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延岱/马赵】把你的面具送给我好嘛(中)

被屏蔽了 心累…
好不容易有几个赞了 容易吗我QAQ
发一部分 剩下的走链接吧哭
魏延黑化 伪超岱注意


“魏延 你的面具好看 送给我好不好嘛”
第四遍…
不知道马岱抽了什么风 今天的他总是轻戳着魏延的面具满脸期待地盯着他
就算你对我星星眼攻击也不会给你的…
马岱看魏延不做声 心里没来由的委屈 瘪着嘴也不说话了
魏延有些无奈 只好摸着马岱柔软蓬松的头发解释说“面具…要…遮脸…”
马岱听了之后认真地思考了一下 嗖嗖嗖地跑回了房间 又嗖嗖嗖地跑了回来
他手上拿着一个小时候在小卖部五块钱一个的奥特曼面具 非常诚恳地递给魏延
“换吗!”
“………”
魏延突然觉得马岱或许并不喜欢自己 他不过是喜欢自己的面具吧…
但是 和马岱在一起的时光总是最快乐的
所以…管他的呢…
“魏延 换吗换吗换吗!!”马岱举着奥特曼面具绕着沉思的男人转圈圈
魏延粗暴地把劣质的奥特曼按在马岱脸上
换…个…屁…


慢慢地 魏延觉得自己好像开始发自内心地爱上了这份工作
即使会遇到一些奇奇怪怪的顾客
比如按了门铃之后故意十分钟才开门的庞统
比如总是几乎全裸来开门的甘宁 魏延一点都不想知道为什么自己每次派快递的时候这家伙都在做什么似乎见不得人的事情
比如总把收件人姓名写成“诸葛村夫是混蛋”的司马懿 每次这个神经病总会挑着眉故意问魏延“谁的快递啊?” 魏延只能无奈地回答“诸葛…村夫…混蛋” 他眼睁睁看着司马懿抢过包裹 发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笑 其实魏延还挺高兴的 毕竟他也看诸葛亮不爽很久了
即使这些白痴顾客让魏延感到心累 但是只要在502房间开门的一霎那 他的所有疲惫感就被洗空
对于魏延来说 每回工作能与马岱相处的那十几分钟就足以成为他工作的目的

直到有一天 魏延再次敲了502的门 却眼看着半裸的马超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诶?是快递吗?”马超疑惑地盯着他
魏延的脑中突然一片空白 抬眼看了看门牌号 的确是502 马岱的家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半裸的马超会出现在马岱家?他们是什么关系?做了什么?他们这样亲密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在我出现之前?还是之后?马岱…是在骗我吗?可是为什么要骗我?明明是你先介入到我的生活中的!你…怎么可以欺骗我?!
魏延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要被人攥碎了 他很想逃 可是却像被鬼上身了一样动弹不得 快点走吧…快离开这里…不想再看到他们亲密的样子…不想…
屋漏偏逢连夜雨 魏延还是看到了从里屋走出的马岱 他也光裸着雪白的上身 用毛巾擦拭着湿润的头发 打着哈欠的时候眼角渗出清澈的泪珠 慵懒满足的表情诱人至极 好像刚经历了什么疲倦却又愉悦的事情
他看到魏延时的表情有点讶异 却很快又恢复了明媚的笑脸 他挥着手中的毛巾和魏延打招呼 小巧的虎牙露了出来 有点狡黠
曾经让魏延心跳加速的笑颜现在只让他感到痛苦 这样漂亮的笑容你应该常常在马超面前展露吧?岱
魏延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情绪 泄愤地把手中的快递盒砸在地上 转身离开
不会…再…回头…
马岱的笑颜僵在脸上 他僵硬地蹲下来 爱惜地捡起被摔瘪的快递盒
里面装着两只情侣色的马克杯 边角摔碎了 是他准备送给自己和魏延的礼物


魏延回到单位公寓里躺着发呆
他的室友赵云正在打游戏 扯下耳机对着他说“文长 身体不舒服吗?这么早就回来了”
魏延没回应他 只是望向他的时候眼睛里多了几分怜惜
其实比起自己 更可怜的人是赵云吧
刚和马超确认关系一个月的赵云 明显还沉溺于热恋期 小心翼翼地经营着和马超的感情 抱着手机发呆的时候眼睛里总是会溢出温柔
可是他却不知道自己多情的男朋友已经倾心于别人了
倾心于那个漂亮单纯 有着细腻笑容的少年
“人渣…”魏延咬着牙愤恨地说道 声线都因为激动而颤抖着
赵云有些担忧地看着他 张了张嘴 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魏延的一整天都变得浑浑噩噩的
夜幕把整个房间都包裹在压抑的黑色之中
他瞪着干涩的眼睛 连眨眼都忘记了 墙上的钟表滴答滴答走着 最终时针分针重叠在0点的位置
午夜来临 在失落的黑暗里 他夜寐不安
很多可怕的画面开始侵袭他的大脑 他一闭眼 就看到马超和马岱谈笑风生的样子
他痛苦地站在他们的身后 像一个透明人一样目睹着他们所有的暧昧与快乐
他头疼欲裂 颤抖无力的双手自虐般地抱住自己的头部 紧闭双眼 再一睁眼时 面前的两个人却已双唇相交 深吻在一起

(剩下的走链接 打不开的话见评论)

http://m.weibo.cn/5280558297/4079207527664460


TBC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