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贺红】追随(短篇/甜)

第一次写贺红w请多指教
贺总被我写的似乎没这么攻了QAQ

-----------

“妈的”莫关山皱着眉踢了脚下被踩瘪的易拉罐 好像在狠狠收拾那个虚伪阴险的黑发混蛋

胡乱地挠着头发 随后满脸不情愿地走进了超市的蔬菜区“又要去这个可恶的家伙那里做饭了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啊啊”

红发的少年表情凶狠得像只小狮子 细长漂亮的手指却在违和地抚摸着粘着泥渣的土豆们 小心地挑选着没有长芽的新鲜土豆

今天贺傻逼又要吃土豆炖牛肉 嘁 一点创意都没有的混蛋一个

莫关山接过师傅切好的带筋牛肉 客气地说了声谢谢 心里寻思着牛肉买的会不会有些少

在路过乳制品的区域时 莫关山的眼睛锁定在买一赠一的酸奶上

这么好喝的酸奶竟然会沦落到买一赠一的地步 这个人人缺失味蕾的社会 嘁 真讨厌。


抵达贺天的家里的时候 天空才刚有些暗 透过开门的贺天 莫关山看见巨大的落地窗后面是一片蓝红交错的残霞

“进来吧。”黑发的少年对他眯着眼睛笑着说 手里接过他刚买的食材

莫关山瘪着嘴 走向料理台

饭做好之后 两个人便在餐桌前坐好 在莫关山准备夹菜的时候 透过饭菜朦胧温热的热气 他看到贺天盯着自己不怀好意地笑着

非常可疑!!!

“笑屁啊你 看我干什么!”红毛瞬间炸毛了

“莫关山 我问你…”贺天咽下嘴里的牛腩 抬眼看着他“你高中要考哪个学校”

“关你屁事啊”莫关山放下筷子 冲贺天比了一个中指“老子就算不上了你也管不着”

“不行。”贺天收起了笑容 盯着他的眼睛“莫关山 你必须和我填一样的志愿。”

“谁他妈要…”

“不同意的话 我会天天去你们班门口堵你的。”

“操…老子知道了 答应你就是了 吃你的饭!!”莫关山白了他一眼 将筷子攮进一块松软的土豆里

贺天用余光偷偷瞧着红发少年的样子 觉得这口饭似乎更好吃了一些

“对了 我要报的学校是X中。”贺天的脸上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记住了哦”

“哦。”那老子绝对不报X中

贺天吃光了牛肉 美滋滋地从塑料袋里掏出了一盒莫关山新买的酸奶 抬眼却看到莫关山在瞪他

“嗯…另一个给你”贺天把另一盒包装上写着【赠品】的酸奶摆在莫关山面前 脸上写满了“我好吧 你快夸我呀快夸我”的轻浮表情

“这两盒都他妈的是老子的 你不准动!”莫关山又炸毛了

贺天笑了笑 没有回应他 只是把尖锐的吸管“咚”地一声捅进了酸奶里

莫关山想 下一次一定要在这个败类的饭里面放巴豆 让丫拉成阳//痿最好



后来 很快就到了报志愿的那一天

莫关山有些焦躁地咬着笔杆 盯着眼前的表格

要和那个家伙填同一所学校吗?毕竟之前答应过他…

在这个想法刚出现的一瞬间 他又恍然想起那个黑头发的混蛋曾经狠狠地拿拳头威胁过自己 还说要拿针缝住他的嘴 还他妈趁自己害怕的时候摸了自己的胸…最恶心的是还在体育课强吻自己还把舌头伸了进来 真是该死的混蛋!!那是老子的初吻啊操……即便是强吻了自己 那家伙后来还是跟一朵交际花似的天天在走廊里和女生们调情谈心没羞没臊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的真他妈不要脸 他妈的老子凭什么和这人渣报一所学校!!

莫关山气鼓鼓地拔开笔盖儿 在志愿栏里恶狠狠地写上“Y中” 纸页都险些被戳穿

嗯。这样 以后就再也不用和这个人渣有交集了。



日子还是如常

贺天为了让莫关山顺利考到自己所在的学校 强硬地剥夺了他课余在外浪的时间 并亲自辅导他

莫关山不是没反抗过 可是听到那个禽兽面不改色地说着“再逼逼老子就亲你了啊”这种不要脸的话之后 莫关山还是选择了闭嘴

他打不过贺天 也反抗不了这个人渣对自己的侵犯 所以他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妥协

其实莫关山也有感动过或惭愧过

在他看着贺天低垂着眼睛 认真地检查自己的数学作业 手指拂过自己写的歪歪扭扭的笔迹时 他承认自己的心跳还是空了一拍

莫关山觉得贺天这样的败类长了一副好皮囊还真是糟蹋了 这个混蛋去【非诚勿扰】站着不说话也不瞎动弹的话 绝对可以24展灯都亮的啊喂 我操不对啊…他就算开口说话了 24展灯估计也是都亮着的 呵

