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凌公绩的背后灵(七)

郭淮去哪里了呢!
马岱复仇记!



好久没有失眠过了
郭淮在黑暗中木然地睁着眼睛 盯着墙壁对面的挂钟 在十分钟前 布谷鸟从挂钟的木门中弹出来叫了十二声
诶…已经十二点多了吗
郭淮无奈地叹了口气 想翻个身换个姿势 却发觉自己的右手臂被人紧紧抱住 无法挣开
微微偏过头 他望见了夏侯霸安然的睡颜
呵 睡得挺死呢 郭淮冷笑一声 心想现在正是报仇的好机会
趁这家伙睡得正香 可以把他残忍地了结掉呢…
郭淮将左手伸向夏侯霸裸露的白嫩脖颈 却发现手指在抑制不住的颤抖
不…不要紧张…马上…马上就能杀掉这个叛贼了
郭淮挣扎地闭上眼睛 又狠狠地睁开 左手狰狞地撑大 准备扼住熟睡的爱人的喉咙
就在这时 罪恶的手却被一只温柔的手小心地握进手心里
“伯济 手真凉”
听闻后 郭淮瞬间打了个冷颤 背脊也僵硬地抻在床上 不敢动弹
糟糕…仲权…是醒着的吗?
郭淮用余光悄悄打量着夏侯霸 发现他只是轻轻翻了个身 迷迷糊糊地发出了梦呓
郭淮低下头 盯着自己被紧紧握住的手 半晌也不舍得松开
一下子就难过了起来
这么喜欢自己的人…真的要杀掉吗
前世的仇恨与怨念 背叛与欺瞒 和现在这个单纯的家伙真的有关系吗
就算有…已死之人的过错凭什么要让他来背负 太可怜了 不是吗
而我呢 千年的流浪与徘徊 真的只是因为怨恨吗
真的…不是因为眷恋和无疾而终的爱吗
我真是…愚蠢呢
郭淮咬住下唇 不争气地哭了出来
今夜忘记关窗 夜风拂过的窗帘被轻轻扬起 薄纱般的云朵托住惨淡的圆月 将它带进寂寥的黑暗城市里
郭淮含着泪眺望黑夜之中那轮病态的月亮 就如千年前远眺敌营那般
“我该回去了吧”郭淮低声自言自语着 又俯下身吻了熟睡中的爱人的唇
“再见啦 我的敌人”

夏侯霸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朦胧之中 他看到一个身上发着光的漂亮的人在窗前与他告别
莫名其妙的梦
夏侯霸从床上坐起身来 望着左边的位置咧开嘴笑
“早安!伯济!”
夏侯霸的人生理想就是每天都能问候自己最喜欢的人
只是这个理想在今天就要被打破了
夏侯霸望着左侧床单平整的空位 笑容僵在脸上
“伯…伯济?”

凌统是在百货商场的门口碰见夏侯霸的
那时候 夏侯霸因为在墙壁上贴小广告 被环卫大叔狠狠地提溜出来一顿大骂
夏侯霸抽抽嗒嗒地哭泣着 话都说不完整了
凌统赶忙跑过去 拉着夏侯霸给环卫大叔赔礼不是 又补上罚金
环卫大叔离开之后 凌统瞪了一眼对面的夏侯霸“你抽什么风啊?穷得都出来贴小广告了?”
背后的甘宁左右张望了一阵儿 疑惑地嘟囔着“郭淮怎么不在这儿?”
凌统愣了几秒 重新把视线锁定在墙壁上被撕花了的小广告上——那是一则寻人启事
不 准确说是寻鬼启示
苍白的纸张上是夏侯霸潦草的手绘特写 他没有郭淮的照片 郭淮也不可能有照片 所以他只能凭借粗糙的画工来展现自己喜欢的人
甘凌凑过去看 嘴里发出啧啧赞叹“想不到这小矮子画画还真有一手!”
凌统不耐烦地打了他一巴掌 凶巴巴地让甘宁闭嘴
随后却又叹了口气 语气温和地安慰着哭肿了眼睛的夏侯霸“仲权 在人类世界里贴寻人启事找鬼是没什么作用的…啊啊你别哭啊…我是说 咱们可以试试让鬼来帮咱们找回郭淮”
“真…真的吗公绩”
“当然是真的了”话音刚落 凌统便意味深长地望向甘宁 吓的后者全身抖了三抖
突然有不祥的预感…

