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MHA/全员BG】情人节巧克力(上)

CP:上耳/轰百/出茶/常梅雨/尾叶/切卢

大量轰百及上耳 起名废

第一次写全员BG向 请多多包涵w


本篇主要写情人节前夜,可爱的女孩子们为喜欢的男孩子准备巧克力&彼此插科打诨的故事。

很想写女孩子们干净的友情。

下篇会着重写情人节当天的故事 六对cp出场也会更均匀一些www


以上。食用愉快!





1.


情人节送巧克力是一件非常俗气却不得不做的事。


“不仅仅是要送——而且一定要送贵气高调的才可以哦。”芦户得意洋洋地侃侃而谈,淡粉色的头发上那对小巧的触角微微弯曲。“像你手里的这一种,是绝对不可以的哦。”


“诶——为什么呢小三奈?”丽日的手里正捧着四五盒超市货架上SALE专区的大波露巧克力——包裹着劣质反光包装纸的那一种。


她本来打算买几盒这个来送班里可爱的男孩子们,当然也包括某个笑容腼腆的绿发少年。


“咦——茶茶你也太迟钝了吧。”透明身体的女孩突然插入了她们的话题之中,头上戴着一个不知从哪里搜刮来的鸭子发箍。


“你想啊!当你看到你喜欢的人被一群谄媚笑脸的漂亮女生团团围住,并往他怀里塞昂贵的精品巧克力时,你却站在旁边孤零零地捧着大波露巧克力…”叶隐透喋喋不休地描绘着令人惊悚的尴尬狗血场景,害得丽日一个激灵。


“诶…没有这么严重吧,小透。”少女有些迟疑地把手里的廉价巧克力放回货架上,脸上带着无奈的笑。


“嘿嘿…茶茶你不会真打算买大波露巧克力来俘获绿谷同学的心吧。”三奈斜着黑黑的眼睛坏笑,胳膊肘轻轻顶了顶女孩儿柔软的腰。“咦——竞争力好像有点弱哦。”


“我我我才没有啊啊啊!三奈你不要乱说!!”丽日脸红扑扑的,两只拳头攥成不满的形状。句尾又不满地小声嘟囔了一句。“而且…哪里弱了…”


“唔,小透其实说得还蛮有道理的Kero。”梅雨酱站在旁边推着空空如也的购物车,手指点在嘴唇旁边格外认真地望着女孩子们。“情人节可不是浪漫的欢乐颂,那是一场糖衣炮弹编织的甜蜜陷阱Kero。”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透明女孩叉着腰重重地点了点头。“反正下个礼拜的情人节——如果有女生敢送尾白同学心型的巧克力的话,我一定会——”句尾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凶巴巴的。


“你一定会——?”丽日讶异地重复了一遍。


“我一定会趁着尾白同学不在——把那些心型的白痴巧克力统统吃光!!”


“……”


“哈哈哈小透同学真是的!!!”


“你简直是最没杀伤力的情敌了哈哈哈。”这句补刀来自耳郎。


“小透其实当着尾白同学的面吃掉巧克力也不会被发现的 Kero。”这句补刀来自小梅雨。


“嗯…我还是觉得以柔克刚比霸道宣示主权更容易得到心上人的青睐哦。”这句补刀来自八百万。


叶隐欲哭无泪地站在原地,委屈巴巴地弓着后背,耷拉着脑袋,半晌才抬起头来羞愤地冲闺蜜们大叫着“你们就不能给我一点鼓励吗啊啊啊!!!”


今天是叶隐透同学筹备向尾白猿夫表白的第四百六十八天。她决心在第二天的情人节一定要跟那个榆木脑袋的笨蛋尾巴男说出来——自己喜欢他这件事。


当她这样向闺蜜们气宇轩昂地说出自己情人节的目标时,大家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各做各的事了。


只有耳郎打着哈欠给她说,“你去年也这么说的诶。”


闺蜜们徒留叶隐同学在原地哭唧唧,只有丽日同学象征性地虎摸了一把她透明的柔软头发。


而耳郎一边向另一个货架走去一边和八百万耳语着。“今年透要是再说不出口,咱们就帮帮她吧。”




2.


