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甘凌】一只玩具公仔造成的惨案

文风越来越白痴了hhh

 

 

“小子,我上班就要迟到了,你麻利儿放开我!”


在熙熙攘攘的地铁站,甘宁被一个异常难缠的臭小子碰瓷了。


“大叔,你把我限量版的亚古兽踩得像一坨屎一样就想一走了之吗!你这样心安理得地赶去工地搬砖会遭报应的你知不知道!”


眼角有一颗泪痣的文艺青年扎着高马尾,眼睛细长,眼角上挑,像只漂亮的狐狸。一脸怒气的样子仿佛下一秒就要变成异形活吞了面前这个欠揍的金发傻子。


就在五分钟之前,凌统在下车的时候,挂在书包上的玩具挂饰被拥挤的人群暴力地挤掉在地上,他还未能反应过来,就眼睁睁地看着他最喜欢的公仔挂饰被顺势奔来的金毛大叔用43码的大脚踩扁,也就造成了现在他和甘宁纠缠在一起的场面。


甘宁抬眼瞥了一下凌统手里那个被踩出海绵的黄色公仔挂饰,满脸不屑。“刚才我不就跟你道歉了吗?这样吧,我把钱赔给你,你放我走吧。”


凌统点了点头,从淘宝搜出了购买记录,拿给他看。“800块,转我支付宝吧。”


甘宁一脸“操/你大爷”的表情,皱着眉头恶狠狠地问凌统,“小子,你刚才说这玩意儿多少钱?”


“800块啊!”


“疯球了吧你。”甘宁指着那拖被踩扁的黄色物体,一脸震惊和鄙夷。“这个长得像上校鸡块一样的蠢东西你他妈向我要800块?!”


“鸡块你个头啊!快向亚古兽道歉啊混蛋!这是我攒了半个月生活费买的日版限量版周边啊!我不管你必须要赔给我必须现在right now!”


“赔你个头啊,你这破玩意儿我去趟义乌批发场一百块钱可以买一吨,小小年纪别的不会,碰瓷倒是比大爷大妈还在行…”甘宁试图扒拉开凌统钳着自己西服的手“赶紧放手,别耽误老子去赚钱”


马尾少年倒是真的放手了,下一秒就照着甘宁的脸狠狠地给了一拳。


甘宁被打得措手不及,反应过来之后冲上前去,照着凌统的肚子铆足力气给了一记铁砂掌,两个人在喧闹的地铁站咔咔地扭打在一起。


来去匆匆的行人一边大步流星地走着,一边又禁不住纷纷侧目,在起床气很重的早高峰时期,地铁站两个人打起来绝对不是什么稀奇事儿了,但是依旧有不嫌事儿大的人一边起哄,还不时发出几声讥笑。


“别打了,别打了。”跑来劝架的是一个头发有些自来卷的高中生,长着一张天生就挨欺负的脸。高中生睁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一脸无辜地在两人中间说着好话,却被打急了眼的两个人鲁莽地搡了一把,跌坐在地上。


劝架的马岱有些委屈,看来自己真的没有做居委会大妈的潜力啊。


满眼无奈的看着面前两人扭打在一起的丑态,马岱心生疲惫,来来往往的人们冷漠好奇的目光也让他有点尴尬。现在做和事佬真的难。


一只手将这个可怜巴巴的高中生从地上拉起来,将他从尴尬的境地中解放了出来。马岱抬起头时,看到了一张戴着面具的脸。


“魏…魏延老师!”


戴着面具的男人对着他点了点头,又摸了摸他的头发,转而向打架的甘宁和凌统走去。


感到低气压的白痴二人组战战兢兢地回头,望见的是一个戴着诡异面具的彪形大汉,看上去很像黑社/会老大或者某邪/教头头,而魏延此刻阴冷的表情怎么看都像是要抓他们两个二货去献祭一般。


刚才两人还在张牙舞爪挥舞的双手现在也不往对方脸上怼了。由于害怕而让两人产生了微妙的归属感和默契,他们的手甚至亲密地抵在一起,就差十指相扣。


甘宁有点后悔怎么今天自己没垫尿不湿,面对这么诡异的人,即使是他这样曾经在校园里叱咤风云的混混也差点吓尿了出来。


“………请问,有事吗。”


“给他…道歉…”面具男指着在一旁楚楚可怜的自来卷高中生说。


最终的结局是,两个怂蛋迫于面具大哥的淫威,忍辱负重地给软萌的自来卷高中生90度鞠躬道歉,腿都哆哆嗦嗦的。然后又在黑/社会面具大哥和呆萌高中生的见证之下,两个人极不情愿地握手言和。甘兴霸觉得这是自己的人生中最操蛋的一天。


“不过不管怎么说,赔偿这种事情是一定要的哦。甘宁先生要担负起责任哦。”少年的笑靥柔软到要融化一般,之后抬眼偷偷望着旁边装扮诡异的老师,脸红得像个番茄一样。


所以这两个家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关系啊!!


