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延岱】旅行时邂逅的十二种方式

终于考完试啦 不过最近真的没什么脑洞。
写点小段子吧w
马岱OOC 希望不要喷我XD




航行

这架KL898已经运行超过了两个小时。飞机上一片祥和安宁。
“嘿!先生,请问这架飞机是开往布鲁塞尔的吗?”
魏延掀开眼罩,望了一眼临座笑得灿烂的青年。他的导航屏幕上画着无比清晰的航班路线图。
这真是魏延遇到过最愚蠢的搭讪方式。


外国的酒吧

魏延忘了自己是怎么爱上马岱的。
他只记得,在异国酒吧的第一个跨年之夜,随着零点钟声敲响,室外冒着白色的寒气,明亮的花火掉落的星星点点铺满黑夜。
酒吧里到处都是自来熟的人们借着酒劲拥抱欢呼。
他有些无所适从,慌乱从人群中穿过之时,一个令人措手不及的吻从左侧擦了过来。
他讶异地转头,左边是一张得意而灿烂的陌生面孔。
嗯…新年快乐


猫咖啡厅

“这位…客人…不要打…我家猫!”魏延从马岱的手中抢过了那只张牙舞爪的短腿猫,又顺势瞪了他一眼。
“喂喂,有没有搞错,是它先挠得我诶!”马岱撸起袖子,白嫩的手臂上有一道浅红色的划痕,那是胖猫用小肉球在上面作的画。
马岱慍怒,抬起头时发现这个结巴店员压根没理他,只顾着撸猫,脸上还散发着痴汉却强行抑制着的诡异笑容。
在当天晚上,马岱在大众点评上给这家“魏猫金币”连刷了十个一星差评


游乐园

云霄飞车飞上蜿蜒轨道的最高点,缓缓挪移,迟迟不肯从高处俯冲下来。
魏延内心毫无波澜,反而有点想打哈欠。
直到他的手臂被左边浑身发抖的男孩紧紧抱住时。


青年旅馆

早就听说过住进青年旅社的年轻人大多都是抱着来一发的浪荡心态。
而魏延…真的不是,他单纯是因为穷,不得不在北京多逗留一夜。
此刻真的很糟糕,天气很冷。
窗帘刚好没拉紧,隙缝中露出了玻璃,上面镀着一层薄薄的雪,细密得如同团簇在一起的小花朵。
当然还有更糟糕的…尽管这没有暖气的破屋子里冷得就像拍冰雪奇缘的现场,但是魏延一点都不觉得冷,反而浑身燥热。
“嘿,魏延哥,刚才不是答应我了吗。”面前刚认识不到两个小时的年轻人伏在魏延身上,用暧昧绵软的声调冲他撒娇。“刚才不是说好了,要好好 照 顾 我的吗。”
“呃…等……”
你什么时候说过所谓的照顾是这种意思啊!!魏延的内心很崩溃。
男孩没有理会他,只是乖巧地含住他汗津津的手指,像只猫一样坐在了他的身上。魏延承认,最糟糕的事情就要开始了。


糟糕的午餐

跟旅行社出去旅行可真是糟糕的抉择。
在被导游带到三无香水加工厂强制购物三小时之后,饥肠辘辘的魏延已经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午餐时间终于到了。清汤寡水的饭菜摊满油腻的木质圆桌,唯一看上去有点滋味的是一道红烧鱼。
魏延撇开一次性筷子,正想往那条鱼攻去时,旁边眼疾手快的大妈们一哄而上,屁/股从马扎上挪开来,纷纷站起的健壮身体堵成了一道围墙。
魏延眼看着红烧鱼快被瓜分干净了,觉得鱼挺可怜,可是自己更可怜。
正当要放弃的时候,旁边的人将筷子伸过来,把一大块鱼肉夹到他的饭碗里——怕不是刺都剔好了。
魏延回头看着旁边带着帽子抿嘴笑的年轻男人,仿佛看到了天使。

麦当劳

“你好……一个甜筒……”魏延在旧钱包里翻着零钱,右后方却伸出一只手,将一张十元递给了服务员。
“啊要两个甜筒…我和这位先生一起结。”声音活泼得像是糖炒栗子翻滚的声响。
魏延回过头,沉默地望着身后清秀的陌生男人,疑惑写在脸上。
“啊啦,我就是为了凑个第二件半价,嘿嘿。”
冰激凌做好了,递到了两人手里。
魏延和马岱并排走着,却忘记吃手中的冰激凌。
望着马岱的舌头轻巧舔舐着奶油的样子,魏延鬼使神差地说话了,
“下次…也一起凑…”
马岱转过脸来望着他,笑着没回答,只是将他那只握着甜筒的手举起,亲吻似的舔舐了上面的奶油。

辣辣辣辣辣

所以说,现在的情形完全都要怪黄忠这个倔强的老头儿,非要点什么特辣!
魏延的舌头已经被辣到失去知觉,他望着火锅沸腾的红汤里蠢蠢欲动的肉片和脑花有些恼怒。
他现在压根儿就没有勇气把它们夹出来。
他对面的驴友倒是非常淡定,从火锅里面捞出来一片酥肉,往水杯里淌了淌,就往嘴里放。
这老头别是得老年痴呆了吧…
魏延一边想着,一边把一片牛肉卷往嘴里填,接着就干咳不止。
而和他咳声共鸣的是旁边桌另一个男孩抽鼻子的委屈声音。
魏延转过头,看到旁边戴着帽子的年轻男人辣得眼泪都飞出来了,他一边委屈地伸着舌头,一边嘟囔着怪对面的人“哥哥啊简直就是个笨蛋,都说了不要特辣!上次哥哥蹿稀还不都是靠我照顾的!”
“这种程度也算辣?还有,谁他妈蹿稀了别乱说!”
“明明鼻涕都辣出来了啊喂…”
魏延听闻,不小心笑出声。啊…那个男孩好像看过来了。


