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MHA全员向/出茶】记一次糟糕的生日

丽日小可爱生日快乐!!

此篇献给丽日和真诚可爱的A班同学们

主CP:出茶 副CP:轰百 上耳 常梅雨 尾叶 切芦

前情较长 有点流水账 食用愉快




1.

十二月份的倒数第五天是丽日御茶子的生日。


和两天前的耶稣诞辰日相比,她的诞辰日显得有些冷清。


清晨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满怀欣喜地打开了手机信箱,收到的祝福短信却少得可怜。


“尊敬的【丽日御茶子】,百盛购物中心祝您生日快乐,阖家幸福!”


“亲爱的【丽日御茶子】,松本和食屋祝您生日快乐哟!为了表达我们对您的真切祝福,今天您可以享受本店全场7折的优惠!恭候您的光临!”


“敬爱的【丽日御茶子】,英雄平安保险祝您生日快乐!买保险,上平安。❤️”


“……”


丽日对着列表中清一色的系统信息愣了几秒,泠冽的寒风钻过窗缝,吹得她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哆嗦。


不对——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她躲进被窝里,难以置信地滑动着乱七八糟的手机界面,仔仔细细地检查了好几遍,确信了真的没有一条来自朋友们的祝福。


丽日僵在被窝里,被手机强光照亮的脸仿若刚经历过晴天霹雳。


啊啊啊所以今年大家是不约而同忘记了我是今天的生日了吗——!QAQ




2.

在意识到自己被朋友们忽视的这一刻起,丽日御茶子一天的行程都开始向糟糕的趋势发展起来。


比如在神情恍惚时她把洗面奶挤到了牙刷上,并顺利把那条具有混淆色彩的膏状物体填进嘴里。


随后在她挣扎着漱口的过程中,胳膊肘碰掉了摆在洗手台上的花瓶,玻璃渣子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在她狼狈地俯下身子去收拾那些玻璃碎片的过程中,她因为疏忽而扎破了自己的食指。


在寻找创可贴的过程中,她将桌子上自己刚拼好了三分之二的拼图掀到了地上。


她手忙脚乱地收拾着地面上的拼图,终于才想起了洗漱前早已放进面包机里的面包片。


她跑去厨房的时候,那些面包片早就变成了黢黑的煤渣,有滚烫刺鼻的烟雾从面包机的缝隙中飘了出来。


墙壁上的钟表已经指向了危险的时间。还有五分钟就要到下一班列车的时间了。


丽日来不及吃饭,乱七八糟地往身上套着衣裳,头发顾不得梳,便夺门而出。


女孩在空腹的状态下拼了命地向车站奔跑,只觉得瑟瑟的寒风全都顺着鼻腔和张开的唇,溜进了她泛着酸水的胃里。


终于赶到了地铁站。她顺着上行的扶梯拼命地奔驰着,眼前的列车门仍旧敞着,丽日喜出望外,刚打算一鼓作气冲进车厢里,却被聒噪严肃的响铃声拦在外面。


车门在她眼前缓缓关闭,丽日有些酸楚地望着熙熙攘攘的车厢里玩手机的乘客们,偏执地垫着脚,目送着列车远去的影子。


错过了这一班列车,意味着上班一定会迟到。


丽日轻声叹了声气,在地铁站的超市里买了一盒不受欢迎的酸萝卜寿司。


在打开包装盒的时候,酱油从没拧紧的塑料小盒子里淌了出来,漫了她一手。


女孩蹙着眉,心里想着,为什么所有糟糕的事都要在生日当天发生呢。



3.

在十五分钟后,丽日终于赶上了下一班列车,在拥挤的人群中,她不会摔倒,却也难以呼吸。


闷热的车厢里散发着人们皮肤上油脂的奇怪味道,车外的风景随着列车的颠簸频频晃动。


丽日举着手机消遣时间,一个登上知乎首页的热门话题引起了她的注意。


【你所经历过最糟糕的生日是什么样的?】


丽日随手点开了一个高票回答,认真地看了起来。


【匿名用户:


谢邀。其实我的人生没有经历过什么大起大落呢…如果非要提及糟糕的经历的话,在二十一岁那年我经历了人生中最糟糕的生日。那天早上,我发现以往感情很好的朋友们没有一个人给我发生日祝福,我感到…自己被这个世界遗忘了。】


