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尾叶/出茶】有关暗恋之事

尾白猿夫X叶隐透 绿谷出久X丽日御茶子
恋人未满 甜饼 但是有些意识流
不可避免的ooc抱歉!
欢迎评论 欢迎指点XDDD
尾叶真的是非常非常冷的cp了 希望大家可以关注一下w这一对其实很好吃的




1.

叶隐透已经三天没有和尾白猿夫说话了。

为了防止那个长着毛茸茸大尾巴的笨蛋会找到自己,这两天她甚至选择不穿衣服去上学。

透明人就是有这样肆无忌惮的优势。

她裸着身子坐在座位上,窗外的风一吹进来,她就抱着冰凉的胳膊瑟瑟发抖。透明的牙齿碰撞在一起不停打战,叶隐透撇过头,视线穿过高大的障子,落在了黄发少年毛茸茸的大尾巴上。

真嫉妒这个笨蛋,在降温的时候有尾巴可以保暖。其实曾经,叶隐透也拥有享受那条毛茸茸尾巴的权利,只可惜…她现在正处于和尾白水深火热的冷战之中,拉下脸来去扑进那个家伙绵软温热的尾巴毛毯中,她做不到。


2.

“说起来,你和尾白君为什么不说话了?”丽日在她的床边坐下,把热水沏好的感冒冲剂捧到她透明的手心里,充满担忧的大眼睛直直地望着她——虽然丽日根本就看不到她。

“阿嚏…”呜…裸奔了两天,终于还是感冒了吗。“哼,我才不要和那个笨蛋讲话,绝对不可能。”

“诶…可是尾白同学今天一直在找你诶。”丽日把空杯子放到床头柜上,又顺手把叶隐床上的毛绒玩具抱在怀里。“这两天你假装缺勤,尾白君看上去一直很没精神呢。”

“哈?茶茶你怎么可以帮这个家伙说话!”穿着毛绒睡衣的透明女孩因为激动开始大声地咳嗽,她吸了吸鼻子,愤愤不平的声音中有些委屈的意味。“这家伙完全都不顾虑我的感受。”

叶隐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眼泪汪汪地开始讲她的伤心事。

3.

上个星期天本该是非常快乐圆满的日子,因为尾白约了她一起去看电影。

那天的叶隐穿得很漂亮,暖咖色的开襟连衣裙配上了羊腿袖的棉质衬衫,娃娃领上熨了一块带着草莓刺绣的布贴,弧度温柔的画家帽扣在脑袋上刚刚好,脚上穿着新买的玛丽珍鞋,棕色的皮被她擦得锃亮。

叶隐走在尾白的身旁,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可爱姑娘,依旧觉得自己是最精致的那一个。

“可是…可是在奶茶店排队的时候,尾白这家伙…竟然被搭讪了!”透明姑娘穿着粉色的珊瑚绒家居服,手舞足蹈地在空中比划着,对丽日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她依旧记得那个搭讪的女孩的长相,是非常恬静的类型,双腿修长,胸前有料,双眼闪烁着无辜的光芒,这种女孩大概可以简称为直男杀手。

很显然,尾白也属于直男的范畴。叶隐透每每想到此时都忍不住想要发出土拨鼠同款的尖叫。

“那个…打扰一下,你是我非常中意的类型呢,请问可以留下联系方式吗?”女孩的声音温柔似水,婉转温润,是和她的元气嗓截然不同的气质。

“啊…啊咧?抱歉…你你是在叫我吗?”黄发的男孩被突如其来的桃花砸晕,嘴里结结巴巴地蹦出几个字节。尾巴倒是兴高采烈地上下摇动着。

“对呀,就是你呢,可爱的尾巴先生。”女孩掩着嘴,露出了漂亮的眼睛。“看到你是一个人,所以想过来和你说话。”

哈?一个人?难道我是幽灵吗?

叶隐透沉默地望着身旁的男孩,心脏堵得要命。只见红晕从他白皙的脖子上一直向上延伸,瞬间遍布全脸。

“我我我…抱歉…真的没想到,我还是第一次被女生搭讪,有些出乎意料呢。”她听到尾白这样回答着。

孑然怒火在透明的女孩身体里燃烧着,她再也顾不得身上漂亮的衣服和那些乱七八糟的狗屁礼仪,刚买的奶茶被狠狠摔进垃圾桶里,她的帽子摇摇欲坠,新买的耳环也在丁零撞击中还原着她心碎的声音。

——尾白猿夫!混蛋!!透一边在心里大声撒泼,一边与尾巴少年擦身而过,向反方向跑去。她的眼泪随着奔跑时皮鞋踢踏的声音簌簌落下。

冬日艳阳似乎快要把她透明的遮羞布灼伤,她一下子害怕起来,有人会看到她因为嫉妒而丑恶的狼狈模样。


4.

