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贺红】味道(短篇/甜)

这篇有bug 衔接可能也有点问题 请多指教XD

------

【知道你会偷看 白痴 快给我做炖牛肉】

恶趣味地写完这张纸条后 贺天轻笑着 将自己摔在了后面的大床上

不知道明天莫关山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呢

侧过脸看着落地窗外的世界 贺天心想着 为什么自己非要缠着莫关山来家里做饭不可呢

贺天隐藏着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连见一和展正希都不知道 何况是那个红发的猖狂家伙

其实贺天没有味觉 天生就没有

所以找莫关山来家里做饭完全只是个愚蠢的借口

酸、甘、苦、辛、咸 这些都是什么样的味道 老子怎么可能知道??

所以从小到大 贺天判断一样东西好不好吃 从来都是通过敏感的嗅觉来猜测

贺天认为 闻起来清新的柠檬 大概吃起来十分美味可口吧

而气味古怪的臭豆腐和螺狮粉一类食物却被贺天全部划分到可以攻打//菲律宾的生化武器中

尽管没有味觉可以归类于身体残疾的一种 但是贺天却丝毫不会因此而困扰

【在世界末日的时候 只有像我这样的人才能靠吃奇怪的东西活下去吧】

他这么安慰着自己的时候 正好与恶狠狠瞪向自己的红发少年视线交错

红毛像模像样地围着围裙 手里拿着飘着油花的大勺子 表情却像只炸毛的猫

【不过还真害怕莫关山这家伙哪天把皮带切碎煮烂了给我吃 反正我也尝不出来】贺天想着 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贺天仍然记得 第一次见到莫关山的时候 并不是因为他一头桀骜不逊的红发而被惊艳到

反而是被莫关山身上独特的气味吸引了

那种温和的气味有些像雨后的薄荷 和他凶巴巴皱眉的样子一点都不般配 违和得很

贺天不自觉地深吸了一口气

莫关山身上浓郁而刺激的薄荷香进入鼻腔 又进而向口腔蔓延的时候 抵在上颌的舌头突然颤了一下

好像…有味觉了?

在刚刚的那一秒 舌尖上微凉的甜味逡巡着扩散开来 却一瞬间又消失了

贺天再次望向莫关山的时候 对方的眼睛正好和他对上了

红发少年被这古怪痴汉脸的陌生面孔弄得莫名有些羞赧 却还是凶狠地竖着中指问他“看个屁啊”

“嗯 看个你。”

红发少年咬牙切齿地看着他老半天 一个字都憋不出来 只好夹着蛋怼着寸头哥们离开了

“操 那傻逼谁啊”莫关山搔着头 不耐烦地自言自语

“贺天啊”寸头瞅了莫关山一眼 在他旁边漫不经心地吹着泡泡糖 圆圆的泡泡被心情不爽的莫关山一掌拍破在寸头的鼻子上



后来两个人可就结下梁子了

莫关山每次看到那个阴险狡诈的混蛋盯着自己看的时候就感到恶心反胃 就像一晚上日了三只吉娃娃一样

在莫关山和见一展正希发生冲突之后 他和贺天的矛盾似乎更严重了一些

反正从那之后 贺傻逼总能在他心情特好的时候突然出现 给他添了堵之后再高高兴兴离开

莫关山自然想过狠狠收拾一顿这个混蛋 但是尝试多次以后都以被对方秒杀的结局悲催地躺在地上抽搐打滚儿 不良少年的潇洒气魄瞬间荡然无存

都他妈是那个傻逼的错

莫关山靠在路边眯着眼看着公告栏上张贴着自己的警告处分 心里却想着今天的三明治真他妈好吃

就在这时 透过透明的玻璃窗 莫关山看到背后有个傻逼在盯着他阴森森的笑

真他妈吓人!

