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马赵】奔现

网友见面梗。甜饼。

为了偷懒,马超的网名是“孟起”,赵云的网名“子龙”。

叛逆时期的马超,讨厌的人除了老师和父母,还有一个名叫赵云的家伙。

赵云是马超的同班同学,班里的学习委员,长得干净帅气,却整天把白衬衫扎进校服裤里,总是散发着蛋疼的正能量,言谈举止也是正直老土得很。

讨厌赵云的原因,是因为他是老师的“线人”。高中时期的优等生,常常会沦为老师的走狗,颐指气使地对着坏学生们说一些满腔正义的屁话。赵云多管闲事的本领更是胜过了居委会大妈。

此刻,马超正蹲在男厕所抽烟,一声铿锵有力的“马超!”吓得他嗓子被烟雾呛得生疼。

马超抬起头,看到赵云站在他跟前,蹙着眉头盯着他看。

“……怎么又是你?!”马超不耐烦地把剩了一大半的烟蒂扔在地上,用脚碾了两下。余光却顺着赵云耳际飘乱的几根头发,扫到了他那张清秀的脸上。

“马超,不许在厕所吸烟。”三好学生赵云握住了马超的手腕,严肃地望着他。“快和我回教室上课。”

“我艹,不是我说…你简直是阴魂不散。”

“诸葛老师让我监督你,我当然要做到。”赵云扯着他的袖子往门外拉,“快和我回教室。”

马超翻了个白眼,用手挠了挠头上硬硬的金发,不情愿地被赵云拖出了卫生间。

今天天气还不错,太阳悬得老高,像一盘镶了金边的挂钟似的。温度适宜,微风拂面,徒留满怀惬意。

这么好的天气,最适合——泡网吧了!

马超斜着眼偷偷瞄了赵云一眼,随后挣开他的手,理直气壮地说,“等一下,我鞋带开了。”

赵云撒了手,俯视着马超蹲下身子时炸了一脑袋的金毛,有点想笑。过了几秒钟,他才察觉出来不对。

“我说,你这鞋子有鞋带吗???”

“没有啊。”马超抬起头对着他笑眯眯。“但是你的有。”

话音刚落,马超从地上站起身来,潇洒自如地跑到东边的围墙前,一个帅气地回旋起跳,就脱离了学校围墙的桎梏。

赵云忙着解自己两只鞋带缠在一起的死扣,直愣愣冲着马超愤怒地呐喊,“马超!你不许逃课!快给我回来!!”

马超隔着围墙做了个鬼脸,下一个路口一拐,就是家生意爆棚的黑网吧。

第六十三次逃脱赵云魔爪计划——成功!


网吧里混杂着男人打游戏时的粗口和女人娇嗔的声音。

马超玩了几把游戏,可是一点都不痛快,望着屏幕上发招时五彩斑斓的特效,他却满脑子都是赵云那张木讷又严肃的脸。

真是阴魂不散,连打游戏时赵云这家伙都让自己不得安宁。

马超索性退了游戏,点了根烟,烟雾缭绕,呛到了左边座位上烫了大波浪穿着紧身背心的早熟姑娘。马超把眼神探过去,却被那双杏眼瞪得发慌。

心虚地移开视线,光标在好友列表上下游移了一会儿,还是在一个头像上双击了一回。

“子龙,在线吗?”

子龙的网名是“望子成龙”,这个更年期男人画风的网名曾经被马超嘲笑了好久。马超曾经想叫他为“成龙”,结果被对方拒绝,执意让马超称自己为“子龙”。

“子龙”是马超相识了两年的网友,也是他迄今为止最投缘的挚友。

两人相识于一个游戏论坛,因为角色属性设定和配招的问题在一个帖子里争执不休。

马超总是用暴躁的语气夹杂几句讽刺和脏话来回复“望子成龙”,可是怎料这家伙永远不会被激怒,总是和和气气地发一大长串过来,有理有据,逻辑通顺。

马超每次看到那些毫无破绽的装逼回复,都气得想顺着网线摸过去把这瘪犊子打一顿。他每次要花快一个小时才能想到几句像样的辩驳话语,但是第二天又会收到更长的辩论回复。

马超和“望子成龙”的撕逼历程也因此持续了一个多月,后期简直就像例行公事的每日问候。

最后连帖子的楼主都不耐烦地跑到楼中楼劝他们俩加个好友私聊,别他妈在自己面前呜呜渣渣地“秀恩爱”。

随后,马超以继续吵架为由加了“望子成龙”的qq,然后莫名其妙地和他成为了好朋友。

嗯…?好像哪里不太对?!

