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延岱/马赵】把你的面具送给我好嘛(下)开车啦

人生中第一次开车嘻嘻XD
快来上车high起来
评论有链接

1.
失眠至第二天的魏延精神状态变得很糟糕
因为哭泣他的眼睛肿了起来 扁桃体也莫名其妙的灼热干燥 太阳穴像被针扎一样刺痛着 额头也糟糕地热起一层虚汗
他发烧了
虚弱地从床上走下来 在饮水机倒了一大杯水 灌了下去
赵云看着他摇晃的身体 有些担心“文长…你还好吗…”
魏延冲赵云友好地摆摆手 沙哑着嗓子说“我…请假…工作…麻烦你”
赵云拍拍他的肩膀说了声“没问题” 这两天的快递数量也并不多 赵云的工作压力并不大 只是路痴属性仍会时不时发作 让他十分苦恼
但是无论多路痴 赵云都可以准确地找到马超所在的位置 赵云歪着头心想 难不成孟起身上有GPS定位器吗
魏延简单收拾了点东西 准备回家静养 在这个时候生病其实是幸运的 他可以逃避马岱和马超亲密而残忍的现实 也可以认真地想一想自己应该怎么做 怎么从伤痛之中痊愈
比起身体的病痛 这种心灵上的摧残似乎才是请病假的主要原因
只要那些陌生而充斥着欲望的臆想画面袭击他的大脑时 他就会窒息 就会感到心脏被恶意地压缩着 似乎随时都可以被捏碎
他会觉得自己立刻就会死去
魏延站在镜子面前 他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已经与死去无差
他带着简单的行李推开寝室门 准备离开时 门外却笔直地站着一个人 马超
马超惊愕地看了他一眼 然后走进屋里找赵云说话
真恶心…魏延倒吸一口气 忍住了想打马超的冲动 离开了这会让他压抑的场景

2.
“子龙 你在做什么呀~”
马超看见蹲在地上分拣盒子的赵云 不由分说地扑上去从身后搂住他
“我在…哎呀马孟起!你太沉了!快起开!”
马超委屈地站了起来 满脸都是幽怨的表情
“你们这几天都对我不好…我究竟招谁惹谁了…”马超低声抱怨了一句“昨天和马岱去海边游泳 又去他家玩 本来一直好好的 他喜欢的人来了却莫名其妙和他闹别扭了 他就没良心地把火撒我身上 说什么‘哥哥根本就是个笨蛋扫把星!都是因为哥哥魏延他才不理我的!’”马超叹了口气“我就不懂了 关我屁事啊 那家伙撒起泼来简直就是只小老虎”
“然后就是你的室友…我要是没认错的话 他就是那个混蛋魏延吧?从昨天到今天都对我满脸敌意是什么意思啊喂!连个招呼都不打 就知道跌歇个熊脸 什么狗屁弟夫啊!勾搭我弟弟的事儿我还没找他算账 以后嫁到我家里来看我怎么收拾丫…不对!我绝对要阻碍他和岱的这段孽缘哼”
“还有就是你…子龙…我都这么可怜了 你还不让我抱一个…你都不对我发情了 你不爱我了子龙!”
赵云忍无可忍地把快递盒推在一边儿 站起来就给了马超一个爆栗
“啊啊子龙你打我做什么?”
赵云捏着马超的脸 面瘫着说“我算是知道把魏延变得这么不正常的罪魁祸首是谁了…”
可是他…本来就不正常啊 马超心里想着 可是没敢说
赵云盯着马超的脸仔细看了一会儿 忽然脸有点儿烫 心虚地把手放了下来 尴尬地摸着自己的鼻子咳了两声
客观来说 虽然马超是个缺心眼儿 脑子有泡还粘人的大笨蛋 但是…马超长得真的很好看
赵云突然想起某天醉酒之后 马超将自己压在墙上亲吻的样子 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
马超看着赵云的表情 嘴角恶意地弯了起来 他把房门反锁 一边解着衬衣一边朝赵云走去
“你…马孟起…你要干什么…”
“难得只有我们两个人 你说我会干什么呢…”
“混…混蛋唔…”

