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惊!痴汉学生竟对病弱老师做出这样的事…(五)

黄老爷子出场
张郃夏侯胖再次相见咯咯哒w



晚上临走之前 张郃一边温柔地抚摸着夏侯霸的脑袋 一边用威胁的语气笑嘻嘻地说“不许把你遇见我的事情给那个你笨蛋老爸说哦”
夏侯霸恶寒地点点头 望着张郃的时候余光却偷偷打量张郃身后的郭淮老师
郭淮老师还真是理想型啊!!!
“是吗?原来仲权喜欢年上啊”张郃意味深长地盯着夏侯霸 调侃着回应他
怎么回事!!刚刚的内心os怎么被公放出来了!!怎么被后妈听见了!太羞耻了啊啊
“后妈再见!老老老老师再见!!”
夏侯霸冲进电梯里把门关上了 满脑子还是郭淮修长白皙的脖颈
以后还是不要随便os比较好啊…


后来日子还是一如既往地进行着 夏侯霸还是隔三差五会和张郃密会 并向后妈报告最近夏侯渊的动态
张郃一边拨着开心果和松子一边往丫嘴里塞 心想着吃坚果长高高才能让儿子推倒伯济
夏侯渊虽然还是坚持不懈地试图骚扰张郃 但是效率并不高
他很郁闷 媳妇莫名其妙跑了两个月了 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他养成了借酒消愁的习惯 经常从廉价的充满烟臭的小酒馆儿里喝掺水的牛栏山二锅头 还喝个烂醉
午夜咿咿呀呀地晃回小区 还经常在小区楼下大声开嗓唱歌
小区的怂逼比较多 一般也就关着窗户骂几句 不敢和夏侯渊这种又胖又无赖的醉汉扛上
但是有个叫黄忠的老头儿除外
这倔老头儿年轻时当过兵 骨子里又正直又硬气 怎么会怕夏侯渊这么个喝得烂醉的胖子呢
黄老爷子七十来岁了 睡眠质量本就不大稳定 这几天更是被老婆跑了的夏侯渊烦个不行
他打开窗户就冲着夏侯渊大骂“死胖子 半夜撒什么泼?赶紧滚回家睡觉去 不然老朽揍死你!”
夏侯渊一听不愿意了“妈的老东西 有胆就滚下来 我帮你提前入个土!”
黄忠脾气挺臭 扛着家里的鸡毛掸子就下了楼 跟夏侯渊在草丛里没羞没臊(划掉)搓了起来
据说第二天早上 小区民众看到一个几乎完好无损的老头子和一个浑身是伤的胖子躺在草丛里呼呼大睡 看着还挺亲密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老头子攻击力挺强悍 把夏侯胖子打得右手臂骨折了
事实证明喝醉酒了不要乱呲牛逼

得知老爹骨折了的夏侯霸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他跑到郭淮家里找张郃 急得眼泪都出来了
“后妈 老爹他…被人打医院去了呜呜呜呜呜”
张郃愣在原地 突然间自责和内疚感填满了整个心脏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不告而别并且一直因为情绪化不肯回家 妙才也就不会嗜酒 不会在小区闹事 也就不会进医院
其实气早就消了 一直不肯回家也不过是没法放下面子 而现在已经不能再任性下去了
张郃带着夏侯霸 开车火速前往了夏侯渊所在的医院
一进病房 张郃看到夏侯渊的病床旁边坐着一个容光焕发的老者 正在给病号削苹果
只不过手很拙 这苹果被削完之后几乎只剩个核了
夏侯渊的右手臂被包扎起来 他还是胖胖的 肚子并没有像夏侯霸说的那样凹进去 看上去像个被包在绷带里的大粽子
只是他看起来有些愁眉不展 满脸的胡渣让他看起来也憔悴了几分
看来自己离开的这两个月 夏侯渊过得并不快乐
当张郃和夏侯渊对视上的时候 夏侯渊的眼里瞬间就蓄满了晶莹的泪
“儁儁儁乂!!”夏侯渊激动得大叫起来 却牵扯到了手臂的伤口 嗷得叫出了声
这个令他朝思暮想的人终于再一次出现了 真好 真好
张郃跑过去把夏侯渊抱在怀里 只不过对方腰围感人 他怎么努力也环不过来 可是还是忍不住噙出了泪水
张郃努力地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眼神有些心虚地游移到了别处 装作严肃的样子给病床上的人说
“如果你以后能够做到欣赏我的发型 我就勉为其难回来好了 还有!把你那愚蠢的微信名给我改了!!”
“儁乂你最好了!!”
张郃温柔地笑了笑 瞥见床边陪病人的老者一脸不屑的样子 便开口询问“请问您是…?”
“哦 我就是打伤了他的人”黄忠一本正经地回答 还从张郃带来的樱桃里拣了一颗最大的填在嘴里
“……”死糟老头子!!!
“儁儁儁乂你冷静!!不要打人啊啊!老头儿万一碰瓷的话咱俩就要再背30年贷款了啊啊!”
夏侯霸在病房门口无奈地看着这一幕 真…欢…乐

TBC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