指抵住了,顿时也就心虚地噤了声。

这个女人怎么突然做这么亲密的动作…

没来由的紧张,紧张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明明多年游刃有余地穿梭在不同的异性之间,恰到好处地拿捏着各种微妙的暧昧关系,常常把男人耍得团团转,面对这样一个直肠子的骄纵富家女,倒是乱了手脚。愚蠢至极。

气氛有些尴尬,直到学人精有些看不下去了,才堪堪几句话帮她解了围。小白对着学人精投去一个感激的微笑,缓过神来时心脏跳动的频率还是没有慢下来的趋势。

小白好像稍微有点知道自己不想让本子谈恋爱的原因了。



后来的日子,小白或多或少地开始回避本子了,反而变本加厉地去追寻着被男人围绕着宠溺着的快感,她相信依靠这种可耻的方式一定会转移放在本子身上的注意力。

这种弱小的情愫是极容易被扼杀在摇篮里的。何况小白不愿意单恋,更不愿意去单恋一个像本子这样的直女。

她过去并没有喜欢过女孩子,也无法接受自己这古怪的情愫和令人措手不及的性取向转变,何况喜欢上这样一个蛮横冷漠对自己还各种嫌弃抨击的富家女怎么看都是一件荒谬的事。再说了,她才不愿意让本子破坏自己在大学找到富二代优质男的理想呢,这种脆弱羞耻的情愫在长远的利益面前绝对是不堪一击的。

备胎似乎是越来越多了,多到小白开始需要花更多的时间才能记住他们的名字和特征。

工科校的男孩子本就撞脸得很多,面对不喜欢的人,脸盲症总是太容易发作,小白不想面对把“金刚”叫成“铁柱”的尴尬情境,也就只好在养备胎上花费更多的精力。

值得庆幸的是,在小白煞费苦心之下,外联部那个清秀好看的男部长终于给自己表白了。男生腼腆地眯着眼睛笑,问她“答应我,好不好?”,小白一边拆着自己的辫子,明明漫不经心,却装作一副天真烂漫的兴奋表情,眼睛里闪烁的光芒似乎在告诉对方那个男孩自己已经等了这句告白很久很久。

她故作青涩地用手指去碰男孩的手心,用温柔的声线回答他:“嗯,好呀。”

她温柔地望着对面好看的男孩子,心里得意地想着,本子,我也有男朋友了呢~



回到宿舍的时候,小白也捧回了一大束娇嫩的玫瑰,它们绽放的样子比本子当初捧回来的那束还要张扬一些。她洋洋得意却故作矜持地将花朵轻掷在桌上,引来了室友们的纷纷注目。

“小白!!这是什么情况??”学人精夸张地大叫道。

“啊…也没什么啦…”做作地降低声音,顺势又用手捂住嘴巴,笑弯了一双桃花眼。“我恋爱啦…”

“哇!!”

小白没有理会床上不停加戏的学人精,余光轻轻瞥向了旁边桌子的本子,却只见到对方不动声色的样子。

虽是意料之中,竟还是有些失落。

“本子,我和你一样,也脱单了哦。”小白不甘心地补充了一句,笑起来时脸颊有些僵了,眼睛也有点发热。

“那还真是恭喜你了。”本子把头撇过来,淡淡地望了她一眼。“不要用‘也’这个字了,我今天刚分手了。”

望着小白僵在脸上的笑容,本子有些微妙的感觉,她疑惑地眨了眨眼睛,又开口补充了一句“所以,咱们两个的状态还真是否极泰来啊。”

小白望着本子云淡风轻的样子,瞬间有些后悔了。不知是在后悔草率谈了恋爱还是后悔喜欢上了本子。



和所有磨合期的情侣一样,小白也有尝试过去正儿八经谈一场恋爱。

她尝试了很多,牵手、拥抱、接吻…似乎都是为了爱上这个男孩子做着尽力的铺垫。

可是每次被男友粗糙的大手紧紧握住,她就会想起和本子逛街时那只百无聊赖勾着自己小拇指的纤细的手。

小白还记得,第一次她和本子牵手的时候,迎来了本子一脸“你是神经病”的鄙夷,但是却没有被挣脱。小白记得她那时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告诉本子,女孩子逛街都是要手牵手的。

