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凌公绩的背后灵(十)

最近忙论文 更新有些慢qwq
这章写的很零碎很啰嗦 大概是钟会视角
主霸淮 邓钟
嘛 其实霸霸家的洗碗柜很矮的啦



“哈?这是在把受过英才教育的我当猴耍吗!!”
钟会愤慨地将一个白信封摔在桌子上 信封封皮上没有写收件人的地址——这已经是这星期第五次收到这样的恶作剧般的信件了
在桌前吃方便面的邓艾淡定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索性端起泡面盒 把汤咕咚咚地喝下去好多
钟会瞪了一眼连续第三天吃泡面的粗俗前辈 开始自怜自艾起来
钟会在五年前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一所可以拿出去炫耀吹牛逼的大学
虽然是擦边进的成绩 但是为了可以在姜维王元姬等人面前变本加厉地彰显自己的优越感 他毅然决然地服从了调剂 被分到物流专业
大学四年里 钟会为了维持自己高贵的英才身份 一直努力学习 年年二等奖学金 可算是在那些笨蛋面前耀武扬威了一回
直到毕业…他才发现自己在这个拼爹的时代里成为了职场竞争中的弱势群体 现在这份邮局的工作也是他挣扎了好久才找到的
他想着此刻坐在办公室里喝咖啡的姜维和王元姬 一阵苦涩涌上心头 可是身为一个英才 他绝对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有一点点羡慕!
来到邮局以后 他还是一直保持着一份中二的高贵 即使穿着土绿的工作服 他还是每天会拿发胶把头发搞得帅帅的 鞋子也是Gucci春季的新款 每天都被擦得锃亮
邓艾是个粗人 他不懂这样的意义何在 每次他对钟会的行为产生疑问时 都会得到对方这样的一句回复
“你懂什么!我可是在XX大学受过英才教育的人!”
邓艾无奈地摊摊手 眼前钟会的形象和脑海里狂爱茴香豆的孔乙己完美的重叠在一起
今天的钟会被这个寄信不写地址的蠢货气得跳脚 他忍着怒气把手套优雅地剥下来 对着邓艾大声说“如果再收到这种愚蠢的信件 本英才就要辞职!”
邓艾翻了白眼 把发带往上捋了捋 心想你前天也是这么说的
他好声好气地拿过白色的信封 自言自语道“可能地址留在信封里面了也说不定”
他看着封皮上寄件人一栏的“夏侯霸” 小声说了句“抱歉” 便麻利地拆开信封 拿出里面微微泛黄的信纸
钟会把脑袋也探了过去 和邓艾的视线一同定格在方正笨拙的字体上

