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MHA/全员BG】情人节巧克力(下)

情人节当天女孩子们送心上人本命巧克力的故事w八百万视角。

CP: 出茶/轰百/上耳/尾叶/常梅雨/切芦/饭发。微铁拳。

出茶和轰百篇幅稍长些,其他CP篇幅长度差不多。

字数1w出头,比我原本预计的要长。

 

上篇请点这里。

 

1.

“爆豪同学!给你的巧克力!请务必收下”来自普通科C班的双马尾软妹子,罩杯为B。

“轰…轰同学!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来自辅助科A班的黑长直御姐,罩杯为C。

“绿…绿谷同学…很想认识你,这盒巧克力请收下吧!”来自普通科B班的金发的可爱姑娘,罩杯为A。

“啊啊啊啊啊怎么就没有妹子给俺送巧克力啊——你们这些走狗屎运的混蛋把巧克力都给我交了啊——”峰田同学在座位上满腔愤懑地大吼着,脸上流下两行绝望的泪。

“峰田同学,请你振作一点,这完全就是意料之中的事。”饭田一本正经地说着杀伤力MAX的话,顺便晃了晃自己手里的三盒巧克力。

“呃啊啊啊怎么连你这个木讷的家伙都收到了巧克力!!这不公平!!”满头葡萄的笨蛋少年一边指着班长的脸一边不甘心地呐喊着。

“神啊——让我得到妹子的巧克力吧!QAQ”在气氛格外欢脱的教室里,峰田同学对着教室天花板仰天长啸。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真的有一只手伸过来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贴心地放在了他的桌子上。

“哎?”葡萄少年颤巍巍地抬起头。

“好了好了,别在班里鬼哭狼嚎了。我准备了你的那份哦。”来自英雄科A班八百万百同学,罩杯为D。

哈哈哈哈哈哈有了百万豪乄乳的八百万送的巧克力,其他妹子俺完全无所谓了啊!

“嘿嘿谢谢你,八百万。”说话的人色眯眯地弯着眼睛傻笑,那只色爪子眼看又要往八百万胸的方向摸去。

可惜事与愿违,便宜没占着,峰田同学的脑袋倒是被从天而降的巨大俄罗斯套娃砸出了大包。

“笨蛋。”八百万百斜乜了他一眼,径直回到了座位上。

她一边整理着剩下的几盒巧克力,一边任思绪被A班欢乐的气氛干扰得凌乱而破碎。

斜前方的常暗同学正在和梅雨同学讲话,他故作镇定地站在桌子一旁,手抄口袋十分帅气,只是两条腿在不停打哆嗦。更令他局促的是黑影那个白痴从他的后领窜了出来,对着他的腋下恶意地挠痒痒。

“黑影——停下!”常暗转过头时脸颊绯红,他恶狠狠地瞪了那团一直在作死坑主的黑糊糊的小混蛋,却发现这个家伙正在弯着坏笑的眼睛。

“Kero,小常暗,怎么了吗。”对面绿发的女孩儿把指尖点在下巴上,好奇地望着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

“没…没什么,蛙吹同学。”

“小梅雨,常暗在害羞呢hhh,毕竟常暗他对你…”

“你不要说这些完全无根据的话!”恼羞成怒的小乌鸦转过头,一脸诚恳地道歉,“实在冒犯了,蛙吹同学。有什么话请继续说。”

常暗淡定地把黑影塞回自己的衣服里,抬起头对上女孩双眸的那一刻,灵魂差点被吸走了。

绿发女孩乖巧地站在原地,瞪着一双认真的眼睛专注地锁在他身上,那里面有星辰编织的银河,亦有他风声交织而成的如雷心跳。

蛙吹同学今天一定是有精心打扮过的。头发盘了起来,制服外面套了一件浓郁的墨绿斗篷,手里牵着挂了小乌鸦挂饰的藤箱。

等等…小乌鸦?