颠簸的列车在换乘站停了下来,丽日犹如一块在溪流中驻扎的小石头,身边下车的人流险些将她也冲向车厢外面。


她艰难地保持着平衡,却又被车外准备上车的密密麻麻的人群挤进了车厢最里面。


她在逼仄的角落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眼睛再次定格于手机屏幕上。


【…我当时的确有些难过啦,虽然毕业已经三年了,可是班里可爱的女孩子们、高中时代和我关系很铁的男班长,还有我…暗恋了六年的人,他们总是会在每一年生日的清晨为我送上温馨的祝福,而这一次…我真的什么都没等到。


我迷迷糊糊地跑去浴室刷牙,却把洗面奶当成了牙膏,随后我又神智不清地撞碎了家里新买的花瓶,割破了自己的手指,还差点哭了出来…啊啊我还真是没用…】


【我毁掉了做了半个月的手工,把早饭也弄得一塌糊涂…我永远都无法忘记那个早上自己穿着单薄的外套,在车站一边搓着手一边等车的样子。


最糟糕的是,我弄丢了我喜欢的人三年前生日送我的挂件,在上班的时候也频频出错,完全无法集中精神。


总之,那真的是非常糟糕的一天…】


帖子划到底部的时候,丽日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列车已经到站了。她小声地惊呼着,一边在人潮中穿梭,一边用温柔而焦急的嗓音重复着“借过”和“抱歉”。


她在响铃前终于走到了月台上,将挎包翻到身前时,却发现金属拉链上只留了一条光秃秃的挂链——那上面原本的毛绒挂件凭空消失了。


那是绿谷出久在三年前送她的生日礼物,上面缀着一个毛绒的小团子——那是留着栗色短发的圆脸女孩。


丽日依旧记得绿谷将那只挂链拿给她时局促腼腆的样子。他圆圆的眼睛四处瞟着,结结巴巴地说着“这、这这这是我亲手缝的!还请丽日同学不要嫌弃!”


丽日捏着那团软绵绵的栗色团子,手指抚过那些长短不一的走线时暖流如蜂蜜一样酿在心里。


可是她珍藏了三年的礼物却在今年的生日里遗失在了熙熙攘攘的地铁里。


丽日转过身子,恰巧望见长长的地铁沿着轨道远远驰离。


她的挂饰或许被调皮的孩子握在了手里,也可能掉在了地上,被来往的人群用肮脏的鞋底踩来碾去。


丽日背过身子,寒风从隧道口奔涌过来,像刀子一样割着她冰冷的脸颊。


她把手指贴在眼睛上,轻轻擦了擦,有几滴泪水沾在上面了。


丽日突然想起了刚刚在知乎上看到的匿名倒霉鬼发的帖子,后知后觉自己与那个人的不幸经历如此雷同。


无论是挤错的牙膏,破掉的手指,还是没能追上的列车,甚至连窝囊地弄丢了喜欢的人送的礼物都一模一样。


原来这世界上真的有一个和自己一样愚蠢的人吗?!


俗话说,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


丽日吸了吸鼻子,心里想着,为什么自己连不幸的方式都仿佛是在模仿别人。


这么想着,她心里似乎更委屈了。




4.

上午工作的时候,她果然也像那位知乎上的倒霉鬼一样浑浑噩噩,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暗示的缘故。


她的生日在圣诞前后,气氛还算祥和,这天索性没有什么恶劣案件,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丽日在办公室里无法压抑住躁动的心,她时不时拿出手机看看里面的短信,可是从晌午到傍晚的时间里,除了父母送来的祝福,她再没能收到任何一个人的祝福短信。


女孩百无聊赖地叹了口气,她垂着头,朋友圈里的老朋友们还在更新着丰富的生活动态。


蛙吹穿着新买的连衣裙在游轮上照相,她在阳光下眯着眼睛,单薄的唇弯出温柔的形状。阳光把甲板照得金灿灿的,地面的影子勉强能识别出一个熟悉的鸟头轮廓。


常暗踏阴在评论里一枝独秀地回复道,“你是世界的光,我却在黑暗里走。”


叶隐同学则将偷拍尾白猿夫的照片偷偷传到了朋友圈上,金发的男孩红着脸无奈地对着镜头笑,毛茸茸的大尾巴后面是精品店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商品。


卷尾侠在评论区苦苦哀求他性格顽劣的女朋友快点删掉这丢人的相片,得到的是隐形女孩“略略略”的回应。


“今天的朋友圈还真是热闹。”丽日顺手给好友们点了两个赞,默默地用手指向下滑动着页面。


八百万百也在今天更新了动态。照片里,轰焦冻面瘫着站在一家服装店里,手里举着两件不同颜色的旗袍。配文:各位,请问哪一件更好一些呢?


