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凌公绩的背后灵(六)

午餐风波XD
最苦逼的鬼是黄老爷子 不接受反驳!


周一的早晨大概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
凌统拖着腮坐在教室里打哈欠 上学什么的真是最讨厌了
又要早起 又要做作业 又要看见黄gay啊啊啊
【除此之外…】凌统瞥了眼后面的甘宁【中午又要给这个黄毛鬼打三份红烧肉…】
最近隔壁班的许褚看到凌统端着高高一摞红烧肉时 总一副羡慕的表情…
真是太丢脸了!!!
周一总是枯燥而漫长的 凌统本以为他的眼睛一闭 一睁 一上午就过去了
可实际上 当他睁开眼时 只过去了五分钟…
他眯着眼睛 看讲台上打了发胶 穿着擦的锃亮皮鞋的袁绍老师正在侃侃而谈 不禁脑仁疼了起来
他始终不明白 这个出身于贵族的白痴高富帅干嘛非要来学校折磨学生啊喂!!快滚回你荣华富贵的生活去吧杰克苏!

好不容易熬到了午饭时间
凌统迎着身后虎视眈眈的吃货们散发出的低气压 斗胆地指向了最后两份可乐鸡翅
当他端着餐盘准备离开时 他看到绷着脸的丁奉一个眼刀向他劈来
太…太可怕了…
凌统端着餐盘小跑着离开了 坐到了角落的空位上
坐在旁边嘻嘻哈哈的甘宁嘲笑他“嘿 不就打个饭吗 瞧你怂逼的”说完 就用手去够盘子里的鸡翅
凌统凶巴巴的拍掉了他手里的鸡翅 瞪着他说“滚去洗手!”
“哎呀你怎么矫情得和个娘们儿一样…”甘宁又不依不挠地从盘子里捞出来个鸡翅 放嘴里啃“我们鬼不需要洗白白也超—干净!过去老子和你洗鸳鸯浴也只是为了情趣…”
操 说漏嘴了…现身前偷偷和凌统洗鸳鸯浴的秘密本来想着一辈子咽肚子里的…毕竟他可不想被揍成筛子
甘宁因为心虚被手中的鸡肉噎了一下子 然后鬼鬼祟祟地偷瞄凌统 发现后者歪着脑袋 笑得挺瘆人
“啊…那个…老子这就去洗手!!”溜了
欠调教的鸟人…等回家看小爷怎么收拾你!!
甘宁洗手回来时 看到了他和凌统旁边的座位已经被两个家伙霸占了——是魏延和马岱那个笨蛋啊
凌统一边啃着蒸好的山药 一边看着魏延的餐盘“诶?你怎么吃的这么少 你的背后灵不吃吗?”
“马岱…减肥…”戴着面具的男人一边说着 一边把盘子里那个又圆又饱满的橘子递给旁边的空气
然后 凌统就看到橘子在空气中自己绽放开来 像一朵盛开的花 晶莹的橘瓣调皮地跳了出来 在空气中神奇地被一点点啃噬消失
虽然凌统知道马岱的存在 但是看到这一幕时 还是有些吃惊得说不出话来
马岱一边咀嚼着橘子一边努嘴 提起他减肥的原因他就来气
上个星期 马岱陪着魏延压马路的时候碰到了迎面而来的黄忠
黄老爷子现在的身份很特殊 他是夏侯渊的背后灵
黄忠觉得自己非常苦逼 生前就为了装个逼就“唰啦—”一射 射死了敌营超厉害的胖子
结果…死后天天得跟着满腹流油的夏侯渊身后 看着他和投胎转世后仍旧物资库西的张郃秀恩爱
天哪!!老夫上辈子为什么要造这种孽啊!黄忠揉了揉太阳穴觉得造化弄人
在一个小时前 他的主人夏侯渊和张郃开始在卧室里哔—,哔—还有哔—
他老人家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就偷偷溜出来了
“呸 当初活着的时候就看这俩人不大对劲儿 可真不要脸!”黄忠嘟嘟囔囔的骂着 觉得当初应该射死这对蠢鸳鸯
抬眼时他看到了迎面走来的马岱
元气满满的马岱跟在他生前的挚友魏延身后 满脸都是幸福的表情
黄老爷子才不承认他有那么一点点嫉妒!
为什么这个笑面虎可以跟着文长我却要跟着那个贱兮兮的胖子啊!!
“HI!黄老爷子~”带着尖帽子的青年笑嘻嘻的跟黄忠打招呼
黄忠的心情正巧糟糕的很 他抬眼斜了马岱一眼 开口就开始讽刺他“嚯 你怎么死了之后变这么胖了”
马岱愣在原地 胖…啊啊啊他竟然说我胖?
“真的 你瞧瞧你 肚子都出来了 还双下巴!年轻人啊 一来到现代就迂腐沉沦了吧 天天吃快餐喝汽水 在沙发上葛优躺 早已没有当年的大将风范了哟 啧啧啧”黄忠沉吟着摇摇头“愚蠢的年轻人啊”
哈?明明咱俩都是几千岁的鬼了 你这个老东西有什么资格倚老卖老啊喂!比起变胖的我来说 你这个死之后还有老人臭的皱巴巴老头子才显得更奇葩吧喂!一点都不想被你这家伙说教啊!!可是…
可是…竟然都被这死老头说中了…
马岱低落地回到魏延身边时 委屈得想投入魏延的怀抱里嚎啕大哭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 马岱心血来潮决定减肥

