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炒饭(冷cp:典韦X许褚 微仁晃 微马赵)


第一篇三国文献给萌萌的恶来和虎痴
可能因为人设不够美型 这对cp一直被忽视
但是恶来和虎痴微妙的羁绊和情谊于我而言是难忘的
虎痴这样天真的孩子不该生活在乱世之中
所以这篇文让他生活在和谐的现代吧~
主CP为:典韦X许褚
打酱油CP:曹仁X徐晃 马超X赵云
*预警:人物微OOC 文笔粗糙XDD(虎痴和恶来这么粗犷可爱也不适合太文艺的笔触www)
-----------------------

许褚躺在寝室的床上枕着胳膊 圆溜溜的眼睛对着天花板眨巴眨巴
“虎痴 你醒了啊。”室友徐晃转过头来冲他笑了一下
许褚一直觉得徐晃的长相是勉强可以跻身于帅哥行列的 只是那白色的头巾毁了他
特别是他曾见过徐晃拉开的衣柜里悬挂着三十条一模一样的白布时 连自诩天不怕地不怕的许褚都打了个哆嗦
“嗯…”许褚应了一句
“醒了之后怎么一直发呆?”徐晃一边叠衣服一边回过头 憨厚的脸上竟多了一撇狡黠的笑容“该不是在想哪个姑娘吧”
还没来得及反驳 就多了一个声音插进来“虎痴哪像沾女色的人 倒是公明你是不是最近思春得厉害”
许褚翻了个身灵活地坐起 朝门口刚打完篮球的曹仁露出了“合作愉快”的笑容
徐晃白了曹仁一眼 说“快去洗澡 臭死了 不然一会儿不等你吃饭了”
曹仁冲徐晃讨好般地笑了笑 转头问许褚“晚饭一起吗?”
“不啦。”许褚拍了拍自己软得像棉花一样的肚皮 抬眼的时候正好看到徐公明如释重负地轻叹一口气 便加了一句“偶就不打扰你们的二人约会了。”
“许胖子!!!”曹仁在背后恶狠狠地吼着 但是那坨白胖白胖的灵活肉球早不知道滚去了哪里

许褚知道自己长得白白圆圆的 一般这种长相给人的印象永远脱不开“憨”“傻”二字
可许褚觉得自己并不傻
他觉得他的室友徐公明是个奇怪的人。
每次面对大家的时候都是一副纯良和善的样子 但是在曹胖子(你有资格说人家吗)面前却别扭傲娇得很。
徐公明没啥存在感 就算脸长得还算帅 那白头巾也像个隐形布一样把他的存在感遮没了。但是每次曹仁啊不曹胖子都能像躲猫猫游戏一样第一时间找到他
最重要的是…曹胖子住院不在校的那两周里 许褚听到睡眠一向正常的徐公明深夜发出了梦呓 他似乎在说“子孝…王八蛋…”
许褚在黑夜里坐起身来 才发现窗帘没有拉上 金色的月光洒了进来 坠在徐晃散落在枕头上的长发上
今夕明月 绝不西沉
许褚开心地傻笑了一下 徐公明这个家伙 做梦的时候都不能对曹胖子坦诚一点
直到睡前许褚都没舍得拉上窗帘 他扫了一眼睡梦中蹙眉的徐晃后 又瞧了一眼外面的大月亮。心里惦记着:曹胖子 你可得早点回来啊…
可是后来曹胖子回来之后 徐晃对他的态度并不友好
“公明啊 你有没有想我呢~”
“去去去一边去 你病个半年一年我才高兴呢”
“别这样嘛嘿!我给你说…”曹仁喜悦地压低了嗓音“照顾我的小护士长得特正!”
“啪!”
“哎呀好痛!!公明你拿书拍我脸干嘛!诶你别不理我啊”
许褚吃着加钙的达能饼干 在牛奶杯后偷偷朝比自己瘦两圈的曹胖子比了个中指—活该