某位小乌鸦放大版的中二少年稍稍琢磨了几秒钟,脸瞬间爆红。

【不不不,这只是巧合。】多愁善感的中二少年开始在心里自我否认。【蛙吹同学是不会喜欢沉浸于黑暗盛宴中孤独狠戾的灵魂的,何况在下是个羽翼沾满鲜血的罪人,不会拥有爱情。】

敏感的中二少年微微叹了一口气,抬起红晕退散的脸颊,却讶异地看见蛙吹同学递来的心形巧克力,啊不…是心形巧克力同款宠物饲料。

于是…刚刚自我嫌恶成功的少年再次陷入了羞耻爆棚的罗曼蒂克世界里。

“Kero,小常暗?不喜欢吗?”梅雨好奇地望着对面一脸纠结的乌鸦少年。

“不,我…很喜欢。”乌鸦少年沉声说道。话了,又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望着对面的女孩。

对你,也很喜欢。


2.

八百万百一脸纠结地目睹了常暗同学和梅雨同学的奇葩浪漫互动。

所以说…宠物饲料真的能俘获喜欢的人的心吗?梅雨同学真是太厉害了。八百万在内心小声感慨着。

除了梅雨酱和常暗同学之外,八百万格外在意自己的好闺蜜和她相爱相杀的欢喜冤家的进展。

她把视线往前挪了挪,看到紫色短发的女孩正在拉扯着金发男生的脸。

“哈?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再敢把我送的巧克力分给其他人,我就要把你的黄毛拔光!听见了吗——上鸣白痴!”Rock girl耳郎响香同学正在做着和摇滚音乐一样暴力不近人情的事情。

心上人的脸被她拉成一张面饼,她凶巴巴地瞪着眼睛,完全没有心疼的意思。

“唔…哇滋道了,响香快晃开偶…”

“哼。”耳郎放开了揪扯着上鸣脸蛋的手。看到男生委屈巴巴地抚上了红肿的脸颊,怀里倒是乖巧地抱着那一盒包装酷炫的巧克力。

这家伙…竟然还挺可爱的。耳郎的心跳声如同巨岩沉进大海里激起的澎湃浪花。

她硬挤着眼睛,装作凶恶的样子,却还是在望见男孩那双清澈多情的眼睛的一刹那,心脏一下子凹陷了进去。

“我现在…可以打开吗,耳郎。”上鸣兴奋地去扒拉盒子的蝴蝶结——那是耳郎找丽日同学学了好久才打好的。

“随、随便你啦。”耳机女孩不屑地把头撇到一边,余光却随着相反的方向落在了男孩刺刺的头发上。

最近…有种越发奇怪的情绪酝酿出来了。该怎么说呢…?每当看到这个放电白痴,就有一种超脱世俗的满足感和恐惧感。

那种感觉就好像耳郎误将自己的耳机塞到了自己的心脏里一样,一切平时细微的声音都在此刻变成了眼花缭乱的惊悸。

“诶诶——竟然还是心形的哎!”看到纸盒里的巧克力的一瞬间,金发男孩发亮的眼睛像一颗滚进万花筒里的琉璃珠。“耳郎你真的太太太太太好了!”

被金发男孩用力抱住的一刹那,耳郎愣在原地,半张的嘴唇里却发不出任意一个字节。

不该是这样的啊…按照以往的惯例,应该狠狠给这家伙一个爆栗,然后把耳机插到这家伙心脏里把他折磨成笨蛋。可是…可是现在却完全不想这么做。

耳郎把头微微转过来,看到了上鸣那双明媚上扬的眼睛轻轻弯了起来。

怎么会…对这家伙,对这白痴竟然会害羞起来!

耳郎红着脸垂下了头,在视线接触地面的那一刻羞涩之情了然全无。她凶巴巴地推开了对面沉浸在浪漫之中的男孩,虎视眈眈地盯着他错愕的样子。

诶?怎么…变脸这么快?上鸣在心里小声嘟囔着。

耳郎的嘴角抽搐着,额角青筋暴起,她恶狠狠地指着地面,示意上鸣向下看。

上鸣低下头,地上躺着耳郎十分钟前刚送他的巧克力…以和去年相似的姿势无辜地趴在地上。

“嗯…那个…耳郎,这是意外…别…我错了…别拿耳机指着我…啊嗷嗷嗷嗷嗷——”

八百万在远处无奈地望着又一次被耳机蹂躏得撕心裂肺的放电男孩,一时间不知道该怪男孩白痴还是自己的闺蜜残暴。

事后,耳郎把两手盘在胸前,用鞋底踢了踢扑在地上的混蛋的屁乄股。“喂,清醒之后记得把地上的巧克力吃光。一口都不许剩。”


3.

