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MHA/出茶】灵魂互换(下)

cp:绿谷出久X丽日御茶子 微尾叶

 灵魂互换上篇请点这里

上篇有瑕疵,请多见谅。



“小、小久君,我们这样真的可以换回身体吗…”


绿谷应声抬起头,望着对面正在绞着手指满脸通红的绿发少年——准确说,那是丽日同学。


此时此刻,灵魂互换的绿谷和丽日正蜷着身子坐在狭窄光滑的浴缸里,刻意地回避着目光,浴室的灯在他们涨红的脸上留下斑驳的光。


“抱歉,我也不确定哦丽日同学…”绿谷开口发出了婉转的女声,“不过相泽老师给的网站上确实有介绍这一种方法,1997年洛杉矶的一对灵魂互换的情侣就是通过鸳鸯浴的方式换回了身体,虽、虽然很猎奇就是了。”


对面的丽日低低地“嗯”了一声,抱着合拢的两条腿坐在浴缸最边缘的部分。圆滑的膝盖从水平线冒出来,像两座沙砾堆成的岛屿,绿色的脑袋搁在膝盖之间,双颊绯红。


绿谷用余光小心翼翼地探过去,望着绿色头发的少年身上裹着的白色浴巾,浸了水之后变成了浅浅的洁白,像浅海滩涂上破碎贝壳清透的颜色。


丽日同学的灵魂虽然暂时住在了他原本那具粗糙的男性身体里,但丽日依旧保留着女孩的神态和独有的生活习惯。


比如她会把有些长的绿色卷发扎成一个俏皮的小辫子,以防泡澡的时候头发会沾湿,比如她会把长长的浴巾从胸部上沿谨慎地包起来,形成一条绵软贴身的浴裙。


少年双膝拱起的弧度被湮没在水下,下垂的裙角恰好挡住了两腿间私密的部位。绿谷鬼鬼祟祟地向那个地方望了一眼,紧接着心虚地撇开了视线。


糟糕,明明对面坐着的就是再熟悉不过的自己那张大众脸啊——可是为什么丽日同学的灵魂钻进去之后,那具肉乄体就变得微妙了很多,总让人不自觉脸红起来。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啊啊——对着自己的裸乄体意淫简直和峰田同学平时的所作所为一样糟糕了啊!


绿谷托着腮望着对面的“自己”,渐渐地,在水雾缭绕的浴室里有些诡异的幻觉呼之欲出。


他的脑海中拂过了丽日同学披散着栗色的头发,裹着湿漉漉的浴巾从水池中站起来的样子。


栗发的少女在他的幻想中双眸含笑,手臂抱着滑了一半的浴巾,欲说还休地遮住丰满白皙的胸乄部冲他甜甜地叫着“小久君。”


“呜啊啊啊——”


绿谷少女一瞬间被脑海里下流的臆想击溃,忍不住在浴缸中只哇乱叫起来。


不可以在丽日同学的身体里胡思乱想这种事情啊你这混蛋——!


绿谷抱着脑袋在浴缸里焦躁地扑腾着,像一只脱水的金鱼。


“咦,小久同学你还好吗——是哪里不舒服吗?”


面前的少年不明所以地瞪着无辜的眼睛,向绿谷凑了过来,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刚刚糟糕的片段在大脑中无限重播着。


“我、我没事哦丽日同学,诶诶不要再靠过来了啊——!都说了不要再靠过来了!!”




结束了“鸳鸯戏水”的绿谷和丽日生无可恋地瘫在床上,对望时露出了两张苦逼的脸。


“小久君,好像没有换回来呢。”少年失落地开口说话,绿色的眸子失落地垂着。


“不要气馁丽日同学——!”绿谷侧过身去,坚韧地望了身边的人一眼,双手握拳打气的样子竟然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有些相似。“这才是第一种方法哦!明天再接再厉吧!”


