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切上】遥控器

11.25更新:最近形势实在是太严峻(你们懂的),所以正文我暂时设限了。要看完整的小伙伴可以私我。


因为吃醋而引发的故事。




原作背景,未交往设定。




略显粗糙的描写,可能有ooc和bug。




欢迎评论!食用愉快XD








“所以说,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切岛摆弄着手里的迷你遥控器,狐疑地瞥了金发的少年一眼。

“啊啊——我刚才不就说了吗,是遥控器啊遥控器。”上鸣敷衍地摆摆手,又指了指自己的鼻尖。“用来控制我的遥控器。”

“……”切岛陷入了沉思,顺便投去一个怪异的目光用来辱骂对方白痴。“这种奇怪的东西,你究竟是从哪里搞来的啊?”

“嗯…今天拜托八百万帮我做的。”上鸣一边说着话,一边去拿冰箱里剩下的半瓶汽水。

汽水瓶盖顺着螺旋状的瓶口逆时针旋开,发出轻微的噗呲声,上鸣把瓶口对准嘴巴,用力吸着冒汽儿的液体,把塑料瓶都吸成皱巴巴的不规则形状。

“这种落入敌人手里就会被毁尸灭迹的愚蠢发明——干嘛要让八百万制造出来啊!”切岛把被蹂躏的饮料瓶从金发少年的嘴上夺了过来,耷拉着眼睛一脸不爽地叫嚣着。

“诶?我以为切岛你会懂的诶。”上鸣咧开嘴冲他笑。“有了这个遥控器,我放电过度之后就不会再进入白痴状态啦——!”

“哈?”

“持有遥控器的人只要把大拇指——放到下面这个圆圆的感应键上,就可以控制我的行为了。”上鸣的双手在空中胡乱比划着,眉飞色舞地叙述着。“所以在我过度放电后,只要有人可以用意识控制我,就可以让我保持清醒状态了。”

“……你果然还是在开玩笑吧。”切岛皱着眉头冲他凶巴巴地理论着。“这种危险的东西落在外人手里完全是把柄——很危险的吧。”

上鸣不以为然地笑了两声,自顾自地坐在切岛的床上看起了电视,嘴里安慰似的敷衍了两句。“安啦,到时候把它交给你或者耳郎就OK啦,你们可是我最信任的人了。”

上鸣想了想,又抬起头望着红发的少年。“你们一定不会害我的,对吧。”

“你刚才说什么。”切岛侧着脸,用余光去看他。

“我说——你和耳郎都是我最信任的人啊。”

“所以你会把遥控器交给耳郎?你愿意被她控制?”切岛转过身子,直视着金发少年。此刻那家伙正在床上盘着腿,对着电视里粗俗的内容笑得不亦乐乎。

“是啊——毕竟有些时候,耳郎那家伙可比你可靠多了。被她操控不一定是件坏事啊。”

话音落下,却没了回答的声响。上鸣诧异地投去视线,却发现自己的好友神情有些异常。

切岛盯着金发少年的眼睛,看着他的瞳仁在昏暗的房间里电视机白炽的灯光下被晕染成一片神奇的色彩。他叹了口气,挨着上鸣坐下,大拇指温柔地婆娑着遥控器的圆形按键上。

“我说,上鸣。”红发少年的嗓音有些喑哑。“要不要来试试遥控器的威力。”

遥控器在切岛的手里旋转着。“让我来操控你试试看吧,没有人会比我更合适。”

上鸣的背脊颤了一下,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坐直身子,僵硬地望着身旁的红发少年。切岛的瞳仁暗淡,嘴角上扬,笑得十分邪气。

“喂,切岛…你不要乱来。”上鸣想要伸手抢回遥控器,手却僵直地停在了前面,一动不动。

他用尽全力试着去控制右手,却发现连那些细小的关节都像被强力胶黏起来了似的,维持着完全静止的状态。

“我靠,你发什么疯呢?”金发少年的眉毛紧紧地颦在一起,他有预感,今天他和切岛要发生一些非常不愉快的事。

切岛把脸凑得更近了一些,湿热的吐息像桑拿房里濡湿皮肤的雾气一般,统统灌进了上鸣敞开的T恤领口里。“上鸣,看来你没有很信任我啊。你在害怕。”

“不是…”上鸣干笑了两声,他勉强把视线投向了切岛濒临暴走状态的眼睛,他实在没搞懂,这家伙平时嘻嘻哈哈的,这时候怎么变得易怒起来。“切岛,你先放开我吧。我什么都会听你的。”

手指在圆形感应器上不停地摩擦着,切岛把玩着小巧的遥控器,抬起头来,说话的时候露出了一口洋洋得意的鲨鱼齿。“哈?放不放开你有什么区别吗?现在的你还不是要完全听我的?”

“切岛!”

“别紧张,我说过了,我只是想帮你测试一下罢了。”红发少年把额头抵在了上鸣的额头上,啧,这家伙竟然紧张到冒汗了吗。“我啊,绝对不会做坏事的,毕竟这一点都不像男子汉做的事,不是吗?”

上鸣紧张到有些晕眩,他已经完全无法行动了,甚至连舌头都紧紧压在下颚上,说话的能力都被剥夺了。唯一活动的大概是他抽搐着跳动的左眼,以及那颗一直聒噪地跳动着的心脏。

心脏像被裹了一层水泥,艰辛地跳动着。流动的热血渐渐凝固,上鸣想闭上酸涩的眼睛,却不被允许。

慢慢地,他的眼皮终于能机械地上下翁动,随之而动的还有他不情愿的双腿。

切岛的鼻腔中呼出的是沉默的浑浊的空气。他的嗓音有些低哑,每次开口只说出非常简单的字节。

一开始,只是一些非常简单的命令。

向左。
向右。
蹲下。
站起来。

上鸣的双腿酸麻,每根脚趾都试着用力地钳住地面,只是无济于事。

切岛的嗓音成了真正的控制器,把他的脑袋熏得比白痴状态更为混沌。尽管肉乄体陷入挣扎的困境,每一根跳跃的神经却伴随着被挖空的大脑劝慰着他,让他将自己的一切都交给红发的少年。

都交给切岛吧,他是你最信任的人,不是吗。每一根神经都在这样叫嚣着,颤栗的声音刺耳尖锐,就像被耳郎的尖细耳机插进了身体里。

金发少年仍然在紧张着,冷汗浸湿了他的后背。他干笑了几声,勉强地开口说话,声音带着点乞求的意味。“对不起…切岛,虽然我不知道你在生什么气,但是…放开我好吗?”

“在你知道原因之前,”切岛走近他,双手绕在他的双肩上,冰冷的遥控器隔着薄透的T恤在他的肩头缓慢地磨蹭着。“不会放开你的。”

上鸣用尽全力瞪视着他最信任的好友。他既惶恐,又有些愤怒。僵直的手指勾住了红发少年的上衣下摆,颤巍巍地蹭碰到了切岛赤裸而结实的小腹上。

上鸣深深喘了一口气,然后将全身上下所有的电流都集中在留有热度的指尖上。

——虽然很卑鄙,但是上鸣决定痛快地放电来让切岛清醒一下。这是他最后一次逃脱控制的机会。

只是…如注般的灿烂电流并未像想象中激烈地涌入切岛的身体里。上鸣愣在原地,随后就看到了切岛狡黠的眼睛。


剩余接评论!



评论(19)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