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MHA/出茶】生理痛


cp:绿谷出久X丽日御茶子。微量上耳。

论元气少女因作死而痛经该怎么办?

叶隐透是坑队友还是助攻真的很难说XD。


1.


丽日御茶子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


明明正值夏季,卧室被蒸腾的烈日暴晒着,热得黏成一团的暖风从半开的窗户中渗进了素净的房间里。


女孩的脸颊被汗液沁湿,却生无可恋地蜷在厚厚的被子里把自己裹成一只圆滚滚的御饭团。


疼啊——为什么会这么疼啊啊啊。


一向坚强的丽日御饭团哭唧唧地在被窝里打着滚儿,每一个翻身的动作都把被窝里无法流通的空气掀成一片热浪。


对于十五六岁的女孩子们而言,最痛苦的不是生理痛,而是即使在杀千刀的夏季桑拿天也要忍受痛经的夺命摧残。


就如此刻的她,不仅仅需要不停变化姿势来应对不断阵痛抗议的小腹、防止奇怪的液体因为自己的疏忽而渗漏,还要忍受密闭的房间内过于浮夸的热意。


即使额头浮上密密麻麻的细汗,浅茶色的刘海儿狼狈地糊在脑门儿上,她望着安安静静悬挂在墙壁上的白色空调,始终不敢去打开它。


呜呜呜呜呜所以女孩子为什么要来姨妈这种东西啊!!


因为疼痛而失去理智的丽日同学在被窝里闷声发出不满的呐喊。



2.


说起来,丽日御茶子过去很少有生理痛的经历。


她的体质天生就不错,每个月的那几天也总是大大咧咧的。不仅不会避讳高强度的训练,饮食方面也是一流作死选手。


比如上个月生理期的时候,她还和同处于生理期的叶隐透一起买了学校食堂的刨冰。


一次性塑料勺嵌进晶莹刨冰中的声音好听得像风铃一样,丽日美滋滋地舀了一大勺,填进嘴里时清爽的甜意令她心情大好,她开心地眯着眼睛,惬意到差点飘到天上去。


那时候,八百万曾好心提醒过她经期的注意事项。面容姣好的女生抱着胳膊,因为担忧而双眉轻蹙,启唇温柔地劝她,


“丽日同学,在这种特殊时期…不要吃冰比较好。叶隐同学也是,坏习惯一定要改掉。”


“诶…可是夏天不吃冰实在太可惜了呢。”御茶子叼着透明的塑料勺子,眨巴着眼睛看八百万。“应该…不要紧的吧,我以前从来都不会痛经诶。”


“如果不好好注重养生的话,以后体质会变差的哦。”长发的女孩严肃地拿掉了她叼在嘴里的小勺子,“你们忘记了吗?耳郎以前也不会痛的,还总是喜欢在生理期洗凉水澡,现在每个月都会不舒服。”


丽日懵懂地点了点头,的确是有那么一回事。她还记得两个月前耳郎的确因为生理痛的缘故影响了训练的个性发挥。


那一次的生理痛大概格外严重。紫色短发的女孩在山谷间踉踉跄跄地行走着,只觉得头晕目眩。她因为腹部持续的绞痛而弓着身子蹲在了地上,半天都站不起来。


许是料峭的险壁受到了不速之客的惊动,一块剥落的巨岩从坡上滚落下来,浑身无力的耳机女孩完全无法发动个性,只能眼睁睁地盯着那块裹着厚厚苔藓的巨石向自己攻来。


她艰难地挪了两步,下一秒或许她就会被沉重的岩磐狠狠碾伤,始料未及的是一束金色的闪光拯救了她。


电光灼热而浮夸,害她睁不开眼。当光源慢慢消失时,耳郎响香才看到,在漫天沙砾飞舞的黑暗地带中,上鸣站在她面前,用并不强壮的身躯为她阻挡了所有尖锐的袭击。


事情的结局是上鸣的后背受了轻伤,那些粉碎的石沫仍然坚硬到离谱,在男孩稚嫩的背脊上留下浅浅的粉色伤疤。


“那时候,耳郎同学告诉我…比起感动,她更多的心情是恐惧,是自责。”八百万垂着头,女孩们看不到她的表情。


“所以,我不希望丽日和叶隐同学也重蹈覆辙,身为英雄,是不允许被体质上可以克服的弱点干扰的。”八百万字正腔圆地说道。


御茶子用亮晶晶的眼睛专注地望着面前的女生,垂下头看着还剩大半杯的刨冰,依然犹豫不决。随后,她的思绪被叶隐大大咧咧的声音打断了。


“哎哎,八百百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认真呢。”透明女孩刚咽下去嘴里尚未融化的刨冰,又狠狠吸了一口旁边的冰镇西瓜汁,仗着不会被人看到的优势,学着酒馆的欧吉桑们痛痛快快地“哈——”了一声。