于是,就有了他们尝试灵魂互换的第二种方式的新场景。


这天下午,恰好是乌云密布、雷雨交集的糟糕天气,雨衣打在茂密的绿叶上,在麻雀简陋的巢穴中积成水洼。


A班的室外活动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打断,同学们纷纷跑回教学楼,站在屋檐下避雨。


“咦——尾白同学!你看那边,绿谷同学和茶茶还坐在那边的长椅上哦!!”


叶隐的话被劈开天幕的银色闪电湮没在轰隆隆的怒吼之中。


尾白顺着叶隐透明的指尖望向了远处的长椅,绿谷和丽日紧紧挨在一起,丽日正瑟瑟发抖地将一把绿油油的雨伞撑在两个人的头顶。


“好像…的确是他们,不过雷雨天他们坐在那种地方是在做什么?”


“唔…大概是最近流行的约会方式之类的?虽然看上去完全不浪漫啦~”


“想想也不可能啊,叶隐同学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尾白摇了摇淋湿的尾巴尖,偏过头冲着叶隐无奈地笑。


“如果不是约会的话,那只有一种解释了哦。”透明女孩悄悄凑近尾白的耳边,故弄玄虚地放轻了声音。“说真的,尾白君没有察觉最近的绿谷同学和茶茶都有些怪怪的吗?”


“啊…有吗?我完全没有感觉到呢…”


“真是迟钝的笨蛋啦——这两个家伙无论是说话方式还是生活习惯都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哦,而且——不觉得这两个家伙最近格外喜欢黏在一起吗?连饭田同学都被冷落了哦!实在很可疑~”


透明女孩轻轻敲了敲少年的脑袋,嘴里小声嘟囔着。


“所以…那又怎样呢?”尾白揉了揉无辜的后脑勺,抬起眼睛望着面前的女孩。


“尾白同学还记不记得崛越老师提到的雄英【内奸】哦?说不定这两个家伙已经被坏人操控变成对立派了啦——!”


叶隐张扬地挥舞着两只透明的手臂,嬉皮笑脸地用夸张的语气重复着些没有逻辑的胡话。


“诶,可是我记得,叶隐同学才是观众们公认的最有嫌疑的【内奸】候选人…来着…”


“啊笨蛋笨蛋你在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是内奸啊可恶!”透明女孩扑上去对着少年的脸一顿恶狠狠地搓揉。“尾白同学竟然把我说成坏蛋,太过分了啦呜呜呜呜呜——”


“好啦好啦不要闹了。”


尾巴少年轻声笑了出来,他凭借着敏锐的直觉,将透明女孩张牙舞爪的两只手抓了起来,握在手心里。


“我当然相信你啦,叶隐同学。”


“哼,这还差不多哦。”


少女在他的怀里撒娇似的蹭了蹭,发丝间是牛奶糖浓郁的甘甜香气。


“身上好像淋湿了,叶隐同学。”


尾白手中的白色手帕在女孩隐形的秀发间擦了擦,顺着沾湿的刘海儿一路滑到了额头。


“尾白同学还真是多事诶!”


湿润的手帕一路滑下,她结结巴巴地抱怨着,脸颊是滚烫的。



与尾白和叶隐同学相比,绿谷和丽日的处境显得悲伤了很多。


他们抱着胳膊坐在湿漉漉的大树下,芭蕉叶伸展着绿色的翅膀,把源源不断的露水浇灌在他们颜色鲜艳的雨伞上。有些雨水顺着雨伞弧形的线条滑落下来,在他们的裤子上留下透明的点缀。


“小久同学,我们真的要坐在这里等着被雷劈吗…”


丽日欲哭无泪地发问,他转过头,看见旁边的“少女”正虔诚地注视着天上炸成蜘蛛网的银色闪电。


“当然了!!第二种灵魂互换的方法就是两个人同时被雷电击中,2006年有一对中国的情侣就是通过这种方法换回身体的哦。据统计学校教学楼西角的这棵芭蕉树下的长椅是最容易被雷击中的地点之一,在过去的7年里,有39对情侣曾经在这里冒雨约会的时候不幸被雷电击中,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天大的机遇丽日同学——!”