“喂喂喂!凌公绩你太过分了!”回到家后 甘宁就开始气愤地大声嚷嚷“你为了取悦那个小矬子 就把老子给卖了!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就在一个小时前 甘宁看到凌统拍着自己的胸脯承诺 一定会让甘宁跑遍整个鬼界揪出离家出走的郭淮 不然就拔光甘兴霸头上性感的黄毛
“嗨呀 我可不希望夏侯霸因为乱贴乱涂被抓到监狱里哔—哔—”凌统心虚地挠挠头 心想其实就是坑甘兴霸坑顺手了
“你别解释了!!”甘宁一下子就委屈了起来“老子算是看明白了 你就是拿老子当牛做马地使唤 根本对老子没什么感情!!”
“谁说我对你没感情的!!”凌统顺口就喊了出来 随后反应过来不对劲 又兀自脸红起来 结结巴巴地回嘴“对…对!没错!小爷我对你能有什么感情!哼 自作多情的变态灵”
“凌公绩…你…你行!”甘宁站起身 抱着手臂看他“老子不帮了!你他妈爱找谁帮你就找谁去吧!”
凌统听了之后也急了 他拉住甘宁 憋得满脸通红地骂他“你神经病吧!”
“哈?”
“有些话明明心里清楚就好了 你没必要非逼小爷我说出来”凌统拽着他的衣领 双眼倒映着甘宁吃惊的表情“小爷我对你到底有没有感情 你自己不会仔细想一想吗!”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 对于脸皮极薄的凌统来说已经算是最大极限了
甘宁愣在原地 认真地想了想 然后严肃地对凌统说“没有”
“……”
让你他妈的说没有 凌统看见被自己踹倒在地撅着屁股晕厥的甘兴霸 愤恨地想着

黄忠再次因为夏侯渊和张郃亲热而灰溜溜地跑了出来 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他看到对面卖冰激凌的赵云挤了一个二十层高的甜筒 递给了前来的马超
嘁 这要是不亏本我就吃屎去…黄忠不屑地撇了撇嘴 觉得全世界成双成对的年轻人都是跟他这个糟老头子过不去
“Hi!黄老爷子”
熟悉的声音再次打断了他的思绪 黄忠闭一只眼睁一只眼 看到了比上回见面更加浑圆的马岱笑着对自己打招呼
这至少又胖了七八斤吧喂!!
黄忠扶着额头 无奈地开口“喂!马岱!才几天不见 你怎么又…”
在“胖”字就要说出口时 马岱狡黠地眯着眼睛一笑 迅速地抱住了对着大树上的麻雀发呆的魏延 愉快地亲了上去
“………”
黄忠的“胖”字被彻底的噎了回去 他吃惊地张大嘴巴 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哦?黄老爷子好像没什么要说的了哦 那我先走一步咯”
话音刚落 马岱就拉着还愣在原地满脸通红的魏延离开了这里
终于扳回了一局哈哈哈哈哈哈!!马岱在心里得意地笑着 心想糟老头子 你也有今天!!
“马…岱…为什么…”魏延摸了摸还有余温的嘴唇 吞吞吐吐地开口 滚烫的脸颊至今也还没降温
“因为喜欢你呀”马岱弯着眼睛笑了起来 才不会告诉文长刚才是在气黄忠哩
至于石化在原地的黄忠嘛…现在正在气急败坏地踹树 树上的麻雀窝都险些被他摇下来
黄忠突然有了加入FFF团大干一场的冲动
啊啊我的文长啊!你怎么能喜欢上那么个混蛋笑面虎啊!

TBC

评论(1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