评论里似乎没有正儿八经作出回应的人,有的在做轰同学颜值的舔狗,有的人在说“八百百无论穿什么都很好看啦”,更多人则在八卦打趣八百万是不是在和轰同学谈恋爱。


丽日轻声笑了笑,随手给八百万评论道,“粉色的那一件更可爱呢,不过,如果是八百百穿的话,红色那件会更显气质哦。”


才貌双全的大小姐给了她简单的“谢谢”作为回复。


耳郎响香展示了和上鸣电气用Faceu拍的照片,女孩被帅气的少年搂住脖子,满脸生无可恋的表情。他们戴着同款异色的帅气耳钉,耳郎声称那是为晚上的热闹party准备的。


芦户三奈在评论里嚷嚷着“响香真是越来越美啦,我们晚上见哦”。切岛则紧跟其后地吐槽上鸣这家伙怎么越来越没男子汉气概了。


呜呜呜什么啊——这些家伙不光忘了我的生日,还约着一起参加其他派对吗?


丽日瘪着嘴,心里有些酸酸的。


甚至,百年不发朋友圈的砂藤力道同学也破天荒地发了新的朋友圈,说是自己终于研究出了味道惊艳的新型甜品。


这条动态瞬间炸出了许多常年潜水的英雄们。


绿谷出久:“真是太感谢了!砂藤同学!今天晚上的派对甜品就麻烦你准备了!!”


爆豪胜几 回复 绿谷出久:“啧…废久你想死吗!之前准备甜品的任务不是说好交给老子的吗?!啊?!”


绿谷出久 回复 爆豪胜几:“抱抱抱歉小胜…因为害怕让你一个人准备这么多人的甜品会比较辛苦,所以我就联系了砂藤同学…”


爆豪胜几 回复 绿谷出久:“哈?!你在胡说些什么——是在看不起老子吗?做甜品这种简单的事明明交给老子一个人就绰绰有余了,干嘛非要找这个砂糖男——你想被他这个嗜糖如命的家伙喂出糖尿病吗!”


砂藤力道 回复 爆豪胜几:“喂,爆豪…你究竟对我做的甜品存在怎样的偏见啊…”


饭田天哉 回复 爆豪胜几:“爆豪同学!在评论区公开抨击砂藤同学有损他的名誉和尊严!如果你想说砂藤同学的坏话!请你和绿谷同学私聊可以吗!”


砂藤力道 回复 饭田天哉:“班长,你确定真的是在帮我说话吗…?”


饭田天哉 回复 砂藤力道:“同学一场!不必客气,砂藤同学!”


砂藤力道 回复 饭田天哉:“……”


轰焦冻 回复 爆豪胜几:“那个…我好久没有吃荞麦面了,今晚派对麻烦你做一些可以吗?谢谢了,爆豪。”


爆豪胜几 回复 轰焦冻:“哈?你这个半边混蛋在唧唧歪歪些什么?想吃你那白痴荞麦面就让你家创世女给你做啊!”


……


丽日的大脑飞速地运转着,在两分钟的思考以后,她终于得出了一个最新的残忍结论:曾经的A班同学们不仅忘记了她的生日,还在这一天晚上准备私下举办一个轰轰烈烈的派对,并且没有邀请她的意思。


丽日捧着委屈的小脑袋,心情终于跌至谷底。




5.

所以说,为什么会和大家疏远呢。


丽日盯着嗡嗡作响的热水壶发呆。


是自己做了让大家不开心的事吗?是自己最近和朋友们的联络变少了所以才落单了吗?还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像自己这种没有闪光点的家伙注定会被人慢慢遗忘。