八百万神情恍惚地坐在座位上,真不知道这几位姑娘算是进展太过顺利还是太过不顺…

她将视线投向讲台正中央的位置,长着尾巴的阳光男孩正在和身体透明的女孩打情骂俏,嘛…幸好没受到后桌耳郎和上鸣的战争波及。

叶隐透和尾白猿夫的气氛看上去十分健康,和谐得就像结婚五年的模范夫妻一样。

只见尾白同学已经坐在座位上小心翼翼地拆开了巧克力,小口小口地咬着。

“很好吃,太感谢你了,叶隐同学。榛子巧克力的确是我最喜欢的种类。”

男孩的尾巴在地面上开心地扫来扫去,顺便在上鸣晕厥的脸上呼了一巴掌。

“啊啊…尾白同学喜欢就好了,话说…尾白同学今年有收到心形的本命巧克力吗。”女孩把手背在身后,局促不安地捏弄着手指关节。

“诶…怎么突然问这个。”尾巴男孩的脸红了红,随后苦笑着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想想也不可能啊,我这样个性和样貌都很普通的人…怎么可能收到本命巧克力。能收到大家送的义理巧克力,我已经很感激了呢。”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透明的女孩兴奋地挥了挥手。

“啊…?”

“因为这样的话,我送出去的就是尾白同学的第一份本命巧克力了!”

在尾巴男孩困惑而羞怯的视线下,叶隐拉开了巧克力盒隐藏的下层——那里有整整齐齐的九颗心形巧克力。

“所以,尾、尾白同学,你猜懂我的意思了吗?”隐匿于空气中的透明脸颊烫成一块烤山药,声音在阳光刺进窗户的一刻抖成一片涟漪。

尾白垂着脑袋沉默了好几秒,才慢慢抬起头,敛住两颊没出息的两抹红。

叶隐惊慌失措地站在那里,他看到男孩攸然从椅子上站起来,端着她送的巧克力向自己走来。

啊…什么情况?难道…要退还礼物吗?还是要拿巧克力砸我的脑袋QAQ。

叶隐的心里泛起一片苦涩,却在微微扬起头的一霎那,嘴唇接触到一片丝滑甜蜜的柔软味道。

是巧克力。

透明女孩眼泪汪汪地抬起头,望着对面的男孩。尾白猿夫准确地将一颗心形的本命巧克力推到了她的唇间。

“很抱歉…在情人节这天我没能提前给你准备一份本命巧克力。”男孩沙哑的声音染上笑意。

“我想用你送我的巧克力,表达我对你同样的心情。”

这是叶隐透在大脑空白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4.

能看到叶隐同学顺利结束了自己长达四百六十九天的暗恋征途,实在是一件开心的事呢。八百万心想。

同样令人开心的大概是饭田同学收到了本命巧克力这件事。身为副班长的八百万,从很早以前就好奇——身为班长的饭田同学会和哪一类女孩子走到一起。

今天,这个答案随着A班大门被轰开的一霎那,顺利揭晓了。

发目明头上顶着沉重的护目镜,兴奋地拿着手里的baby轰开了A班的大门,引来了少年少女们懵逼的注目礼。

“发、发目同学?有事吗?”绿谷结结巴巴地问着,他旁边的丽日同学也一副同款惊恐表情。

“oh~好久不见了绿谷同学,不过今天我可不是来找你的,我要找饭田同学给他展示一下我的baby~”

饭田推了推脸上那副过于正经的眼镜,严肃地走到门口,义正言辞地叱责。“发目同学,不要在走廊里到处乱窜还来打扰我们班里的同学。还有你破坏的门,我会及时向学校上报。”

“oh不必在意~我会做一扇新的baby来代替你们A班防御系数过低的门。”粉发女孩避重就轻地回答着,脸上扬起元气满满的笑容。“今天我是想送给你一件我研发的baby。”

“?你又打算利用我了吗?”