“诶…耳郎真不准备送心形的本命巧克力了吗?”八百万撇过头,表情有些惊讶。“上鸣同学如果收不到耳郎的本命巧克力,恐怕一整天都会魂不守舍呢。”


“不送,就算送也绝对不会送给这个白痴。给他送家里快过期的费列罗做义理巧克力都已经算是我大发慈悲的决定了。”耳郎用手指轻轻卷弄着耳垂上小巧的白色耳机,一想到那个金发放电白痴的脸,就气不打一出来。


八百万弯曲着温柔的眉眼,笑得贤淑而恬静。“可是,响香去年似乎给上鸣同学送了本命巧克力哦~”


“诶诶诶干嘛要提去年的事——”耳郎涨着通红的脸嗔责自己的好友,“你知不知道去年…那个放电白痴对我的巧克力做了什么!!”


耳郎一旦想起了去年的2月14日,就愤怒得想把耳机插在上鸣电气的身体里,再用调到最大的心跳声去震烂这个家伙的耳膜。


明明情人节的前几天,这个金发的白痴就一张谄媚脸围在自己身边说什么“今年好想要心形巧克力QAQ”什么的,聒噪得要命。


终于到了情人节那一天,耳郎板着一张涨红的脸,凶巴巴地给上鸣电气送了一盒自己精心制作的巧克力——心形的。结果这个臭小子转头就炫耀着把自己前一天做了一晚上的成果分给了那群厚脸皮的狐朋狗友。


切岛张着一口鲨鱼齿咔嚓咔嚓地嚼着甜腻而浓郁的巧克力,简直像在cos脆脆鲨广告里的白痴鲨鱼,顺便还不要脸地吐槽着,“吃这种东西果然太没有男子汉气概了吧!”


什么啊!!没有男子气概就给我乖乖吐出来啊!!耳郎很想给这个红发的混蛋来一记致命锁喉,但是顾虑到了她的好友芦户三奈可能会心疼。


哦,说到芦户三奈,这个家伙也是个混蛋!平时明明这么八卦,还号称是自己的好闺蜜,这个节骨眼儿上却压根儿没看懂自己的眼色。


“唔…真好吃啊响香!没想到你的手艺这么赞呐(≧∇≦)下次也要做巧克力给我吃哦!”


我做你个头啊!我把你和切岛做成笨蛋鸳鸯巧克力你信不信啊!!


至于那个傻大个胶带男,简直无力吐槽。竟然说什么“哎哎,耳郎好偏心啊!为什么送我们德芙简装的巧克力,却送上鸣同学高级手工的啊啊!!”


天啊!你再嚷嚷一句我就把你的胶带抽光你信不信啊混蛋濑吕!!


啊对了…还有那位一点就炸天天黑着张臭脸好像被全班欠了一百块钱的爆豪同学,竟然说什么“嘁,难吃”。


你说难吃的同时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又从盒子里拿走了三块啊喂!!


当然,最最最过分的还是上鸣那个白痴!他一边贱兮兮地笑着挤过来,一边说着“我也要吃响香做的巧克力”,然后那个混蛋脚下一滑,剩下的半盒子巧克力随着他扑街的动作全都洒在了地上。


散落在白色瓷砖地面的心形巧克力被磕得破破烂烂的,就如她那颗已经生无可恋的心。


就因为去年不愉快的巧克力事件,耳郎响香对派阀成员们(除了爆豪之外)实施了长达五分钟的耳机凌乄虐,然后三天没搭理金色头发的傻帽。


啊啊,这件事情一想起来就有些心累啊。


想到这里,太过入戏的耳郎同学气急败坏地握紧了拳头,头上青筋暴起。她恶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那几个混蛋…今年谁也别想收到我的巧克力!”




3.


“小三奈打算买什么样子的巧克力呢?”梅雨酱好奇地扬着头,望着粉色女孩手中华丽的包装盒。


“想给大家准备这种草莓夹心的松露巧克力呢!”女孩笑得率真爽朗,黑眼圈让她看起来像一只粉红色的熊猫。


“很不错呢——这种今年超流行的,小久同学之前也说很好吃。”丽日的眼睛亮晶晶的,大概是想到了喜欢的男孩说着【好吃】的时候幸福得眯成一条线的眼睛。


“嘿没错,最重要的是——这个包装超可爱的。”芦户把粉红色的包装高高举起来,上面印着一些甜呲的豹纹印花。


“确实很有小三奈的风格呢Kero。”


“也打算送切岛君这种可爱风格的巧克力吗?”丽日眨了眨眼睛,“会被他吐槽不够有男子气概的哦!”


