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凌公绩的背后灵(八)

感觉到了瓶颈期 有点迷茫接下来的剧情怎么展开了
所以更新比较慢qwq
还有我为什么这么喜欢写老头类的角色啊喂!
这章主甘凌


今天好像是什么狗屁万圣节吧
甘宁在路上飘的时候看到了很多戴着鬼面具穿着南瓜斗篷的年轻人
有些年轻女孩化的妆吓的甘宁心脏病都快犯了
“他妈的 你们这群人到底是对我们鬼有什么误解…”甘宁一边晃着自己腰间的铃铛壮胆一边吐槽“我们很多鬼长得明明很正常 根本不是少个眼珠子多块疤的好吗喂” 如果夏侯惇和周泰听到这句话大概要揍甘兴霸一顿吧
今天的甘宁其实是受凌统的吩咐出来找郭淮的 他本想在街上拉几个老熟鬼来叙叙旧打听打听郭淮的消息 可是现在…望着群魔乱舞的街道 他根本分不清谁是人谁是鬼啊喂!!
这世道真奇怪 人变的越来越像鬼 鬼也变得越来越似人
甘宁溜达了一圈 瞅了瞅戴着巫婆帽敲门要糖的刘禅嚷着“不给糖就捣蛋” 开门的赵云俯下身温顺地摸了摸他的大帽子 顺手抓了把水果糖撂进他的小布袋里
刘禅心满意足地转身准备离开 却撞在了前来拜访赵云的马超身上 缤纷的糖果狼狈的撒了满地 弹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刘禅愣了一下 蹲在地上委屈地地哭了起来 小脑袋被笨拙的帽子整个藏了起来
马超手忙脚乱地捡着四散的糖果 又尴尬温吞地安慰着号啕大哭的孩子 赵云则在一边无奈地笑着望着两个蠢蛋
甘宁手中的铃铛声晃得更响了 他企图用叮玲玲来盖住刘禅哭得歇斯底里的声音 却无济于事
嘁…讨厌的小鬼头 甘兴霸只好抱怨着离开这里 决定去别的地方再打听看看郭淮的下落