 

马超把烟蒂摁在了烟灰缸脏兮兮的水里,顺手打开子龙的个人资料,漫不经心地看着。

个性签名写着类似于“仰望星空,脚踏实地”这类理智而沉稳的话语,新换的头像则是一望无垠的广阔原野。要不是年龄写着与他一样的16岁,马超真的怀疑他最亲密的网友是个年过五十的大叔桑。

马超对着子龙的个性签名发愣,思绪却被铃铃铃的消息声一下子打断。

【刚才在上课呢,怎么了?】

马超收到赵云的qq消息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了,他撇撇嘴,给对方发了个傲娇脸。

“上什么课啊…那些无聊的课有什么意思,你陪我一起打游戏多好。”

【诶…你怎么又逃课啦!你忘了上回挂科被你爹拿着拖鞋打的事情啦?】

“早知道就不该给你说这件事…不过怎么连你也对我碎碎念这些啊!!”

【?】

“我今天已经被我们班操蛋的学习委员折磨得体无完肤了!!所以你对我好点行不行阿!”

【哦……】

“…也太冷淡了吧!”

【你能不能不要总是diss学习委员!我早就给你说过我也是学习委员!】

“你干嘛总是对号入座啊!你是最牛逼的学习委员,我们班里的却是个大傻逼,这能一样吗——”

【哈哈哈,行吧行吧原谅你。不过你现在在哪个网吧呢?】

“告诉你能怎样,你能来找我不成…?”

【嗯…去找你...也不是不行。】

“???”

“真…真!真的??!!”

“!!!我我我突然有点紧张……”

【嗯…那算了…】

“别介啊!你来吧!认识这么久了…咱们都还没见过面什么的…我请你撸串!”

【那真是太好啦!报地址!放了学我就去找你。】

“立新网咖,二中往南走第二个岔路里。挺隐蔽。”

【二中?你…你也在二中?】

“?什么意思??难道你也…?”

【天啊!这也太巧了吧!为什么认识了两年多,现在才知道我们是校友??】

“我靠!早知道你就是我们学校的,应该早点和你面基啊!!!到时候你还能帮我收拾我们班的傻叉学习委员hhh。不过说不定,我们在学校里见过呢。”

【学习委员很辛苦的,都说了!你不要欺负学习委员啦!(笑哭.jpg)不和你废话啦,我们还有二十分钟放学,你在网吧等着我!】

马超望着子龙发的最后一句话傻笑,他真的挺早之前就好奇这位好友的样貌了,但是实在不好意思去向他要照片,更别提奔现的要求了……不然好好的兄弟情搞得像网恋一样。

不过,他曾经梦见过很多回子龙的长相,但是每种版本都不一样。有身材瘦弱的清秀男孩,也有魁梧高大的典型体育棒,甚至还有…扎着单马尾穿粉色连衣裙的可爱萝莉。咳...最后一个版本大概是单身太久了的怨念造成的。

不过今天,他终于可以顺理成章地见到这位陌生又熟悉的好友了。而且他有预感,他一定会和这位网友成为现实中最最亲密的好兄弟。皆大欢喜!

三十分钟过去了,马超再一次抬起头,这家伙怎么还没来?

马超退出游戏界面,给“望子成龙”发了个愤怒的表情,质问的话还没发出去,就收到了好友发来的一个委屈的哭脸。

“怎么了?”

【孟起,我迷路了…】

“…你真他妈的是二中的吗?网吧离学校也就二百米吧?!”

【啊…主要是这边小路太多了,我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儿。】

“少废话…拍张你周围的环境发给我。”

【(图片)啊,我买了五串烤面筋,想不到这么好吃,我爸妈以前都不让我吃路边摊的。】

“这他妈是重点吗!我一个人在网吧里饿得七荤八素的,你怎么能搁外面吃独食呢!”