每次被男友拥入宽厚温暖的怀抱时,她想到的却是那个夜晚,隔着两床被子的时候,本子给自己的那个若即若离的拥抱。

甚至每次接吻的时候,她都会闭上眼睛,幻想着本子的嘴唇…又会不会是与她冷傲外表相反的温暖与柔软…

不不不,不能再想这些愚蠢的事情了。

小白从绵长的吻中恍然清醒过来,她睁开眼睛,推开了吻住自己的男孩,面对对方惊愕的眼神霎时有些惭愧。

“对不起…刚才有些呼吸不过来。”小白垂着头,觉得有些晕眩,还是强打着精神温柔细语地说着。

男孩沉默了好一会儿,那些酝酿了长久的话终是化为一声意外的叹息,接了句“没事”,然后笑着对小白说“送你回宿舍吧。”



平安夜那日,小白从校外的超市买了一些苹果。她把它们认真地洗好,擦干,然后细心地放入了好看的包装盒里。

分别将两只小礼盒放到了小雪和小静的桌子上之后,小白回过头,望着本子散落着化妆品的凌乱的桌子。

想了想,小白终是把最红最好看的那只苹果放在了本子的桌子上,这个心高气傲的女孩大抵也只配拥有最好的那一个吧。

小白对着本子的桌面发着呆,想到了两人认识的第一个冬天,自己曾经和长发的本子一起吃过潮汕火锅。

在火锅氤氲的雾气中,小白用筷子去夹锅里的牛筋丸,视线却总是停留在本子那张妆容精致到华丽的脸上。

直到对面的女孩挑着眼睛望向她时,她紧张到一个手抖,把刚夹住的牛肉丸又掉进锅子里,溅起了一丁点水花。

本子面无表情地翻了个小白眼,用漏勺在锅子里捞了一大勺丸子,一股脑地倒进了她吃掉了一半的沙茶酱里。

明明是这么冷漠甚至有点粗鲁的动作,小白愣是看出了一点莫名的温柔。当时的小白觉得自己的脑袋一定是坏掉了。

现在一年过去了,证实了小白的脑袋的确是坏掉了。

宿舍里的温度似乎又掉了好几度,窗外呜咽的风听起来并不像是在庆祝平安夜的祥和。

小白拿出衣柜里那条浅咖色的围巾,绕在脖子上,视线恰巧对上了手机上收到的新信息。

【小白,我到你楼下啦,下来吧。】

小白这才恍惚想起她和男朋友是约好了晚上一起去酒吧庆祝圣诞的。她转过身透过窗户,看到了楼下矗立在门口的高挑身影,男孩背对着自己,正对着一棵高大的树发呆,看上去有些寂寞。

小白没来由的伤心起来。



本子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半了。她凑近桌前,对着桌子上那只乖巧的红苹果发出了不屑的嘲笑声。

真是白痴。

她望着小白空荡荡的桌子心里念叨着假惺惺的女人,干裂的嘴唇渗出的血散发出一些腥甜。

“小白去哪了?”

本子拿起那只红得无暇的苹果毫不在乎地咬了一口,慵懒地问着室友。

“哦…她啊,和男朋友约会去了呗。”学人精有些阴阳怪气的“有对象的人还就是不一样,今天晚上还指不定回不回来呢。”话毕,还加了几声带着揣测意味的刺耳的尖笑。

本子翻了个白眼,心想着你想要夜不归宿也没人给你这个机会啊。

撇过头来,她才发觉口腔里的那一小块苹果被自己一直含在嘴里,都有些无味了。

本子咽下那一小块苹果,觉得有些苦。打开微信和小白的对话框,她斟酌了很久,打了一句【晚上早点回来。】

要发送时却又把话全部删掉,换上了一句【谢谢你的苹果。】

发送了短信之后,本子望着已经发黄的半个苹果发着呆,她望着桌上的小闹钟,轻声感慨了句“十点了啊。”