她突然又变得自卑了起来,像中学时站在绿谷背后默默守望他的背影时一样,小心翼翼,了无声息。


她拿起烧开的水在玻璃杯里沏茶。茶包漂在水面上像条孤单的小舟,水涨船高,水从透明变得浑浊。


丽日的眼睛瞟过桌面上空空如也的工作记录,又望了一眼墙壁上高悬的挂钟。


还有三分钟就下班了。



下班的时候,公司的电梯成为了最热闹的地点。


电梯里挤满了形形色色的英雄们,大家欢愉地交谈着,只有丽日一个人孤单地站在方形空间的中央,仰望着上方红色的刺眼数字。


她所有兴奋的雀跃的期盼早在一天枯燥的失落的折磨中消失殆尽。


她不再奢望吃到长寿面或蛋糕,也不敢去联系朋友们告诉大家“今天是我的生日哦~”,此刻她只想回到家里,躺在温暖的柔软的被窝里安逸地看电视,她或许会自己下一些挂面,也或者会给父母打一通电话。


或者…也可以去今天打七折的松本和食屋吃点好吃的东西,喝一壶温酒暖暖身体。


总之,一定会有一些办法可以遗忘今天所有的难过。


少女攥起拳头给自己打气,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漫不经心地往外面挪移着沉重的脚步,却始料未及地撞上了一个高大结实的身躯。


“抱、抱歉…”


丽日抬起头,撞进眼睛里的是满眼蜷曲的碧绿。她惊讶地瞪圆了眼睛,看着那个人歪头冲她微笑的表情。


“丽日同学,晚上好。”




6.

遇见绿谷出久,似乎是生日这天第一件幸运的事。


“不过…小久同学怎么会在这里呢?”


他们一同穿过繁华的都市街道,临街的咖啡馆玻璃上还贴着未来得及撕掉的圣诞节贴纸。


霓虹闪耀,绿藻头男孩转过头,旁边的少女明眸善昧,流转的眼睛一如刚认识她时那样明亮温柔。


“啊……路过丽日同学的公司时突然想到很久没和丽日同学见面了,所以……就擅作主张在楼下等你了。没有给你带来困扰吧,丽日!”


“当当当然没有了——!”


才怪呢…马路上形形色色的路人总会眼神暧昧地盯着自己和身旁这位现役No.1英雄。只不过这种甜蜜的困扰似乎让郁闷了一整天的少女心情舒畅了很多。


如果能每天走在小久君的身边的话,就算十年不过生日也一定会天天开心的吧!


丽日侧过脸,望着身边越发俊朗的少年,在碰到了对方回应的视线时却心虚地躲闪开来。


脸…好像又烧起来了!!


“啊我差点忘了…今天坐地铁的时候捡到了这样东西…”


绿谷匆忙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小团栗色脑袋的毛绒挂件,它没有被踩脏,走线长短不一,却依然整齐,


“仔细看了看好像是以前我送给丽日同学的礼物呢…所以才想着或许是丽日同学弄丢的…之类的…”


“……啊啊谢谢小久君,十分感谢!”


少女兴奋地捧过了失而复得的毛绒挂件,握在手心里怜爱地揉了揉。她甚至埋低脑袋,微微欠身向面前的人鞠了一躬。


“我我我真的很抱歉——小久君!是我疏忽才会丢失你送给我的礼物,但是、但是今天我真的…伤心了好久…”


“一想到小久君亲手给我准备的礼物会丢失在陌生的地铁里,被来来往往的人踩得乱七八糟…就觉得再也没有勇气面对小久君了…”


“抱抱歉我又开始啰嗦了!总之…能找到真是太好了…!”


女孩说话的时候,脸庞被推搡着前行的轿车灯光映照出光怪陆离的色彩。绿谷站在不远不近的距离,认真而专注地凝视着她的样子,半天却无法说出话来。


起风了,绿谷将丽日外套的帽子盖在了她圆鼓鼓的脑袋上,他轻轻揽住丽日的肩,侧过脸来对她说,


“丽日,我送你回家。”


闹市往往诞生于夜晚。它是沸腾的奶茶麦香,是川流不息的马路上比比皆是的车轮与喇叭,是理发店推刀和吹风机咆哮的声音。然而,对于丽日而言,它不过是随着步伐移动而渐渐响亮的心跳声。


风在呼啸,绿谷的手始终搭在她的肩头,像一块滚烫的铁,使她因紧张而变得薄弱的呼吸都在渐渐升温。


女孩决定说些什么来打破尴尬。


“小、小久君…今天晚上是不是要去参加聚会呢…?送我回家真的没问题吗…我是说…不会耽误时间吗?”