“那家伙的…我另有准备啦!”头上的触角软软地耷拉着,红晕也浮上了水彩般温柔的面颊。“茶茶怎么变得这么八卦诶!”


“那还不是跟你学的啦。”


“不过…小茶子决定好要送哪种巧克力了吗Kero。”梅雨趴在购物车边上好奇地望着里面,购物车里并没有为明天准备的巧克力,反而有几包奇怪口味的洋芋片。“难道要送男生们麻辣口味的洋芋片吗?恐怕除了小爆豪大家都不会喜欢的哦。”


“诶诶,这是我买来自己吃的。”


丽日踮起脚尖去够货架上层的太妃夹心巧克力,拿到梅雨和芦户的眼前晃了晃。“我送这种似乎蛮适合的。”


“的确很适合茶茶呢。”芦户兴奋地接着茬儿。“茶茶这种温柔天然的个性很适合送太妃巧克力呢,这种软糯却有嚼劲的口感和你的确十分般配哦。”


“啊咧…我只是觉得这一种买二送一,很适合钱包贫瘠的我呢。”


“诶诶,你真的是没救了哦。”三奈无奈地捋了捋卷曲的鬓发,随后百无聊赖地劝着兴致勃勃的贫困女孩。“那你好歹给绿谷买点像样的巧克力啊,万一他被其他班的痴女勾搭走了,我可不管你咯。”


“诶诶诶为什么要格外提小久同学,诶三奈你听我说——我我和小久真的是普通朋友而已,我绝对没有对小久…啊啊而且小久同学才不会被痴女勾搭走呢唔!!”


脸红成了火龙果的短发少女瞬间陷入了自娱自乐的精分状态,三奈露出了恶作剧得逞的笑,随后转过头和绿发的女孩讲话。


“那小梅雨呢,今年要给谁准备心形巧克力呢。”


“Kero,我和你们准备的东西可能有点不一样哦。”小梅雨瞪着大眼睛捧着一袋做成心形形状的宠物饲料。“口田同学说他家的鹦鹉非常喜欢这种饲料。”


“既然同为鸟类,我想常暗同学一定会喜欢的吧Kero。”绿发少女眯着眼睛笑得特别温柔,反而引来了旁边的丽日和三奈一阵恶寒。


喂喂…情人节不送巧克力为什么要送奇形怪状的宠物饲料啊喂,这真的是表白而不是人身攻击吗?常暗同学只是长得像小鸟而已好不好,你忘了平时你们都一起在食堂吃正常的人类食物吗!!况且就算是小鸟,乌鸦怎么会喜欢吃鹦鹉的饲料啊小梅雨——难道是认为所有会说话的鸟类都是鹦鹉科吗?!还有啊这种奇怪的东西恐怕连黑影都不愿意吃吧!!如果黑影气到在教室里暴走了那大家都别想过情人节了吧!!


槽点似乎太多了,两位少女呆滞在原地完全陷入沉默的状态。她们眼睁睁看着愉快的蛙类少女把大号装的鸟类饲料放进了购物车里,毫无阻止的欲望。


哎…似乎有点心疼常暗同学了呢。丽日在心里默默念着。这样看来…大波露巧克力好像也没有那么糟了呢。



4.


阳光被黑夜推到了山峦和云层后面。少女们提着脆弱的购物袋,里面是她们挑选了一下午的重要成果。


“唔,好沉啊,茶茶把这些袋子变轻一些嘛~”三奈对着茶色短发的少女撒娇,迎来了对方一个无奈而宠溺的笑容。


“知道啦。”细嫩而幼小的手掌拂过沉甸甸的单调购物袋,它们摇摇摆摆着徐徐升起。“你要乖乖把它们抱在怀里哦。”


“嗯呐!”