等等——为什么这么倒霉的事要被说成机遇啊!为什么被劈的人都是情侣啊喂!还有在这种鬼天气坐在长椅上约会的情侣是要相约殉情吗!


望着绿谷少女熠熠生辉的眼睛,丽日耷拉着脑袋,在心里无奈地吐槽着。


期待被雷劈的人,恐怕小久同学是这世界上唯一一个。


“可是、小久君…既然需要雷击的话,为什么不直接让上鸣同学来帮助我们呢!”丽日嗫嚅地发问着。


“自然界的闪电和上鸣同学的个性的性质是完全不同的哦!而且…一想到上鸣同学在使用个性后会变成……一言难尽的状态,总有些于心不忍呢…”


该夸小久同学还真是善良吗……


“那、那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被雷劈到会痛吗?…”


“很抱歉,我没有被雷劈过诶丽日同学——不过我猜不会痛吧,据研究表明拥有个性的人对雷击的耐性要强很多哦所以请千万不要担心…”


聒噪的雷鸣终究打断了绿谷的喋喋不休,银色的闪电被渡上金,在乌黑的云层中穿梭的样子像一只蜿蜒的巨龙。


发怒的金龙向绿色雨伞袭去的一霎那,作死的少年和少女终于在狂风中凄惨地惊叫起来。


“不是说好不会痛的吗小久同学——”


丽日在闪电中绝望地呐喊着。


黑影盘在他的身后笑弯了眼,常暗踏阴手插口袋站在窗台前,目睹着被雷击中的绿色雨伞以及两位陷入晕厥状态却散发着奇异金光的白痴好友,了然于心地叹了口气。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常暗踏阴说道。



从治疗女郎的房间里走出来时,已近黄昏。


绿谷和丽日默默地走在回程的路上,气氛有些微妙地尴尬。


在雷劈过后,他们依然没有换回自己的身体,更糟糕的是——他们目睹了彼此(也就是自己真身)的发际线都莫名其妙地向后移了一两公分,皮肤也貌似黑了一截。


望着丽日难过的表情,绿谷有些心虚地撇开眼睛,过了好久才讨好似的开启了话匣。


“那个……丽日同学?今天真的很抱歉…所以、晚上我请你吃炸鸡好吗?”


笑容浮上了丽日少年黑黢黢的小脸上,浅褐色的雀斑点缀在鼓起来的脸颊上,在阳光下显得有些可爱。


“唔,那就谢谢小久君啦。”




他们买了炸鸡和啤酒,沿着烧红的山坡一路走到了峰顶上视野最好的一处平地。


这时的天空明暗掺半,黑色的那一面霸道地驱逐着熹微的几缕红光。


山川下的房子亮着几盏星星点点的灯,老烟囱流出来的黑雾扶摇而上,一路直冲云霄,壮观的不得了。


绿谷把易拉罐和塑料袋放在了地上,丽日擦了擦额头的汗,他们席地而坐,望着远处的风景不禁喟叹。


“换回身体的方法什么的…明天再想吧,”绿谷轻声说着,“今天,我想和丽日同学好好聊一聊。”


少年转过头一脸讶异地望向开口的人。


“不要这么惊讶啊,”绿谷揉了揉栗色的头发,看上去有些害羞。“我真的…好久没有和丽日同学聊天了啊。”


丽日点了点头,嘴角弯起来。


是啊,她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和喜欢的男孩子认真地说上一句话了。他们都变得很繁忙,生活被满满当当的实习安排和个性强化训练塞满。


他们被目标和梦想点燃了心中的明火,烧得通透明亮,让他们兴奋又冲动,却也让他们遗忘了许多温情的琐碎的回忆。


那段真挚的甜蜜的爱恋被尘封在心里,若不是这突如其来的事故,丽日似乎再也不准备将它拿出来,捧在手里。


啤酒沫从开口中涌出来,像海水涨潮时侵蚀滩涂的模样。他们举着酒罐子不约而同地喝了一口,发出惬意的声音,却又涨红了脸四目相视。


丽日眨了眨眼睛,将花花绿绿的易拉罐伸过去。


“小久同学,干杯!”


