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凌公绩的背后灵(一)

开个新坑啦 不知道多深的坑
背后灵梗
写一篇欢乐向来治愈一下自己
谢谢一直陪伴我的小伙伴
希望看到这篇文章 看不到这篇文章的人都可以开开心心的
主CP:甘宁X凌统
后期应该会出现:魏延X马岱 夏侯霸X郭淮
其他待定

--------


啊啊 酷暑季节打篮球还真是要人命啊
当凌统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的时候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凌操鄙夷地瞥了他一眼 啧了一声
“嘁 瞧你小子 累得跟死狗一样”
凌统冲他做了个鬼脸 懒得理他 掀开T恤开始烦躁地扇着风
真热 凌统觉得自己像一只被活埋在土里烤的叫花鸡 太阳简直是刑具…
家里没开空调 只有一扇又老又旧的电风扇吱呀呀地转着 吹出的风似乎都是烫的
凌统看得怪烦躁 踹了风扇一脚 冲老爹大吼“开空调”
凌操应了一声 满脸不情不愿地按了遥控器的开关
哼 真是个抠门的老头子…
凌统想着 顺便从冰箱里拿出两根冰棍儿 扔给凌操一根 俩人便瘫沙发上一边舔冰棍儿一边看电视 倍儿滋润
真爽啊!这才是夏天啊!!
正当凌统沉浸在夏日的欢乐和感动中无法自拔的时候 他被凌操狠狠地掴了脑袋瓜
他吃痛着回头 看到凌操满脸嫌弃的表情
“身上太味儿了 滚去洗澡!”凌操崩着张脸舔了口冰棍儿 又往边儿上挪了挪“你熏得我都看不进电视去了”
凌统皱着眉想回嘴 却觉得理亏 夹着尾巴跑去浴室洗澡了

凌统把自己脱了个精光 照着镜子洗了把脸 觉得自己酷似电视洗面奶广告里的男明星
即使常在毒辣的紫外线辐射下做室外运动 凌统却还是拥有白皙透亮的肌肤
凌统常常在朋友面前吹牛逼“小爷这种天生丽质的人只会越晒越白的哟”
这引起了他那位天生丽质却涂防晒霜都晒的黢黑的好友—陆伯言的强烈不满
回过头来 凌统看到浴缸里的水已经满了 便伸手关掉水龙头
突然 他对着浴缸的水面愣住了
怎…怎么会?
“啊—!!”
凌统杀猪般的叫声惊动了客厅的凌操
凌操的左眼皮跳个不停 却还是凶巴巴地叫嚷嚷着问他“怎么了?!”
“没没没事—在浴缸里滑倒了!”
“真是个白痴…一惊一乍的”凌操嘟囔着 心想改天得带这蠢儿子去神经科看看

凌统觉得自己的心脏差点吓得跳出来
他眯着眼回过头 身后站着一个几乎全裸 上半身纹着龙纹的精壮男人 地上皱巴巴地散着几件衣服 估计是这男人刚脱下来的
花里胡哨的纹身格外扎眼 而这个陌生的男人竟然还顶着一头欠扁的金发
就在刚才 凌统从浴缸水面的倒影中看到了这个陌生男人的样子
他惊了一跳 以为是强盗溜进了家里又躲在了浴室中 看到自己的裸体之后起了色心 厚颜无耻地扒光衣服准备把自己摁在浴缸里OO然后【哔—】
所以他在恐惧的支配下忍不住惊声尖叫
可是当他和这个扮相浮夸的男人对视了之后 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和安全感浮上心头
于是就莫名其妙地冲老爹撒了谎

仔细打量了面前的男人 凌统觉得他虽然看起来是个变态 但是样貌倒像那么一回事儿
双目深邃 鼻梁高挺 剑眉微挑 怎么看都是张英俊的脸
视线往下游移 嘛…腹肌发达 竟然比小爷练得还有料
再往下 卧槽!竟然OO和【哔—】也比小爷的大…真是…
“那个…”对面金发的变态挠着头有点不好意思“你看够了吗…凌统…”
诶?这个暴露狂知道我的名字?

凌统坐在浴缸里 淡定地往身上擦着沐浴露
他很想赶这个暴露狂出去 只可惜他怕这金毛怪把自己老爹吓出心脏病来
这个时候的凌统并不知道 只有自己能看到这家伙
“所以说…你到底是谁?”
“本大爷乃甘兴霸!!”
“哈?”凌统把玩着手中的浴花瞅他“甘兴霸是什么玩意儿?!”
“靠 凌公绩!你为什么投胎到了这一代却还是这么针对老子!!”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凌统吹了声口哨 把挤满泡沫的浴花恶意地砸在甘宁脸上“所以啊 你说的什么鬼”
“诶…公绩…你怎么知道我是鬼?”甘宁用手抹掉脸上的泡沫“那我自我介绍一下 凌公绩 我是你的背后灵——甘宁”
凌统疑惑地愣在原地 背后灵?