纪念品

马岱这次的旅行是和公司的同事们一起去的。
虽然和同事们出行总是有点距离感,但是玩得还是很开心呢。
马岱和杨仪溜达到一家纪念品店,陈旧的木质架子上摆了一排手工的布老虎,花里胡哨的布料看上去很像布料市场用剩下的边角料拼凑成的,做工倒是一等一的好,缝线笔直连接紧密,规律得像是拿机器轧的一样。
杨仪手里拿着个老虎把玩了好久,懒散地开口,“这老虎多钱?” 神态仍是一如既往的屌炸天。
老板是个严肃的年轻人,他手里摆弄着刺绣,抬头看了杨仪一眼,对他说,“40。”
“我靠这破玩意要40?便宜点呗…”
“不还价。”老板站起来把修整好的刺绣摆在柜子里,甚至不回头看他。
杨仪皱了皱眉毛,把老虎放回架子上,还故意摆歪了。
马岱愣了愣,拿起了旁边小一点的老虎,寻思着小一点应该会便宜吧。
他捧着小老虎跑到柜台前,满脸善意的微笑。“老板,这只多少钱呀。”
老板抬起头望着他,可是愣了好久也没开口说话。
“老板?”
“10块。”
“啊??”这么便宜吗?
“嗯…10块…”
“那我要啦!”马岱低着头用手抚摸着小老虎窝成了椭圆形的两只小耳朵,眼睛也闪闪发亮。
“这个…也送你…”老板送货架上取下了刚刚杨仪看中的大老虎,一骨碌塞进单薄的塑料袋里。
马岱愣在原地,望着老板有些泛红的耳朵尖,又望着杨仪憋得通红的脸,一时语塞。


小费

那个长得很像外国人的男孩子好像盯着自己看了很久。
魏延用托盘将两杯咖啡端到一张桌前,他能感觉到每当他迈出一步,男孩的视线就追随着自己的背影一点点挪移着。
他有些紧张,却又怕是自作多情。
直到那个漂亮的男孩子吃完了三明治,一边擦着嘴巴,一边爽朗地笑着向他招手,他才怔怔地走了过去。
至于那颗心,还是惴惴不安的。
“我想买单。”男孩开口说话了,话尾还带着轻快的上调,像小步舞曲中混合在一起的音符。
“嗯…一共是…27元。”
男孩从钱包里翻出一张大票,开心地说着不用找啦。
魏延倒是着急了,有些心虚似的,结结巴巴地说着他们咖啡厅不允许服务人员擅自收小费。
“我这小费可不是白给的。”男孩将帽子扣在头上,却又抬起头,眯着眼睛望着正午时遥远却又高调的太阳。
“小费的条件就是,把你的手机号给我。”


沙滩play?

魏延和马岱相遇的方式实在不是很浪漫的类型。
在一个短暂的周末,他自驾去了沿海城市。也看到了温柔的海浪和沙滩上柔软却炙热的沙粒。
来海边游玩的人并不是很少,但是吵嚷的声响丝毫没影响到魏延的好心情。
天气真好。
魏延望着自己赤着的脚陷进软沙之中,脚面上那些被活跃的海浪偷走的沙子们,让他一下子心情大好。
似乎自己也要被海浪偷走了呢。
正当好心情达到MAX值,不远处狂奔来的身影一下子闯入他的视线。
拿着冰激凌的少年大喊着“哥哥,子龙哥”什么的,步伐兴奋得都有些发颤。
多么祥和温馨的场景呢,魏延这么想着,只可惜在少年仅离自己半米左右的时候,他被脚下的易拉罐绊了个跟头,手里的两个冰激凌直接飞向了魏延光洁的上半身。
好像…凉凉的?
魏延低下头时,发现两只冰激凌正好覆盖住自己胸前两个不可告人的地方,这让他看起来像穿了一件比基尼…
马岱吃痛地从地上爬起来,一抬头就被脸黑的比基尼先生吓了个半死——他显然不知道魏延天生就是脸黑的。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马岱小心翼翼地把两个甜筒从魏延的胸上拔了下来,试探性地瞄了他一眼。见魏延没反应,后来甚至直接捧着海水往魏延的胸上浇…
魏延突然发觉,自己好久没打人了。


铜人

这座城市的小吃街可真有趣,街道中间还摆着一个精美的等人大小的铜人儿。
那座铜像的金属光泽像极了高档的丝绸制品,他手里握着书本,背脊挺得笔直,双眸神采奕奕,视线似乎定格于城市尽头。
这座雕像怎么看都太过完美了,逼真得像是将人镀在了里面。
“好不容易来一趟,给你和雕像拍张合影吧。”马超拍了拍马岱的后背,示意他走过去。
马岱倒是很爽快,走到铜人儿旁,也站得笔直,简直像抗战中凯旋归来的大英雄。
“我说你啊,好歹摆个pose什么的吧。”马超不满地指点着,“现在也太板了吧。”
马岱干巴巴地笑了两声,灵机一动,直接搂住铜像的脖颈,顺势把脸挨过去,作亲吻状。
“噗…这个好这个好哈哈哈哈哈”
马岱正得意,忽地觉着有点不对劲儿。
这铜像…摸上去怎么是热的?
微微扬起脸时,马岱蹭到了铜像的鼻尖,他似乎看到铜像眨了眨眼睛。


FIN

评论(10)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