“干杯——!”


易拉罐被撞在一起,少年和少女在郁郁葱葱的丛林中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


他们吃着炸得酥脆的炸鸡,在一览众山小的好地方,语速缓慢地谈及了好多过去发生的事。


都市像一片汪洋,把天空和泥土全都吞噬在无尽的深蓝中,灯光像彩色的游鱼,伴随着夜曲和蚕鸣声此起彼伏地闪耀。


杯酒下肚,酒意沿着酥软的脊骨一路攀向至脖颈,丽日在微醺中傻乎乎地怪笑两声,昏昏沉沉地躺靠在身后柔软的草坪上。


“他”眺望着遥远的天空,过了好久才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小久君。”低沉沙哑的男声从口中渗出,“如果,真的永远都换不回身体了,该怎么办。”


绿谷顺势躺在了丽日的身边,侧过脸来望向“他”,却半晌都没回应。


“唔,小久同学…?”


“我在听。如果永远都只能维持现状的话,我一定会替丽日同学完成你一直追求的理想啊——无论是为家里赚很多钱,还是成为最好的英雄轻灵,可能我无法做得像丽日同学这么好,但我一定会努力的啊。”


恰有不知名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绿谷将被映红的脸颊转过来,启唇吐出几个字,


“我不会辜负你的,丽日。”


丽日滞于原地,半天都没有动作。“他”僵硬地笑着,用力地点点头,眼泪却汩汩流下来,湿了脸庞。


“不要哭啊丽日同学——我的脸哭起来的样子真的超难看的啊——”


绿谷手忙脚乱地抱住了“少年”的脑袋,笨手笨脚地对着绿色的后脑勺轻轻拍了几下。怀抱里的丽日没有躲开,只是轻轻啜泣了两声,沉重的鼻息声在暑夏的夜晚显得有些突兀。


“不过丽日同学,我有一件在意的事。”


绿谷将脸贴得更近了一些,柔顺的栗色短发拂上了“少年”湿润的脸颊。


“住在我的身体里…一定给丽日同学带来了很大的困扰吧。”


“住在陌生的男性身体里,奇怪的部位也好,怪异的生物钟和生活习惯也好,还有后遗症偶尔会发作的手掌和小臂…一定很疼吧。让丽日同学忍受我过去乱来所带来的恶果,真的十分抱歉!”


绿谷的话在山谷间形成了盘旋的回音,丽日讶异地望向“她”,终于后知后觉地拭干了眼泪,摇了摇脑袋。


“不是这样的!我我我…我完全没有困扰哦小久同学!”


“小久君是我最欣赏的人了,我从以前就向往过小久同学的生活啊。”丽日面红耳赤地解释着,“只是、我这样软弱的人是永远不能成为小久君的啊!!”


丽日的声音染上哭腔,她颤抖着低下头,泪水噙出眼眶。


“小久君,我也有一件超在意的事情啊。”


“小久君明明、那么拼命过,这具身体的每一寸肌肤记录的都是小久君努力过后成长的印迹啊。可它却被我这样的家伙夺走了…”


丽日把脸颊埋在手掌中,泪水顺着掌纹流下来。


“我只是不明白,我明明什么都没做,我凭什么自私地占据这具优秀的身体呢。”


“这对小久君来说真是太不公平了。”


丽日从草坪上站起身来,“他”背对着身子,弯着腰狼狈地擦了两把眼泪。身后的女声缓缓响起。


“丽日同学…谢谢你,”


绿谷从背后抱住了“他”,柔软的脑袋顶在了他的后肩。他们被月光笼罩在光明中,安静得像两株摇曳的麦苗。


“谢谢你为我考虑了这么多,丽日。”绿谷轻声呢喃着。


“但是有一点你说错了哦,”绿谷将“少年”的身体扳正过来,认真地望着丽日的绿眼睛。


“我的身体上也记录着丽日成长的印迹啊。”