许褚走到食堂门口的时候 咽了一下口水。
他最近怀疑食堂的菜是不是放了毒(啊噗)品
曾经同学们吐槽“又贵又难吃”的特色菜窗口竟然飘香四溢
许褚走到特色菜窗口前的时候 眼前好看的菜色差点刺瞎他圆滚滚的眼睛
番茄之间黄灿灿的蛋似乎会跳舞一样
清蒸鱼一脸“我才不好吃 你不要过来”的表情
地三鲜里的茄子紫色的皮油亮油亮的 懒洋洋地倚靠在一块睡着的土豆上
咸鱼茄子煲还咕噜噜地往外吐着泡泡 热气已经遮住了菜的样子 在玻璃上留下一层薄薄的雾气
许褚睁大眼睛 有些迷惘不知道该吃什么
队伍轮到他的时候 他也还是在愣愣地发着呆
“吃什么…同学”沙哑的嗓子低低地询问着他
许褚抬起头 看到盛饭的老师是一个高大强壮的光头男人 男人板着脸 棱角分明的脸上 最惹人注意的是一双严厉而桀骜的双眼 他微微昂着下巴 让本来就高大的人显得更傲气了
许褚没来由地紧张了一下 结巴着开口“偶…偶不吃同学…”
对面的男人盯着他局促的样子 低声笑了起来。许褚睁着圆圆的眼睛看他笑的样子 心里没来由地有点儿高兴
“小子 要不要尝尝这炒饭 我炒的。”光头口头上询问着 手上的饭勺却早已得意地捞起一大勺漂亮而粒粒分明的炒饭 捯在大盘子里 然后他扫了一眼对面的许褚 又添了两大勺
“啊…嗯…”许褚刷过卡后 冲光头老师傻笑了一下 便端着“米饭山”离开了队伍
光头看着他敦胖的背影 咧嘴笑了一下 随后又问下一个人“吃什么…同学”

许褚在吃过那盘炒饭之后的半个小时后 一直处于一种莫名其妙的呆滞状态
“公明…许胖子这是怎么了?”曹仁拿胳膊肘戳了戳旁边的白头巾男子
“老年痴呆?”
“…”
许褚缓缓转过头来望着对面的两位好友 慢慢开口“炒饭…好好吃哦”
曹仁觉得自己的脑仁更疼了 他觉得自己应该改名叫曹脑仁 他曾经知道有看电视看傻的 玩游戏玩傻的 还有被吓傻的…唯一不知道还有吃傻这么一说
徐晃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正当两人平静下来之后 对面的小胖子一脸正直地站了起来 像一只保龄球一样飞快地往门外滚去
“许胖子!你去哪儿!”曹仁在后面喊他
“五点了 食堂开门啦!”喜悦的声音从悠远的地方传来

许褚跑到食堂的时候人还很少 特色菜的窗口孤零零地站着那个光头大叔 正站着玩手机
“大叔 上班时间不能玩手机的哦”许褚义正严辞地指着对方的手机 睁着圆圆的眼睛歪了歪脑袋
“唔唔 知道啦。”光头不苟言笑的脸上露出一个率真的笑容 骨节分明的大手拿起旁边的饭勺“吃什么…同学”
“偶想吃炒饭哦。”
“哦哦。”光头笑着应了声 又盛了三大勺炒饭“给你的量可是正常人的三倍呢”
“哦。谢谢大叔。以后偶天天都来吃你做的炒饭”
“嘿。”

说是天天来吃 实际上后来的日子里许褚是顿顿都来吃光头大叔做的炒饭
光头大叔每次见到许褚都要调侃他几句 有时候甚至隔着窗口摸一摸他圆滚滚的脑袋
每次不用许褚开口 光头就会心照不宣地给他盛一座山的炒饭
麻烦的是有时候会听到身后的黄盖或丁奉大声嚷嚷着说“为什么给他这么多给我就一勺!”
光头大叔总是理直气壮地说“那是我侄子。”
许褚听了也不恼 只是窃笑
炒饭的种类并不单一 有时候是蛋炒饭 有时候是菠萝饭 还有的时候是咖喱炒饭或黄油炒饭
许褚偏执地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光头大叔做的炒饭要好吃 就算是动画片《中华小当家》里的黄金炒饭比起光头做的都要逊色三分
正因为如此 本来对所有事情都讨厌不起来的虎痴开始不喜欢周三了
因为周三的时候下午要六点才能下课 很多时候许褚来到食堂的时候 炒饭早就卖光了
许褚每次嘟着嘴不开心的时候 光头大叔都笑着用手摸摸他的脑袋 说“乖 今天大叔免费给你打一份红烧肉”
许褚抬头看他的时候 觉得光头大叔那双桀骜的双眼竟然像灌满了星星一样
“偶还要一份炝炒白菜才行。”
“贪嘴的小鬼。”