这类似酒嗝的诡异声音轻而易举地毁掉了刚刚八百万费力营造的忧郁气氛,还吸引了周围很多学生不解的目光,他们纷纷扭过头,视线越过透明的罪魁祸首,理所当然地投到了最为显眼的八百万身上。


“大家…不是我啊…”无辜的女孩满脸通红地冲众人摆手解释着,最终只好认栽地垂着头向被打扰到的路人们道歉。她真的特别委屈,而身为罪魁祸首的透明女孩依然笑嘻嘻地吃着她的刨冰,完全没有愧疚的意思。


“放轻松八百百——夏天的人类就是为了刨冰和冰镇西瓜汁而活的!”叶隐霸气地拍了一下桌子,“所以说,怎么能因为几天流血的日子就把刨冰的快乐忘得一干二净呢!”


“你说得没错,耳郎的事情的确该引以为戒,不过这都是偶发事件啦——像我和茶茶这种万年不痛的糙汉子是绝对绝对不可能被万恶的刨冰打垮的!”


“没错没错,谢谢百百的关心,不过——我们绝对不会痛经的。”御茶子不知什么时候夺回了小勺子,含糊地咽着冰,满面春光地点点头,“况且,刨冰可是女孩在夏季最后的尊严。”


高挑的黑发少女望着两位狼狈为奸的冷饮中毒患者,无可奈何地扶着额头一言不发。


看来,刚才自己语重心长的一番话这两个无药可救的家伙完全没有听进去啊。


少女挫败地摇了摇头,最后冲她们摆了摆手,垂头丧气地转身离开。



3.


如果,如果再给丽日御茶子一次机会,她绝对绝对会把八百万同学的每字每句牢记在心里,表达感激的同时,顺便捂住叶隐透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所以说…现在的处境到底要怪谁啊!要怪那碗超大Size的草莓刨冰,还是要怪叶隐那个拉自己下水的损友…什么夏日尊严啊啊——明明差点致我于死地!


俗话说得好,Flag立得早,打脸啪啪响。上个月丽日同学那句得意洋洋的“我们绝对不会痛经”此刻仍旧在房间中余音绕梁,似乎在提醒着她的愚蠢。


“我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要吃那碗刨冰啊呜呜呜。”打脸少女的睡衣上贴了五个暖宝宝,手里抱着个粉红色的热水袋,在床上边哭边打滚。


在八月份的生理期,趴在床上的短发女孩不仅仅被残酷的现实狠狠打脸,还荣幸地成为了班上第一位因为痛经而请了全天病假的女生。


她疼得快要灵魂出窍了,脑子里却还可怜兮兮地想着,这么丢人的事千万不能让班里同学知道。特别是明明和她一起吃了刨冰却依然在八月的生理期活蹦乱跳的叶隐同学。


小腹下坠时的沉重感微妙而诡异,丽日觉得自己像一只堵塞住的沙漏,那些积成沙塔的异物不仅排不出去,还在体内恶意地搅作一团。女孩咬着颤抖的嘴唇翻了个身,却引来腹部又一阵突如其来的绞痛。


丽日趴在床上,苍白的脸埋进了厚厚的枕头里。在痛感的折磨中,没心没肺的女孩渐渐感到疲惫,不知不觉陷入梦乡。


梦是绵长而柔软的,只是腹部阵痛的真实感还是会时不时刺激着自己。在模糊的梦尾,有两张亲切而熟悉的面孔渐渐隐现。


视线变得清明起来,丽日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床边坐着两个人,正在担忧而焦急地望着自己。


“丽日同学,你终于醒了。”



4.