绿谷的手滑过了少年结实的腹肌,沿着胸膛认真地抚摸着,最终停留在心脏的位置。


“丽日同学是陪伴我一起成长的人啊,不是吗。”


话语中凝结了化不开的柔情,丽日酒醒过半,终于支支吾吾地僵在原地。


“小、小久君…”


“其实互换身体的这两天我很开心哦,”绿谷仰起脸,对着少年明朗地笑,“我闯进了丽日同学可爱的卧室,穿了丽日同学珍贵的连衣裙,时时刻刻都能用迫不得已的借口和丽日同学待在一起,”


“我和丽日同学一起吃饭,一起看电视,躺在同一张床上睡觉,甚至还可以一起洗澡,我从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虽、虽然每天睁眼看到的丽日同学明明就是我自己——可是,我却总有一种…和你变得更亲近的错觉了呢。”


“丽日,这真的是错觉吗?”


脚下的易拉罐被踢翻,在草坪上滚了很远。丽日踩着被藏在黑夜里的影子,缓缓踱着步子,向面前的“少女”走去。


“他”停了下来,在寂寥的黑色中看不清绿谷的表情。


地面的影子在月光挥洒的余光中重现。高大的影子俯低了身子,脸庞缓缓凑向了另一个矮小的身影。


绿谷在黑暗中抬起头,循着丽日发亮的目光,找到了“他”的眼睛。


黑夜是一场绵长的梦,是掺着冲动和情绪的催化剂。它蔓延在绿谷和丽日的血管里,也渐渐拉近了他们所剩无几的距离。


“少年”倾过了脸颊,握住了“少女”纤细的肩头。


“少女”踮起了脚尖,吻上了“少年”含泪的眼睛。


即使交换了性别与身体,爱仍旧是英雄们与生俱来的能力。


深邃的丛林中呼吸交错的声音掩盖了万蝉相争的鸣叫和千百只小鸟的啼鸣。


那个吻掠过眼睑,点过鼻尖,如沾湿了柳枝的一阵小风,最终停歇于少年不停开合的嘴唇上。


时隔多年后,绿谷和丽日仍然认为这是他们生命中最奇妙的时刻——毕竟世界上,没有多少人拥有与自己的身体接吻的经历。




翌日清晨,阳光晴朗。


他们在烤热的草坪上迷迷糊糊地醒过来,红着脸和对方说早安,却不约而同地愣在原地。


“诶?诶——小久君!!!”


丽日望着对面绿色头发的少年,后知后觉地抱住自己的栗色脑袋,从上到下一顿乱摸后,才兴奋地惊叫出来。


“身体…换回来了!!小久君!!”


“真是太好了,丽日同学…”


男孩正说着话的时候,对面的少女却鲁莽地撞进了他的怀里。


“丽、丽丽丽日同学?!”


少女环住他的腰部的手始终没有放开,她在绿谷的胸膛前扬起小脑袋,用听不真切的声音发出了蚊子般的嗡鸣。


“我没忘记哦,小久君…”


“诶,什么?”


“昨天晚上的事…我没忘记哦…”


少年紧张地咳嗽了两声,视线心虚地瞥到了一旁。手指犹豫再三,终于还是颤抖着抱住了怀中香软的身体。


绿谷抬起头时,恰好崭新的太阳在地平线浮上了半张害羞的脸。


“丽日同学,一起看日出吧。”


END


灵魂互换系列完结啦。

其实一直对这篇的上篇不满意,所以有努力地写下篇试图来挽回上篇的单薄感和无趣。

临近年底,大家都忙起来啦。大家应该都面临各种考试之类的,出茶tag活跃的人也明显少了很多。不管是在忙碌什么,希望大家一起努力,事事顺心呀。

最近看到有新入圈的文手,文章写得也超好呀w希望各位能快些回归,早点发现这些可爱的文字!

评论(26)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