【啊…对不起孟起,我不知道你饿…(委屈.jpg)】

“幸好你没走太远,接下来你走出现在的小巷,然后往东走二百米,拐到那条小路里。”

“东…?”

“东就是左手边!!大拐!!晓得了不!!”

“啊,我听懂了。你先玩几把游戏,等着我哈!”

 

马超又在网吧里等了网友二十分钟,却依然没见着人影。

闷热的网吧里全是男人们豪放粗俗的叫嚷声,弄得他有些烦躁,准备到网吧门口抽根烟,顺便静静耳根。

烈阳在空中炸开,在白花花的云朵上喷溅了浓艳的红。马超眯着眼看着一个个从路口走过来的路人,猜测着哪一位是他未曾谋面的好友。

可是最终,网友没等到,等到的却是那个他最他妈不想见到的人。

 

“马超!我终于逮到你了!想不到你竟然在网吧!”

鬼知道为什么恶霸学习委员赵云同学会路过这条偏僻的小路。此时此刻,这个家伙正在努力装作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手也紧紧抓着自己的手腕,生怕自己再溜走。

“我艹...我真他妈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怎么又是你!”马超无奈地望着面前的根正苗红好少年,连手都懒得挣脱了。

“少废话啊马超,这次我绝对不会让你逃走了。赶紧给我麻利儿离开!”

“我靠,现在是放学时间诶,你不能以公谋私把我当狗管吧?”

“别人我可管不着,但是诸葛老师既然叮嘱过我,我就要管你到死!”

“赵云,云哥——求你了,我是真有急事儿,必须在网吧里待着。”马超眼看玩硬的不行,只好换上一副可怜兮兮的囧脸,语气也搀着点撒娇的意味。

赵云瞄了他一眼,没吱声。却还是特别强硬地拽着马超离开了偏僻的小胡同。他面无表情地听着身后嚷嚷着骂他混蛋的马超,理直气壮得揪着他的袖子,恍惚中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又有什么事比惩治马超这个恶霸重要呢?

“你家是哪个方向,我送你回去。”赵云和颜悦色地望着马超气急败坏的表情,内心没有丝毫波动。

“送个屁,大老爷们送来送去的恶不恶心。”马超朝裤子口袋摸去,刚掏出来扁扁的烟盒,就被身边的男生一把夺过。

“马超,不能抽烟。”赵云微笑地望着他,眼睛笑弯起来,嘴唇在落日的余晖映衬之下如娇艳欲滴的花。

马超看了他几秒,忘了骂人,只是心里暗暗觉得,赵云要是别这么变态的话...其实长得还行。

 

赵云真的按照约定将马超送到了小区门口,他把滑到肩下的书包带网上捋了捋,然后慢条斯理地和马超告别。

马超百无聊赖地冲他摆摆手,头也不回地就往家里走。

回到家里,马超喝了瓶汽水,打开电脑寻思着给被自己放鸽子的网友道个歉。头一撇,却恰好将窗外的风景纳入视线之中。

初夏时节,小区庭院的老树变得更加苍翠,如一块饱满清透的碧玉。太阳快落下了,可是天空依然明艳。当马超准备收回视线时,却看到那个碍眼的身影又出现在了小区院子里。

赵云?这家伙不是十分钟前就走了吗?怎么回事??

马超望着在院子里一脸惶恐无助的赵云,皱了皱眉,未经犹豫便踢踏着拖鞋走下楼。

“喂,你怎么还在这里?”马超用手拍了拍赵云的肩膀,看着对方转过来的脸,却一下子静止在原地。

“马超...”赵云看上去有点尴尬,眼圈也红红的。“对不起,我找不着...回家的路了。”

马超望着自己的死对头迷路时的蠢样子,竟然一点嘲笑的欲望都没有。他抬起手想要揉一把赵云的头发,却觉得自己这样有点傻,只好将抬起的手放到自己的耳垂旁,扭捏地摸了一下。

“行啦,别担心。”马超望着赵云亮晶晶的眼睛,试图自然地绽放了一个微笑。“这不有我在吗,我送你回家。”

马超踢踏着拖鞋走在前面,回过头时冲着赵云笑。“放心吧,送完你我接着回家,绝对不去网吧。”

 

赵云的家不近不远,离马超家有大概1KM的距离。他们安静地走着,脚步压在前伸的长影子上,第一回保持了五分钟没吵架的记录。

“说真的,是不是所有学习委员都是路痴啊。”马超突然找了个奇怪的话题,歪过头看赵云的时候还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你想表达什么?”