还看什么电影啊笨蛋!和你的漂亮女孩约会去吧!

这句咆哮出来满载怒意的话随着脑电流的冲击,瞬间脱口而出。

丽日被透明女孩吓得愣在原地,她认真地观察着微微驼着背、看上去有些颓丧的透明女孩,随即温柔地抱住了她。

“小透,不要生气了哦。”女孩眨着亮晶晶的眼睛。“明明小透和尾白君都是互相在意彼此的——怎么能…”

“那家伙哪里在意我了!”透明女孩带着哭腔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透明的手紧紧攀住了丽日的后背,眼泪肆意而下,那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瓢泼大雨。

“哎哎哎——小透,不要哭啊。”丽日讶异地望向她,纸巾胡乱地擦拭着她湿漉漉的面颊。

指腹温柔地婆娑着透明的面颊,丽日轻声呢喃,“可是…我觉得尾白君真的是很在意小透的呢。”

丽日从背后的书包里掏出了一本笔记,递到叶隐面前。

白色笔记本躺在叶隐粉红色的被单上,封皮上是用钢笔写下的如刀锋般锐利的字迹——尾白猿夫。

“茶茶,这是…”

“你这两天一直都假装缺勤…尾白君他…让我把笔记带给你。”

叶隐垂着头对着封面上那四个字发呆,一时缄默。


5.

丽日同学在晚上七点钟离开了透明姑娘的房间,还留下了厨房做好的一锅热腾腾的白粥。

叶隐用手婆娑着被单上那本整洁到苛刻的笔记本,镌刻在纸页上的一笔一画,都能被透明的指纹感知。她甚至能想象到少年记笔记时一丝不苟的表情。

叶隐突然有些后悔,后悔星期日放了尾白鸽子的那场电影。那样一个一丝不苟的男孩子,在电影院门口发现徒留自己一人之时的委屈和不安,恐怕也是难以想象的吧。

何况那还是一部刚刚上映的爱情电影。在上映初期时,叶隐曾在教室里聒噪地手舞足蹈,大张旗鼓地宣扬着自己对这场电影的期待。

结果第二天,她便收到了尾巴男孩的电影邀请。尾白猿夫用手抓着浅金色的灿烂头发,脸上可疑的红晕害得她透明的心脏也开始不安地狂跳。

“叶隐同学,周日…要不要一起看新上的电影呢?”

她依稀听到男孩这么说。

最终,那张电影票被她完整地带回家里,夹在词典里,即使下定决心也舍不得撕碎。

叶隐透哗啦啦地翻着陈旧的词典,书页煽出清凉的风卷起了沉积在书架上的大量灰尘。

书架上的相框玻璃反射出她的样貌——那是一团融于空气中复杂又温柔的透明色。


6.

她一下子感到自卑起来,从小到大,她从未因自己存在感过低的个性而蒙羞,此时此刻,却哀怨自己永远要被透明的屏障圈成一团浑然的颜色。

她像一只变色龙,永远没有主见,总是跟随着环境的颜色而变化着自己的样子,或者说——她从没有过自己的样子。

也正是这样,她才会努力让自己变得浮夸,无论是说话时过于明快活泼的语音语调,那些过于高调和神经质的小动作,还是总是挑选显眼的精致衣裳,都是为了让大家把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

来到雄英后,她遇到了第一个让自己想要努力吸引的人。那个人拥有一头温柔的黄发,一条可靠的尾巴,还有过于平凡却格外耐看的样貌。

尽管曾经用过“普通”这种词来评论过男孩干净而单调的房间,可是透明女孩却格外想要在属于尾白的空间里多加逗留。

事实上,她确实这么做了。她的房间对面便是尾白的房间,她开始制造大量荒谬而充足的借口来进入尾白的私密空间。

“尾白同学,我作业习题不会做哦,可以请教你吗?”

“尾白同学,我宿舍里的空调坏掉了,可以来你房间待一会儿吗?”

“尾白同学,我好饿,有没有吃的东西呢。”

“尾白同学,嘿,一起打游戏吧!”