“别这么说饭田同学。”女孩挑了挑眉毛,“你一定会喜欢的。收好,再见了哦,要好好珍惜我为你制造的baby。”

等等,这句话…好像有歧义啊。饭田红着脸目送着女孩的离开,低下头看时发现手心里躺着的是一把机械手枪。

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啊。饭田疑惑地掸开弹仓,发现里面…有一颗做成心形的黑巧克力。

“哪有用这种方式送本命巧克力的!”

正直的班长严厉地唾骂着做了荒唐事的女孩,耳根却默默红了起来。

“诶诶,你看到了吗,小久同学。”丽日贴在绿谷身边耳语着。“饭田好像在害羞哦。”

“是呢,不过,丽丽丽日同学、你靠得太近啦!”绿发的少年结结巴巴地提醒着毫无自知的女孩。

“啊啊啊对不起!”女孩迅速向后退,和眼前的少年谨慎地保持着大约一米的距离。

比起脸贴脸的亲密距离而言,这个距离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能真切地看到彼此害羞时困窘的脸,两双眼睛笨拙而青涩地四处乱瞟,一旦撞在一起,就会在心里失魂落魄地尖叫。

啊啊啊好尴尬啊你到底在搞什么丽日御茶子,快点说些什么啊——

“啊、啊那个、刚才是不是有普通班的女生过来找小久同学呢…”女孩的手指在空气中四处乱戳,红扑扑的脸上挂着逞强的笑。

“啊是的,那位同学留给了我这个。”绿谷少年指了指桌子上礼品盒,缎带用了梦幻的粉色,十字交叉的位置上黏了一个镶了金边的双层蝴蝶结,光是看到盒子都能想象到少女深情温软的爱意。

丽日心虚地拉开自己书包的拉链,望着半开的书包里那盒虽然花了一个礼拜的零花钱但依然包装简陋甚至被教科书压得起褶的寒酸巧克力——那是自己为超级超级喜欢的小久同学准备的情人节礼物。

怎么和其他妹子比啊啊啊啊啊啊——完全输了啊!!!

输不起的少女疯狂的揉搓自己的头发,嘴里哭哭啼啼地哼唧着,完全忽略了暗恋的少年一脸懵逼地望着自己的表情。

“丽、丽日同学?你怎么了吗?”少年向她走近两步,一眼就看到了她书包里被压得瘪瘪的巧克力盒子。“啊咧,这是什么?”

“那、那个,这是我给小久同学准备的礼物,欧尔麦特北海道限量巧克力…”女孩从书包里掏出那坨皱巴巴的东西,放在手心里恭恭敬敬地双手呈上。

巧克力盒子视死如归地瘫在绿谷同学的书桌上,封皮的欧尔麦特灿烂的笑脸被褶皱扭曲成一张滑稽的囧脸——这是哪里来的表情包啊喂!

啊啊啊完蛋了完蛋了啊——这张扭曲的脸哪里像欧尔麦特了简直就像是哆啦OO里的胖虎啊啊啊——拿这种东西送给小久同学一定要被讨厌了啊呜呜呜———

御茶子少女在心中痛苦地哀嚎着,她猜测下一秒小久同学就要皱起眉毛严肃地问她,“这个哪里是欧尔麦特!!”。

少女抬起惨淡的小脸儿,刚要启唇道歉,却看到男孩兴致勃勃地捧高盒子,绽放出一个天真而飒爽的笑容。

“这是给我的吗?!”绿谷的眼睛眨动时上下呼应的睫毛像蜻蜓的翅膀。“我、我会好好珍惜它的,谢谢丽日同学!”