“哦,也没什么。就是我有一个朋友,和你一样也是学习委员。”马超想到了挚友“子龙”,开心地笑了笑。“也是个路痴。”

“哈?我没听错吧?马超?”赵云眯着眼睛看了看身旁的人。“你会和学习委员做朋友?交流的方式也是天天欺负他惹他生气践踏他的尊严吗?”

“.....不是,我没明白,我什么时候欺负你践踏你尊严了?明明是你每天在我身后穷追不舍,比追求我的隔壁班妹子还黏人吧,赵云同学。说真的,有段时间我都差点以为你喜欢我了。”

“马超!!!你胡说什么呢?!”旁边的男孩子明显生气了,加快的步伐透露着点儿别扭的意味。赵云气呼呼地越过马超,书包带随着因为激动而前倾的身体缓缓滑了下来。马超从后面偷偷看他,发现他柔软的耳根晕染了一片精致的粉红,扎低的马尾乖巧极了,晃来晃去,搔得他心里痒痒的。

马超的拖鞋在没有汽车鸣笛和人声喧嚷的巷子里啪嗒作响,吵得赵云心烦意乱。赵云也不知道自己生气的原因是什么,可是就像被马超歪打正着地抓住了把柄一样,害他又紧张又心虚。

“赵云,我很好奇,为什么你可以留长发。既然身为优秀学生,不是要老老实实遵守学校规定吗?所以赶快剃个寸头吧hhh”马超凑上前去,用手顺势摸了一把前面的人的马尾,赵云终于因为他的骚扰忍不住转过了身子,瞪着双毫无杀伤力的眼睛,委屈巴巴地盯着他看。

“我就要留头发,就要扎辫子!你管得着吗马超!”赵云哼了一声,拍掉了这个流氓胡来的爪子。“学习成绩好就可以为所欲为,这是好学生的特权,白痴!”

“哈哈哈终于露出真面目了吧!!明明就是个披着好学生外衣的痞子吧!卧槽,别打我...我错了!”

行吧,五分钟的记录没多久就打破了。

 

 

 

将赵云送到家门口,已经是晚上八点钟的事情了。

天色完全暗下来,陈旧的路灯含糊地闪烁一下,倒影的光芒中搀杂着许多斑驳的黑点。

老实说,这个场景还挺浪漫的,偶像剧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热恋中的傻瓜情侣总是喜欢在约会结束之后送来送去,筋疲力尽却又傻呵呵地对着爱人笑,每一次挥手告别都分不清是真是假。

除了马超的拖鞋不厌其烦地啪嗒啪嗒有些煞风景,除了赵云滑落了好几分钟的书包带一直挂在肘间,怎么看怎么傻,除了十分钟前,赵云刚愤怒地挠乱了马超的一头秀发。

除了这些之外,一切美好。

赵云背着身子往居民楼里走,丝毫不打算理会送他回家的马超——嘛,他还在气头上,脸上也红红的始终没消下去。

“学习委员,我送你回家,你不打算给我说点什么吗?”马超在后面踩着赵云的影子,用欢脱的语气继续对着赵云呜呜喳喳。

“说你个头!什么都不想和你说。”

“喂,优等生不能这么无情吧——卸磨杀驴?过河拆桥?操完就扔??”

“你又在胡扯什么!!马超!!”

“就这么个意思...别在意这些细节。”马超挠挠头,“我今天本来是约好和网友在学校门口的网吧见面的,结果就被你莫名其妙赶回家里,然后又好心地把你送回来,身心俱疲...好歹对我温柔点吧,哈?”

赵云顿时僵在原地,满脸不可置信地转过头看着面前流里流气的男生。

“你今天约了网友在黑网吧见面???”