凌统愣了一会儿 低头看餐盘的时候却发现他的鸡翅少了三个
“甘兴霸!!!你给我吐出来!”
甘宁握着半个馒头茫然地回头 眼里全是委屈“公绩!你再生气也不能连个馒头都不给我吃吧QAQ”
诶?不是变态灵吃的吗?那是…?
凌统疑惑地瞥过头去 看到有两个鸡翅在左边的空气中得意地悬浮着 酱香的柔软鸡皮已经被咬去一大半
啊啊啊实在忍不住了 肉啊是肉啊!!去他娘的减肥吧!马岱一边鼓着腮帮子撕咬着鸡翅一边陶醉其中
“马岱!!!”凌统从未想过 还会有比他家甘宁更不要脸的背后灵
凌统站起身 愤怒地拍着桌子训斥对面的魏延“你不是说你家背后灵正在减肥吗!!”
“我觉得…岱…胖点…好看…”魏延嚼着油麦菜 含含糊糊地说着 语气里竟然还有几分羞涩
你害羞个屁啊!!这是害羞的时候吗!!
“……我不管你家背后灵的胖瘦 你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凌统的手颤抖着指向自己餐盘里仅剩的一个鸡翅 就在他和魏延争执的过程中 甘兴霸那个混蛋玩意儿又抢走了一个“我现在盘子里就一只鸡翅了!”
“哦…”话音刚落 魏延用筷子夹走了最后一只鸡翅“我…替你…解决…”
excuse me?!!

“咿呀咿呀大家都在啊!”夏侯霸端着餐盘跳到了餐桌前“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凌统无精打采地抬头看着他 然后僵硬地点点头
“诶…这么勉强吗…”夏侯霸有些尴尬 却还是坐了下来 而郭淮也顺势坐在了他的左边
“不…你别误会!仲权…我只是中午没吃到鸡翅 有些生无可恋…”凌统一边说着 一边狠狠地瞪了甘宁一眼
这一瞪 一下子就让甘宁委屈了起来
“公绩!明明是马岱吃得最多 你瞪老子干嘛QAQ”
笨蛋!因为我根本看不见他 也不知道他现在的位置啊!所以才拿你开刀啊!
凌统咬着牙什么都没说 半天之后冷哼了一声
夏侯霸挠着头想了想 把自己盘子里的鸡翅夹了一个放在凌统盘子里“公绩别气!我的给你!”
凌统感动得差点哭了出来 他一把抱住夏侯霸嚷嚷着“仲权真是大好人!虽然长得这么挫逼 但是气量却那么大!!”
“……”
“我突然改变主意了 把鸡翅还我”
“才不要 小爷我凭自己本事得来的鸡翅 哪有还回去的道理”凌统一改先前苦逼的表情 挑了个超级贱的眉
“咿呀气死我了!伯济——咬他!”
甘宁和马岱同时瞪大双眼 看着面目惊悚的郭淮像只脱缰的野狗一样咬向了凌统…手中的鸡翅
“……”
“……”
“……”
夏侯霸难过地揉了揉太阳穴 总感觉近来的伯济似乎越来越难控制了诶
但是当他回过头 看到郭淮表情无辜地望着自己 蹙着眉 嘴角却还粘着点油花的样子
夏侯霸突然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夏侯霸把脸凑向郭淮 伸出舌头轻轻舔干净他的嘴角 满意地笑了笑
马岱和甘宁站起来夸张地大叫起来 直呼这鬼地方真他妈待不下去了
魏延和凌统却一头雾水地对视着 发生…什么事了吗?

TBC

评论(1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