甘宁飘往了城市的南边 那边的山区有一大片墓园
甘宁是鬼 所以他不会害怕坟地 何况这边墓园的风景真是惊艳至极
高围起的铁栅栏外面缠绕着一大片绚烂的蔷薇 这些花儿开得野 旺盛明媚的粉瓣像是吸了人血长大的一样
虽然围栏外的植被太过茂密 阳光很难透进来 但是在这种静谧之地纳凉小憩必然是很滋润的事情
甘宁大摇大摆地闯进墓园里 不自觉地蹬了脚垂在地上的枝蔓 把刚吐出的嫩芽踩得爆裂开来
往墓园里头瞥一眼 只见两个红光满面的老头儿盘腿坐在坟头上下象棋
甘宁眯眼仔细看了看 嚯 原来是程普和韩当两位老将军
看清来人后 程普捋着胡须和善地笑着 招呼对方“哟 兴霸 有些时日不见了啊”
韩当扬着头接茬“来得正好!潘璋一会儿就到 咱四个正好搓局麻将” 说着便兴奋地掏出一盒麻将给甘宁看
这麻将绝对是这两个老家伙跑棋牌室偷的吧…甘宁记得上周五在司马棋牌室门口见过训司马昭偷麻将的司马懿 小孩子坐地上嗷嗷哭着喊委屈 鼻涕泡吹了老大一个
“哈哈…改明儿吧 今天老子就不跟你们玩了 有要紧的事儿”
“哦…那成”
“诶 程将军…我其实有事儿想找你打听”
“什么?”程普转过头来看甘宁的时候 韩当趁机把他的马给吃了
“你最近见没见过…郭淮?”
“郭淮…哦…你说的那只恶灵吗?昨天在离这儿不远的苹果园见过他 你不知道啊…他那副样子落魄的唷…看着怪瘆鬼的…”
“啊?真的吗!!那你知道他接下来要去哪儿吗”
“我怎么会知道哎…不过…似乎听他念叨着投胎啊想忘掉什么一类的…估计是不想再当鬼了?”
“这样啊…谢谢程将军!”
“没事没事…诶…?韩当你个混老头儿!!你特么刚才是不是动我棋来着!!”程普转过头来 发现棋盘有点陌生 便指着对面的韩当吵吵起来
“别诬赖鬼啊你个老不活!!”
“谁特么诬赖你了!一天动我棋盘二十次 也没见你赢过一回!死这么久了智商也没上线”
“你有种再给我说一遍!!!”
甘宁麻利儿闪一边儿 看着两个老头互hāo对方仅存的几根胡子 疼得呲牙咧嘴
“嘛…老子先走一步了 再见啦!”正扭打在一起的两位老将军不约而同地看了溜走的甘宁一眼 一秒后又再次投入激烈的打斗中
甘宁一边踢着一颗坚硬的小石头一边走着 他实在不理解程普和韩当的相处模式 他们俩无论是生前还是嗝屁之后都是最要好的老铁 但是每三天就要把对方揍得鼻青脸肿 每五天就要绝交一回 两人还都傲娇的不得了 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两个人可以成为至交
但是转而一想 却想到了那个扎着马尾辫的白痴…和自己似乎也是这样的
生前两人曾针锋相对 在甘宁入吴的晚宴上 那个家伙持着尖锐的剑刺向自己的咽喉 飞驰而起的身姿似是会腾云驾雾般轻盈 嗜血般仇恨的双眼盯着自己 下一秒却似乎要哭出来
最后两个人被吕蒙和陆逊强行拉开时 甘宁望着凌统 发现他别过脸深垂着头 拳头颤抖着握在一起
那几天晚上 甘宁在床榻上翻来覆去 总也睡不着 他一阂上眼睛 脑子里就满是那人绝望的眼睛
是老子做错了吗…?哈?怎么可能
战乱年代的人命比草根还不值钱 生命是永远无法共存的
我那时为黄祖效力 如若不杀那凌操 死的大概就是我甘兴霸了
所以…老子有什么错?
可是无论怎么劝慰自己 那种烦躁感和不愿承认的一丝愧疚总是更深了
终于在一天深夜里 甘宁草草地穿上衣服 去敲凌统的房门
这天的月亮澄澈 大概是风把乌云吹散开来了 空气中也带着寒意
抱着手臂等了小半晌 凌统揉着惺忪的眼 开门的时候身着单薄的寝衣 在苍白的月光映衬下显得有点憔悴
看清来人后 凌统面无表情地准备砸上门 却被甘宁硬生生地从门缝中挤进屋来
凌统气得脸颊通红 启齿准备骂这个不要脸的水贼 却被粗蛮地拉了出门
凌统不耐烦地皱着眉 这水贼一定是喝多了来找我闹事了吧 毕竟之前差点要他的狗命
可当凌统瞥过头来 和甘宁清醒的双眼对上的时候 不免怔愣在原地
甘宁的嗓音在苍凉寂寥的夜色中粗犷而响亮 他伸出手指着对面的凌统 愉悦地喊出声“凌统 和老子打一架吧”
凌统没回应他 只是迎着敌人挑衅的身姿冲上前去 将所有仇恨都凝聚在拳头上 挥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甘兴霸———!!
圆月升到了夜空顶点的坐标 似是将世界劈成两半
寂静的草场成了战斗的擂台 月亮作为最公正的评判者 平静地俯视着这场酣畅淋漓的打斗
那夜的两人伤痕累累的躺在地上喘着粗气 甘宁用余光瞟着凌统 发现他闭着眼睛 大概是睡着了
甘宁觉得自己大概想说些什么
“对不起”甘宁的声音不喜不悲 却带着诚恳的意味 凌统闭着眼睛没有搭理他
怎么可能会没关系 怎么可能会原谅你这种混蛋…
可是心里却涌入莫名的暖意 那时的凌公绩怀疑自己脑子有问题了


甘宁去苹果园的时候 并没有发现郭淮 虽说在意料之中 可还是未免有些不满
赌气般地摘了只没熟透的苹果 咬在嘴里嘎吱嘎吱的响 有些酸涩
甘宁望着西边的天空 看着云朵已经被斜阳烧红 心想今天还是回家交差罢
咬着苹果核走在破旧的石拱桥上时 甘宁望见一个长发的男人佝偻着身体站在河边
远处的身影循着他的目光望了回来 甘宁这才看清对方的脸
有意栽花花不开 无心插柳柳成荫
没错…是郭淮

TBC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