亲爱的伯济:
咿呀咿呀 近来无恙?今天好像是你离开我的第二十天。我这几天过得还不错,嘿嘿,不像一开始那样难过了。每天早晨,凌统和他的背后灵都会过来找我,陪着我一起去学校,凌统那个小气鬼还请我吃了一次加肠的手抓饼,真的是有生之年系列!有时候看着凌统和他旁边的空气吵架,我从不劝架,幸灾乐祸地观察着凌统气得面红耳赤的样子是件很有趣的事,我有时候会开心到忘了你已经离开我。魏延有时候也会带着他的背后灵来班里找我,这家伙说话的速度还是那么慢,我往往要花十分钟才能理解他所表达的意思,很多时候他会带着我一起去球场打球,但是总有诡异的事情发生,比如我投的球明明马上就要稳稳入筐了,却被以诡异的角度反弹回来…而魏延投的球就算离篮圈还有一米远,也会被什么透明的东西强行拖进篮筐里…我怀疑是那个叫马岱的背后灵在帮他主人作弊!魏延已经连续三次以39:0的成绩险胜我了,这让曾经以“球场小陀螺”著称的我颜面丢尽,所以伯济你快回来吧,你回来之后魏延那个家伙就不可能赢我的啦!老爸和后妈这几天也来家里看过我,老爹还是一如既往地愚蠢,他看到我一脸不健康地瘫在沙发上的样子,竟然怀疑我吸/毒了,非要拉我去戒毒所自首,被我严词拒绝了之后他和后妈还抱着我嗷嗷地哭,说什么“无论我儿子多么傻逼我们都会永远爱你”,最后我忍无可忍地把他俩怼出家门,我更加坚信当初搬出来住的决定是正确的。
反正…我过得是真的挺好的,你走了之后我长高了两厘米,还差二十公分就赶上我爹啦!你之前在阳台养的捕蝇草更有活力了,我天天在外面逮小虫子喂给它们吃,无聊的时候我也会戳戳它们的嘴巴,看它们的嘴巴兴冲冲地闭上又怒气冲冲地张开,如果你在的话肯定又要骂我了,嘿嘿。对了,你还记得学校门口那家豆腐脑店门口常常出没的流浪猫吗?前两天它怀孕了,生了好多小崽子,我相中了那只黑鼻头的小东西,本来想趁机偷回来的,却被它老公挠成了傻逼…我突然觉得你走了之后,我好像倒霉了很多诶…但是我真的还是过得很开心很开心,除了有几个晚上,会把自己埋在被窝里痛哭一场,哭着哭着就会不自觉地睡着,然后第二天头痛欲裂地起来,对着太阳发呆。哈哈,你不用担心啦,真的只是哭了几次而已,我大多数时候还是…很开心的哈。但是,我一直没有忘记伯济,每天吃晚餐的时候我都会记得准备伯济的那一份哦,说不定哪一天伯济你又会突然从窗户飘进来,坐在餐桌前和我说话。晚上睡觉前我都会想着你离开前的模样,为你绘一幅画像,我实在害怕哪一天就会把你的样子忘掉了,所以只能通过这样的办法不断提醒自己。很幸运的是,到今天为止,你的样子还清晰地刻在我的脑海里,每次我都会暗暗地给自己打气,当我画到第一百张画像的时候,伯济就会重新回到我身边啦,咿呀!
嘛…就写到这里吧!其实我的心里还存在着遗憾,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我一直没能告诉你。如果可以再次见到你,我想我一定会认真地讲给你听,讲到你的耳朵起茧为止。如果不能相见的话,嘿嘿,就请你在你的世界里幸福地生活下去吧。
By 夏侯霸

看完了信件 邓艾瞥了他右侧的钟会一眼 发现后者已经湿了眼眶
嘁 泪点真低啊——
邓艾默默抽了一张纸塞到钟会手里 却看到这个中二的家伙一边拭着眼泪一边哆哆嗦嗦地辩解“啰嗦!本英才才不需要这种东西”
邓艾默默地嗤笑了一声 粗糙的手趁火打劫地揉了把钟会自来卷的头发 把他被发胶缠在一起的头发都揉了开来

苍茫的暮色中闪耀着星辰 黑暗把城市拥抱在怀里 轻柔地吻着街道旁的行道树
夏侯霸拖着沉重的双脚回到了家 却在家门口半掩的邮箱里看到了一封信趴在里面
夏侯霸把信拿了出来 迫不及待地撕开信封

夏侯霸:
本英才啊不我最近一切安好,也很想念你。请你相信我,我的离开是有迫不得已的原因,很快我就会重新回到你身边,永远陪伴着你。以后晚饭不用替我准备了,洗碗柜这么高,我怕你摔到脑子。还有啊,你的画一定要好好给本英才保存起来啊!不然我绝对不会回去的!
伯济

夏侯霸对着隽秀的字迹傻笑着 把脸整个埋进信纸里 却噙出几滴眼泪
这大概是他这辈子遇到的最好的谎言

夜风有些寒意 钟会抱着手臂强忍着瑟瑟发抖的欲望 邓艾把外套强行披在傲娇的钟会身上 看着瘦削清秀的男人脸上浮上可疑的红晕
邓艾没有戳穿他 只是摸了包烟出来 点上一根
暗橘色的霓虹装饰着落魄的街道 邓艾斜乜了钟会一眼 开口道“欺骗顾客这种事…你不怕被举报吗?”
自来卷的人满脸都是不服气的表情 他遥望了一会儿被罩在面纱般乌云里的月亮 不觉有些厌恶
“像我这种受过英才教育的人 从没有害怕的事情”
吸进肺里的烟被缓缓吐了出来 烟谱成的光圈徐徐升起 把天幕中澄亮的月完整地包裹了起来
邓艾抿着嘴沉默了一阵 再抬眼时 圆月已从乌云的捆绑中逃脱出来 在辽阔的天空中傲视着一切
或许 那些相思之人很快也能团聚了吧


TBC

评论(2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