“是是,知道了。”望着自来卷和面具大哥远去的身影,甘宁心想着今天就要向一中的刘备校长举报,诡异的面具老师和一脸傻相的自来卷学生疑似在谈恋爱。


缓了一会儿,甘宁拧过头来,一脸不耐烦地对凌统说“得了,800就800,我今天自认倒霉,你快打开支付宝,我扫你。”


凌统瞧着他一副苦逼相,一点也不恼,反而嘴角自不觉上扬,心情也好了起来。


甘宁百无聊赖地整理着自己廉价的领带,偷偷打量着眼前这个男孩子的眉眼,刚才只顾着打架,竟然没发现这个小子长得这么好看。


视线往下移动,扫过凌统微微鼓动的喉结,还有半开的衬衣领口露出的锁骨,最终定格在对方那双细腻光滑的手上,心跳竟然有一点变快了。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学生时代见到新来的美女英语老师的时候…神他妈的一见钟情?


“喏,这就是我的付/款码,要扫赶紧扫,你不是一直叨叨着上班要迟到了吗。”凌统把手机推到甘宁手上,顺便傲娇地翻了个小白眼。


“咳…那个,我支/付/宝钱不够了,我们加个微信,我微信转给你吧。”甘宁理直气壮地打开了微信的二维码,一副流氓样儿,嚷嚷着。“赶紧的,你快扫我,别耽误老子上班。”


凌统仔细地观察着男人倔强着强撑的霸道模样,琢磨了一下,还是扫了甘宁的微信二维码。


“咳…那我一会儿就转给你,拜拜啦臭小鬼。”


凌统望着甘宁从出站口A跑出去的样子,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大概是兴高采烈。


凌统其实是知道的,微信转账根本不需要添加对方为好友。凌统也知道,这个杀马特搬砖男刚才一瞬间脸红得像是暗恋校草的小姑娘。


至于为什么加这个疯子微信好友呢…仅仅是为了不要让这位神经质大叔因为搭讪失败而丧心病狂把自己推到地铁铁轨下面而已!!仅仅是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考虑!仅此而已!


凌统发誓,只要这个臭男人给自己转完800块钱,立马将对方拉黑屏蔽嘻嘻嘻。


于是十分钟后,凌统收到了甘宁转来的八百块钱,还有他因为歉意而发出的周末一起喝咖啡的邀请,凌统回了个“好”,顺便留了自己的手机号。凌统发誓自己只是象征性给甘宁一个面子而已,以后早晚要拉黑这个混蛋。毕竟甘兴霸这种老混蛋想泡自己,八辈子以后吧!!


于是一个礼拜以后,凌统和甘宁坐在了新开的麻辣香锅店里吃变态辣,甘宁知道凌统不吃香菜所以叮嘱服务员别放香菜,凌统知道甘宁吃辣绝对要蹿稀,所以故意点了变态辣。凌统发誓和甘疯子吃饭只是因为自己痛心于亚古兽公仔已经在网络上绝版了,所以讹甘宁一顿贵的作为补偿罢了。


于是在一个月后,甘宁拿给了凌统从网上高价收购的亚古兽公仔,凌统把迷你公仔攥在手里把玩了好久,心情却有些慌乱。从现在开始,这段玩具公仔带来的孽缘可以彻底被斩断了。


分别之前,凌统笑着对甘宁说“甘疯子,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再请我吃饭了。你的债已经彻底还清了哟。”凌统转过头对甘宁挥了挥手,赤红的夕阳照在他的脸上暖得有点难受。


“凌公绩,你是不是傻啊。”甘宁凑过去搂住他的肩膀“多大的人了还假装自己是韩剧女主呢?明明就在同一个城市,车程二十分钟不到就可以见到对方,每次会面都开心得要死,干嘛要瞎几把矫情搞这种生离死别的悲酸腔调。”


凌统一拳打开甘宁欠揍的脸,不满地嘟囔着“谁和你会面开心啊,神经病!!”脸却红到耳根处。“既然你非要黏着小爷,我就不计前嫌,大发慈悲地陪你出来玩行了吧!不过先说好,车费餐费都要你这个混蛋报销!”


狠狠地捶了甘宁的胸口一拳,凌统转过身向远处快要出发的20路公交车跑过去。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大概是欢呼雀跃。


凌统坐上了车,望着车站前手抄口袋踮起脚的男人冲自己扬着下巴微笑,帅得像最近刚出道的小鲜肉一样,索性做了个鬼脸,置气似的将头别了过去。


凌统在口袋里把那只崭新的公仔挂饰攥得更紧了一些,做了十几年死宅的他,根本没能想到,一只长得像上校鸡块一样的动漫公仔会让他见到,冷漠人群之中最耀眼最真实的笑颜。


END

 

 

:你才是鸡块!你全家都是鸡块!

评论(1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