这个问题脱口而出之后,丽日在少年的脸上捕捉到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啊…是有派对呢,不过没有关系哦…因为派对的地点正好与丽日同学家顺路。”


“哦…这样呀…”


那只搭在她肩头的手终于滑了下来,紧接着攥住了她冻得没有知觉的手指。


“好了,不要再说啦…我们快点回家吧丽日同学!”


丽日记不得之后他们聊了些什么,只记得他们在冬日奔跑时默契整齐的步伐,以及那随风摇曳的招摇的绿发。那成为了冬天里跳跃的、最为鲜活的一抹色彩。




7.

“送到这里就行了,小久君。”


丽日站在公寓大楼前对着喜欢的人温婉地笑着。


“让我送你上去吧,还想和丽日同学…多待一会儿。”


绿谷说话的语气变得有些温吞,他的耳根有些红,埋低脸时绿色的瞳反射出好看的颜色。


“好呀,那就麻烦小久君啦。”


他们有说有笑地上了电梯,一路走到了丽日的家门口。


女孩熟稔地从包包里掏出钥匙,房门被拧开的一瞬间黑暗的客厅瞬时明光烁亮。


丽日愣在玄关门口,高跟鞋还没脱掉,就感觉到有彩色的纸片从天花板纷纷落下,掉在了她的脸和肩膀上。


她狐疑地往前走了两步,才看清客厅里站满了人,他们熟悉的脸上洋溢着快乐的温暖的笑容,让她一下子回到了五年前的高中时代。


饭田和八百万站在人群的最前面,双眸熠熠生辉。最后排站着高大的障子和口田,手里拉着长长的横幅。


【丽日御茶子,生日快乐。】


丽日诧异地凝望着面前的场景,目光扫过客厅里的每一个人,最终她转过头,不可置信地望向了身后的绿谷。


“小、小久,大家…”


“丽日同学,祝你生日快乐!”


绿谷声音洪亮地送上祝福,说话时明朗的模样犹如婚礼上说着“我愿意”的新郎官。


紧接着,便是此起彼伏的祝福声。


梅雨:“小丽日,生日快乐哦~我真的每天都在想念小丽日哦Kero~”


饭田:“丽日同学,生日快乐!我们已经在这里恭候多时了啊!不过私闯民宅真的很抱歉!”


爆豪:“喂,大饼脸,又老一岁了啊。”


切岛:“不要说这种伤害女孩子的话啊爆豪!丽日,生日快乐啊!”


濑吕:“虽然毕业后很少和丽日联系,不过在电视上出现的丽日依旧很酷啊!生日快乐!”


上鸣:“生日快乐哟丽日!我今年和耳郎一起准备了生日礼物,希望你会喜欢!”


耳郎:“喂喂上鸣你这个白痴,话都被你说了那我该说什么!唔…丽日生日快乐哦!今年的Suprise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常暗:“在耶稣诞辰后诞生的女子,必将受到上帝的眷顾。”


叶隐:“什么嘛常暗同学又开始说奇怪的台词了…小茶茶生日快乐哟!!我在这里啊喂喂看这里——”


尾白:“丽日同学,新的一年要事事顺利啊。”


八百万:“不管怎么说,我们是永远的好朋友。所以未来不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都一定要告诉我啊。生日快乐。”


轰焦冻:“唔……生日快乐啊丽日同学,那个…今天的长寿面可以做成荞麦的吗?”(爆豪:你少做梦半边混蛋!!)


青山:“嗯哼生日快乐哟🌟在新的一年也要变得更华丽哟🌟”


峰田:“生日快乐,不愧是丽日同学啊……身材似乎越来越……呜呜呜(被濑吕的胶带缠住嘴)”


芦户:“生日快乐哇小茶子!!!毕业以后真的超级想你——为了筹备今晚的party所以忍住了今天没有发生日祝福短信!不管怎样,希望没有让你感到难过。”


障子:“生日快乐,丽日同学。要多多保重身体才是。”


口田:“生…生日快乐哦…要开心…(超小声)”


砂藤:“等等我啊各位——我来啦!!生日快乐丽日同学,这是我特意为你烘培的蛋糕!希望会是你喜欢的味道。”


匆匆从厨房赶来的砂藤力道举着奶油精致的生日蛋糕,上面点缀了几颗可爱的草莓,中间用巧克力酱写着歪歪扭扭的“生日快乐”四个大字。


“喂喂谁让你擅作主张在上面写字的,砂糖男——写得丑爆了啊喂!”爆豪同学忿忿不平地指着蛋糕上的大字吐槽着。


“也没有…这么糟糕吧。”


“唔…草莓还真是甜啦!!”趁人不备的叶隐拿走了蛋糕上的一颗草莓。


“喂喂叶隐——不要理直气壮地偷吃啊!”


