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凌公绩的背后灵(九)

愚人节谁更新谁傻叉(噫)
这一章总觉得写的gay gay的
反正郭簸箕领便当了qwq你们猜这句是真话还是假话


“你不用劝我回去 我也不可能回去”郭淮赤着脚站在矮堤上 苍白的脚踝被涌动的流水没过
甘宁望着对面的郭淮脸上病态的笑 欲言又止
“你不会知道 我有多痛苦”
郭淮转过头看着甘宁 眼眶发红
“生活在一个自己憎恨的人身边 却抑制不住地爱着他 你不知道这有多痛苦”
“当我和他并肩躺在一张床上 恶心到想吐的时候 他却用那样真诚的眼睛望着我”
“当我在无数夜晚起了杀心时 他却在梦中笑着喊我的名字”
“我或许是不想杀他的 可是积埋在内心深处的戾气快要把我撕裂了 我…好痛苦啊…咳咳”
“像我这样的家伙果然…还是彻底消失比较好吧 这样我就再也不会伤害他了”
太阳把天边的云朵炙烤为一片潇洒的红色 郭淮把手虚弱地抬起来 挡住了让他感到疲惫的光芒 这大概是他最后一次观察太阳的机会了
安静的傍晚 世间一切声响似乎都被太阳吞噬了 连涌动的河流也变得小心翼翼 似乎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郭淮顿了好一会儿 他垂下头 看着波澜微伏的水面喃喃着“它来了”
“谁…?”甘宁疑惑地发问 下一秒却眼睁睁看着面前瘦弱的恶灵被水下突然跃起的怪物猛地拖曳住衣摆 掼进水里
那怪物像是一条巨鲛 尖锐的牙齿暴在嘴唇外面 又圆又黑的浑浊眼睛木然地睁着 鳞片闪着绿光 一张一翕 让甘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甘宁大惊 他这才想起这片恐怖的水域里生活着嗜灵的怪物
他终于反应过来 刚刚一直静静站在水中的郭淮其实是在自杀
顾不得这么多了 甘宁没来得及脱掉衣服 就淌进冷水中扎了一个猛子 狼狈而拼了命地划着水
寒水灌进甘宁的裤腿和袖口中 粘腻的水像是一双双妖娆的手 在甘宁的身上胡乱摸着
虽说甘宁生前是个灵敏而霸气的水贼 但是死去多年后 水性终是差了一些
他在水里勉强地睁大眼睛 混浊的水灌进他的双眸中 晕开一片酸涩感
模糊之中他望见了斜前方向那只嗜灵怪物摇尾蠕动的样子
郭淮的身体被怪物拖曳着 在混浊的水中变得几近透明 他似乎是在恶鱼的攻击下昏迷了 右手臂也在怪物的撕扯之下断掉了 碎掉的灵魂很漂亮 在污浊的深水之中发出粼粼的光
甘兴霸发狠地游上前去 右手死命地扽住怪物的尾巴 左手去够腰间别着的匕首 往恶鱼的鳞片捅去
怪物因为痛苦而张大嘴巴 粗大的尾翼凶狠地摆动着 尖锐的牙齿也恶狠狠地往甘宁的肩膀咬去
甘宁侧身一闪 用手把深刺进鱼身的匕首拔了出来 又一鼓作气地扎向了怪物的眼睛
嗜灵怪不再动弹 巨大笨重的身体缓缓下沉着 鳞片涌出的鲜血引来了成群躲在礁石旁的小鱼
颜色鲜艳的鱼群兴奋地啃食着怪物的尸体 咀嚼时凶狠的声音带着些恶意的报复
甘宁有种呕吐的欲望 他把昏迷的郭淮背在身上 划水的时候 余光瞥见他残缺的手臂时 差点哭了出来
“郭淮 老子才不会让你这么轻易地魂飞魄散”甘宁的声音有些抽搐
“是 老子或许不懂你的痛苦 但是老子也有过你不曾理解的痛苦”
“当我爱上一个人之后 我却看到他的眼睛里全是复杂的憎恨和痛苦”
“当他把刀抵在我的脖子上 恶狠狠地说他恨我 却流出无助的眼泪”
“当我亲吻他的时候 他不反抗 却告诉我永远都不可能原谅我的时候”
“哈 可是郭淮你看 即使是这样 老子还是没皮没脸地追随着他到了现在 只要看到他的笑容他的眼睛他漂亮的头发 老子…就根本舍不得离开这世间”
“所以你这家伙 也要好好地 陪在那个笨蛋矮子的身边才是啊!”
背上的恶灵还在昏迷着 甘宁努力地划着水 这片水域太过辽阔 他的四肢越来越沉重 却始终找不到岸沿
不行…一定要坚持…千万不能在这里倒下…
甘宁气喘吁吁地想要浮上水面喘口气 却发觉身体僵直到不能动弹 双腿像是被海藻缠住了一样
眼皮似乎越来越沉重 瞳孔的颜色也涣散开来
甘宁在身体垂直降落的时候 视野中的光变得越来越遥远
啊啊…看来老子似乎不能再陪着你了诶 公绩


