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贺红】恋爱测验(一发完)

原剧设定 寸头是笨蛋系列



【老大!!!急救!!!】

莫关山逃了课间操,在学校走廊里吊儿郎当地瞎溜达。正巧扫了一眼手机,看到了寸头给他发的短信,天知道这个蠢蛋又闯了什么祸。

[你可真他妈烦…有屁快放。]

【老大QAQ我…我在厕所里蹲大号…忘带纸了…】

[你他妈…不会是想让老子给你送纸吧,你他妈想都别想!]

【老大!!我桌洞里有纸!!我现在在左数第二个坑……】

[这么麻烦,关老子屁事。你就耐心等着屁股干了再出来吧,别擦了。]

【我就靠你了老大!!求你了!!你下个礼拜的午饭我都包了!!求你快来啊啊】

广播体操铿锵有力的BGM很吵,莫关山漫不经心地望了眼操场,看到了三班的展正希面瘫着在队伍前排带操。噗…

短信铃声一直叫嚣着响个不停,莫关山撇了撇嘴,干脆把手机摔进口袋里。寸头这个臭小子可真他妈的烦,一天天的像个智障。

莫关山挠挠头,他实在想不起两年前的自己为什么会选择和这么一个傻逼狼狈为奸,在准备与这个混蛋绝交之际,莫关山打算勉为其难地帮他最后一回。

大咧咧地走进教室里,寸头的座位是靠窗倒数第三排的那一个。莫关山走近寸头的座位,没急着去掏桌洞里的卫生纸,视线倒先被桌面上显眼的书所吸引。

《爱情魔力之教你成为情圣》。

这是什么鸡吧烂名……莫关山差点笑出声。

没想到寸头这小子看上去傻了吧唧的,脑子里天天都是些情情爱爱的腻味想法。一会儿给他送完纸,绝对要对这小子狠狠拷问一番。

也不知道哪个女生这么倒霉,被寸头看上。莫关山心不在焉地想着,顺手翻开了一页。

这一页的题目挺有意思,“成为情圣之认识你内心深处的想法。”

故弄玄虚。莫关山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嘴里骂骂咧咧的,却还是没忍住继续往下读了几行。

【成为情圣的第一步,显然是明白你心内深处真正的想法。你渴望得到什么,在你周围形形色色的人群中,哪一个才是你最想接近的人。只有了解这些,你才能了解自己的内心世界,更好地树立情感目标哦。】

竟他妈是些废话。莫关山撇了撇嘴,就这种垃圾书,给他一个礼拜,能不带重样地编好几本出来。

【下面,你要通过以下的心理测试,来了解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终于有干货了。莫关山视线往下移着,他似乎忘记了在厕所里蹲到腿麻的好兄弟了。

