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MHA/出茶】礼物

cp:绿谷出久X丽日御茶子

写个小段子给大家打打牙祭 等茶茶生贺再来波正经的更新!



华灯初上,与深蓝的夜空交相辉映的是马路上明亮的车灯和人行道上站得笔直的行道树。


还有两天就到平安夜了,商业街的咖啡馆早已在玻璃上镶着银色的雪花贴纸,周围是彩色喷花拼出歪歪扭扭的“Marry Christmas”。


丽日和绿谷手牵着手,穿过闹市区时周遭的灯光喧嚷,卡拉OK话筒中传出了脍炙人口的流行歌曲。


这是一个惬意的周末,他们难得没有任务,于是选择在这个热闹的夜晚压压马路。


路过的文具店里站着认真挑选节日贺卡的女孩子们,光裸的膝盖被冻得红彤彤的。


水果摊门口则矗立着用红苹果堆成的红色圣诞树,糖果店门前的圣诞老人正在向途经的孩子们发放印着卡通人物的气球。一切祥和安宁。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讲着话,或是看街边排队买奶茶的高中情侣吵架,不管是做什么,都会显得很快乐。


丽日会时常看看身边的人,他脸庞的轮廓在黑夜的勾芡中甜蜜到发光。


这是丽日和绿谷在一起的第一百天。即使一直处于热恋期,两人过于温和的个性却让这段感情看起来过于熟稔和平凡,像极了一碗在小火中慢慢煮开的粥,温柔而平淡。


比起金童玉女的轰焦冻和八百万,比起欢喜冤家模式的上鸣和耳郎,比起古灵精怪的叶隐和她的受气包尾白,他们这一对似乎寡淡了很多。


用褒义词来说叫作“相敬如宾”,用贬义词来形容则是永远带着疏离感的诡异相处模式。


比起恋爱而言,似乎更接近朋友关系呢…


丽日苦恼地想着,却感到男朋友扣住自己的手指紧了又紧。


绿谷突然驻足停留,站在一家服装店外专注地凝视着橱窗里的一件男士毛衣。


绿谷的眼睛变得亮晶晶的。


丽日歪过头,顺着他的视线望了过去。那是件绿色的毛衣,半高领,衣身上有生成色的波浪形花纹,从配色到款式都看上去很舒服。


“小久君,要去试试看吗?”丽日抬起手指向了橱窗里的那件绿色,“这件毛衣很适合两天后的圣诞夜穿呢。”


“啊…是这样吗。”少年想到了囊中羞涩的尴尬状态,腼腆地挠了挠后脑勺,“我们还是走吧,丽日。”


“哦…”


女孩回过头依依不舍地望着那家商铺,想象着那件毛衣套在男朋友身上的样子。


一定会很好看吧。




平安夜那天,绿谷下班后并没有早早回家。


他原本打算邀请丽日去一家新开的居酒屋共进晚餐,却意外地接到了丽日的电话。


“唔…小久君,我今天可能要加班哦,所以请你先一个人回家吧。”


“我知道了…”


电话被挂断了,占线时无情的嘟嘟声把绿谷的玻璃心摔成了坑坑洼洼的玻璃渣。


他失落地挂断电话,把手机塞进了破旧的羽绒服口袋里。


繁华的街道被携手倚偎的情侣霸占,满眼望去尽是冒着热气的粉色桃心。在绿谷看来竟有些刺眼。


绿谷从未觉得自己是一位优秀的男朋友。


他在工作上满腔热血,对待朋友亦是肝胆相照。唯有对待爱情显得温吞木讷。


朋友们总会说他是“直男”,笑他“不解风情”,只有丽日会弯着眼睛告诉他,“无论是什么样的小久君,我都喜欢哦。”


而丽日…在他心里却是非常完美的女朋友。


她样貌出众,温柔体贴,不仅工作能力强,接人待物处理恰当,在爱情上更是懂得体恤自己的心情。


和丽日在一起的这段时光,他自认为没有为她做过什么。初恋时的那份热枕也好、浪漫也罢,他都未能做到。所以这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愧疚一直伴随他至今。


绿谷耷拉着脑袋,他情不自禁地惦记着正在办公室加班的丽日,猜测着她在这样欢快的日子里会不会也渴望得到一份浪漫的惊喜。


最终打断他思绪的是街边婉转稚嫩的吆喝声。


“卖花咯~~”


绿谷望过去,发现花店门口站着一个小姑娘,约莫十四五岁。她的脸蛋被冻得通红,手指上有颜色可怖的疮伤,却依旧弯着嘴角,从嘴里牵扯出卖力的叫喊声。这样的情景在平安夜欢快的基调中显得有些凄凉。


绿谷向她走去,视线瞥过她身后堆满了五颜六色的鲜花,最终简单地思索一二,开口说道,


“小姑娘,那边所有的红玫瑰…请全都帮我包起来吧。”


他从花店里走出来时,身上仍然是那件破旧的羽绒服外套,怀抱里却多了一捧娇艳欲滴的花。


路人时不时将目光投向他,眼神中有讥诮的意味。绿谷将脸埋在花丛中,只觉得它沉甸甸的,暧昧的香气全钻进了鼻腔里。


他走到了十字路口,红色的信号灯仿佛把黑压压的夜幕烧出一个洞。


汽车鸣笛的声音不绝于耳。绿谷抬起头,在马路的对面认出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丽日御茶子的头发被红艳艳的信号灯染成了奇异的颜色,她惊诧的表情定格在灯火辉煌中,连带着雀跃挥舞的手也成为了他们共度的平安夜中最鲜活的标志。


绿灯亮起,绿谷捧着红色的玫瑰向女孩走去,丽日安静地站在信号灯下面,粉色的雪地靴轻轻在水泥地上摩擦。


在绿色的灯光下,他们间的咫尺距离被杂乱的心跳声切割成时光的碎片。


绿谷终于走到了女孩儿面前,直到这时,他才看清丽日手中拎着一个大大的透明袋子。里面装着的是两天前从橱窗外看到的那件毛衣。


“丽日,你不是说今天要加班吗?”


“小久同学不是答应我会早点回家吗?”


他们花了很长时间对视,捧花的男孩因为紧张而把外包装攥得皱巴巴的,拎袋子的女孩不停地用手指尖去揉捏两条麻绳拧出的包带。在信号灯又一次变成绿色时,他们忍不住笑了起来。


街边的CD店循环播放着欢快的圣诞歌曲,他们捧着花,拎着盛了毛衣的袋子,牵着手向家的方向走去。


END

评论(27)

热度(116)

  1. Nishino Ryoko苦眺 转载了此文字
    都给我看这只叶子!!!她超好qwq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