回过神来的时候 莫关山看见贺天正在笑盈盈地望着他

“喂 你他妈别笑这么恶心行不行”莫关山皱着眉 真他妈想把练习册摔丫脸上

“那你为什么看着我发呆呢”贺天笑盈盈的表情丝毫没变 望见红毛的耳尖由白变红的时候 他满意地挑了挑眉

“好啦不闹了 我来给你讲讲你错的题。乖乖听着哟”贺天用手揉了揉莫关山像小刺猬一样的头发 却被小刺猬一巴掌打开

贺天却也不恼 毕竟和小刺猬相处的时间还多着呢



后来的后来 到了高一开学的前一天

那天晚上莫关山照例在贺天家里忙碌着做着饭

莫关山在清蒸的鱼身上撒着一层娇嫩的小葱 心里想着 这大概是给贺傻逼做的最后一顿饭了 待到明天 他就再也找不到自己了

莫关山心里突然颤了一下 莫名其妙的苦涩味道扩散在了嘴里

啧 绝对是因为想起被贺天这个人渣欺压的悲惨经历而感到痛心才会出现这种奇怪的感官

绝对不是因为不舍和眷恋 绝对不是

莫关山把鱼端上了餐桌 给贺天递过去一碗漂亮的米饭 碗上隆起的半圆饱满而对称

吃饭的时候两个人莫名的安静 莫关山低着头不去看贺天 他的心里莫名其妙有些难过和后悔

自己明天就要去Y中了 能考上Y中这样的重点高中真的多亏了贺天对自己偏执的帮助

不然 自己可能真的要堕落下去了吧

可是…自己却食言了

却再也见不到这个家伙了

贺天安静地吃完最后一口饭 语气难得温柔地对莫关山说“明天学校见。”

莫关山张了张嘴 有很多话想说 想道歉 也想大声和这个混蛋吵一架 可他最终一个字节都发不出 只能低声“嗯”了一下

贺天 明天你就见不到老子了

贺天 滚你的吧 老子要回归自由生活了 不陪你玩了

贺天 去你妈的做饭 大少爷要吃炖牛肉找个高级保姆去吧 老子不伺候了

贺天 你是个自大虚伪的傻逼 老子最看不惯你这种人了

可是贺天 老子还是他妈的想见你 尽管这么讨厌你 讨厌到想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对不起 贺天 老子这回要放你鸽子了



第二天是九月一日 高中开学的第一天

莫关山走进新学校的教室 里面不同的陌生面孔在彼此寒暄着

而他却提不起精神 社交这种事真是最鸡/巴麻烦了

他的座位前面是两个聒噪又活泼的女孩子

“诶 感觉我们学校没什么帅哥呢 有些失望耶”
“嗯 是数量比较少啦 可是八班有一个 超!帅!的!你看到没有?”
“诶?你说的是谁?”
“我也不知道名字呢 就是…卧槽 就是后门站着的那个高个子!!你快看啦”

莫关山顺着女生们的目光 好奇地望了过去 那里站着一个熟悉的人 一个熟悉的混蛋

莫关山愣在座位上 看着贺天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

“你这个笨蛋。”贺天用手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不是说好了吗 一定要记住我要考的学校”

“谁…谁他妈答应你了啊”莫关山别过脸企图掩盖红透了的脸颊 嘴里结结巴巴地说着话

“你要犒劳我啊莫关山”贺天笑着说“要不是我密切追随你的行踪 我们可就要分开了”

“你…别他妈说这么恶心的话 简直要恶心死我…等等我操 你他妈要拉我去哪儿!”

莫关山被贺天狠狠地拽住手臂 往学校天台的方向跑去 停下来的时候 贺天将他圈在墙角 眼角微红地望着他

“我说你 就这么讨厌我吗”贺天苦笑着望着他“就这么想割裂开我们的关系吗 考到和我不一样的学校 然后换个手机号 开始新生活 再也不去想还有我这样一个人出现在你生活里过 是吗 莫关山”

“不…”

“莫关山 你这个傻逼 你到底知不知道 我他妈最不想失去的人就是你了”

莫关山埋着头 肩膀瞬间颤了一下 看来大概也许可能以后应该对这个混蛋再好这么一点点了

莫关山抬起头 刚想要说些抱歉的话的时候 就被一个人用力禁锢在怀里

他咬着牙 扬头刚想给那个混蛋的下巴一拳头的时候 却看到那人眼里盈满的泪水

“真他妈麻烦”

低头爆了句粗后 莫关山便将那双悲伤的眼睛用手掌温柔覆上 粗鲁地吻了上去

评论(14)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