“啊…是小久同学和饭田同学啊…哎!等等你们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少女终于从混沌的梦境中清醒过来,她后知后觉地拢了拢乱糟糟的刘海儿,又用袖口抹了抹嘴角并不存在的口水。


抬起头悄悄看了看那两张熟悉而亲切的异性的面孔,少女的脸却兀自红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他们会在这里啊喂,刚刚睡觉的时候有没有流口水磨牙打呼噜啊喂他们没听到吧啊啊小久同学会不会觉得我睡觉样子很丑啊啊啊啊啊。


少女因为紧张而变得面部狰狞,眉毛弯曲成滑稽的形状。


“听说丽日同学生病请假,格外惦念,前来探望。”饭田同学的脸上仿佛写着“我是好人”四个大字,话毕,还冲床上的女孩格外认真地点了点头。


“丽、丽日同学,表情又变得奇怪起来了啊——放轻松…我们也刚过来没多久…”绿发的男孩挥着手安慰着在床上自我嫌恶的女孩。


“啊啊,不管怎么说,小久同学和饭田同学怎么能直接进我的房间啊!”


“失礼了,丽日同学。”班长直着身子,规规矩矩地给受害者鞠了个躬。“在门外敲了很久,却一直没得到回应。”


“抱歉…不怪饭田同学。”绿谷也站起身来,一脸惭愧的表情。“门恰巧没有锁,是我…担心丽日同学是不是遇到了麻烦…才让饭田同学和我一起进来的…”


“然后…看到丽日同学睡得很熟,我们就没有叫醒你。”绿谷低着头不敢看女生的眼睛,脸颊的颜色也因为心虚而慢慢转红。


“总之,真是对不起了!丽日同学!”班长铿锵有力地表达着歉意。


“啊、啊啊不是…我没有责怪你们的意思。”女孩惊慌失措地在空中挥舞着两只手,望着垂着头的两个男生,一下子自责起来。


“小久同学、饭田同学愿意来看望我,我我我真的超级开心啊!”女孩忍着腹部的疼痛,绽放出一个真诚的笑容。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绿色头发的男孩释怀地呼出一口气,脸上的红晕却还没来得及褪干净。绿谷抓了抓微微卷曲的头发,另一只手递过去了一个塑料饭盒。


“诶?这是…给我的吗?”


“丽日同学应该还没来得及吃午饭吧。”饭田推了推鼻梁上高高架起的眼睛。“我们去食堂帮你买了一份,趁热吃一些吧。”


御茶子在床上愣了几秒,转头望向窗外时才迟钝地发觉,耀眼的骄阳已经升至天空的顶点,正在得意洋洋地烘烤着一切。


啊…已经中午了啊…


女孩对着好友们莞尔一笑,从床上艰难地站了起来,正欲道谢时,却发觉好友们正盯着自己的上衣若有所思地看着。


“啊咧…怎么了吗?”丽日困惑地低下头,看到了横七竖八黏在自己睡衣上的五张暖宝宝。


啊啊啊啊啊怎么忘了这东西还粘在身上!


少女窘迫地埋着头,狂暴地撕着贴在身上的几张丑兮兮的暖宫贴,尴尬的气氛似乎升至顶点。


更糟糕的是,饭田那个家伙还嘴角抽搐地指着被摔在地上的几张暖宝宝问她,“丽日同学,这是——膏药吗?”


膏药你个鬼啊!!拜托你不要再问了好吗身为A班班长怎么能完全不顾虑好友的感受啊喂!


御茶子的脸红成了大番茄,如果不是因为生理期的原因,她真想赶紧使用个性乘风西去。


所以为什么会这样啊啊啊小久同学看到了啊啊看到了我贴着满肚皮暖宫贴活似欧巴桑一样的奇怪样子了啊我青春期的美妙暗恋就此破碎了吧啊啊啊啊啊。


“那…那个丽日同学,”绿色头发的男孩担忧地望着丽日扭曲的脸,“先吃饭吧。”



5.


电话的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时,丽日正在小口小口地在出久的注目礼中吃着猪排饭。为了不在小久面前再暴露任何匪夷所思的行为,她现在变得十分小心。


饭田看了一眼震动不停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八百万百 来电”的字样。


“八百万同学,有什么事?”