出久深绿色的瞳仁亮晶晶的,心跳却一下子提到了喉口的位置,仿佛是中了女孩的个性才飘到了那个高度去的。

对面的女孩还在紧张地戳着手指,男孩小心翼翼地掀开盖子,在视线接触到巧克力的一瞬间,脸红成了一颗大番茄。

这、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欧尔麦特巧克力是心形的,难…难道说…

少年的喉结鼓动着,他缓缓抬起头,睁大的眼睛安静地定格在少女干净的脸上,不舍得眨动。

“巧克力、是心形的呢…”绿谷轻声呢喃着。

“啊啊其实是因为,欧尔麦特巧克力的常规形状已经售罄了…这种心形的其实也很不错呢。我…呃我只是希望绿谷同学能在情人节收到自己喜欢的包装的巧克力。”

“啊,是…我的确很喜欢。”

女孩叹了一口气,终于还是迟疑地开口,“小久同学,我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界定这盒巧克力…如果小久同学认为它是义理巧克力,那它就是我们友谊的象征。”

果然吗,只是义理巧克力啊…毕竟我这样的家伙怎么可能得到丽日同学的…

“可是如果、如果小久同学认为它是本命巧克力的话,”

“那那那小久同学就完全猜对了,Bingo!”御茶子中气十足地将两只手拍在了男孩的桌子上,少女娇嫩的身体带来了一阵温热的香气,把脸红成火龙果的绿谷少年包在中间。

“虽然、虽然今年我的欧尔麦特豪华装彻底被普通班的女生们比下去了啊!但是!”少女装腔作势地大声说着,“但是明年我的本命巧克力不会再输给任何人了!小久同学!”

天啊啊啊啊不对我在说什么我的嘴巴怎么不受控制啊啊啊——这到底是表白还是在恐吓啊TAT无论是哪一种我事先都没打算做啊!!!崩溃的少女在心中埋汰着自己。

“啊咧、我我我的意思是说我我我会和小久同学一起并肩前行、绝对不会再输给任何人了!这这这盒巧克力不过是形状恰好是心形的而已就拜托小久同学把它当成义理巧克力吧嘿嘿嘿!”

话毕,两个人四目相对,脸红得快要滴血。

怎么感觉越描越黑了啊啊神啊我一定是个大傻瓜啊啊啊啊啊——丽日同学在心里绝望地大喊着。

“丽、丽日同学。”

袖口被人轻轻揪住,丽日抬起头望着对面垂着头不敢和自己对视的少年。

出久深吸了一口气,终于下定决心抬起头来。

“我…我并不知道这算是义理巧克力还是…本命巧克力,但是…”

“但是谢谢你,让我第一次体验到庆祝情人节的感觉。”

被浪漫冲昏头脑的窒息感也好,被两情相悦的感情腐蚀掉的矜持也罢…望着你时所有冲动失礼的幻想也好,蒙上羞涩的外衣却渴望一点点接近的两颗心也罢…这些,我曾经都不知道啊——

“可是现在,我完全能够理解了呢。”

揪住袖口的手指小心翼翼地往下移动,捉住了那只汗涔涔的娇嫩的手。

柔软的手指被一根根掰开,御茶子垂下头,看到了一只在梦里无数次向自己伸来的手和自己无措的右手紧紧缠绕在一起。


5.

令八百万同学感到欣慰的是,班里每个男生都收到了很棒的巧克力。

青山优雅同学收到了一个个性相似的普通科女生的义理巧克力,并且约好了两个人以后一起进行个性训练。

口田甲司同学收到了很多动物爱好者送来的巧克力,其中不乏一些长着兔子脑袋或花栗鼠脑袋的可爱女孩子。不过性格内向的他只会额角冒着汗地摆手鞠躬,从头到尾说不出一声谢谢。

濑吕同学则吸引了几位个性和他一样直爽逗逼的女孩子。她们把巧克力一股脑儿地塞进濑吕同学的桌洞里,并且约定着明年还会送给他。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大大咧咧的姑娘们还顺便diss了一下耳郎同学送的快过期的费列罗。

比较令人羡慕的是,砂藤力道同学收到了辅助科B班最漂亮的女生送来的义理巧克力,因为砂藤同学曾经烘培过蛋糕招待她。

暴躁的葡萄同学再次心里没了平衡感,他气得跳脚冲砂藤叫嚣着“卑鄙的家伙!竟然通过奇葩的特长来泡妹子!把你的巧克力给俺交出来!!”

