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MHA/出茶】围巾

字数4000+的温馨向小短文

论送礼时遇到情敌该怎么办Σ(゚д゚lll)

高二设定 食用愉快各位!



丽日御茶子经历过最屈辱的事情大概就是在零下几度的寒冷天气里,一边抽着鼻子一边可怜巴巴地躲在一旁偷看貌美的情敌和自己喜欢的人相谈甚欢的场景。


此时此刻,绿谷出久站在灌木丛前面,正在和一个金色波浪卷发的漂亮姑娘说话,而她却蹲在草丛后面,悲伤得像一块扑街的烤地瓜。


少女欲哭无泪地用不知从哪儿捡来的木棍怨念地在地上画着不怎么圆的圈圈,牙齿打颤的声音被她硬生生吞回肚子里。


丽日御茶子是真的感到很憋屈。


今天是感恩节,丽日在前一天晚上织好了那条千疮百口的绿色围巾——那是她打算送给小久同学的礼物,并认认真真练习了十几遍向小久同学表达谢意的话…


本该是万无一失的赠礼计划,却被一个见缝插针的普通科学妹领先了几秒。


当丽日踌躇着是否上前要将礼物送给出久时,却眼睁睁地看着半路杀出来的漂亮学妹拐走了她要赠礼的对象——这也是她现在会狼狈不堪地蹲在灌木丛里扮演蘑菇的原因。


更令她郁闷的是,此刻这位学妹手里正捧着一条做工精美绝伦的绿色羊毛围巾,她不得不承认,那条围巾绝对是自己手里的这条的高高高高高高配版。


撞礼不可怕,谁丑谁尴尬。


呜呜呜呜呜呜所以今年的感恩节礼物是绝对送不出去了吗!!!


丽日御茶子悲愤地用指尖的肉球搓揉着地面上的小颗石头,低下头时再次认认真真地端详着手里那条戳得满是窟窿眼儿的绿色围巾。


先不论是否美观,这条伤痕累累的围巾恐怕连能否御寒都是个问题啊啊啊——!而且!这种奇怪的东西即使送出去了也只会被小久同学当成抹布用吧呜呜呜呜呜——!


丽日把脸缩在围巾里,哭唧唧地自言自语着,“要不然还是别送了,在那种精品礼物之后送这种奇怪的东西简直是自取其辱吧——”


女孩委屈巴巴地揪着围巾上的线头,心里哭着骂自己没用,抬起头来看着面前气氛和谐的少男少女时还不自觉地为他们添加了粉红色的爱心泡泡背景滤镜。


她烦躁地搓了搓自己僵得跟冰雕似的脸,甚至产生了【这两个人非常般配】的可怕想法。


反正小久同学无论和谁般配都不可能是和我啦啊啊啊啊啊——!


她自暴自弃地想着,树丛前的两个人终于开始了直奔主题的对话。


“绿谷出久同学,一年前我还是一名普通高中的初三的学生,当时在电视中的体育祭直播中看到了你英勇的表现…”


女孩抬起头时眼睛里装满了星光,她轻轻呵了一口气,紧接着开口,


“可以说…你的身姿真的深深吸引到了我。”少女的脸颊像是秋日成熟的浆果。“也是你…让我有了考进雄英的信心和动力。”


“诶…?是、是…”绿色头发的少年郑重其事地点点头,结结巴巴地回应着。


“所以…想在这个节日向你表达我真挚的谢意!”


围巾呈在女孩纤细的双手之间,她抬起漂亮的眼睛,坚定地望向对面的人。


“这条围巾,请你收下!”


“谢谢你啊,佐藤同学。”


少年微微欠身向她鞠了一躬,紧接着挺了挺腰杆,站得笔直。


“能够在感恩节听到这样的话,我很触动。”男孩顿了顿,视线拂过围巾价签上的五位数字,随后移开。“佐藤同学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这条围巾,恕我不能收下。”


“诶…?”