“诶…什么?中午班长和副班长要开集会吗?那我马上过去…”


电话挂掉后,饭田诚恳地望着坐在书桌前和猪排饭战斗的少女,微微叹了一口气。


“丽日同学,抱歉我不能在这陪着你了。今天下午就拜托出久同学来照顾你吧。”


“诶好,不要说抱歉…饭田同学能来看望我,我已经很开心啦。”雪白的饭粒还粘在女孩的嘴角,丽日抬起头冲着好友笑了笑。


“丽日同学…要快点好起来啊!”饭田冲着少女摆了摆手,“耽误的课程也要努力补回来啊。”


“知道啦。”


男生强健的身躯终于消失在房间里,随着房门的关闭,丽日的闺房里徒留一片诡异的宁静。


猪排饭散发出的浓郁肉香味努力地营造着温情满满的气氛。房间里的男孩女孩却心跳乱糟糟的,这是他们第一次在私人的狭小空间里独处——虽然半个小时前还是由女孩贴着满肚子的暖宫贴闪亮登场的。


绿谷拘谨地坐在丽日的床边,望着桌子前吃着午餐的短发女孩,恍然有种和喜欢的女孩子同居的奇妙即视感与幻想。


他及时制止了继续延伸的诡异脑洞,在心里毫不留情地吐槽着自己的痴心妄想,眼睛却还是情不自禁地停留在女孩身上。


这样的丽日同学,他是第一次见到。


头发乱糟糟的,却比平时看上去柔软蓬松几分。因为生病而懵懵懂懂半睁着眼睛,水汪汪的瞳仁里闪着泪光,像一只趴在笼子里嚼蔬菜的小兔子。


手里的一次性筷子被掰成不规则的形状,猪排放进嘴里的一瞬间粉嫩的舌尖露了出来,嘴角微微上扬,弯出温柔的弧度。


皱巴巴的掉了一颗扣子的睡衣套在身上,口袋的蝴蝶结掉了,布料上却染着花香洗衣液的芬芳味道。还有粉色的旧拖鞋里露出小巧的脚趾,因为紧张而簇拥在一起时就像沐浴在春雨中渐渐发芽的白色笋尖。


女孩温柔地咀嚼着炸得酥脆的肉排,迎着刺眼的阳光吃得满头大汗。她撇过头试探着望了一眼旁边的沉默男生,却意外地和那双墨绿色的眼睛撞上了视线。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躲开稚嫩的目光,面颊在闷热的房间内迅速升温。高悬于天空顶点的太阳俯视着他们所处的一角风景,似乎将他们所有一闪即逝的青涩想法和秘密全都誊抄在了大片蔚蓝的密布之中。


房间里安静得有些不合常理,女孩再次抬起头时却不见了绿发男生的身影。


“诶…小久同学,人去哪了呢?”丽日轻轻唤了一声男孩的名字,随之看到厨房的位置冒出了一颗毛茸茸的绿色脑袋。


“丽日同学,稍等一会儿哦。”


三五分钟过去了,当绿谷把一碗热腾腾的姜汤呈到桌上时,丽日才放下了空空的饭盒和把玩着的两撇粗糙的筷子,诧异地转过头。


“诶?小久同学,这是…”


“是红糖姜茶…听说可以缓解腹痛…丽日同学还是趁热喝一些吧。”


“等、等一下啊小久同学,”女孩抬起涨红的脸,被姜汤的热气熏的火辣辣的眼睛专注地仰视着面前的男生,“你、你怎么知道我…肚子不舒服。”


刚问出口,丽日同学就后悔了。你刚才满肚子的暖宫贴完全就是在昭告天下“老娘肚子好痛”好吗!!


“抱歉…今、今天在教室里听到八百万同学提了几句,说是丽日同学有可能在忍受生理痛什么的,我真的没办法坐视不管…想着说不定,丽日同学在这种时候会需要我…所以我…啊啊抱歉、我不该讲这种莫名其妙的话。”


“没,一点都不奇怪,小久同学。”


栗发少女被热腾腾的姜茶差点熏出眼泪,她低着头细声细气地开口。


“我…的确是需要小久同学的。”


汤匙在红棕色的液体里缓缓地搅拌着,女孩儿垂着头任脸颊被室里室外的热意又添了几分娇艳欲滴的红。


“只是因为这种事情占用小久同学的时间…我真的很抱歉。”丽日鼓起勇气抬起头和对面的男生对视,“都怪我…太软弱了。”


“没有,不是这样的。”


绿色头发的男孩将双手按压在女孩的肩膀上,他把脸凑得近了一些,看到了女孩低垂的眼帘和无措的表情。


两个人的脸倒映在瓷碗中的棕红色液体里。出久沉下声音温柔地对她说,“丽日,先把姜汤喝了吧。”



6.