直到有一次 许褚惹事了
那天正是一个讨厌的周三 张郃老师拖堂了之后 许褚为了命根子一般的炒饭气喘吁吁地跑到食堂
排队的时候他前面的是一个金发刺头的帅哥 只是帅哥打电话的声音太聒噪让许褚有些心烦
排到帅哥的时候 他的右手潇洒的指向仅剩一点的蛋炒饭
许褚可怜巴巴地在近在咫尺的地方望着最后一点炒饭 却吃不着 似乎理解了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偶和炒饭的距离”
光头大叔隔着金发帅哥 递给后面的许褚一个安慰的眼神
然后利落地把最后一份炒饭乘在碗里 递给了金发帅哥
马超一边用右手端着沉甸甸的炒饭 一边漫不经心地走着
只可惜…一个趔趄 英俊的他摔了个狗吃屎 那碗好看的炒饭也倒扣着摔在了地上
马超吃痛着揉了揉摔青了的手肘 正要说脏话的时候 一个莫名其妙的拳头从侧面飞了过来 再一次把他撞倒在地上
他蹙着眉 抬起头的时候发现眼前是一个气得满脸通红的白胖子
“喂 死胖子你发什么疯啊!”马超站起来指着许褚大骂
“偶不是胖是丰满!”许褚气冲冲地迎了上去 和马超扭打在一起
光头大叔在窗口愣了好一会儿 他想不到平时那么单纯随和的小胖子会有这么大的脾气。回过神时他冲出打饭口 走到许褚身后用双臂将他架起 往后用力拖开
而对面得了狂犬病一般的马超也被一个扎着低马尾的清秀男子按在原地
“子龙!你放开我!我要揍死这个疯胖子”马超双手张牙舞爪地试图把对面的小胖子撕碎
“孟起…我是为了你好 毕竟我觉得…你打不过他…”

“喂小鬼!你给我消停一点不要再闹了”光头大叔严厉地训斥着怀里乱扑通的许褚
“那个黄毛怪竟然把大叔亲手做的炒饭摔在了地上!偶不会原谅他!”憨憨傻傻的声音带着顽固 光头愣愣地看着怀里小胖子顽强地扑腾着白白胖胖的手臂 莫名觉得有些可爱

折腾了好久 发癫的马超和许褚终于被赵云和典韦奉劝重新做人 赵云彬彬有礼地替马超道了个歉 看着许褚似懂非懂地点头的样子 赵云更加坚信一定是马孟起那个笨蛋的错
但是这个时候食堂早就没有饭了
在要打烊的食堂里 昏暗的灯光下 许褚把脑袋垂得低低的 由于羞愧不敢抬头看典韦
许久 典韦把手轻轻放在了许褚的脑袋上 温柔地揉了揉“小鬼 在这里等我一下”
不一会儿 典韦推门出来了 换了一身休闲装
许褚抬起头定定地看了他好久 满眼都是好奇和期待
典韦有点不好意思 便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笑着说“小鬼 今天大叔请你吃东西。”