“是的啊。结果就放人家鸽子了,回去得给人家道个歉。”马超叹了口气,“不过好歹认识了两年了,希望他能原谅我。”

“...谢谢你送我回家,孟..马超。”赵云深深地望了他一眼,“明天学校见。”

 

 

 

火速洗了个澡,赵云躺在床上,一边擦头发一边发呆。

马超就是孟起,马超就是孟起,马超就是孟起!!!

赵云在床上瞪着眼睛想了好久,却心虚地不敢开电脑登QQ。

今天为什么会一直犯蠢啊天哪!!本来约好了和网友见面,结果在网吧门口看到了吊儿郎当的马超,就一下子起了正义之心——把他逮回家里,甚至...甚至连要和“孟起”见面的事都忘了!然后又在马超家附近迷路,被这个无恶不作的傻蛋送回家里...

本来这一切已经可以成为赵云一辈子的污点了,结果真相却是,自己关系最亲密的网友其实就是那个天天在学校里呜呜喳喳跟自己过不去的冤家。

有蚊子从破掉的纱窗口飞了进来,围着白炽灯手舞足蹈地打转。赵云干巴巴地躺在床上,心跳如雷。

怎么办,要不要和马超摊牌?!如果摊牌了,那“孟起”还愿意和自己做朋友吗?或者...马超又会不会再成天找自己的麻烦?

可是马超这个家伙现实里这么讨厌自己,如果摊牌的话大概两年的友谊都付之东流了吧。所以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啊啊。

赵云从床上弹了起来,他终于还是打开了QQ,浏览着自己和马超长久以来的聊天记录。他发现马超这个混蛋隔三差五就要给“子龙”说自己的坏话,满屏的傻逼学习委员让他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在过去的日子里,自己也经常给“孟起”吐槽些不良少年马超的事情,比如这个混蛋数学考试才考了40多分,害诸葛老师连自己也一起骂。比如这个混蛋在某次逃跑的过程中拿起了草坪上喷水的管子往自己身上浇。比如这个混蛋给自己炫耀隔壁班可爱妹子写给他的情书,害得自己莫名生气起来。

浏览完两人近一个月的聊天记录之后,赵云惊恐地发现,他和“孟起”的全部话题都围绕着现实中的赵云和马超两个人的事情展开。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赵云的心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猜测...

QQ消息的铃声吓到了正在发呆的赵云,他点开对话框,看到了马超刚刚给他发来的信息。

“对不起阿,今天放你鸽子了,我被学习委员逮到了。(衰.jpg)”

看吧,这个混蛋果然又在抹黑自己了。

赵云把头上的毛巾扔在椅子背上,本想霸气地和对面的混蛋摊牌,却突然有些失去勇气。

【哦...没关系,其实我今天也没能赴约。】才怪呢!!!我还被你送回家了,蠢蛋。

“真的吗?!那就好,我还害怕你等得太久了会不高兴。不过我有一件事...想问一下你。”

【什么?】

“你有没有过一种奇怪的经历——就是明明以前一直很讨厌的人,突然有一天...发现他还蛮可爱的?”

【他?!】

“卧槽,不要在乎这些细节,你有没有啊?”

【我讨厌的人一直都很讨厌,从来都没有可爱过。】说的就是你!马超!

“唉,是吗。我今天突然发现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

“我突然发现,我们班的学习委员...特别可爱...”

赵云瞪着对话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甚至连那只嗡嗡作响的蚊子咬了他一口这件事,都完全没有发觉。

“我还挺想继续欺负他的。”

脸烫得像一块被炙得通红的炭,赵云无法再控制自己的双手,噼里啪啦地给对面的人发出一句【马超,你这个笨蛋!!】,然后火速合上笔记本电脑,跳上床,把绯红的脸埋在柔软枕头里。

被合上的笔记本电脑里仍然不知疲倦地传出QQ消息滴滴的声音,可他根本没有勇气再看。

逃避的时间所剩无几了,就算现在不打开QQ,明天上学时也要面对马超贼兮兮的傻脸,就算明天请假不去上课,还有后天,大后天,以及数不清的日子正在等着他...

赵云在床上撅着屁/股,气急败坏地捶着柔软而无辜的枕头。他敢打保票,明天马超这个混蛋又要欺负他了。

这真是一次不愉快的奔现经历。赵云如是想到。

 

END

评论(19)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