少女们迎着清透而孤独的月光走向回程的路。耳郎琢磨了一会儿,忽然转过头望着高挑的长发女孩儿,“八百百,好像只有你…什么都没买呢。”


“嗯…其实我几乎没去过超市呢…今天一下子看到了琳琅满目的商品,激动到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呢。”恬静而清秀的脸庞染上几缕浅浅的红。八百万回过头望着呆在原地的女孩子们,腼腆地笑了笑。


啊…瞬间感觉到了阶级矛盾产生的恶意QAQ。这是女孩们不约而同的想法。


“那明天的巧克力,八百百还打算准备嘛。”叶隐别过头来望着她。


“嗯,毕竟作为副班长,要好好向大家表达自己的谢意嘛。今天回到家打算认真做一些义理巧克力呢。”


“其实百百完全可以利用个性来做一些高档的巧克力哦!”三奈爽朗地笑了起来。“毕竟百百拥有创造这么棒的个性嘛!”


“是这样没错。不过呀,我也偶尔想真的用双手去实现些什么。”长发女孩将视线一直延伸到远处地平线上高矮错落的楼房,唇角含笑。


“我还是很好奇,”耳郎轻声开口,顺便用手去摸了摸耳垂。“百百…会给男生准备心形的本命巧克力吗?”


聒噪的女孩们瞬间陷入了沉默。她们屏住呼吸,不约而同地竖起耳朵,实现纷纷飘向了错愕在原地的女主角。对于很少透露情感态度的八百万,她们着实感到好奇。


“大家…不要这么看着我啊,”八百万摆了摆手,不经意地向后退了一小步,“我…大概不会准备本命巧克力。”


“意料之中。”耳郎点了点头,她扬起耷拉着的眼睛,却看到了好友的脸颊两侧染上奇异的色彩,犹如新开的桃花娇羞而灵动的花蕊。


诶?她在害羞吗?


“为什么八百百从来都不给男生送心形巧克力呢?!”叶隐在寒风中转了一个圈,透明的双唇间呼出一团雾蒙蒙的热气。“没有欣赏的人吗?”


“啊…不是的,A班的每位同学都是我欣赏的人…除了峰田那家伙。”八百万顿了顿,正色道,“只是作为副班长,果然还是要平等地对待每一位同学,当然也包括异性…”


女孩们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经过了片刻的错愕,芦户爽朗地笑了出声,她眨了眨眼睛,说道,“八百百过于严肃的样子总是这样可爱呢。”



5.


啊啊,可爱吗。我真的可爱吗。


八百万躺在她那张矜贵的席梦思床上,把整张脸埋进了绵软的厚床垫里。脱掉的衣服凌乱地铺洒在印着暗纹的被单上,赤裸的后背纤细而柔软,内衣的挂扣被曲线美好的肩胛骨撑了起来。


三奈同学…夸我可爱呢,可是、可是轰同学也会这样想吗。


八百万对自己的少女怀春心思感到恼羞,她小声自言自语着,“这段时间、似乎太过在意轰同学了吧。”


这种在意带着小心翼翼、鬼鬼祟祟的羞耻感,完全不似她这种大小姐的做派。


比如上课的时候总是偷偷地托着下巴,余光却偷偷定格在少年温柔的侧颜上。她坐在轰同学的左侧,能看到的是他赤发下英朗俊美的眼睛。


每当这时,八百万总是会有个傻气的想法,轰同学的白发代表着冰冷,赤发则代表热情。这能否表明…轰同学只把热情的一面展示给我呢。


比如…在食堂吃饭的时候,轰总是会坐在她身后的桌子上。这时候,她会把眼睛定格在食堂脏兮兮的玻璃门上,试图看清那些隐匿于灰尘和污垢中的少年的倒影。每当这种时候,八百万都深深觉得,太过在意一个人真是件麻烦的事情。


再比如,总是会找各种各样奇异的话题对这位少年嘘寒问暖,但是一旦被对方问了一个简单的问题,大脑就立马死机,让她变得吞吞吐吐像个笨蛋。太过在意一个人果然太麻烦了——会让S级大脑运行成最低级的二进制程序。


再比如今天…其实八百万对可爱的女孩子们撒了谎。在超市里什么都没有买,并不是因为面对琳琅满目的商品束手无策…


而是因为!她在看着那些五花八门的巧克力的时候,脑子里全是轰同学轰同学轰同学啊!