许褚已经忘记上一次吃铁板烧是什么时候了
当他和光头大叔哦不典韦坐在铁板烧的摊位时 望着光秃的灯泡下典韦锃亮的光头时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这是许褚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这么认真地看典韦的脸
在简陋的昏黄灯光下 那张原本凌厉的脸竟然柔和了很多 连眼睛里都溢满了温暖
“小鬼 你叫什么名字啊”
“偶的名字是许褚哦。”
“许褚啊 以后不要总喊我大叔了 大叔我的名字是典韦。”
“可是你刚才都叫自己大叔了哦。”
“诶…你这小鬼还真是死脑筋。”
“不要叫偶小鬼咯。”许褚拿起一串外焦里嫩的炸豆扣递给典韦“这个是偶最爱吃的啦。”
“最爱吃的啊”典韦重复着许褚的话 拿着那串炸得酥黄的豆扣填在嘴里
“哦…大概是除了大叔的炒饭之外最爱吃的。”许褚认真地想了想 然后盯着典韦咀嚼的表情天真地说
“我说小鬼 你怎么这么爱吃炒饭呢。”典韦笑着把吃完的签扔到一边 又拿起孜然洒在一串烤得有些焦的土豆上
“偶只是喜欢吃典韦哥做的炒饭罢了。”许褚扬了扬嘴角“这是偶在老爹去世之后吃到的最像他生前所做的味道。”
典韦张了张嘴 却没能说出一个字
“典韦哥 偶真的非常感谢你的啦。”许褚认真地望着他“偶从小就没有母亲 在老爹去世之后偶从来没有想到能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第一次感觉到家的味道。”
“…”
“偶在老爹去世之前最大的愿望是做一个厨师。但是他走了之后偶最大的愿望是毕业以后回到老家认真种田。”许褚眨巴了一下眼睛“周围的朋友听到之后都说偶笨。但是没有人知道偶站在麦田里沉浸在耕种的时候才会忘记自己没有家。他们都不知道这正是偶真正想要的东西啦。”
“…”
“大叔有什么梦想吗。比如找个贤惠的老婆一类的。”
“没想过找老婆。”典韦深吸了一口气 又缓缓吐了出来“想找一个爱种田的人。他种田我做饭,搭档一辈子。”



两年后许褚毕业了 可曹仁和徐晃却再也找不着他的联系方式了
“诶公明 你说许胖子到底去哪儿了”
“嘿 可能真的找了一个白胖的媳妇一起种地去了吧。”
曹仁嗤笑了两声 两个人看似如常 不同的是两只粗糙的手却已紧锁在了一起
流淌而过的时间没有把一些人冲散 反而是让他们紧紧抓住了彼此
此时此刻许褚在老家的田地里坐在小马扎上 微风拂过那些麦穗 发出欢愉的味道。
毕业之后许褚就真的返回了家乡 包下了一块田地自给自足 也算活得惬意
只是望着深邃的天空时还是会时不时想到那个高大的光头男人
想到他桀骜的双眼和他难得温柔的笑容
想到他手上的老茧在抚摸自己头顶的时候并不是太难受
想到他做的炒饭是全天下最美味最亲切的味道
想到橙黄色的劣质灯泡下冒着热气的铁板烧
想到他听到自己诉说后的沉默和带着复杂感情的眉眼
想到曾经那个大叔给自己说“想找一个爱种田的人。他种田我做饭,搭档一辈子。”
如今许褚早已实现当初最渴望的梦想 回老家认真地种田 在麦浪中放空自己 逃避着羁绊和沉重的回忆
可是他却觉得少了什么
到底是什么呢
他不知道心里空洞洞的那部分是属于父亲的还是最爱吃的炒饭的
他怎么都不敢承认那只是为那个光头刻意留出的位置 故作漫不经心却总也不舍得填满
“大叔 你现在还好吗。”许褚不自觉地出了声 却没有人应他
苍蓝的天空下仿佛只有许褚一个人 白云早就被无垠的蓝吞得一干二净 许褚听到树上有喜鹊在轻啼 忽地觉得自己可能早已经死去了

第二天清晨 许褚在刺眼的阳光下缓缓睁开双眼 他戴上斗笠 手里攥上锄头 准备开门去田地
门打开的一刻 青绿的山色没有如往常一样撞进视线里 许褚定在原地半晌 颤抖的手不小心把沉重的锄头丢在了地上
对面的人不急不恼地蹲下身捡起锄头 抬起头笑着看他的眼睛
“你好。”那个声音有点沙哑“我是最会做炒饭的厨师 我想来这里找一个最会种田的家伙。”
许褚终究是没有忍住眼泪 十年之后每每说到此刻哭得稀里哗啦的时候 都要被典韦摸着脑袋狠狠地调侃一番
他想过一万遍下次见到典韦要塑造一个怎样完美的开场白 然而真正见到对方的那一刻他只能颤抖着嘴唇 紧紧拥抱住对面的人的肩膀
过大的冲击力害得无辜的锄头第二次摔在地上
只是这一次 没有人再去捡起它。

END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