比较令人诧异的是,沉默寡言的障子同学竟然格外受外班女生的欢迎。他的座位周围时不时会围着三三两两的异性,娇滴滴地问他,“障子同学,可以摸一下你的复制腕吗。”

暴躁的葡萄同学再次跳出来,他指着被女生包围的高大男生,愤怒地斥责着,“俺早就说过了!你这家伙果然非常下流!”A班最下流的葡萄同学正在颐指气使地训斥着围在女孩子中间一脸无辜的障子。

当然,魅力值最高的还是班里的爆豪同学和轰同学了…只不过这两个人,完全是不一样的类型呢。

比如坐在前排的爆豪同学,正蛮横暴力地将摆满桌子的巧克力扫在地上,“哈?!我才不要这些废物巧克力啊!!什么狗屁情人节啊!!”

而轰同学…却一声不吭地忙着把收到的二十多盒巧克力整整齐齐地码成积木。

八百万一边转笔一边看身旁的轰同学,心里想着果然还是温柔的类型比较对自己的胃口呢。

当然,来英雄科A班串门的不仅仅有抱着交友目的的温柔女孩子…还有,性格格外变乄态的笨蛋。

大门再次被踹开,英雄科B班的物间宁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手里端了高高一摞巧克力盒子,废了很大力气才没让它们掉下来。

清秀俊朗的男生露出了完全不符合他那张正太脸的阴险笑容,他重重地把那摞巧克力摔在A班讲台的桌子上,然后开始仰天大笑。

“啊咧咧怎么回事啊——A班不是比B班优秀很多吗?怎么只收到了这么一点巧克力呢?完全无法和B班的我相提并论呢——真是好奇怪啊好奇怪哦?”

这位不速之客阴测测地笑着,一股脑儿说了一堆陈词滥调的挑衅话,讲台下友好的A班同学们不约而同地看了他一眼,就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去了。

耳郎继续揍她的上鸣,出久继续对着面前的女生红着脸傻笑,爆豪继续狂虐他桌上碍眼的巧克力…最终只有轰同学一个人带着怜悯之情搭理了他。

面瘫着脸的半边帅哥站起身子,毫无诚意地给讲台上的B班唯一不及格的笨蛋打招呼,顺便指了指自己桌上高高一摞的巧克力:“好像比你的多哦…”

讲台上的金发男生默默数了一下两人的巧克力数量,却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23盒巧克力竟然比A班的半边混蛋少了1盒。

俗话怎么说的来着…?装逼不成反被X。

物间宁人花了几秒钟收拾好了情绪,刚打算张牙舞爪地回击,就被突如其来落下的巨大拳头砸到晕厥。

他不甘心地趴在地板上,任多管闲事的拳藤一佳提溜起他衬衫的后领,嘴里依旧哼哼唧唧着。

“对不起,打扰A班的各位啦。”橘色头发的俏丽女生仪态大方地给邻班同学们鞠了个躬,“请各位继续享受情人节的浪漫气氛吧。”

在即将被拖出班里的一刹那,在地上好死不死的欠揍少年又大声嚷嚷了一句,“要不是因为班长你把本命巧克力送给了铁哲,我也不会输给A班的这些家伙了!”

“你给我闭嘴啊!不要在别的班同学面前透露我的私事!!”

又一个铁拳从天而降,这下…世界终于安宁了。


6.

“哈?真不愧是铁哲啊,那家伙竟然收到了女生送的本命巧克力。”切岛枕在自己的双手上,脚下嘎吱嘎吱地晃着椅子。

“嘿,切岛,你不羡慕铁哲吗。”斜前方的粉红色女生转过头,冲他挤了挤眼睛。“明明是个性雷同的两人,铁哲那家伙却收到了本命巧克力哦~”

“羡慕…?切,才没有呢。”红发的男生大大咧咧地露出了一口鲨鱼齿。“我对那种女孩子喜欢的甜甜腻腻的东西可是完全没兴趣啊。”

“什么啊,真是不解风情的家伙…”

切岛眨了眨眼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刚的一霎那,他似乎从自己的青梅竹马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失望的情绪。不过琢磨这些奇奇怪怪的琐事完全不符合他一个男子汉的做派啊。