她介入了尾白的生活里,在那张普通的床上肆意地打滚,在普通的衣柜里拿出男孩唯一一套西装套在身上,坐在普通的书桌上对着尾白童年时的旧照发呆,拨开普通的窗帘,窗外金色的太阳犹如那个男孩温柔的头发。

这个房间是过于普通,也过于温柔的地方。

叶隐曾因为他们亲近的距离而沾沾自喜,尽管他们的对话平淡而简单,从没有暧昧的浪漫的词藻点缀,尽管平凡的相处模式告诫着叶隐,是朋友关系。

但是总是忍不住在每一个夜晚因为一句简单的晚安而沾沾自喜,也总是会翻来覆去地摆弄着偷拍了那家伙的几张照片和几段视频。

他真好,温柔的眼睛,腼腆的笑容,用来形容情绪的尾巴,还有他每句乏味而让自己怦然心动的话,都那么好。

可是直到尾白被漂亮女孩搭讪的那一天,叶隐才发觉,他或许对谁都那样温柔。


7.

坏情绪或许是可以传染的。丽日如是想着。

至少她现在的心情蛮压抑的,叶隐苦涩的吐槽和无法抑制的泪水像注射器里的毒药,统统输进了她脆弱的血管里。

单恋那种心酸的滋味,不止有叶隐一个人了解。

丽日在石阶上坐了下来,郁郁葱葱的森林上方,是一轮清亮的明月。

我也能了解呢。丽日轻声呢喃着。

绿色头发的少年的身影出现在脑海里。她常常会因为害怕那些藏在心里的秘密被小久察觉到而惴惴不安。

曾经坦然的笑眼和爽朗的声音都被突如其来的暗恋摧毁。她变得扭捏起来,当那张稚嫩的脸在距离自己50cm的位置时,全身上下所有的血管便会开始一起颤栗。

她时而会出现幻觉,比如总会看到身着白色T恤的小久同学向她跑来,微微蜷起的头发随风飘扬,贴身的衣服上渗出薄薄的细汗。就比如现在——她又产生了这种幻觉。

丽日对着幻想里的绿发男孩静静发呆,直到出久跑到了她的面前,俯下身子冲她腼腆地笑,

“丽日同学,晚上好”。


8.

脑袋里嘭地一声炸开了,原原原来这不是幻觉吗…小久同学现在和我的距离大概是…嗯…20cm啊啊啊啊啊!!!

白皙的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熟成蕃茄一颗。少女差点尖叫出声,压抑了好久才勉强顺过气,结结巴巴地对对面的人打招呼,“小、小久同学,晚上好。”

“丽日同学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少年十分自然地挨着她,坐在石阶上,转过脸来时额头上的汗珠闪闪发光。

总不能说我睹物思人想到了我暗恋的小久同学大脑短路变成傻瓜所以才在这里发呆吧啊啊啊!!!

“啊啊,刚才去看望了生病的…叶隐同学,然后想、想出来透透气。”

“这样啊。叶隐同学还好吗?刚才尾白君也打算去找她呢。”

“她退烧了…诶…诶诶?小久你说什么!!尾白同学去找叶隐同学了吗!!”

“是啊。”望着一下子激动起来的少女,出久疑惑地点点头。“这两天叶隐同学没来上课,尾白似乎很在意这件事呢…”

“啊…其实小透每天都有来上课呢…”丽日小声地自言自语着。

“啊咧?这几天明明就没有看到叶隐同学的衣服啊。诶诶诶——丽日同学你的意思不会是——”绿发男孩的脸瞬间升温。

“啊啊啊我刚才是胡说的!!小久同学拜托不要放在心上!”御茶子后知后觉地意料到自己差点出卖了好友,心虚地摆着手冲男孩辩解。“小透她…的确因病旷课了。”

“这、这样啊。”出谷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小久同学。”丽日鼓起勇气去看少年的眼睛。“你说,一厢情愿的人是不是很可悲。”

少年显然是被她问住了,猛的一怔,脸却莫名其妙红成一团。“丽、丽日同学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我我我只是今天目睹了一些事情!所以…想知道小久同学的看法。”

夜风从森林中茂密的枝杈间渗了出来,他们像长笛吹口中挤出的悠扬旋律。出久平复了心情,认真地望向少女的眼睛。那双瞳仁中倒映着如海洋般纯净的森林。

“一厢情愿什么的,完全不可悲呢。”少年的耳尖还是有些泛红,索性扭过头,盯着石阶上自己和御茶子的影子。“敢于面对自己内心情感的人都是勇者。”

