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贺红】夜车

贺天X莫关山


请你们悄悄地点这里!QAQ


”都他妈怪你,贺狗乄鸡。”


副驾驶的红发男人拽住了黑发男人半敞的衬衣领口,凶神恶煞地瞪着对方。


午夜时分,荒无人烟的高速公路上只有远方孤零零的指示牌伫立着,他们的车彻底没油了,歪歪扭扭地停靠在路边熄了火。


“拜你所赐,今天要露宿街头了——在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莫关山转过头冲着罪魁祸首凶巴巴地叫嚷着,“你他妈不是说可以坚持到下个加油站的吗。”


“不要这么生气啊,毛仔,”旁边的黑发男人反倒恬不知耻地笑了起来,顺带着胳膊也往对方脖子上一搂,“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他们的轿车像是被埋在了铺天盖地的乌鸦羽毛里,笨拙的车灯在一望无垠的车道上打出圆滑的弧度。


莫关山臭着一张脸不愿搭理旁边的人,低着头从旅行包里面掏前一天买的三明治,凶巴巴地拆着包装,却透露出一丝委屈。


沿着三角形包装的虚线一路撕开,在安静的诡异的密闭空间里,塑料和纸拼接的部位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莫关山恶狠狠地咬了一口透心凉的三明治,发泄似的咬着里面夹的两块硬邦邦的培根——他实在没明白,明明经过的每条路都敞亮而熟悉,贺天这个智障家伙是怎么能把车开到这个犄角旮旯的鬼地方的。


“没油也就算了,你他妈倒是告诉我现在这是什么鬼地方?我们明显是迷路了吧。”


莫关山暴躁地干嚼着粗糙的吐司,说话的同时越想越气,面红耳赤地冲着旁边的人嚷嚷了起来。


“毛仔也太暴躁了吧。”贺天笑得又随和又虚伪,顺手点开了车上的导航系统,“我发誓,我的每条路都是跟着导航走的。”


“等等…你等一会儿。”


莫关山拍掉了男人停在导航屏幕上的手,盯着“目的地”那一行仔细地看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开始咆哮起来。


“贺几把天!你他妈是用脚定的导航目的地?”气急败坏的男孩再一次揪住了身旁人敞着两颗扣子的衬衣,“咱们要去A市的XX宾馆,你他妈是脑子被驴啃了吗?你定C市的XX宾馆干什么!”


“哦呀,手抖了呢。”


“手抖你个锤啊!!”


请点这里呀!


END

评论(13)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