喝完姜茶过后,女孩儿又被绿谷同学塞进了热腾腾的被窝里。


贤惠的男孩帮她在粉红色的热水袋里灌满了热水,白色的塞子被细心地拧紧。


热水袋被重新装进了丽日的被窝里。绿谷俯下身贴心地帮她掖好了被角,在目光接触到女孩额头的瞬间,差点没忍住想要抚掉女孩额角晶莹的细汗。


少男少女再次陷入沉默之中。平时他们总是习惯和饭田的三人行,有班长的润滑作用,他们微妙的羞怯和扭捏情绪都能被流畅坦然的对话顺利掩埋。


而如今,随着班长的离开,害羞而敏感的二人似乎陷入了纠结和羞涩中,无法自拔。


快说点什么啊说点什么吧——很少有机会能和丽日同学独处吧。


出久紧张得搔首踟蹰,终于他还是带着满脸逞强的笑容,开启了一个无聊的新话题。


“丽、丽日同学…你现在好些了吗?”


“是的小久同学,多亏了小久同学的悉心照料!我好像在慢慢恢复了…”其实是因为对小久同学的视奸过于专注,完全忘了自己刚才痛经时狼狈得像个傻瓜的样子。


“啊…我其实很在意,丽日同学…每个月都会这么难过吗?”


“才不会呢。”女孩坚定地摇了摇头,“以前从来不会痛的哦,只是上个月的这种时候贪心地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女孩抬起那双圆圆的明媚的眼睛,“说实话,还真是羡慕男孩子们。无论什么时候,冰的辣的都可以随便吃,永远不会有这种烦恼。”


“有时候想一想不幸的我们,再想想轻松愉悦的男孩子们,甚至会有些嫉妒呢。”


女孩腼腆地揉了揉自己乱七八遭的栗色头发,低声笑了两声,抬起头来时却意外地撞上了男孩那双深邃而认真的眼睛。


“丽日同学,你说的没错。”绿谷轻蹙着眉点点头,“生理期这种事…只让女生经历,的确太不公平了。”


“诶…?”


“我从刚才,在看着丽日同学因为痛苦而苍白的脸和无力的身体时,就在想这件事了——如果能让我替丽日同学承受严重的生理痛,那该多好…”



7.


话音落下,躺在床上的女孩子讶异地望向说话的人,一时无言。


“我、我我只是觉得——我现在的身体还算得上强壮,如、如果能替丽日同学承受腹痛折磨的话,也算得上物尽其用。”


“小久同学…”在被窝里的女孩因为激动而双眸熠熠生辉,她轻轻叹了口气,随后带着笑意说着,“让小久同学为了我而感受痛苦——是我最无法接受的事啊。”


“比起被替代痛苦,被剥夺痛苦来说,小久同学能够在身旁陪着我,我、我已经非常满足了。”


女孩清亮的嗓音表达出的意思纯粹又浪漫,出久似乎听出了点特殊的含义,脸颊没出息地染上了两朵粉云。


“啊…啊哈哈那个,我听说穴位按摩可以很好地缓解生理痛呢,那个…丽日同学!要不要试试看呢。”


“咦还有这种奇怪的方法吗——!”女孩拖着长音发出疑问,两只埋在被子里的胳膊探出了覆盖范围,欢脱地扑腾着。


“是的。”绿谷稍稍拉开了一个被角,眨了眨眼睛,望着裹在被子里的短发姑娘。“丽日同学,可以把手交给我吗。”


“诶?”拜托啊小久同学!不要突然用俏皮的语气讲这种有着甜蜜歧义的奇怪话好不好!


丽日在心里吐槽着,左手却乖乖地探出被子,顺其自然地搭在了男生张开的手心里。


丽日的手掌很小,指甲被剪成整齐的半月形状,不带棱角的柔软手指轻轻绕住男孩遍布细小疮口的手掌上,指关节轻微的弯曲角度就能伪造出牵手的浪漫场景。


绿谷的手禁不住微微颤抖了一下,立刻反扣住女孩的手,把它翻了过来。男孩用左手抓住了女孩纤细的手腕,右手起茧的大拇指覆在丽日左手虎口的位置,轻轻按摩起来。


“诶——小、小久同学?”