“很抱歉,我只是觉得…并没有收下的理由呢,”绿谷温柔地笑着,“佐藤同学能考进雄英并不是因为我哦——这是佐藤同学自己努力的结果啊。”


“能考进雄英,是因为有着一个遥远却坚定的目标,因为日日夜夜不厌其烦的努力,而这些,都与我无关呢。”


“所以说,佐藤同学最该感谢的人其实是自己才对啊。”


女孩愣在原地,几秒后才缓过神来,冲着对面的人浅浅一笑。


“谢谢你,绿谷同学。”


佐藤礼貌地对着他笑了笑,转身欲离开前她又敛着温柔的两条眉,眼睛里却闪过一丝哀伤。良久,她向对面的少年认真地鞠了一躬。


“绿谷同学,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我想早日和你并肩作战。”



佐藤离开之后,丽日仍蹲在草丛里发呆。少女有些吃味地撇撇嘴,心里泛上了酸涩的滋味。


“小久同学的人缘还真是好呢。”


丽日往草丛外面扔了块小石头,在尘土飞扬的泥地里激起了小小的涟漪。


“性格温柔长相可爱的女生们都想找小久同学做朋友呢。”


丽日喃喃自语道,她的腿有些蹲麻了,只好揉了揉酸疼的膝盖,找了块干净的草坪坐了上去。


“相比较起来,像我这样不显眼的人能够一直待在小久同学身边,已经算奇迹了吧。”女孩自嘲着抓了抓头发,望着天空放空了自己,“不要奢望过多啦。”


草木的沙沙声突然响起,女孩恍然回过神抬起头时,看到了绿谷出久正瞪圆了眼睛从参差不齐的草丛上沿冒出脑袋来,像一只绿色的小兔子。


“果然是你在这里,丽日同学。”兔子开口说话了。


阳光从光秃秃的枝干上降落下来,在他们的头发上撒下了希冀的光辉。绿谷拨开层层叠叠的灌木走了进来,身上染了残破的草香,顺理成章地坐在了女孩的身旁。


“小小小久同学是怎么发现我的!”


听闻女孩结结巴巴的询问,绿谷情不自禁地扬起笑脸,两颊染上青涩的红晕。


“说不好呢…总是觉得,空气里有丽日同学身上独有的味道。”少年歪过脸望向她,“说不定是我身上有[丽日探测仪]这种东西。”


“别、别开玩笑啦小久同学——”丽日吞吞吐吐地回应着,“啊…那个、小久同学…我需要解释一下,我之所以会在这个奇怪的地方是有原因的,我我我绝对不是故意偷听你和别人讲话的…啊啊我只是来这里晒晒太阳欣赏一下冬日自然美景什么的完全——没想到会撞到了小久同学和普通科的学妹呢真是太巧了吧嘿嘿嘿…”


话音刚落,丽日打了个毫不争气的喷嚏,似乎将她刚刚辛苦编织的谎言轻而易举打回原型。


少女羞窘地抬起头,看到了她暗恋的男孩正捂着嘴偷偷地笑。


“我知道了,丽日同学。”男孩摸了摸卷曲的头发,稍稍侧过脸来时可以看到了女孩冻红的鼻尖和雪白的肌肤。


男孩眨了眨眼睛,垂下头时目光正巧落在了丽日膝间那条不堪入目的手工围巾上。


“诶,很特别的围巾诶…”绿谷情不自禁低声赞叹。


“啊咧?这啊啊啊啊啊这没什么特别的吧…请不要在意,小小小久君。”女孩把围巾抱在怀里,憋得满脸通红。“这这这是我前不久给自己织的围巾,嘿嘿嘿。”


“诶…可是我刚刚看到那条围巾上明明写着…DEKU…?”


“那那那个…”


“丽日同学,”


绿谷轻声唤着她的名字,用冬日里最柔软的声线和最温和的节奏。


“丽日同学,那条围巾…是打算送给我的吗?”话音刚落下,男孩又小心翼翼地补上一句,“如果猜错的话,请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明明是煞寒之日,少女的脸却火辣辣地燃着,连带着心脏里的血液也在沸腾。


半晌,女孩终于深吸了一口气。


“嗯。”丽日对着少年诚恳地点点头,动作僵硬地拿出了藏在怀里的围巾。


“是、是原本想要送给小久君的感恩节礼物,”丽日顿了顿,迟迟没把围巾递过去,“可是…可是这样难堪的作品我实在没勇气拿给小久君…”


“诶?”


