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马赵】车厢(小甜饼)

这对cp的糖好像越来越稀缺了啊!
第一次写主马赵 微量延岱w



赵云最近有些在意一个男人——一个每天都会在地铁四号线会面的陌生男人
赵云是上班族 尽管向往着精致优雅的生活姿态 但是快节奏的城市步伐却把他逼成了一个粗糙混沌的平庸之人
尽管人是群居动物 赵云却过着孤单的独居生活
他每天早上六点四十起床 七点半左右会准时坐上地铁 最靠南的那截车厢是他每天都会光顾的地方
下午五点半 他会再次坐上这班地铁 运气好的时候可能会抢到位置 抱着公文包浅浅地睡上一觉
但是直到有一天 当他看到坐在对面的夏侯渊睡觉的时候流了一身的哈喇子 鼻腔里偶尔呛出几句难听的呼噜声时…他就再也不敢在地铁上猖狂地睡觉了 毕竟赵子龙不敢保证自己每天的睡相都是萌萌哒
赵云不是一个一上地铁就会插上耳机沉浸在小世界 捧着手机眼珠子瞪得老大的人 毕竟赵云可是目睹过因为沉迷穿越剧 而坐过了五站地的典韦一脸懵逼的表情
在大多数时间里 他喜欢昂着头看一看信号并不可靠的地铁电视 或是看着玻璃门上自己幽灵般的倒影 有的时候 他也会暗中观察周围的乘客 猜测他们身上的故事
而他有些在意的那个男人——便是他观察的样本之一
每天早上 这个男人都会和自己出现在同一节车厢 这样无厘头的巧合持续了两年 只要是工作日 他们必定会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相遇
——诶 还真是有缘分的人呢
在两年的时间里 赵云目睹了这个男人由莫西干变为短寸 由潮牌达人到西装革履的蜕变 赵云歪着头猜测 这个男人也许换了一份工作呢
直到有一天 这个一直被他视奸的男人被车厢里一位扮相时髦的少女搭讪时 赵云才迟钝地发觉 哦——这个人好像长得挺好看的诶
赵云通过两年的观察 得出的结论是 这个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是包厢里最有趣的人 这个家伙不会捧着手机一脸亚健康的样子 不会在车厢里吧唧着嘴吃韭菜包子 也不会像某些色大叔一样将视线锁定在女孩子的胸部或臀部 但是有一次 在地铁急速行驶的时候 他好心地扶了一把差点跌在地上的王异小姐 却被后者粗暴地打开了手 还被七公分的细高跟鞋跺了一脚…
但是赵云相信 这个西装革履的人一定是个好人 但也是个笨蛋…记得一年前 他执意把一名看起来孱弱的乞丐老人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老太太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去别的车厢乞讨 却被无知的他死死地按住 “残忍”地阻止了行动 赵云在大脑里迅速地计算了一下 这老太太今天的收入估计要损失500人民币
想到这里 赵云抬起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英俊男人 他今天似乎换了一根领带 绀绿相间的条纹带些少年感 哦…好像衬衣也换了一件 这件衬衣的颜色白得离谱 绝对是被84消毒液泡过 布料也更为硬挺 尖尖的领子看起来有点孩子气…赵云一边想一边在对方的身上细细打量着 却意料之外地撞上了对方投来的视线
糟糕——!这是被发现了吗啊啊…要被当成变态了吧!
赵云有些尴尬地僵在原地 不知道该作何表情时 却望见对面的帅哥向他投来了一个毫无戒备的温柔的笑 一颗尖尖的虎牙从侧边偷偷探出来 让赵云的心一下子陷了进去
赵云的脸颊有些发烫 他鼓起勇气 回给对面的男人一个友善的笑脸 心里却想着下回偷窥要小心一点为好

【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个男人的名字的呢?】赵云拧开矿泉水喝了一口【大概是三周前吧】
那是工作日的下班晚高峰 赵云被拥挤的人群推进车厢里 那个时候在他旁边站着两个男高中生
之所以会注意到这两个中学生 不仅是因为他们穿着重点高中的校服 还因为其中一人的脸上带着一面格格不入的面具 至于另一人呢 则是一位个头不高 但是脸庞清秀稚嫩的男生
“诶诶 今天诸葛老师真是太过分了 罚魏延抄十遍元素周期表什么的…真是太残忍了诶!”稚嫩漂亮的男孩子握着拳头 一脸不满的样子
“岱…帮我……”
“诶?那好吧 我可就帮你抄两遍哦 剩下的八份魏延你可要自己负责哦”
“谢谢你…岱…”
“阿啦不用谢我啦 毕竟…我可是最喜欢魏延了哟”
马岱用手轻轻刮着自己的鼻子 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 另一只手则试探性地去够魏延插在口袋里的手
赵云看到戴着面具的男生不经意地笑了一下 侧过脸来轻轻吻了马岱的额头
诶——现在的高中生都这么甜蜜吗!赵云睁大了眼睛 表示这碗狗粮很好吃并且绝对不会踹翻它
可是…有人却替他踹翻了它
当赵云看到那个被他视奸N久的帅哥怒气冲冲地扒开人群 跑到这里时 他还一头雾水 没有从狗粮的芳香中清醒过来
“我在远处观察你们好久了!岱!你们在公众场合做些什么!!”男人怒气冲冲地将两人扣在一起的手粗鲁地拆开 然后又直勾勾地瞪着戴面具的魏延“你这家伙又是谁!你是不是对我弟弟下降头了!你今天在地铁上亲他的额头!明天是不是就要亲他的嘴!后天是不是就要在这儿把他压在地上哔—,哔—还有哔—啊混蛋!”
“喂喂马超!你在胡说些什么啊!!不就是和魏延牵个手吗哪有这么严重!”
哦…这家伙原来叫马超啊!赵云在旁边抿着嘴旁观着争吵的三人
“哈?你还有没有羞耻心啊马岱!这件事我非要告诉你老爸不可!!”马超狠狠地剜了魏延一眼 妈的臭小子 自己被罚抄还要连累我弟弟!!
赵云扫了一眼报站信息 犹豫了一下还是拍了拍马超的肩膀 虽然现在的马超像极了狂犬症患者 让他略微有些害怕
戾气Max的马超凶巴巴地转过头 看到是赵云的时候立刻转变为一副温柔至极的样子
“嗯?有什么事吗”马超和善地笑着 又露出了那颗晶莹的小虎牙
“那个…先生 我记得你以往是角门西这站下车的…”赵云指了指车厢敞开着的大门 门外的招牌写着“角门西”三个大字
马超愣了一秒 慌张地向赵云道谢 又回头冲着马岱和魏延嚷嚷了一句“这事儿没完!”
在车厢门就要关闭的一刹那 马超像一只跳火圈的小狮子一样 窜出了车厢
赵云深呼出了一口气 心想终于太平了