“被发现了啊…嘻嘻”


眼前的朋友们吵作一团,八百万百正揉着太阳穴一脸无奈地望着面前的闹剧,轰焦冻在一旁抚慰似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只有丽日同学在欢乐的景象之中热泪盈眶。


她抬起手,想要像早上在月台流泪时那样擦干眼泪,却被一只突如其来的手抢先了一步。


女孩抬起头,看到了绿谷抬起的手在自己的脸上婆娑的样子。


大拇指滑过了她湿润的眼睑,停留在她的脸侧。绿谷将脸凑近了她,附在她耳边轻声说着,


“和大家一起来吹蜡烛吧,丽日。”


纤细的彩色蜡烛在洁白的蛋糕上不规律地分布着,每一根顶端都晃动着橘色的火苗。


芦户跑去把灯关掉了,折回来后和大家一起将栗发少女围在中央。


生日歌的旋律在A班同学们的合唱中响起,响亮而畅快。少女在烛光中轻轻闭上眼睛,微笑着许了两个愿望。


歌声结束后,大家一起对着21根蜡烛用力吹气,嬉笑着看它们昙花一现般地熄灭。


事实证明,砂藤力道做的蛋糕的确很好吃,没有人愿意把它用于糊在损友的脸上这样的白痴事上。


就连口味挑剔的爆豪同学,也不过是一边不屑地冷哼,一边无法控制地吃掉了两大块。


蛋糕吃完了,轰焦冻乖巧地举起一只手,像极了小学时代课堂上回答问题的乖孩子。


“爆豪,可以麻烦你去煮一点荞麦面了吗?”


“半边混蛋你他妈以为今天是你的生日吗!”


恼羞成怒的爆豪同学终于又单方面和轰同学吵了起来。八百万侧过头望着少年红白相间的头发,掩住唇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那个…长寿面吃荞麦的也没关系哦…麻烦你了爆豪同学…”丽日双手合十,弱弱地发声。


“哈?!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大饼脸!凭什么老子要去给你煮面条!我是你乡下请来的老妈子吗?啊?!”


“诶小胜…不要这么生气啊,我去帮你一起煮面也可以的…”


“哈?老子煮面凭什么要你插手啊废久!少瞧不起老子了!”


然而,咄咄逼人的爆豪胜几在五分钟之后便骂骂咧咧地跑去厨房里煮面条,意外的刀子嘴豆腐心。




8.

吃过蛋糕后,同学们展开了送礼仪式。


“那——就让我们先来送礼物吧嘿嘿!当当当当——这是我和尾白同学一起在精品店选中的礼物哦,很适合茶茶的围巾!”


叶隐兴致勃勃地将礼物从精美的包装袋里拿了出来,向对面的女孩展示着。


“感觉暖色调说不定也会让丽日同学的心情变得更好。”尾白开口说道。


丽日欣喜地接过了那条姜黄色的围巾,突然想起了朋友圈上叶隐发布的精品店照片,原来,那时的她正在和尾白同学为自己挑选一份合适的礼物。


“我会好好珍惜它的!谢谢你们,小透,尾白同学!”


道过谢之后,八百万和轰抱着礼品袋向她走来。


“我和轰同学一起为丽日准备了生日礼物哦,其实你已经见过了——是一件旗袍。”


八百万小心翼翼地把叠好的衣服从纸袋里拿出来,展示着它领口精细的盘扣和金线勾出的刺绣。


“今天下午发动态的时候本想询问大家对旗袍的选色意见,没想到丽日同学也回复了呢。思来想去,我和轰君还是觉得这样可爱温柔的颜色更适合丽日,所以决定把这件粉色旗袍作为礼物。”俏丽的黑发少女笑弯了嘴角。


“丽日同学,希望你会喜欢。”轰焦冻一脸纯良地附和着八百万的话。


“谢谢你们,八百百,轰同学。这真的是我人生中拥有的第一件旗袍!”


