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中华一番/解雷】醉酒过后

感谢为解雷tag一直贡献粮食的各位大大。

我白嫖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做过什么贡献,今天还是决定发一篇渣文。

希望这个西伯利亚一样冷的cp还是有人能够喜欢。



雷恩皱着眉把空荡荡的钱袋子摔在桌子上,他快气疯了。

 

他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多少回,钱被杀千刀的解鲁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了。

 

到底是什么时候都被偷走的?是今天吃饭时这个家伙死气白赖黏在自己身边的空档,还是趁自己午休的时候偷溜进房里摸进了衣裳……

 

雷恩一想到此刻的解鲁花光了自己的盘缠,还在酒楼里喝得七荤八素的蠢样子就气不打一出来。

 

他把七星刀从鞘中一一拔出来,寻思着究竟该用哪一把砍了那个混账,结果转念一想曾答应过罗歇不再用七星刀做料理以外的事,霎时便泄了气。

 

不管怎么样,雷恩发誓——在他下一回见到钢棍解的时候,一定要用拳头把那个厚脸皮的家伙收拾得服服帖帖!

 

雷恩正沉浸在怒火之中,窗外的风似是在响应他险些爆炸的情绪一般呼啸不止,门廊中传来了沉重的磕磕巴巴的脚步声,雷恩转过头时,见到大门已经被人踹开,高大的男人打着酒嗝,理直气壮地站在正中央,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钢棍解——我还没去找你算账,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雷恩走上前去,把歪歪扭扭倚靠在门前的男人拽到眼前。

 

夜风凛凛,雷恩身着单衣,被吹得有点发怵。可是一瞧见面前人这张不知悔改的脸,他就浑身燥热,完全感觉不到秋夜的寒意。

 

“雷恩,臭小子。”面前的酒鬼嚷嚷着他的名字,身子像散了架似的瘫在他怀里,酒后迷离的一双眼睛却像极了明晃晃的如意钩,一明一闪,看得他心里猛然一紧,手上亦忘了用力。

 

雷恩皱着眉,没有说话。今天先让这家伙在这里睡一晚吧。等明儿再收拾他也不迟。

 

解鲁看上去有些困倦了,他那双傲慢的眼睛终于还是缓缓阖上了,犀利而凶狠的刀疤横跨过总是得意上挑的眉、以及那张总是咄咄逼人的嘴巴,似是在诉述着一段冗长而沧桑的回忆。

 

雷恩凑近了些,闻着解鲁的那件灰蓝色的马褂上粘了些厚重浓郁的酒味。

 

【别是吐在衣服上了吧。】雷恩蹙着眉,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还是满脸嫌弃地贴上去,一颗一颗解他马褂上的扣子。这马褂就先替他洗上吧。

 

雷恩的手不知为何,有些哆嗦。他心虚地看了看床上迷迷瞪瞪的解鲁,心里想着这混账的衣服怎么这么麻烦。

 

马褂里面是件浅色的袍衫,雷恩突然寻思着,这家伙怕是把自己的钱放到了贴身的口袋里,便开始在解鲁身上摸摸索索起来。

 

雷恩小心翼翼地把手从解鲁的衣服领口中伸进去,结果铜板一个都没摸着,反而摸着了解鲁硬邦邦的胸肌以及那个微妙的小凸点。

 

【什么啊!这个混蛋里面没穿衣服啊!】雷恩羞恼起来,他偷偷地斜乜了解鲁一眼,看着他还闭着眼睛的混沌样子,便想把胡来的右手悄悄拿出来。

 

始料未及的是,手才将将拿出来,便被卧在床上的人一把捉住了。雷恩紧张地僵在远处,却见到那个刚才还昏昏欲睡的家伙现在已经张开了眼睛,不仅笑容中透露着狡诈的危险气息,就连眼神里也满是看穿一切的炫耀含义。

 

什么啊…这家伙…刚刚不会是在假寐吧。

 

“雷恩,嘿,臭小鬼,你在摸什么。”解鲁说话的声音还是断断续续的,带着点酒鬼特有的傻气,看来这酒还是没醒。

 

“老解,你放开我。”

 

解鲁眯着眼睛,打量着耳根通红却装成一副性冷淡嘴脸的雷恩,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放。”解鲁理直气壮地耍着无赖,顺势低下了头,亲在了雷恩被攥住的手上。

 

“你…你这混蛋!!钢棍解!!”雷恩费尽力气终于抽回自己被攥红的手。他低下头下意识地看了解鲁一眼,却看到这个家伙开始脱着自己仅剩一件的袍衫。

 

“老解,你别…别在这里脱衣服啊!!”

 

“怕什么啊,都是大男人。”解鲁对着面前紫发的少年散发着意义不明的笑。“矫情。”

 

钢棍解看上去又又又又又发酒疯了。雷恩额角冒汗,他实在不明白他上辈子是不是和老解有仇,不然这家伙这辈子会这么折腾自己?

 

偷自己的盘缠去换酒,喝醉了酒又回来找自己发酒疯。每一次喝到不省人事的老解一定会回来折腾自己。

 

第一回老解发酒疯的时候,半夜闯入了他的房间强行要和他比摔跤。

 

第二回老解发酒疯的时候,硬生生地搂着他的脖子,非让他去青楼点个小姑娘。

 

第三回老解发酒疯的时候,半夜三更揪着雷恩的领子,强迫他给自己做醉蟹钳。

 

第四回老解发酒疯的时候,玩着他刚洗的头发,望着他傻呵呵地笑。

 

第五回,也就是这一回,老解一直叫他的名字,还他妈对自己耍流氓。

 

【哇,按照这个进度下去,下一回这个混账岂不是要对我…】雷恩恨恨地想着,脸上却染上一片红晕。嗯…怎么好像还有点期待??……个鬼啊!!怎么自己也被老解带得不正常了!!

 

 

正当雷恩还沉浸在蛋疼的情绪之中,那个本应瘫倒在床上的家伙竟然直挺挺地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更重要的是,解鲁这个家伙,什么时候把衣服脱得这么干净的?!就剩一条底裤也就罢了,但是那个支起的迷之帐篷是怎么一回事啊?!

 

雷恩假装烦躁似的挠了挠头,垂下脸时更是觉得面上滚烫一片。

 

“嘿嘿,臭小鬼。”

 

拜托你不要再用这种嫖花姑娘时才有的声音对我说话好吗?!

 

雷恩瞪了解鲁一眼,可是这个醉的七荤八素的家伙显然不为所动。

 

“臭小子,我好早就想跟你说了。”解鲁把脸凑到了雷恩跟前,温热的气息瞬时向雷恩袭来,光是闻着那些酒气,雷恩就觉得自己快醉了。

 

“我一直都觉得,你这个臭小鬼…怪好看的。”解鲁把鼻尖蹭在雷恩柔软的耳根上,似是轻声地笑了笑。“不然,今天你陪我一夜吧。”






评论(19)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