洗完澡之后 凌统无可奈何地把甘宁藏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所以说 你从我刚出生就一直鬼鬼祟祟跟在我身后咯?”听完甘宁的叙述 凌统满脸的不可思议 瞬间觉得自己多了一个隐形的小弟
“准确说 你上一世我就一直跟在你后面 还有上上世 上上上世 上上上上世 上…”
“行了行了 快打住”凌统一边拿毛巾擦着头发一边翻了个白眼“那为什么以前我从来没见过你”
“啊啊 因为以前在你每次转头的一刹那 我会把自己隐藏起来的 可是今天…你脱光的样子实在太诱人了 我就忘…哎呀哎呀你别打!”
凌统气得咬着牙齿 瞪着眼前不知廉耻的背后灵
“那…那也就是说 小爷小时候光着屁股到处跑的样子你都看到过了?!”
“嗯。”
“那小爷坐在床上一边抠脚一边打游戏的样子你也看过了?!”
“嗯。”
“那小爷初中交的那个小女友…”
“你们经常跑到学校小树林里亲嘴儿 有一次还被黄盖老师看见了把你们…”
“滚!!那…那小爷撸管的…”
“嗯…”
“啊啊啊你个死变态!!”
凌统顺手拾起床头的枕头 往甘宁头上砸去
甘宁抱着头一脸委屈的样子“我也不想看的嘛”

凌统吃晚饭的时候 一边凶狠地撕咬着手中的鸡腿儿 一边滑着手机键盘百度“背后灵”
虽然刚刚甘宁已经给自己做了一些简单的科普 但是这个逻辑感人的家伙说话跟放屁一样听不懂
哦…搜到了!
【怀有罪孽的人死后沦为幽灵 必须赎清身上的罪孽后才能顺利投胎转世 而赎罪的方式就是守护那个曾被自己伤害过的人类 直到那个人到达命定死期为止 如果那个人已经死了 幽灵就要在世间徘徊数载 直到那个人投胎转世…】
啊 也就是说 没找到我之前 这家伙肯定一直在世间孤独地流浪吧 如果换作是我的话早就抑郁了
【可是这个家伙…】凌统转过头斜着眼睛看了一眼站他后面的甘宁 这家伙正在对着自己手里的鸡腿发呆流口水 活像一只憨乎乎的金毛犬【真是个白痴…】
“凌统 你回头看什么呢?”
“啊没没…吃饭吃饭!”

吃完饭 凌统又把甘宁领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一边躺在床上看漫画 一边和甘宁说话
甘宁见状 也爬上床 平躺在凌统旁边跟着看
凌统翻了个白眼 把他从床上毫不留情地踹了下去
“啊啊疼死老子了…凌公绩你就不能这一世对我温柔一点吗!”
“哟 我干嘛对你温柔啊”凌统把漫画甩到一边“在我洗澡的时候对着我撸的变态 嗯?”
“靠 老子真没有!”甘宁委屈地爬上床 哼哼唧唧地抱上了床上的大泰迪熊 他以往不高兴了每次都这么干
“喂喂你离我的熊远一点!!”
“老子才不要呢 以前晚上老子都是抱着它睡的”
“什么!!!”
在这个笨蛋背后灵现身之前 他都是偷偷和自己同床共枕的吗!!
凌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耳根也烧了起来
“你这个变态灵!以前和我睡觉的时候到底都对我干了什么 给我老实交待!!”凌统用手拧着甘宁的脸 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他“快说 你是不是碰了我的OO还有哔—!”
“我…我没有…你不要诬陷老子的品味…嗷嗷你快放开老子”
凌统还是气冲冲地撒了手 他抱着手臂看着甘宁“所以说 你上上上上上世做了什么才沦为了我的背后灵?”凌统顿了顿“你杀了我?”
“啊啊 你想的也太严重了 我可没有杀你哦”甘宁呲着牙得意的笑“我只是杀了你爹啦…啊啊你怎么又打我!”
凌统望着对面躲在泰迪熊身后的欠揍的鬼魂说“你为什么杀我爹!!”
“诶诶…”甘宁挠了挠头 表情有些愧疚“因为战争需要啊…而且…我那时候并不认识公绩你…毕竟我也没想到后来我们成为那种关系了 如果我事前知道凌操是你的父亲的话 我绝对不会射那一箭的”
等…等会儿?这疯子的话信息量有点大
成为那种关系?那种关系是哪种…?!!
“咱俩…关系…?甘疯子!小爷我以前和你是什么关系!”
“诶…就是…”背后灵突然脸红了 他把头埋在泰迪熊软软胖胖的背上不说话了
“哈?你害羞什么鬼…难不成是…”
“对…就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靠!!!
“也就是说小爷八辈子之前爆过你这个混蛋的O?”凌统颤抖地说着 天哪 他多想把自己按马桶里淹死
“那个…不是的…是你的O被我…”
“我不听我不听!!”
凌统愤恨地捂住耳朵 欲哭无泪
这只变态灵的出现一次又一次地刷新了他的三观 他实在不敢想象以后的生活该怎么继续

TBC

评论(1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