3.
“……”
“……”
“……”
马岱推门而入 看到自己的哥哥光着膀子把嫂子压在宿舍工作桌上的样子
三个人都沉默了
随后马超仓促地把毯子盖在赵云身上 朝门口大喊“死小鬼!你跟我有仇是不是!”
马超原本情绪高涨 在就要与赵云进行肉体上的深刻交流时被马岱吓得一个激灵 瞬间就萎了
“死小鬼!你要是总这样 老哥我以后万一O功能障碍了怎么办!!”
马岱斜了他一眼 心想你个属泰迪的 放我家里的黄色杂志都比我高了 撸这么多年也他妈没见你障碍啊
鉴于赵云在 马岱还是没有发作 他努力地堆起笑容 冲着屋内尴尬的情侣喊“魏延在吗…”
“臭小子你是不是瞎啊!!你自己不会看啊!”马超恶狠狠地抨击着门口的傻帽弟弟
“那个…他生病了…回家休息了…”赵云面红耳赤地把自己整个人裹在毯子里 闷闷地回应着“他的地址…二十分钟后我会发给你…”
“啊?可是二十分钟根本不够我干的…啊呀!”马超刚开口说话就又被毯子里的赵云狠狠揍了一拳 这个白痴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
马岱在门口一看 乐了 他笑着说着哥哥再见 嫂子再见 然后关上门 识趣地离开了
赵云终于把憋的通红的脑袋从毯子里解放出来 他恨恨地看着马超说“你不是说把门反锁了吗!”
“那个…我以为…是锁上了…哎呀子龙你不要打啊!”
于是一场温柔浪漫的性爱变成了s//m(误)

4.
当门铃声响了第三声时 魏延终于拖着沉重的身体去开门 他很累 但是需要打发门口可能出现的推销员才能睡个好觉
但是当他看到门口的来人时 他沉默了 并且睡意全无
来人正是他慕思夜想的人 他的眼睛怯生生地闪烁着 望着自己开口“魏延…”
魏延没有理他但也没有拒客 转过身往卧室走去
马岱只好关上门 跟着魏延一起走进里屋
“来做…什么…?”魏延回过头 努力平复着心里的痛楚 问他面前的马岱
“魏延…为什么好像在生我的气”马岱颤抖着肩膀 好像快哭出来了“如果可以原谅我…我愿意为魏延做任何事情…”
“是吗…”任何事情…是吗…

5.
“魏延…”马岱颤抖着声音叫着魏延的名字“你到底怎么了 冷静一点好吗”
不是说…任何事都可以吗 你怎么害怕了呢 岱
果然…只有马超才可以和你做这样的事情吧
此时戴着面具的男人把他摁在床榻上 透过面具 冷冽的双眼直视着他 那目光麻木得让马岱难过
“马超…和你…”魏延喃喃着 只是念出两个名字 心都抽搐着 似乎在叫嚣在悲伤
“我哥哥?和我?”马岱一头雾水 但是在看着伏在自己身上的高大男人时 脸又兀自红了起来
哥…哥?
魏延愣在床上不说话了 原来是兄弟吗?说起来…两个人的确都姓马呢…那么…不是情人?全是自己在胡思乱想吗?
魏延匆忙地放开马岱被桎梏住的手腕 讪讪地准备站起来
“喂!我哥哥究竟和我怎么了啊?魏延 这是你生气的原因吗?”马岱有些着急 用手拉住了魏延的手臂 哀求的表情似乎不肯让他离开
魏延有些尴尬 他低下头来 温顺地对马岱轻声说“对不起…”
“对不起…不该…误会…你”魏延想了想 缓缓地把脸上的面具摘下来 戴在了望着自己的少年脸上
竟然意外的合适
“面具…送你…原谅我…”
“魏…魏延…”马岱已经来不及琢磨魏延刚才话语的意思 他专注地望着魏延面具下神秘的脸
这张脸并不是传闻中狰狞如恶鬼一般的面容 反而耐看且顺眼的很
棱角分明的脸庞 坚毅的双眸 高挺的鼻 眉宇之间的那股淡然与正气是他不曾见过的
马岱向前跨了两步 搂住了魏延宽厚的肩膀 心跳如雷 他觉得有些话需要说出来了
面具有些沉 他踮起脚 有些吃力地抬起头 透过面具观察着魏延的表情
魏延的脸上并没有波澜 他坦然淡定的样子似乎对马岱亲密的动作没有丝毫期待
马岱有些难过 他放开手 微微低下头 那些话还是不要说了吧…永远烂在肚子里吧
马岱的眼角有些泛酸 几滴清泪顺着面具的凹凸方向滑了下来 自始至终可能都是自己的独角戏吧
魏延终是叹了口气 用手抬起了马岱的下巴 温柔地掀开下半部分面具 吻了上去
突如其来的吻让马岱的心变得更加复杂 来不及收回的泪水簌簌地落了下来 滑落在两个人交缠在一起的舌尖上
魏延摘下了碍事的面具扔在地上 一言不发地把马岱重新压回床上
他笨拙地用手背揩去马岱源源不断的泪水 木讷地安慰“不哭…”
马岱把头搁在魏延的颈窝 啜泣着小声说“魏延 能不能别丢下我”
“好…”

6.

【开车!连接如果打不开的话 见评论】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79399518509015



END






评论(1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