“啊,弄疼你了吗…丽日同学。”男孩扬起头,睁着盈满晨光的眼睛看她,手上的力度也不自觉轻了几分。


都说了你不要用无辜的语气说出这种引人遐想的话啊——


感受到了喜欢的人手掌的温度从掌心蔓延至指尖,随着温柔捻压的动作将热意传到了自己的手背和毛细血管中,丽日的心跳空了一拍,胸腔中的血液或许在倒流,才会引发如此怪异而兴奋的紧张感。


“不、不是的,小久同学请继续吧…”只是…有一点点害羞而已。


“按压这个穴位可以缓解病痛。”男孩有些羞涩地眯着眼睛笑了笑,“小的时候我是个很弱的家伙,经常会生病头痛…妈妈她,总是会帮我按摩…”


丽日稍稍侧过来身体,冲着专注的男孩点了点头。


“我们虽然是英雄,但其实…本质上也是最普通的人,”绿谷顿了顿,“所以不管是偶尔会被生理痛困扰的丽日同学,还是小时候总是因为发烧而瘫在床上神智不清的我…都不是软弱的人呢。”


“所以丽日同学——不要再用软弱这样的字眼来形容自己了。”


丽日在原地怔了几秒,终究还是笑着点了点头,“是!”


“我很抱歉不能替你承担任何痛苦,可是请你放心丽日同学——无论是战斗也好,生病的时候也罢,我、都会陪着你…如果不能替你承担,我想和你共同经历。”


半开的窗户被风推到两边,柔暖的阳光透过擦得干净澄亮的玻璃,在女孩房间的地面上拓印出不规则的好看形状。


窗帘在起哄似的摇摆舞动,它每一个张扬的动作都改变着映照在绿谷身上光斑的轮廓。


御茶子的右手微微攥在床单上,如果说高温季节滚烫的阳光拥有溶化世间万物的力量,那么眼前人的笑靥一定是她的心脏会炙热会跳跃的原因。


“小久同学,谢、谢谢你。”


女孩磕磕巴巴地道着谢,绿谷却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拇指停留在女孩手背上。


“手在冒汗哦,丽日同学。”绿色头发的男孩凑近看了看女孩的手掌。


“诶…诶诶不要这样,小久同学。”


“啊…脸上也在冒汗呢,丽日同学。”男生认真地眨了眨眼睛,脸颊微微靠近坐在床上的女孩。“果然是天气太热了。”


“啊啊啊都说了不要凑这么近啦——”



8.


可喜可贺的是,这次风波过后,丽日御茶子没有再痛经过。但是对于叶隐透发出的辛辣或刨冰邀约,她也再也没有接受过。


不管怎么说…多亏了小久君,才能摆脱生理痛的困扰呢。


女孩羞涩地笑了笑,想起少年稚嫩的面孔时,不禁心跳空了一拍,直到思绪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


“诶,丽日,你是下个月19号的生日吗。”


被叫到名字的女孩诧异地转过身,对着问话的上鸣同学迷茫地摇了摇头。


“啊?你过来看看诶——绿谷在下个月的日历中标记了你的名字诶。”


御茶子困惑地走上前去,看到了一本欧尔迈特的日历上的10月19日小格子里,工工整整地写着自己的名字。


“不过…这一排小字是什么意思?忌寒忌辛辣是什么意思?”


“啊啊啊上鸣同学你看耳郎同学在那边招呼你了耶!”


丽日眼疾手快地合上了日历,面红耳赤地指着远方正百无聊赖听着音乐的短发女孩。


待放电男孩离开之后,御茶子才鬼鬼祟祟地转过身子,偷偷翻了十一月份和十二月份的日历页。


果然,每一个19日的格子里都写着自己的名字。


“小久同学真是的——干嘛要记这种东西啊!”少女口是心非地嗔怪着,“再说了!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每个月都是同一天来啊——!”


日历被小心翼翼地放回男孩的桌洞里,丽日把脸颊埋在温暖的双手间,忍不住甜蜜地笑了出来。



END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说真的,我不光很喜欢出茶cp,也特别喜欢饭出茶三个人之间的友谊关系w他们真的很棒!也很庆幸出茶能交到班长这么好的朋友XD。

评论(51)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