“那…那暗恋的人是不是很懦弱…”

“当然不是。”男孩的眼神开始变得坚定,莫名的红晕印在浅褐色的雀斑上。“因为暗恋的人总有一天会表达心意的——尽一切努力去传达给对方。”

出久再次和御茶子四目相视。瞳仁中映满星屑,在对接的一瞬间星星从他们的双眼间来回跳跃。

不过现在的距离…果然还是太近了啊啊啊——

“小久同学…为什么这么清楚这件事呢…”女孩的声音有些颤抖,手心里沁出汗,慢慢描摹着浅而细腻的掌纹。

因为我,有着默默喜欢的人啊。出久望着女孩的棕发映照在蜜糖般灯光下灼灼耀眼。那句话始终未能说出口。

“因、因为我偶尔也会看一些心理杂志的爱情专栏之类的…啊,并不是刻意去买的…那些杂志都是我妈妈买的来着!”

绿谷引子表示“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QAQ小久怎么能把责任都推到妈妈身上…”

出久望着女孩深信不疑的真诚表情,突然有些负罪感。他强压住冲动不说出那些不符合他这个书呆子的甜腻话语。

那些深情的话…果然还是留到成为真正的英雄之后再说出来吧!


9.

沉睡中的叶隐是被门叩响的声音吵醒的,她眯着眼看了看闹钟,22:00。

不知道是丽日还是八百万过来找自己呢…叶隐从床上站起来,觉得身体如一滩烂泥。

她举步艰难地走到大门口前,开门的瞬间顺便揉了揉惺忪的双眼。

“这么晚了找我……尾、尾白?!”她觉得大脑瞬间一片空白,脚一滑眼看就要跌倒在地上,门外的少年瞬间闪身进了房间,双手撑在她将要落地的身体前,把她稳稳地托了起来。

“你…你放开我啦!!”女孩不满地大叫着,软拳推搡着尾白结实的身体。

“叶隐同学…你还生着病,不要闹了。”少年干脆用尾巴一把卷起了挣扎的女孩,向她粉嫩的床前走去。

“你放开啦——太过分了!怎么能用尾巴粗鲁地卷着虚弱的病人!”

“诶?可是叶隐同学现在完全不虚弱呢…”

“要你管啦快放开!!”

女孩挣开了强壮的尾巴的桎梏,赤着脚丫吧嗒吧嗒地往床上跑。随后被子往脸上一蒙,完全没有理会客人的意思。

“叶隐同学这两天旷课是因为生病了吗?”男孩的声音有些沙哑。

“我才不要和你这个没良心的笨蛋说话!”被子里传来了透明女孩愤懑的声音。

“诶?怎么能说这么过分的话。我这几天…可是非常担心叶隐同学的…”

“谁要你的关心呀?你这么关心我,为什么不给我发短信!”

“啊…因为我似乎、被叶隐同学放进黑名单里了呢。”尾白有一点委屈,“总是显示短信被拒收呢。”

叶隐突然噤了声。天啊糟糕,忘记了自己被醋意冲昏头脑…然后拉黑这个家伙了。

“呃、那…那又怎样!反正尾白同学就是一个没良心的笨蛋!”透明女孩把眼睛从被窝里解放了出来,她眼角噙着泪,故作镇定地说,“不去找搭讪你的女孩约会,来这里找我做什么。”

“诶?什么女孩?呃…你不会说的是星期天的事情吧。”

“哼。”

“叶隐同学那天真的很过分。”尾白在少女床前的椅子上坐下,两条柔和的眉毛蹙在一起,却完全没有杀伤力。“我那天,明明认真地拒绝了啊…结果一回头,发现叶隐同学竟然不见了!”

“?你…没有告诉她你的手机号吗?”方才凶巴巴的嗓音已经柔成一滩春水。叶隐楚楚可怜地抬起头,对上了尾白真诚的双眸。

“才没有…”男孩的尾巴晃了晃,脸却兀自红了起来。

10.