“不过、不过其实仔细想想,如果能收到女生送的本命巧克力,也蛮有纪念意义的。”切岛把椅子摆正,认真地开口。“毕竟就算是男子汉,也渴望得到别人的欣赏吧。不是所有人都像爆豪那个家伙这样孤芳自赏的。”

闻言,远方的爆豪转过来黑黢黢的脸凶狠地瞪了他一眼。红发少年毫不在意地笑了笑,甚至朝远方的好友挥了挥手。

“嘛…切岛,”芦户从椅子上站起来,手里抱着粉紫色豹纹包装的巧克力走来,“喏,给你的,本命巧克力…”

“诶…?真的是给我的吗?”脸蛋红得像极了他火热的发色,切岛抬起头,难得害羞地用手摸了摸鼻尖。“谢谢你啊芦户。”

“白痴。”平时活泼爽朗的女孩一下子变得别扭起来,她把头转到一边,触角不耐烦地弯了弯,故意用淡漠嫌弃的语气说道,“只是看你没收到本命巧克力的样子很可怜,身为多年的老友才送给你的哦。”

红发的男孩难得什么话没说,捧着脸专注地望着她。

“喂、喂切岛,你有没有在认真听我说话!我告诉你哦!我绝对绝对没有其他意思,绝对没有!”说着口是心非的话,脸蛋倒是坦诚地红了起来。

“唔,是吗。”

平静地应了一声后,切岛站起身来,与对面拿腔作势的女生对视着,却被对方惊慌地躲开了视线。

“看来,我要多加努力才是。”红发的男生笑得粗犷却格外温柔。“努力让芦户你,能够真情实意地送给我一份本命巧克力。”

“笨蛋。”现在…就已经是真情实意了啊。芦户在心里默默呢喃着,狡猾的手指轻轻拧住男孩的耳朵,在对方因为吃痛的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她的唇角扬起了情不自禁的笑。


7.

八百万目睹了可爱的女孩们和心上人的互动之后,脸上露出了慈母般的微笑。

不过…好像忘记了什么…来着?

八百万搓揉着手里的最后一盒巧克力,那是准备送给轰同学的义理巧克力。

只是…只是完全没有勇气和近在咫尺的轰同学说出口啊!

八百万无助地搓揉着耷在前额的一撮头发,余光却十分谨慎地观察着身旁的轰同学。

放学的铃声已经响过了,班里的同学陆陆续续地走掉了,耳郎十分钟前来座位上找过她,被她以“要整理笔记”这种低端的谎言盖过去了。

大家都离开了,甚至连尽职的饭田班长也背上书包和他们说了再见,顺便嘱咐八百万临走前记得关掉教室里的灯。

空旷的教室里安静地能折射出桌椅窸窣的回音,这个房间里只有他和轰同学还沉默地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

气氛过于微妙,八百万心想着她不得不开口打破沉默了。

“轰、轰同学,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不回宿舍呢?”

“我在等一份重要的巧克力。”

啊…原来是这样吗…和其他女孩子约好了下课之后约会吗…原来,这样淡漠的轰同学竟然早就有心仪的人了吗。

“啊,这样啊…轰同学情人节快乐。”不受控制地说了这样一句没头没脑的话,长发的女孩窘迫地把脸埋得更低了一些。

“同乐,八百万同学。”英俊的少年稍稍侧过脸来,露出了另一半洁白的鬓发以及光滑的右脸。“不过,八百万同学不想知道我在等谁吗?”

“啊…是,那轰同学,你在等谁的巧克力呢…”

轰手抄着口袋从座位上站起来,缓缓走了两步,停在了女孩的书桌旁,并伸出了右手。

“在等你,八百万。”轰微微俯下身子,望着女孩因诧异而稍稍扩散的黝黑瞳孔,笑弯了嘴角。

女孩显然还没从惊异的情绪中缓和过来,直到反应过来轰同学刚刚说的话,脸上才后知后觉地浮上两团粉红色的云朵。

“啊啊轰同学,抱、抱歉。”八百万局促不安地摆了摆手,牙齿咬住了殷红的下唇。“明明是我要送给轰同学礼物,却、却一直没有勇气开口。”