从那天之后 马超和赵云的关系似乎变得没那么陌生了 每次在车厢会面的两个人 都会自然地相视一笑 但是除此之外 两个人也没有更深一步地交流
赵云承认自己对马超是有那么一点点点点好感的 但是赵云对于搭讪这种事一点都不擅长 何况在众目睽睽之下 让他一个大男人去搭讪另一个大老爷们儿…总觉得有一点微妙
再说了 远远地凝望着对方也是不错的选择啊不是吗 赵云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 但当他看到常年在这节车厢里打情骂俏的凌统和甘宁又在叽叽喳喳的时候 内心还是泛起酸来
此时此刻的赵云正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靠着栏杆闭目养神 周一的早高峰是最为严重的 下一站是西单站 车厢又会被一拥而上的人群塞得满满的
当警报声响起 地铁的门拉开的一霎那 许多面色沉重严肃的上班族挤了进来
他们打好的领带 熨好的西装都在拥挤窒息的摩擦中变得陈旧而邋遢
赵云模糊的睡意被人潮带进来的热气和怪味打断 熙熙攘攘的人群凶狠而艰难地移动着 让他的双脚险些悬空
在被高跟鞋第五次踩到之后 赵云无奈地往车厢后面移动着 却在颠簸之中差点摔倒
关键时刻 他被人拥在了怀里 结实的手臂稳稳地托住了他摇摆不定的身体 抬头想要道谢的时候却看到马超眨着眼睛 对他笑得明媚
脸一直红到了耳根 赵云鼓动着喉结 半晌才缓缓吐出一句“谢谢…那个…你能放开我吗?”
马超笑得下巴都短了一截 他弯着眼睛对赵云说“不能”
赵云被马超厚颜无耻的回答震惊到了 他最终没接茬也没反抗 乖乖地被马超锢在怀里 眼神却不自然地飘向了一旁
“你干嘛盯着人家美女的屁股看?”马超嗤笑着开口 故意放大音量 闻声的卷发女子一脸惊惶地转过头 双手把超短裙往下拉了又拉
赵云气得想打人 但是一看到马超笑得好看的眼睛 火气瞬间消了一半 脸也没骨气地又红了几分
无奈的赵云只好微微垂下头 眼睛定格在马超打得整整齐齐的领带上 今天马超的领带是一条戴着暗纹的绸缎质地的黑色领带 像极了赵云成人礼戴的那一条
“你叫什么名字?”拥住他的男人伏在他耳边用气声问他
“赵云。”
“记住啦。我叫马超。”
我早就知道了好吗!赵云在心里暗笑两声 抬起头来的时候 他大概用了半辈子的勇气直视了马超的眼睛
“马超 很高兴认识你”
“赵云 其实我有问题想问你”马超轻轻伸出舌尖舔了一下赵云发红的耳廓“为什么你总是在地铁上偷窥我呢”
“我…我没…”
“别紧张 我只是想给你正大光明观察我的机会”马超用手摸了摸赵云绑得松散的马尾“嘛…我之所以发现你在偷窥我 是因为我也一直在默默地关注你哟”
马超的话信息量有些大 赵云把脑袋埋在他的白衬衣上 过了好一会儿才完整地解读了出来对方话里的意思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哈 那我真是求之不得”赵云的声音中带着笑意
他破罐子破摔地扬起头 唐突地咬上了马超还在喋喋不休的嘴唇
这种恶作剧般的噬咬仅仅过了三秒钟 就变为了舌尖之间浪漫绵软的缠绵
赵云微微睁开眼 用余光看了看报站信息 还有三站
好希望时间再慢一点啊 再次闭上眼睛时赵云主动伸出手臂回抱住面前的人
看来这场长年的单身旅途 今天就要结束了呢

End

评论(14)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