十二点钟时,本子已经敷完面膜躺在床上玩了好久的手机,她强迫自己望着微博上热门的有趣话题,大脑却嗡嗡地被噪音烦扰着。

白莲花怎么还没有回宿舍。

她不想给小白发信息,却又莫名地烦躁不堪。用长指甲敲开小白微信的朋友圈,满屏全都是小白用faceu加了猫耳朵兔耳朵的自拍。

烦烦烦烦烦…这种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子把耳机粗鲁地挂在耳朵上,随机播放的时候放到了徐佳莹的歌。

“你是我最无法收敛的全心付出,虽然一厢情愿的,想念更让人无助。”

“你是我最意想不到的一次投入,就算总会失去的,失去之前我要更用力庆祝。”

“……”

旋律令本子有些怅然,望着天花板,耳朵却兀自变得滚烫起来。直到手机铃声打断了她安静的思绪。

是小白的来电。

本子讥诮地笑弯了嘴角,慢条斯理地接起电话。

“喂。”

“那个…你好,我是小白男朋友。”

“怎么了。”本子愣了一秒,接着开口,语气中波澜不惊。

“小白喝醉了…你可以过来一趟吗?”

本子没应声,撂下电话,眉头紧锁。

呵呵,这白莲花的段位可真是越来越低了。



爬下床之后,本子往睡衣外面匆忙地套了件大衣,无视了学人精的疑问,径直走出宿舍的大门。

结果这个愚蠢的女人还是需要自己去收拾烂摊子。真的是个笨蛋,在这种时候喝得酩酊大醉,万一被占了便宜都不知道。

干燥的皮肤被寒风吹得生疼,本子推开酒吧的门,丝毫不觉得穿着睡裤的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

在靠右侧的座位中,本子一眼就看到了边喝酒边哭得泪流满面的本子。旁边手足无措的男孩手中攥着皱巴巴的餐巾纸,却怎么也递不出去。

“你知道吗,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啊!”小白的双眼蓄满眼泪,和男孩说话的时候声音带着哭腔。“可是他根本不知道我的心意,我也好害怕他会知道。”

本子眨眨眼睛,心里想着,原来今天约会的男孩子也是个备胎吗?可是下一句话便让她的心跳险些骤然停止。

她看到本子的双唇慢动作一翁一合,甜美的声线因为暴烈的酒精撕裂了声带,变得沙哑。

“对不起,我真的尝试过爱上你。”

“可是我真的真的,好喜欢本子。我忘不掉她。”

本子愕然,差点热泪盈眶。

别过身子,看舞池里群魔乱舞的人们肆意地释放着,本子怀疑喝醉酒产生幻觉的人是自己。



小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宿醉的头痛让她睁眼的过程都变得艰难了许多。

“醒了?”

本子的声音一下子将她的理智召唤回来,她想坐直身子,却发觉昏沉的大脑制止了她的行动。

小白缓缓支起身体 看到本子坐在自己的床沿,摇晃着双腿,眼神里有点玩味的色彩。

昨晚醉酒后自己只哇乱叫的告白终于侵袭了大脑,让她僵在床上不敢动弹。

本子应该…没听到吧?

