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来自天堂的短信(佐佐木异三郎X今井信女)

请尽情吐槽这恶俗的标题吧XD
身为动画党 可能这篇文章会有BUG
如果文章有OOC那真的很抱歉(鞠躬)
很喜欢佐信这对西皮
可是感觉cp微冷 自己来撸篇渣文2333

------------------------
异三郎死了
今井信女躺在白得一尘不染的床上 双目放空
白色的床单亮得像那个人一丝不苟洗出来的制服一样 拥抱着她却也嘲讽着她
苍白的墙 苍白的天花板
苍白的阳光透过苍白的窗帘
明晃晃地抚摸着桌子上那个人苍白的照片

曾在斩杀敌人的时候 自己乜斜着眼 冷漠地埋怨他
“太慢了。”
那人依旧不苟言笑 吊着一双事不关己的死鱼眼 却格外认真地把视线锁在她的身上
而这一次 在自己遇危之时 他来得是那样快
所以 他坠落得也那样残忍

今井信女没有流过眼泪 除了异三郎死去的那一天 她的眼泪苦涩到快让自己窒息
今井信女的心里没有人能与甜甜圈相提并论 可是那个男人死后她却连吃甜甜圈这种本能的事都忘记了
再多纯洁的糖霜也无法去侵蚀掉内心深处麻木的悲伤
再虔诚的圣歌也无法唤回那人固执的灵魂 或者还有自己的
今井信女知道 她永远的失去那个家伙了

她深吸一口气 在干涩的眼泪马上就要噙出来的时候 却被尖锐的手机铃声打断
一条短信

“小信信*\(^o^)/*记得不要只吃甜甜圈哦( ^ω^ )不然我会担心的呢 from——”

发件人那一栏是刺眼的空白
可是在内心默念这条信息的时候 脑海里跳跃的却是那个人的声音
这些愚蠢的颜文字和满满违和的萌妹语气绝对属于那个现实中死板又古怪的男人
异三郎?一定是你吧
“无聊。”信女微微启唇发出不屑地感叹 手机屏幕的字却被一滴不坦诚地闪烁的泪撞花了。

信女从未试图去回复过那个隐藏了的号码
她不知道自己是在赌气还是隐忍些什么
信女知道 她有好多好多话想对异三郎说 明明活着的时候这样喜欢对他噤声
信女也知道 那个人不管是活着还是死去 都把自己看作重要的人
只是总被周围的人以父女看待 这让她局促不安也让她失落
她知道异三郎对她而言并不是父亲
那个人面瘫着拿宽厚的手去抚摸她的头发时 她尽最大力瞪着空洞的眼 不让自己的脸颊染上少女怀春般的红晕
那个人拿出甜甜圈引诱自己的时候 自己一口咬住他的手 不仅因为自己是甜甜圈的奴隶 还因为她可以趁机去和他如此亲近
还有深夜的时候 那个人踱步走进房间帮她掖好被角 假寐的信女感觉到温暖的手上带着粗糙的茧 在自己的额头上婆娑了好久 她压制着乱麻般的心跳 连眯着眼偷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呐 异三郎 要是知道你死得这么早 当时就睁开眼多看你几眼了”


后来的一年里
那个未知的号码断断续续给自己发过一些短信

“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吧(o^^o)”
“小信女的头发有多长了呢(^_-)”
“偶尔也要和别的女孩子一样穿上和服赏一赏烟火哟( ^ω^ )”
“小信信 生日快乐哦*\(^o^)/*”
“小信信 新年快乐(^○^)”


异三郎每来一条短信 今井信女就会翻来覆去地看好久 从前爱删短信的习惯也不知什么时候变了
那些陈旧的短信被她翻了一遍又一遍 背了一遍又一遍 在无趣的白页纸上誊抄了一遍又一遍 然后再一次把那些无辜的白纸用剑刃斩碎 犹如渴望斩碎那些羁绊和回忆一般
但是沉重而奢侈的思念却逼迫她情不自禁去一遍遍重复这些傻气的举动
今井信女憎恨自己 也憎恨佐佐木的死。因为那个男人竟然让她发现自己是那么懦弱
如果那个男人再次站在他面前 她发誓她一定要用傲人的剑法将他分尸
然后淡漠地质问他 明明说好他的命只能自己取走 为何失信了呢。
然而这些臆想也不过是愚蠢的奢望罢了