莫关山转过脸来刚想骂一句“看个屁啊” 就想起上回刚被这货套路了来着 于是老老实实闭上嘴 和自己的三明治相爱相杀着

“哟 又被处分了啊”贺天笑眯眯地望着他 人渣笑起来竟然这么人畜无害

“关你屁事。”莫关山撇过头不瞧他

“莫关山 你会做饭吧。”黑发的少年问

“谁他妈要告诉你。”

“那就放学来我家给我做饭吧。”

“我才不要给你这种傻逼做…”

“你的蛋是不是不想要了?”贺天低头瞅了一眼莫关山的裆部“再他妈废话就给你拧下来。”

莫关山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裆部 有点心虚“行了 老子答应你就是了 赶紧滚。”

贺天满意地笑了笑 背过身离开的时候扬了扬手“下午在学校门口等你”



下午放学的时候 莫关山拽着寸头 让他陪自己从学校南侧的围墙翻出去

“喂 贺天不是让你去他家做饭吗?你真打算溜?”

“去他妈的吧。”莫关山麻利儿地翻上强 得意洋洋地跨坐在上面俯视着寸头“让他吃屎去吧。”

“诶?好巧哦在这里碰见。”

听到熟悉的声音之后 莫关山僵硬地转过头去 看到贺天皮笑肉不笑地站在围墙的外面

操 真是狗日的一天!

莫关山正想跳下来逃跑的时候 就被贺天一把扽住左脚脚踝 将他整个人从围墙上掼了下来

“不是说好了要从校门口见的吗 还真是健忘。”贺天笑嘻嘻地说着 右手却快准狠地掐向了莫关山的裆部

“嗷嗷嗷我错了!!”

啊-真是愉快的一天啊 贺天如是想到
日-真想草泥马啊贺天 红毛如是想到



后来这种你追我赶的形式就一直持续着

贺天并不完全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一直纠缠着莫关山来家里做饭

大概是觉得莫关山可能是能治好自己味觉的一线希望吧

贺天苦笑了一下 余光偷偷看着红发少年认真做饭的样子

好像…有点好看?



这是莫大爷第二十一次被绑架到贺傻逼的家里 莫大爷对此很不爽

所以今天的莫关山准备承担着被揍的风险来整贺傻逼一次

莫关山回头鬼鬼祟祟地看了一眼 发现贺天在专注于打psp 于是转过身来默默在糖醋鱼里加了半瓶子醋

啧 可惜这么好的鱼就被毁了 莫关山在心里窃笑到


吃饭的时候 莫关山避开糖醋鱼 加了一大筷子旁边盘子里蔫了吧唧的的油麦菜

一边扒拉着米饭 一边把眼睛搁在碗沿上面偷偷观察贺天

啧…这傻逼怎么还不吃 难不成被发现了?莫关山感到很不爽

这个时候 贺天终于夹了一大块鱼肉 填进嘴里 嚼得还挺开心

excuse me???难道醋放得太少了?

红毛终于坐不住了 气涨了脸 自己也捯了一筷子鱼填进嘴里

呸!真他妈难吃!!猪都嫌难吃!

莫关山恶狠狠地把筷子摔在桌子上 揪住了贺天的衣领“你他妈耍老子呢!!贺天!!”

贺天迷茫地睁着眼睛 满脸都是问号

这反倒让莫关山有点不好意思 放开贺天之后 他沉住语气问“你觉得这鱼味道怎么样”

贺天眯着眼笑了笑“还不错啊。”

“贺傻逼 你他妈味觉失灵了吧。”

“味觉?我从小就没有这种东西。”贺天定定地望着他“你们所说的每一种味道 我都没有尝过。”

“…”

“那…那你他妈的叫我过来做饭干什么??”

贺天望着面前虚张声势的人有些忍不住笑意 明明因为害羞满脸通红 却还是一副粗暴的样子“大概是因为你看起来很好吃吧。”

“你…你他妈再说什么恶心的…唔”

贺天吻住面前的人的时候 半睁着的眼睛看到对方憋的噙满泪水的眼眸 早就想这么对这个嚣张的家伙了

舌头卷住对方舌头的那一刻 香甜而清爽的薄荷味道袭人得要命 而自己刚被醋浸泡过的舌苔也变得又酸又麻

味觉 好像真的恢复了呢^^

Fin

评论(36)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