甘宁没想到自己没有“死”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 看到凌统伏在他的身上 眼眶微红的样子
坐起身来 甘宁才发现自己现在是在家里的床上
“郭淮…回来了吗”甘宁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 他的嗓眼儿有些痒 只能抑制不住地大声咳嗽
凌统没说话 他僵硬地笑了笑 说“渴了吧 我给你倒杯水”
喝个屁水!老子刚才在那个破河里已经喝撑了!甘宁这么想着 面对凌统难得一见的温柔却仍是没忍心吐槽
“郭淮回来了吗?”甘宁站在饮水机前 望着凌统
“要不要给你在水里加一片柠檬?这样可以美白诶甘疯子”
“郭淮他…”
“哦对了 你饿了吧 中午我在外面买的寿司还没吃完…鱼籽的哦…”
“凌统!!郭淮他…还是没回来…是吗”甘宁垂着眼睛 想着那个恶灵断了手臂的残破身体 握拳的双手微微颤抖着
“甘疯子 你这回这么努力了 真的不怪…”
“按照之前说好的”甘宁打断凌统的话 将一把剪刀递给他 麻木地笑着“快来毁掉老子的头发吧”
“哎呀…甘兴霸有头发都这么丑了 没头发岂不是更惨不忍睹…所以小爷这次就饶你一回啦!”
“别婆婆妈妈的了”甘宁的声音有些哽咽“快点剪掉老子的头发…”
“哎呀 都说了这次就算了吧…”
“老子他妈的让你剪你就剪!”
“你有完没完!”凌统一拳砸在甘宁的右半边脸上 猛烈的冲击让甘宁跌坐在床上“就算真的把你的头发剪光 郭淮就能回来了吗?仲权就没事了吗?你的脑子里都他妈是屎吗!”
甘宁吃痛着咬着牙 颦眉抬头准备骂人时 却被凌统温柔地吻住了
凌统的嘴唇不停地颤抖着 拼命地将狼狈的哭声掩盖在和甘宁的缠绵之中
甘宁愣了几秒 手结结实实地将凌统搂在怀里 另一只手穿插在他柔软干燥的发丝之间抚摸着
这是他们在这一世第一次接吻 可惜却是不够美好的吻
很多复杂的情绪 悲伤 迷茫 恐惧都掺杂在亲密之中 倒显得暴力而伤感了
这样的温柔持续了很久 当两个人分开时 凌统的抽泣才刚好被止住
“甘兴霸 我知道你心里很难过 我也很难过”凌统顿了顿“虽然我从没有见过郭淮 但是我知道他是对夏侯霸来说重要的存在 就像…你于我一样”
“所以他的痛苦也会传递到我这里”凌统将背后灵的手按在自己的心脏上 眼泪却又潸然落下“而你…甘兴霸 你恰好就住我在这里 所以很抱歉…让你承受我的痛苦了…”
甘宁抿着嘴看凌统 叹了一声气之后又幽幽地说“这么说话还真是不像你的作风啊 凌公绩”
“你他妈……甘兴霸你个死鬼渣 小爷刚才给你说这种话真他妈是浪费感情!!”
甘宁望着炸毛的爱人 温柔地抚摸着他哭红的眼睛 轻轻地在他额头上烙下一个吻
如果能一直在你的心脏里生存 我愿意为你承受这辈子所有的痛苦与伤害
很抱歉 下一世我无法再陪伴你 可是这一世啊…无论是阴霾中的滂沱大雨还是爽朗的好天气 老子都要陪着你

TBC

评论(1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