“到我啦到我啦!我和切岛这家伙最近在筹钱买房子,所以没能给茶茶买很贵重的礼物…不过也代表了我们的一片心意啦,希望你能够喜欢。”芦户把精美的盒子推到了丽日眼前。


“是最近很流行的我英学院合作款口红哦!因为上学的时候茶茶最喜欢的老师是13号,所以我和切岛也买了13号合作款的这支色号。是温柔的珊瑚色,希望茶茶能够喜欢!”


“其实口红的颜色在我看来真的都完全一样啦…不过芦户说这一支是最适合你的,我也就相信了。嘿,总之…希望你收到后会开心啊!”直男切岛腼腆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声音响亮得似乎能在房间里制造出回音。


“啊啊啊我真的好喜欢,也好想念13号老师!谢谢你们,小三奈,切岛君。”


“接下来换我们了哦!”上鸣电气兴奋地挥了挥手,“我和响香今天也准备了不错的礼物呢,是一台小型的留声机哦!”


“我们也买了几张很好听的黑胶唱片,虽然都是老歌曲,但绝对是可以产生共鸣的音乐。丽日你平时是一个人住,难免也会有孤单的时候。在那种情况出现的时候,希望有美妙的音乐可以抚慰你孤单的心。总之,希望你喜欢啊!”耳郎响香温柔地笑着,手指搅弄着长长的耳机线。


“呜呜呜真的好感动…你们也太好了吧!谢谢你们!响香,上鸣!这真是一份特别的惊喜。”


“小丽日~我和小常暗一起准备了两份礼物哦Kero~”蛙吹梅雨望着怀抱里一堆礼物盒的栗发少女,勾起唇笑了。常暗踏阴手抄口袋站在她身后,瞳仁是浓艳的赤红。


“是什么呢?”


“这是我准备的礼物哦Kero~因为在港口附近工作的缘故,所以在珍珠商人那里挑了色泽最好看的珍珠,做了一串项链呢。”梅雨凑上去,将那串素雅的项链戴在了丽日的脖子上。


丽日垂下头,将颈间的项链上每一颗圆滑饱满的珍珠都看得真真切切,每颗珍珠中间都夹着形状小巧可爱的贝壳。


“这些贝壳是我在沙滩上捡到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Kero。”


“我很喜欢哦,谢谢小梅雨,我会好好珍惜这条项链的。”栗发少女笑起来时的脸颊变得红扑扑的。“那常暗同学送的礼物是什么呢?”


“十字架。保佑耶稣诞辰日后出生的少女。”


常暗把那支做工精致的银质十字架递到了丽日手里时,黑影从常暗的衣衫里遛了出来,弯着眼睛说“这是我和踏阴一起挑选的礼物哟~”。


“谢谢你们,常暗同学,还有——小黑影。”丽日凑上前去揉了揉黑影毛茸茸的脑袋。“我很喜欢这份礼物。”


那天的丽日御茶子,险些被成山的生日礼物湮没。


后来,丽日还收到了饭田君送的限量版钢笔,濑吕同学送的手套,以及口田同学送的灰色小兔子……


小兔子爬到了丽日的头顶,竖起耳朵,一览众山小地凝望着在派对中把酒言欢的傻瓜英雄们。


这时,围着围裙的爆豪凶巴巴地端着长寿面从厨房里冲了出来,吊着凶狠的眼睛把两个碗掷在丽日和轰焦冻面前。


轰同学对着自己面前的荞麦面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抬起头来再次望向面前的榴莲头。


“爆豪,可以再给我加几片叉烧吗?”


“哈?!半边混蛋你想打架吗——!”


切岛和上鸣拦住了险些暴走的榴莲头少年,讨好似的帮他顺气儿。


“不过,爆豪今天没有给丽日准备生日礼物吗,全班同学可是都准备了哦。”上鸣问道。


“哈?!老子都好心给大饼脸下长寿面了,还要我怎么样?!”爆豪皱着眉头,将围裙从身上解下来,叠成了四四方方的形状。


听到这句话的丽日不满地抬起头望着爆豪,开口道,“拜托不要叫我大饼脸了啊!”


“哦——老子确实还有一句祝福想送给你,大饼脸,”


“祝你和废久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


全班同学都在此刻默契地陷入了沉默,唯有被cue的两位主人公站在人群中间,脸红得像熟透的番茄。


“爆豪同学我我我和小久君是好朋友啊!!!”


