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凌公绩的背后灵(五)

感觉看的人越来越少了 是错觉吗TAT
霸淮的故事和甘凌日常XD



甘宁和马岱感到震惊是有原因的
因为他们知道 郭淮并不是什么背后灵 他只是一只纯粹的恶灵而已
因为生前累积的怨念而一直在人间飘荡 无法得到净化
带着孤独的怨气和憎恶去寻找那个自己想复仇的人 而夏侯霸正是那个人
生前 夏侯霸是他所敬重的夏侯渊大人的儿子 他疼惜这位晚辈 也经常在凌乱而充斥着寒意的草场上和他席地而坐 促膝长谈
有时候夏侯霸会带一壶酒过来 但是郭淮因为身体原因很少喝
夏侯霸也不逼迫他 自己拧开瓶塞 咕嘟嘟地灌进去老多
郭淮微微侧身时 就能看到夏侯霸咽酒时喉结鼓动的样子 他的眼睛穿过瓷制的劣质酒壶 一直望向地平线的尽头
那时候郭淮有种错觉 时间要是能一直停留在此时该多好 毕竟在这荒芜战乱的年代中 又有几人一生得一知己?
可是在父亲惨遭杀害之后 夏侯霸竟然投降了敌对势力
郭淮因此感到痛苦和愤怒 他无法想象几天前还和自己醉倒在草场上诉衷肠的人会做出这样的事
月夜之下 他大着舌头和那人说着有的没的 却总遭冷场 他不满地抬眼望着那人 却被以吻封缄
都说酒能消愁 能让人忘记一切 酒后酿下的疯狂与荒唐恶果也会在第二天 随着新升的暖阳被融得一干二净
可是郭淮醒来时 那些画面却一直侵袭着他的神经 好似一场没有来得及忘掉的梦
他闭门不出 一直在琢磨着那天的事 却始终没什么头绪
再然后 他得知了夏侯霸叛变的事
郭淮策马加鞭 在颠簸的长途之中 他的心如乱麻
不可能吧…那个人…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
赶到蜀营之时 他看到那个人站在寸草不生的堤坡淡漠地望着他 似一个陌生人
郭淮险些从马上跌下 他的身体近来变得越来越差 疲惫的旅途让他弯着腰干咳不止
他直起身子 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问对面身披盔甲的友人“为什么”
“……”
“仲权…到底为什么”
夏侯霸的嘴唇有些颤抖 说话的声音也带点哭腔
“对不起 伯济”
话毕 便转身离开 甚至没有一个回眸 也没有去回应郭淮眷恋的双眼
郭淮恍惚地回到家中 把自己摔在榻上 声音抽搐着骂那个叛徒
恶徒 混账 懦夫 永远永远不会原谅你
可当视线瞄到桌上的半壶酒时 眼泪却还是簌簌流了出来
那是那个月夜 他和夏侯霸喝剩的烈酒
后来 郭淮的病情恶化 很快便离世了
在离世之前 他始终没能原谅那个不辞而别的负心人
耿耿于怀的他在世间虚无地生活着 直到十六年前 他终于遇到了投胎转世的夏侯霸
郭淮决定要报仇 他步步为营地准备着自己的复仇计划
只要伪装成夏侯霸的背后灵出现 介入他的生活 友好地对待他 再毁掉他的一切 把他杀掉 那么那些积攒的仇恨就可以一一忘却了吧
仲权 我也好想让你感受到被信任之人背叛 欺骗的感觉呢