【1.认真思考,总是会频繁出现在你身边的人是谁,他(她)在你心里是怎样的人?】

频繁出现…操,那他妈当然是那个贺狗鸡了。

莫关山皱了皱眉,抬起头来时,隐隐约约看到贺天那张大脸印在窗玻璃上,笑盈盈地望着他。

真他妈的晦气,连产生幻觉的时候都能看到贺鸡吧天那张蠢脸。莫关山把视线重新移回书页上。

说真的,莫关山觉得特别邪门——为什么越是讨厌的人,出现的频率偏偏会越高。

上学期间,这个混蛋总是在自己的班门口守株待兔,看见自己的时候就笑嘻嘻地凑过来开始说些犯贱的骚话。

莫关山当然想过脱离这家伙的魔爪,但是每次贴着墙根蹑手蹑脚地刚走几步,见一那个白痴一声欢快的“红毛~”就能在五秒钟之内把贺傻逼引到他的身旁。

每次被贺天这只大尾巴狼搂在怀里就差呼哧呼哧地往脸上舔了,莫关山真他妈快烦死见一了,你他妈不是有你的展希希吗,天天冲着老子叫春干嘛!坏老子好事。

至于贺天是个什么样的人……那他妈还用想?阴险狡诈的虚伪小人一个,长着张迷惑众人的正人君子脸,净干些地痞流氓才做的勾当。

这个老师同学眼中的所谓品学兼优的高富帅,吸烟酗酒打架斗殴,还会扯着讨厌他的人接吻…

想到这里,莫关山脸红了一下,随即烦躁地将书翻到下一页。

【2.是否有一个人,总会莫名其妙让你生气。】

那他妈还用说吗?!当然是贺鸡吧天了。

莫关山承认自己的确是一个脾气超烂的人,但是贺天这家伙好像完全清楚他的怒点,说出来的话十句里面有九句都能惹得莫关山上蹿下跳。

从拧蛋之仇开始,莫关山的气就一直没消下去。可是贺天这个混蛋还一直舔着张大脸阴魂不散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贺天给莫关山起外号Don't close mountain时,莫关山生气。

贺天一个瞎几把猛冲,挤掉了他便利店买的临期三明治时,莫关山生气。

贺天在走廊里跟围了一圈的漂亮小姑娘们打情骂俏时,莫关山生气。

贺天把见一压在沙发上用靠枕砸他脑袋的时候,莫关山生气。

贺天把菜切得乱七八糟,一边流眼泪一边剁洋葱的时候,莫关山生气。

贺天为了他打架,手被蛇立那家伙弄得血淋淋的时候,莫关山也生气,可是…还莫名的想流泪。

怎么竟然不自觉地煽情了起来!莫关山晃了晃不清醒的脑袋。老子是他妈的疯了吗?竟然想为了这种虚伪小人流眼泪!

继续看下一题吧!

【3.你有没有不敢对视的人?】

哈?这又是什么狗鸡吧问题啊,老子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人啊!

莫关山暴躁地挠了挠头,窗外的鸟鸣和学生们吵嚷的欢笑声混在一起。他恍惚了一下,忽然想起了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

还是那个……贺狗鸡!!

可是老子不想和他对视的原因,根本不是因为害羞腼腆——我他妈又不是情窦初开的小女生。

不敢和他对视只是因为…只要和这家伙对视超过三秒,绝对会有惊天地 泣鬼神的倒霉事件发生,操。

比如痛殴(划掉)误伤展正希那一回,就因为事后和贺天这个傻逼对视超过了三秒,就和这个畜生莫名其妙地认识了。

如果再给莫关山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他绝对绝对不会去找见一约架,也就不会认识贺天这个凶残的混蛋以及见一展正希这两个傻蛋。

再比如靠在马路边上吃三明治那一回,就因为和贺天这个傻逼对视超过了三秒,就被这狗鸡拉着负伤的身体掳回家做饭…

还他妈因为手抖多放了一丁点点点点的酱油差点挨操。贺天这狗真他妈小气。

再比如…体育课那回,就是因为多看了贺天三秒钟,就被抢去了水……还有……还有什么你他妈的就别管了!!

哇真的是烦透了!今天为什么总想到和那个狗鸡接吻的场景??是不是跟他待久了也变成变态了??

红毛觉得脸上有点烫,只好继续浏览下一道题目。

【4. 你最近收到的礼物是什么?你想到了谁?】

最近的礼物……虽然不想承认,可是真的又他妈的是贺天。

没错,是那把在一家死贵死贵的黑店橱窗里看到的精致电吉他。至于贺天是怎么知道他喜欢上那把吉他的,莫关山可他妈的一点都不想知道。

就算这把吉他色泽鲜艳高级,琴颈修长优雅,连指扳都用的高级的玫瑰木,莫关山也他妈的一点都不喜欢!!

真的一!点!都!不!喜!欢!!

至于为什么每天莫关山都在家里抱着那把吉他温柔地摸来摸去,还用柔软的棉布细细擦拭,那只是因为这么贵的东西放在角落里积灰太鸡吧可惜了!!

莫关山是个从长计议的人,他发誓,一定会好好保养这把高级的吉他,然后在N年之后的某一个缺钱的日子里把吉他弄到当铺里换一大笔钱!