女孩颔首,小心翼翼地抬着眼睛,两只手把揉皱了的巧克力盒递给对面的男生,“请,请收下我的义理巧克力吧,轰同学。”

“八百万,你没有必要在我面前这样紧张。”男孩歪了歪脑袋,眼睛却格外认真地钉在了少女柔媚的脸庞上。“明明是这样出色的八百万,却完全不懂得隐藏自己的情绪。”

“最近的八百万看上去很奇怪,总是在各种场合刻意回避我。”轰自然地接过那盒认真包装过的巧克力,掀起眼皮审视着对面的女孩。“我很在意这件事。”

“抱、抱歉…希望没给轰同学带来困扰,我最近只是精神和心态都不太好罢了。”女孩深吸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我的确很感激轰同学给我的鼓励和启发,我以后…还想向轰同学好好学习,所以这盒义理巧克力…作为谢礼送给轰同学。”

“是这样吗,八百万。”男生低声呢喃着,缓缓蹲下身子,脑袋挨着女孩清爽崭新的百褶裙,隐隐约约还能闻到挺括的西装布料上散发出清新的洗衣液味。

“诶诶,轰、轰同学你在做什么…”

话音还未落下,蹲在身旁的男生却已经眼疾手快地抽出了她藏在桌洞里的小盒子。面瘫的英俊少年站起身来,冲八百万和煦地笑,眼神里却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从早上开始,我就注意到了。”面瘫的轰同学一脸正经地解释着,“八百万同学看上去完全是在桌洞里藏了些什么。”

“你…”

“八百万同学,”男生顿了顿,晃了晃手中的小盒子——缎带交叉的位置夹着写了“轰同学 收”的白色卡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才是八百万同学原本为我准备的礼物。”

 

“义理巧克力,恐怕只是八百万同学的障眼法吧。”

像是被揪住了后脊柱的猫咪,平时端庄优雅的女孩瞬间炸毛了。

八百万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用手去抢被轰夺走的盒子。“轰、轰同学,还给我啊!”

女孩踮起脚尖去够被举到高处的盒子,两个人的手指在争夺的过程中若即若离地抚摸着彼此。

重心不稳的女孩最终摔在了男孩的身上。在即将倒在地上的一刹那,轰搂住了女孩曲线优美的肩膀,两个人跌跌撞撞地碰到了身后的桌子。

轰吃痛地闷哼了一声,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用手揽住了女孩纤细的腰,他们的距离太过危险,一低下头就能看到了她凝满晨露的眼睛。

呼吸与视线全都碰撞在一起,世界变得格外安宁。没有关掉的空调聒噪地吹出湿热的空气,在少年和少女每一寸碰触的肌肤上留下无法形容的痒意。

八百万整理了一下乱了节奏的呼吸声,温柔地拿掉了轰放在自己腰间的那只手,在两只手碰触的一瞬间,八百万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腕在微微颤抖。

“轰同学…请把那盒巧克力还给我吧。”女孩语气诚恳地祈求着,男孩却似乎并不想接受她的建议。

“八百万。”轰的声音有些喑哑,他垂下头,从这个角度正巧可以看到女孩淡如水墨的眉和小巧泛红的耳廓。”盒子可以还给你,但要等我吃完巧克力之后。”

 

望着绅士而俊朗的男生一本正经地说着无赖话,八百万终于认栽地叹了口气。她点了点头,任服帖的长发遮住眼睛。在空调嗡嗡的噪音声中,她觉得一切都像是在做梦。

轰焦冻放开了怀中沉默的女孩,在女孩躲闪的目光中,手指轻旋开打成蝴蝶结的浅蓝色缎带。

 

八百万羞怯地低下头,仿佛轰正在解开的并不是精致的礼物缎带,反而是她若隐若现的衣襟。这几秒钟显得格外漫长,空气仿佛都是烫的,少女的指甲在百褶裙上抠弄的声音让轰也变得紧张起来。

盒盖被掀开,悬着的心终于缓缓降落下来。总是面无表情的少年终于露出了明朗宽慰的笑容。

 

果然,是心形的。

 

END


评论(42)

热度(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