当夏侯霸十四岁的时候 郭淮微笑地出现在他的床榻前 温柔地说“仲权 我是你的背后灵 从今天起 我会一直帮助你 陪伴你”然后杀了你
从那一天开始 羁绊就产生了
神经大条的夏侯霸从没质问过郭淮出现的原因 他喜欢和郭淮相处 即使24小时在一起也不会觉得腻
郭淮对夏侯霸也很贴心 几乎是百依百顺
“咿呀伯济!我好饿耶 帮我下碗面条好吗”
郭淮二话不说跑到厨房下了碗西红柿鸡蛋面 打了五个荷包蛋进去
“伯济!我…我作业赶不完了 可以帮帮我吗”
郭淮二话不说 打开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把夏侯霸下个月的作业都提前做完了
“伯济…唔 我考砸了 你冒充老爹帮我签名字吧”
郭淮二话不说 举起钢笔 签了个和夏侯渊狗啃的字截然不同的艺术体
“伯济 一起打游戏吧!嘿 不会的话我教你嘛”
郭淮认认真真地操控着超级玛丽 狠狠地顶了一下超级蘑菇
“伯济 我想玩你的头发 可不可以”
郭淮红着脸点头答应
“伯济 我的手骨折了…这几天就拜托你帮我洗澡了”
郭淮流着鼻血点头答应
郭淮发誓他做的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为了让仇人放下戒备心 然后把对方KO的基础准备 绝对不是贪图美色 趁机占人便宜
………
“伯济 天气好冷啊 陪我一起睡吧”
郭淮钻进夏侯霸的被窝里时 身后的人从背后紧紧地拥住他 脑袋也搁在他的肩膀上 呼出温热的气息
郭淮的心跳清晰而响亮 他告诫自己 之所以和夏侯霸做这么暧昧的事 也只是为了迷惑他的心志 好让自己日后更容易杀掉他罢了
他才没有喜欢夏侯霸 也绝对没有享受现在的亲昵
可是实际上 郭淮不愿意承认 现在的他只要右手一用力 夏侯霸的脑袋就能被他拧下来
当他还沉浸在内心的纠结时 夏侯霸拉着他翻过身 他们此时面对面地观察着对方的眼睛 在黑暗之中 一切亲密都显得理所当然
“伯…伯济…”夏侯霸攥着他的手 汗津津的手心有些粘腻
“伯济 我可以吻你吗…”
这是郭淮唯一一次没有回应夏侯霸的答案 他怔怔地望着伏在他身上的人 思绪蓦然回到千年前的那个夜晚
当温暖的吻小心翼翼地附上他的嘴唇时 郭淮似乎看见黑漆漆的天花板上缀满星辰 与生前和夏侯霸在草丛看到的夜一模一样
“好美的繁星” 郭淮想起千年前的夜晚 夏侯霸是这么对他说
是啊 好美啊
可是华美的繁星却背离了天空的初衷 选择了陨落的方式
郭淮阂上眼睛 觉得自己好像哭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郭淮其实是恶灵吗?”凌统满嘴都是牙膏泡沫 含糊地问着
“是啊”甘宁把玩着凌统的刮胡刀“郭淮是阴间有名的恶鬼 因为它在世间漂泊的时间最长 怨念也便最深”
“什么?”凌统的牙膏沫喷了甘宁一脸“那一定要提醒那个小矬子才行啊!!”
甘宁嫌弃地把脸上的牙膏沫蹭在凌统新买的T恤上 嚷嚷着说“你就别操心了 老子倒是觉得 郭淮要是想害夏侯霸的话 他早就毛发都不剩了”
“嗯…有道理”凌统点点头 直到他看到T恤上的白色污渍时 一腿击中甘宁的裆部
“嗷嗷嗷!!”

周六真的是最让人愉悦的日子了
凌操今天需要加班 凌统快活地在床上趴着 翘着腿开始打游戏
期间 甘宁多次扑上来嚷着自己也要玩 都被他残酷地拒绝了
直到正午时分 凌统觉得有些饿 便用脚蹬了蹬甘宁的屁股“甘兴霸 快去给小爷煮包方便面”
甘宁撅着屁股缩在床的角落里装死 手还不甘心的搂着玩具熊的肚子
“甘兴霸!!快去煮面!!”
“老子是甘兴霸!又不是你干爸!凭什么给你煮面!”听语气好像还在生闷气呢
“乖 给小爷煮包面 就让你玩游戏哦”凌统瞬间改哄的 手也安抚地摸了摸甘宁的头发
“好的主人”甘宁从床上元气满满地弹了起来 神采奕奕地往厨房走去
凌统得意地笑弯了眼角 心想 有个背后灵可真方便诶
直到他看到了甘宁给自己煮出来的木炭色的方便面 他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这家伙…在炖屎吗!!
“这是什么…”
“老子的拿手方便面!”
“怎么黑糊糊的?”
“黑胡椒味的!”
放你妈屁!!
最后的结局是凌统黑着脸揍了甘宁一顿 自己又跑到厨房亲自下了一碗面
凌统一边吸溜吸溜地吃面 一边望着桌子对面泪眼汪汪的背后灵 额角上还贴了个OK绷
“看个屁啊!”
“公绩…老子也饿了…”
“饿了啊?吃这个”凌统把那碗黑糊糊的方便面推到甘宁面前 又给他贴心地摆上一双筷子
“老子…老子要吃你的!凌公绩!”
“你真是厚脸皮!你现身的这一个月里 小爷的伙食花销涨了两倍你知不知道!!现在你竟然连方便面都要和我抢!”凌统喝了口面汤 又拿筷子指着甘宁“人家花钱都找小白脸和妖艳贱货!我花钱养的是个什么玩意儿!黑脸妖艳智障!”
甘宁听了之后 趴在桌子上哼唧哼唧地不说话了 可怜巴巴的样子像一只金毛犬
他可怜巴巴地握着筷子 挑起一小撮黑面条就要往嘴里放…
“…行了行了!分你半碗!”
“公绩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这个笨蛋…凌统一边把方便面挑到碗里 一边鄙夷地斜了他的背后灵一眼 却看到他雀跃的表情和发光的眼睛 像极了收到压岁钱的小孩子
算了 不跟他计较了 凌统情不自禁地浅笑 觉得这样的日子也不赖嘛
“凌公绩!”甘宁一边吸溜着面条一边瞪大眼睛问他“这样的话咱们算间接接吻吗”
“……滚”

TBC

评论(2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