绝对他妈的没有珍藏贺鸡吧天送的礼物的意思!!绝对!

除此之外,贺天送的所有礼物他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完全没有品味!

比如那个人形大的三明治毛绒玩具——那是什么鸡吧东西。收到了那个破玩意儿之后,莫关山愣是吓得三天没吃他最爱的三明治。

至于为什么要把那个傻/屌玩具放在床上,也只不过是因为手感还勉强过得去,当个抱枕可以增加安全感罢了!

还有,还有那颗垃圾耳钉,莫关山真的懒得吐槽了。

他一开始还在想,贺鸡吧天真他妈的小气,送人这么丑的耳钉就算了,还他妈只送一只。直到后来,他在贺天的耳朵上看到了一只一模一样的。

所以…这他妈的算情侣耳钉?!哇简直恶心死我。

莫关山真的无比厌恶这只黑了吧唧的耳钉,他之所以天天戴着,只是因为没别的耳钉可以戴,又害怕耳洞会自己长起来。

至于他为什么会花一个半小时把丢在更衣室的耳钉不辞辛苦地找回来…也不过是因为害怕贺狗鸡会找他的麻烦。

总而言之!贺天送的所有礼物!都是!Rubbish!!

【5.在你看来,有没有为了帮助你,愿意牺牲自己的人存在。】

有啊。莫关山的表情突然有些落寞。

爸爸…就是这样的人啊。

除去亲人之外,大概没有这样的人了吧。莫关山垂下头想着,脑海里却又一次莫名浮现出贺天的身影。

贺天这家伙,的确为了莫关山牺牲过自己。不过莫关山发誓,他绝对没有一丁点感动!

绝对没有。

即使这个家伙,为了自己气势汹汹地去找蛇立打架,脑袋差点被戳个窟窿,横跨手掌的疤痕触目惊心,指缝间粘满的鲜血腥臭到难以忍受,即使这个家伙狼狈得像条狗,莫关山也绝对没有一丁点感动。

脱掉白色衬衣去包他的手只是因为莫关山觉得自己突然得了晕血症,贺天的血熏得他眼睛很难受,有点想哭。

用手指去扣住他受伤的手,只是因为…想确定这家伙的手还有温度,要是因为自己流血过多死掉了,自己会成为千古罪人吧。

总之,莫关山没有因为贺天感动,绝对没有。

即使他在阴暗的地下通道中把自己拦在身后,即使他赤手空拳地面对混混们的木棍夹击时,抬眼认真地望了自己一眼,夹杂了太多他没读懂的内容。

即使他以一敌百,像个在战场上嘶吼着勒住马头,在血染夕阳下挥血如雨的英雄,莫关山也没有一点点感动。

绝对没有。

莫关山的眼角有些发热,他暗骂自己矫情,要知道,贺天这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什么狗屁为自己牺牲,这个混蛋更多时候明明是把他的快乐建立在自己的头上。

为了有趣拧了莫关山蛋的人是他,为了找人帮自己收拾挤了一地的番茄酱发血腥图片给莫关山的人是他。

甚至…在滚草坪的时候这个王八蛋也要把自己垫在身子下面撞铁皮垃圾桶…这个奸诈的垃圾。

五道测试题终于做完了。寸头的狗屁恋爱书真是无聊至极,现在来看看解析吧。

【五道题已经完成了吗(⊙v⊙)?是不是发现了这五道题让你想到的人都是同一个呢?如果答案为“是”的话,这说明——你已经深深地喜欢上了这个人,他(她)便是那个让你茶饭不思寝食难安的特殊存在啦。请你一定要好好面对自己的真心哦!也祝你早日认清自己的内心,向你心中的那个他(她)表白自己的心意!↖(^ω^)↗】

?????????!

什么鸡吧东西!!!

“这他妈的是说老子喜欢贺鸡吧天吗??去你妈的爱情魔力!什么烂书老子现在就要把你撕了!!操!!”