“咔、咔咔咔酱你在说什么我我我和丽日同学不是你想的那样——”


脸皮极薄的两位主人公站在人群中难以启齿地哀嚎起来。


“嘁,真虚伪啊。”桀骜不驯的少年仿佛已看穿一切,转过身,径直回到了狐朋狗友身边。


明明派对的主意就是臭久那家伙想出来的,在这里装蒜什么啊混蛋。


爆豪胜几在心里不满地碎碎念道。




9.

这世上所有的派对几乎都以聚会的主角喝得不省人事为结局,丽日的生日聚会除外。


聚会的女主角和男主办人还都身处清醒状态,陷入狂欢陷阱的配角们反而全都喝得烂醉。


有骨气的爆豪同学虽然酒品极差,但是还是坚定地拒绝了在丽日家客厅留宿的邀请,并且骂骂咧咧地拎着派阀中的剩余四人东倒西歪地离开了。


丽日和绿谷从背后望着爆豪离去的身影,觉得他看上去像位大侠。


剩下的十位被迫留宿的英雄横七竖八地躺在沙发或地毯上,凄厉的场景就像经历了一场世纪大战。


丽日和绿谷从房间里拿了几床被子,细心地为他们盖好,和丽日关系尤为亲近的蛙吹和饭田同学甚至得到了两只软绵绵的枕头。


终于收拾好了聚会留下的烂摊子,时钟已经指向了十一点的方向。


“时间不早了,我、我先回家了,丽日同学!”海藻头男孩害羞地摆了摆手,刚准备离开,就被身后的丽日抓住了衣袖。


“同学们今天都留在我家诶…所、所以小久同学干脆也在这里留一晚…啊啊我是说现在太晚了,小久君回家也不太方便,我我我也会担心的,所以、所以…”


丽日说话的声音在颤抖着,娇羞的脸颊像一朵春日隽丽的桃花。


绿谷伸出手摸了摸发烫的鼻尖,最终点了点头。




10.

夜风很凉,栗发的女孩和心上人站在阳台上,还不想睡觉。


“刚才小久君给我的礼物…我还没来得及拆开,我现在可以拆开看看吗?”


月光下,少女的声音如澄蓝的湖水,平静如镜。


“可以的…”


缎带被女孩的手指绕开,盒子被掀开,里面是一台数码相机,还有一本相册。


“啊谢谢小久君!真的是很棒的礼物呢…不过,这本相册里面是……?”


丽日伸手想要打开相册,却被面红耳赤的少年阻止了手中的动作。


“不可以——现在先不要打开它丽日同学!”


因为失力而挣脱手指束缚的相册在天空中跌宕起伏地震荡着,它划出了抛物线的形状,最终掉落在洒满月光的地面上。


随意掀开的一页贴满了密密麻麻的照片,每一张都是丽日俏丽的笑颜。


在相册的边缘部分有一行手写的小字,清秀瑰丽。


【在认识你的第六年,有一些埋藏很久的话,想要告诉你。】


少女诧异地抬起头,望向了脸上在不停冒烟的心上人,她迟钝地琢磨了几秒,脸颊也变得像浸了酒酿一般通红了。


沉默的时间里,有夜行的飞机拖着长长的明亮的尾巴划过天际,有变得温柔的风在摇松柏的叶子,有远处的灯光排山倒海地挤压过来,像是压抑了多年的爱意,直撞心间。


丽日预感到会发生些什么。


绿谷的脸渐渐贴近,他深呼了一口气,开口道,“丽日,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女孩用力的点了点头,眼眶里盈着泪水。


“你今天许下的心愿里…有我在吗?”


丽日愣了几秒,拥挤的眼泪噙出眼眶,在明艳的月光下,她边哭边笑的表情像一个失控的傻瓜。


“虽然愿望这种东西,说出来就不准了。可是、可是我还是想告诉你…”丽日的声线情不自禁地颤抖着。


“小久君,你知道吗。”少女哽咽着开口,


“我每一年的生日愿望,都与你有关啊。”


Fin


小番外:


几个月以后,丽日又打开了知乎,重温了二十一岁生日那天所浏览的帖子,却讶异地发现那篇帖子的内容又补充了几行字。


【我本以为那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生日,却没想到它成为了我和心上人最重要的爱情纪念日。


我将永远陪伴你,我的No.1英雄。】


END

评论(56)

热度(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