小白神色不自然地偏过头,打量着宿舍,发觉学人精和小雪都不在。

“别看了,她俩都去上课了。而我是特意翘课陪你这个蠢女人的。”本子挑了挑眉毛,顺势把水杯递给她。“喝水。”

小白抱着杯子小心翼翼地啜了两口,胖胖的马克杯都无法遮盖住她这张因为心虚而诡异泛红的脸。

小白想开口说话,却发觉声带嘶哑到说不出完整的句子,她狼狈地咳嗽了两声,抬眼时便对上了本子那双漂亮而狡黠的眼睛。

“你昨天晚上,说你喜欢我。”本子凑得更近了一点,在她耳边轻轻说道。“是真的吧。”

小白的眼神飘忽闪躲着,咬着嘴唇没有否认。

“可是你是知道的,”本子缓慢地叹了口气“我过去是最看不上你这种段位低,表里不一,只想走捷径的白莲花的。”

答案似乎在意料之中,小白翻了个身,把脸埋在被子里,在拥挤的黑暗空间中差点挤出了眼泪。

本子把被子掀开一个角,刚好露出了小白那双委屈的眼睛。“我还没说完呢。”本子用手揩去了小白眼角的泪水,转而把手放在了女孩的额头上轻轻婆娑着。

“可是我发现,我真的超级讨厌你这个白莲花谈恋爱的样子。”本子把脸凑得更近了一些,鼻尖抵在了女孩的鼻尖上,小心翼翼地蹭了蹭,粘糯的语气有些撒娇的意味。“你明明知道,你找的那些男孩子哪一个都不如我好。”

小白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半张着的嘴唇微微打颤——她有点不确定本子说的话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

“说起来,你知不知道有个治疗感冒的偏方呢。”小白不敢和面前支着下巴,笑眯眯的本子对视,她惊惶地摇了摇头,吞咽的时候紧张得心脏都要跳了出来。

本子掰住女孩的下巴,强迫她和自己对视。满意的笑意难以掩饰,玲珑的舌尖也向上方一挑,轻舔过殷红饱满的上唇。

“把感冒传染给另一个人的话,小白的感冒就可以好起来了哦。”

那是什么意思呢?小白微微歪着头,有些疑惑,却发现面前那张艳丽夺目的笑颜早已压了过来,耳边霎时嗡嗡作响。她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隐约看到那张沉溺于深吻的脸。

本子今天的口红是巧克力味道的,根据颜色和味道推测应该是KIKO435,不对,这不是重点!事实证明本子的嘴唇比她过去无可救药的意淫幻想中的还要柔软。

急促的吻让小白有些窒息,她挣开本子,堪堪地咳了两声,却被再次吻住。

唇齿相缠之时,小白听到本子模糊的声音,一瞬间眼眶发热。

“喜欢你。”

犹如过去无数令自己恍然的睡梦中的告白一样温柔。

小白把本子抱得更紧了一些,生怕这也是个梦。


END


后续:

小白再次打开了豆瓣上那篇《有三个外地奇葩室友是什么体验》,她已经有快两个月没有追过本子的更新。

却发现这篇帖子早就已经停更了。

小白翻到了最后一篇本子的更新,认真地看了起来。

“今天是我最狼狈最倒霉的一天。我和我的男朋友分手了。原因是我发现自己似乎喜欢上了宿舍里那个虚伪的白莲花…我靠我一定是脑子出问题了。倒不是为了对爱忠诚才提出的分手,而是谈恋爱占用了我太多监视这个女人私生活的时间…我真是恶心极了和她私下暧昧的那些男人,不得不说白莲花的品味真是不敢恭维。本以为我终于可以一心一意地监视这个自作聪明的做作女,结果她今天却告诉我她!脱!单!了!!真的是完全没有心情更新了……这篇帖子,就先这样吧。有缘再见了,各位。”

小白噗嗤笑出声来,内心的一个地方似乎温柔地陷了下去。

原来从一开始,就不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吗。

她故作慍怒地将手机扔在本子面前,笑眯眯地质问她“我的品味不敢恭维吗?你是在暗指自己看上去很糟糕吗^_^”

本子撇过头去,结结巴巴地说“咳…这是…什么…帖子啊我可不知道!!反正才不是我写的……”

“嗯,是猪写的。”




PS:据说徐佳莹的《不怕庆祝》讲述的是同性之间的爱情,于是略显唐突放在这里。

评论(20)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