“喂!老大!!”寸头的声音突然在空旷的教室里响起。

被逮个正着的莫关山僵硬地转过头,略微心虚地望着看上去有些生气的寸头。

糟糕……把这个傻逼给忘了……

“那个…你是怎么出来的…?”莫关山皮笑肉不笑地盯着寸头看,嘴角扯出一个很诡异的尴尬弧度。

“托老大的福,我废了张五块钱纸币。”生气的寸头第一次有了气势这种东西,此刻竟然瞪着他看。

“呃…哎呀其实我他妈正想去找你……但是有事情…耽搁了一会儿。”

“哦?什么事情呢?难道就是在我的桌前偷偷看我买的恋爱杂志无法自拔?”寸头把书从莫关山手里夺了回来,敷衍地瞄了两眼。“不过,你刚才是不是说了,你喜欢贺天?”

卧槽,他听见了!!莫关山的脑子里嗡嗡作响,真他妈的倒霉的事全碰一起了。

“我操…我,我他妈的哪说这种恶心玩意儿了!!你给我闭嘴啊我我我他妈才不喜欢贺鸡吧天!”

寸头斜睨了莫关山一眼,熊样儿。一下子有了捉弄莫关山的兴致。

“哎…老大,我陪在你身边都快三年了,贺天才和你认识了一年…你为什么喜欢他不喜欢我…”寸头扶着额头假装悲痛状。“老大,我之所以买恋爱杂志,也是为了你啊…”

“滚滚滚你他妈的在说些什么恶心玩意儿!!”莫关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刚才忘给寸头送纸的罪恶感瞬间荡然无存,甚至伸出爪子恶狠狠地推了寸头一把。“你他妈的个傻子!!老子就算喜欢贺天也绝对不会喜欢你!!”

“看了吧,你果然喜欢贺天,老大。”

“放你妈的屁!!”

就算喜欢,又有什么用呢。刚才就说过了,贺天这个混蛋,总是把快乐建立在自己的痛苦之上。

而现在呢…这个潇洒浪荡的混蛋选择了不辞而别。

是啊,贺天走了,这一个月再也没来学校。

后来,莫关山仔细想了想,贺天似乎也有好好和他告别。只是在病房中他反常而温柔的那句“我要走了”换来的是自己的一个中指以及哪句急促的“快滚”。

他没想到,曾经多少粗鲁过分的话都赶不走的贺天,这一回,竟然听话了。

莫关山曾幻想过,如果贺天有一天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他会以怎样浮夸的方式来庆祝。

可事实上,他却莫名地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老大,如果你再见到贺天,你会对他说什么。”

寸头的表情正经得像电视剧里的男主角,看得莫关山心里不太痛快,只好别过头。

“我他妈的没什么想要对他说的,他最好死在外面——永远都别回来。”

愤怒的回音在教室的前墙后壁间叫嚣着碰撞,莫关山一下子有些想掉泪。

“啧,这话也太过分了点吧。”教室后门传来日思暮想的声音,逼近的脚步声中混杂着某个人低沉而复杂的叹息。“莫仔——”

莫关山回过头时,有些后悔没有收拾好乱七八糟的情绪。他如往常一样皱着尖锐的眉,眼睛里却漾着水光,真他妈的没出息。

他一点都不想知道贺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一点也不想。

想说些温柔又热烈的话,却只能梗在原地像个傻瓜。

或许刚才那本愚蠢的恋爱杂志真的歪打正着地应验了吧。厌恶和狂热的喜欢,本来就是太容易混淆的两种情感。

之所以一直讨厌贺天,也只是因为难以正视那份荒谬的喜欢吧。

贺天向他走来,像一束光,是寂寥的天空和热闹的大地之外的,第三种绝色。

当莫关山被拥入一个不可思议的怀抱时,他突然在想,他的愿望或许一直都是生活在光明中。

END

寸头:你们两个狗日的是不是忘了我还在教室里???

评论(23)

热度(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