“毕竟…刚才佐藤同学送的精品围巾都被拒绝了呢…”


女孩的声音越来越小,栗色的小脑袋也埋得越来越低,委屈的眼睛覆在了长长的刘海制造的黑色阴影里。


绿谷浅浅地笑出声来,定睛去认真观察着那条简陋的围巾,抑制不住嘴角上扬时明媚的弧度。


那大概是世界上做工最糟糕的围巾了,毛线上的针孔大小不一,有些毛线重叠在一起打成了绿色的疙瘩,围巾两端嵌着的长短不一的流苏显得有些滑稽。


即使这样,却是让人完全无法讨厌的礼物呢。


绿谷莞尔一笑,指尖挑起那条披在女孩腿上的绿色围巾,一转眼便整整齐齐地戴在了脖子上。


“诶诶——小久同学?!”


绿谷侧过脸对着她笑,那条工艺笨拙,坑坑洼洼的绿色围巾被绕在了男孩修长的脖颈上,浓郁得像夏日茂盛灿烂的森林做成的标本。


“很温暖哦,谢谢你,丽日同学。”


少年走向她,从枯萎的森林里踏向她长长的影子,漫步时的姿态像一个在山间行走的侠客。他逼近时的动作卷走了冬日所有肃穆的风,徒留层林间一片温柔的寂静。


丽日扬起头,满目尽是灼热与严寒交织出的朦胧。这片森林像一幅巨大的拼图,身后那些斑驳的幻梦般的绿色都已支离破碎,唯有绿谷的样子是完完整整的。


“这是我见过最棒的围巾了,丽日同学。”


少年俯下身对着她轻声说着,喧嚣的影子像炙热的晴天里滑翔翼在地面上织成的巨网,将她的心捕获在冬日燃烧的牢笼之中。


丽日抬起头说不出话来,瞳孔里闪过了男孩无数个日夜里稚嫩的火热的笑容。


少女从地上站了起来,顺手拍了拍短裙上粘着的残叶。她踮着脚往前踱了两步,指尖温柔地解开了绿谷脖间的围巾,又重新打好。


循着少年不解的目光,她爽朗地笑了,指尖柔软的肉球抚过了毛线上斑驳歪扭的几个英文字母。


【DEKU】。


“小久同学,你的名字要记得露在外面哦。”少女眯起眼睛笑了起来,再次睁开时瞳仁中泻出一片惊艳的冰色银河。


寒风萧瑟,席卷着被淘汰的残花败叶,用敷衍的力量带走了累积了三个季节的全部生机。


他们再次席地而坐,地上破碎的落叶被踩得沙沙作响,金色的阳光像收获季节时散落的麦田颗粒,从郁郁葱葱的灌木中洒进来,在绿谷和丽日的脸上留下星星点点的光芒。


“不过,丽日同学织的围巾好像有点长哦。”


少年说这句话的时候,女孩正在手心里呵着气,搓揉着冰凉的指尖。


“诶,抱歉小久同学…因为是第一次织围巾,所以、所以…”


“所以,丽日同学,我们一起来戴这条围巾吧。”


绿谷打断了她的话,笑起来时露出了洁白整齐的牙齿,细小的雀斑在冬日的晴天里变得可爱起来。


“请靠近我一些吧,丽日同学。”


丽日愣在原地,一言不发。直到绿谷解开了围巾的一端,绕过她裸露的粉嫩后颈打了一个温柔的圈儿时,她才后知后觉地红了脸。


她侧过头望着一旁的绿谷同学,脸熟得像秋日收获的柿子。在围巾的桎梏下,她和小久同学的距离大概只有二十厘米,是连对方呼吸都能触碰到的距离。


他们在林间四目交接,温柔的眼睛里映着的却仿佛已是春暖花开的时节。暖风微醺,拂过之处寒冰融成春水。


风吹得越来越冷了,他们却谁也不舍得离开这片森林。


绿色的毛线团遮住了少年少女半张绯红的脸,露出的是两双因为害羞而湿润的眼睛。


良久,绿谷用试探的手指捉住了少女冻成冰雕的手,自作主张地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感受到了丽日讶异的目光,他却仍未回头,只是用认真的语气去唤她的名字。


“丽日同学,”


男孩紧张地婆娑着口袋里那只娇小的手。


“明年的感恩节,请允许我给你一份回礼吧。”


END

评论(26)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