所有人都不知道今井信女的草稿箱里存了很多没有发出的信息

“今天阴天。”
“及腰了呢。可是异三郎不在,也就没意义了吧。”
“异三郎,你不知道烟火大会这种东西要两个人一起欣赏吗?”
“我都忘记自己多少岁了呢。”
“异三郎,我想让你陪我过新年。”

然而在冲动的手指按在发送键的那一刻时 提示框弹了出来
“收件人号码不能为空。”
有的祝福或许一生都无法传达了吧
蓝发女孩黯然神伤地低下头 撇头望向窗外的灯火辉煌
新年嚣闹的旋律声成全着整个世界的快乐 唯独抛下了她
当愉悦的爆炸声在天空绽放之后 深邃的黑幕中跳跃着两簇舞蹈的花火-一蓝一黄 像极了信女和异三郎的头发
信女看着两团交错的花火 宛如她和佐佐木深拥在一起 迷乱地吻在一起。可是这嘈杂的城市里 她丢了佐佐木 也丢掉了自己
祥和的新年 一切都安然美好
拥挤的霓虹下的兴奋的人们却都不会看到 灯火阑珊处的蓝发少女右手伸向空中那朵美好的黄色火花 颤抖着轻声开口

“我爱你”

下一秒 更局促而热烈的爆炸声奏响在天边 争先恐后炸开的礼花淹没了少女飞向天堂的告白



尾声

土方十四郎手握着一只破旧的翻盖手机 手机的桌面是一个蓝发赤瞳的面瘫女孩不情愿地叼着一只甜甜圈和一个死鱼眼长脸的男人的合影
这张照片怎么看都是满满的违和感呢
土方疲惫地闭着眼睛 吐出一个并不漂亮的烟圈

一年前 佐佐木死去
而他则恰好在一条林荫小道上拣到了一部破旧的手机 屏幕已经破碎了 但是勉强可以运行
然后他在短信草稿箱发现一则信息
“To看到这则短信的好心人(^○^):哦哦自我介绍一下 在你看到这条短信之时 我已经是一个被天堂录取的精英了哟 但是在下有一件牵挂的事情需要阁下来帮助完成。希望阁下能在每个月和重要节日用这部手机给通讯录里的‘小信信(*^_^*)’发短信。毕竟我留她一个人在这世上 兔子太寂寞了怕是会死掉的哦。PS:我留了很多想对小信信说的话在草稿箱里呢 由于设置了隐藏号码 所以她看不到这个号码(*^_^*)警告你哦 如果敢擅自调戏我的小信女的话我会去亲自找你的哟(^_-)”
十四郎打了个哆嗦 随后不屑地啧了一下 却安静地把这段话看了四遍
然后把破烂的手机塞进了口袋里
随后的日子 他扮演着自己过去宿敌的角色 给那只天堂的兔子所牵挂的甜甜圈女孩发过去一条又一条让自己恶寒又心酸的短信
每发一条短信 他就感到一丝愧疚 一丝不安
纵然帮着那人撒这种美好的谎 可是他明白 信女是无法麻木在这种虚构的美好之中的
即便如此 那又怎样
十四郎蹙了蹙眉 将没有抽完的烟在脚下碾灭 掏出手机发送了最后一条佐佐木保存的信息。


“叮玲玲--”今井信女抬起掩埋在刘海之中的双眸 望向手机屏幕的新信息

“小信女(o^^o)我最喜欢你了哟。”

星空之中 无论多么绚烂的花火也遮盖不住的点点星辰
就像那个男人回应的告白。

fin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