要送轰同学巧克力吗?啊咧要送哪一种巧克力呢?!平时只在家里喝高级红茶吃高级进口巧克力的大小姐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啊。


德芙好时士力架,金帝明治歌帝梵,黑巧白巧榛子巧,还是一箱m豆?天啊好难选轰同学会喜欢哪一种——


于是才貌双全的大小姐在超市购物过程中陷入了秀逗状态,等她反应过来,才发现了在寒风中收获满满的闺蜜们和两手空空的自己。


至于后面一脸淡然说自己打算回家做巧克力——也不过是硬撑着面子优雅地胡诌而已…


话都说出去了…所以果然还是要给大家准备巧克力啊!信守承诺是有教养的大小姐从小接受的基本教育。


至于峰田那个家伙,料他今年也收不到妹子们的巧克力,所以就过往不咎、大大方方地送他一份义理巧克力吧,也算是抚慰他那颗怨念的心了。


八百万叹了一口气,围上了围裙,对着刚创造出来的满桌巧克力原料和工具有些心累。安啦,早点做完早点休息吧。


只做义理巧克力就够了吧…毕竟和大家都说了——绝对不会送心形巧克力的。


八百万拿着圆形的模具摆弄着,紧靠在一起的镂空圆形像一个个圆形的气泡。每一个漂浮出的透明风景里都映射出某位少年俊朗的五官和红白分明的头发。


既然这样在乎轰同学,是否…要送他意义更为特别的巧克力呢?


八百万拿起一旁的心形厨用模具端详,幻象之中,心仪的少男接过了她双手递过去的巧克力,眯着含笑的眼睛问她,“百,你是否想知道我的心意。”


她的脸攸然红了起来,似乎还在心里小小地尖叫了一声。颤抖的手指不小心碰翻了一碗刚融化的巧克力碎片。


深咖色的液体滚烫、涌流飞快。太糟糕了,她蹙着眉头拿抹布去擦,心里暗想着这是不是上帝对自己的奇葩幻想的处罚。


八百万懊恼地收拾完桌子上的残局,一切如常。她幽怨地叹了一口气,果然,送心形巧克力这种东西…还不到时候呢。



6.


2月13日高升的白色月亮见证了每位少女美好而紧张的希冀。


“明天就是情人节了。”


“给小久同学送买二送一的巧克力真的不会太过分吗…啊啊啊果然不行啊我要趁着明天早上超市开店的时候去买欧尔麦特豪华装北海道限量版巧克力!!呜…这个月真的没有零花钱了。”


“嗯趁着夜黑风高练习一下明天表白的台词吧!尾、尾白同学,我我我喜欢你。不对不对要更有气势!尾、尾白你这家伙,(╯‵□′)╯︵┻━┻,如果敢不好好回应本少女的感情的话——就把你尾巴上的毛全都剃下来!啊不对不对这样和女流氓还有什么两样啊啊——”


“诶,给切岛那家伙的巧克力其实一个月前就准备好了呢。从比利时运过来的超昂贵巧克力诶——不过一想到要被那个鲨鱼齿的笨蛋咔哧咔哧糟蹋了就很不甘心呢!”


“切,结果还是给上鸣那个白痴准备了心形的巧克力,这绝对是最后一次了——那个家伙要是明天再敢把巧克力分给别人的话,就把耳机插在他心脏里放十遍大悲咒!!不过那盒快过期的费列罗该怎么办呢…?嗯…送给濑吕好了!”


“送给轰同学纯洁的义理巧克力一定没有问题吧,他、他一定也不希望我送给他心形的奇怪巧克力吧,嗯…再说了,我和轰同学本来就是非常友好的普通朋友嘛,我只是很感激轰同学鼓励了我,所以才把太多视线放在他身上…嗯!一定是这样!”


“明天就是情人节了呢 Kero”绿发少女托着腮和朦胧的月光对视,她有些疲倦,披散的长发随着夜风温柔飘荡,她对着黑暗的地方缓缓开口,“小常暗,晚安哦。”


TBC

评论(32)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