尾白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粉嫩的可爱房间里,尽管他和叶隐同学有过很多次独处,可是在女孩的闺房里却是第一回。

身体完全被女孩特有的甜美香气包围住,他强壮的尾巴和四肢在芬芳细腻的催眠之下变得有些无力。

他故作镇定地偏过头,想错开和女孩交叉的视线,却一不小心,看到了非常了不得的东西。

——距离他的脸庞二十公分的椅背上,耷着一件镶着花朵蕾丝内衣。

“叶、叶叶隐同学,不要随便把换下来的衣物扔到奇怪的地方!”少年用双手捂住了脸颊,把心虚的眼睛默默移了回来。

看那个尺寸,大概有…C cup吧…啊不对你这个笨蛋再想什么肮脏的东西。

叶隐惊叫着从床上跳了起来,眼疾手快地拿走了椅背上无辜的蕾丝内衣。她敷衍地把内衣塞进一团黑洞般的衣柜里,颐指气使地走过来,聒噪地指责着面前的少年,

“尾白同学怎么能偷看女孩子的私密衣物——啊啊啊笨蛋笨蛋!”尾白甚至能隐约听到她气急跳脚时的声音。

“不不不不是那样的啊啊叶隐同学!”尾白局促不安地想要开口解释,却一时间百口莫测。

他刚才真的盯着那件可爱的文乄胸看了好久,因为那是属于叶隐同学的东西啊…

“抱歉,我失礼了,只是觉得…这样可爱的衣物,蛮适合叶隐同学你的。”少年紧张地垂下了尾巴,眼神飘忽着,像是在试探女孩的反应。“因为对叶隐同学的一切都很好奇…所以…才会在房间里失礼到四处乱看。”

透明女孩静立在心上人面前,脸红成一团小太阳。刚才凶巴巴的气焰瞬间消逝,她搓揉着不会被看到的手指,过了好久才抬起头。

“尾白同学,我之所以会生气…还有一个原因。”

“诶…是什么呢。”

叶隐深吸了一口气,纤细的手指在少年羞怯的面颊前停下。柔软的掌心先贴上了尾白的右脸,五指像棉絮一般贴在了他温热的脸颊上。

“尾白同学说…自己是第一次被女孩子搭讪,可是…你似乎忘记了呢。”手指在那张日思夜想的脸上婆娑,叶隐走近了两步,柔软的身子几乎全部贴在了男孩结实的身体上。

“我才是更早和尾白同学搭讪的人呀。”


11.

尾白怔在原地,突然想起了高一开学时的场景。

他的眼神久久停留在讲台前手舞足蹈的透明女孩身上。尽管看不到她的相貌,却能想象她笑起来时眯在一起的眼睛和上翘的嘴角。

女孩娇俏的笑声像是馥郁花田之中宛转的鸟语。她的脚尖旋转到哪里,周围的空气就会洋溢着甜腻的香气。

少年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只能一边应付着峰田说的下流话,一边漫不经心地在叶隐身上打量着。

峰田似乎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得意洋洋地开启了新的变乄态话题。

“你看那边那个隐形妹子——真是乳乄量惊人呢,不知道百褶裙下的隐形大腿会不会也和八百万同学一样柔软——”

峰田糟糕的点评吸引了隐形女孩的注意力,她转过身,迈着轻快的步伐向他们所在的方向走来。

灰色的西式上衣被浑圆美好的胸乄脯撑出完美的形状,崭新的蓝绿色百褶裙褶子锋利到割腿,随着女孩行走时元气满满的动作被微微掀起。

尾白猿夫局促不安地坐在座位上——峰田那个家伙,说这种肮脏的话把我也拖下水了啊啊啊!

他满脸通红,生无可恋地等待着女孩怒意满满的叱责。却不料,叶隐开口的第一句软绵绵的,带着点微醺之气。

“那个…你是尾白君对吗。”透明的手在身后紧张地勾在一起。

少年仓皇失措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从刚才就十分在意了…请问,我能摸一下你的尾巴吗?”

尾白忘记了自己是怎样回应的了,只记得有什么朦胧的物体在空气中穿梭着,停留在他尾尖上那一撮淡黄色的绒毛,温柔地抚了上去。

清凉的指尖穿过茂密的绒毛,在尾尖皮肤摩擦的那一刻,尾白的心跳也随之停止了。

从那一刻起,透明女孩成为了尾巴少年的记忆里跳跃的明艳的美好存在。

12.

“我以为…那不算搭讪来着。”少年将颤抖的大手扶在女孩的肩头,那团被包裹在睡衣中的香软空气被他拥入怀里。

“为、为什么呢?”女孩说话时柠檬香味的吐息撞上了尾白粉红的耳根。

“搭讪什么的、一般都是单箭头不对吗。”男孩吞吞吐吐地说着,细长的眼睛里闪烁着火花。

“我们,并不是啊。”


END

评论(33)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