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贺红】真心话大冒险

贺天是整蛊达人系列XD
小甜饼 微炸贱


在红毛眼里 “校园三傻逼”是贺天、见一和展正希
实际上展正希是拿来凑数的 由于他长得比较顺眼 红毛对他并没有什么意见
而见一呢 虽然笑起来总是贱兮兮的 但是天真的眼睛看起来也没有丝毫杀伤力
综上所述 贺天才是当之无愧的傻逼之星
莫关山一边想着 一边坚定地点了点头

莫关山之所以讨厌贺天 绝对不是嫉妒他长得比自己好看 也不是因为对方的哔—比自己大
红毛托着腮 想起自己当初和贺天相识的场景
那天的天气特别好 太阳温柔得像快融化掉的温泉蛋
下课铃声响起 莫关山坐在靠窗的位置远眺着太阳 暖得他有些疲惫
把桌面上的书扫到一旁 莫关山用手臂垫着脑袋 打算小憩一会儿
在入眠五分钟之后 莫关山总有一种被人紧盯着的错觉 心里有些发毛
烦躁地睁开双眼 莫关山本想着皱着眉酷酷地装个逼 却被贴在面前玻璃上的两张变形的大脸吓得从凳子上撅了过去
莫关山摸着摔疼的屁股 骂骂咧咧地从地上爬起来 再次望向窗前时 他才发现那两张畸形的大脸是属于贺天和见一的
呵呵 原来是隔壁五班的俩傻逼
莫关山气恼地往教室外走去 他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两个扰人美梦的蠢货
跌着一张吃了屎一样的臭脸 莫关山凶巴巴地指着面前的见一 刚准备破口大骂 却发现他正在和旁边的展正希打情骂俏
金头发的男孩挑着眉笑得一脸狡猾 死命地把展正希的脸按在玻璃上自己刚刚制造的唇印上
莫关山同情地瞥了展正希一眼 又将挑衅的手指指向了旁边一脸欠揍的贺天
贺天眯着眼睛观察着在见一怀里炸毛着挣扎的展正希 揶揄地笑着 又把视线定格在面前的莫关山身上
“怎么了?”贺天弯着眼睛 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
“我操 你们在走廊里做的什么鸡吧事?老子睡个觉都能被你们吓出心脏病来!”
“啊…不要这么凶嘛”贺天慵懒地挠了挠头 笑的时候露出了整齐好看的牙齿“我们是在玩真心话大冒险”
莫关山望着贺天小人那张虚伪愚蠢的脸 憋得一句反驳的话也没想出来
但是他们的梁子也就自此结下了

后来 红毛第二次产生了想把贺天的脑袋扭下来的冲动
那段时间学校男厕所门口的帘子莫名其妙被哪个杀千刀的扯掉了 所以在第一个第二个坑位小解的时候往往会被门外路过的人观摩到背影
有一次 莫关山憋尿憋狠了 一下课就冲到厕所里准备释放一下 却不幸地发现靠里的坑位全都满了
莫关山瞅了一眼空出来的第一个坑位 虽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尿尿是一件尴尬的事情 但是顾不得这么多了!!
莫关山解下腰带 舒舒服服地释放了个痛快 终于神清气爽
正在他心里美滋滋的时候 他听到厕所外有一个人在欠揍地大喊“我看到你的屌了!”
真他妈烦——莫关山转过身 果不其然是贺天那个傻/逼!
莫关山冲他竖了个中指 扯着嗓子骂他“你他妈看个鸡/巴啊!”
对面的贺天咽了口口水 笑咪咪地对他说“真的看到鸡/巴了”
莫关山愣了愣 直到听见路过的女生望着他发出的尖叫声时 他才低下头 发现自己的大鸟还在裤裆外面耷拉着
刚刚好像…光顾着骂贺傻逼…忘记提裤子了…
操!!!!!
莫关山面红耳赤地提上裤子 当他洗好手冲出来时 看到那个阴险狡诈的变态还在笑嘻嘻地注视着自己
“你的屌还不错嘛…”贺天贼贼地瞧着他
“滚!!!”
莫关山揪着贺天的领口问他为什么耍自己时 后者又漫不经心地说“只是玩真心话大冒险嘛”
好吧…莫关山放下饥渴难耐的拳头 心想着下次绝对不放过这个混蛋

第三次
当莫关山在河边系鞋带的时候 他被路过的人无意中挤进了河里
他湿漉漉地站在河里 冻得哆哆嗦嗦 看见河畔向他挥手的贺天一脸虚伪地抱歉着说“这是真心话大冒险”
第四次
当莫关山在小卖部 把挑了半个小时的小布丁雪糕拍在冰柜上 准备结账时
老板对他说 总共28.5
他骂骂咧咧地捶了一下冰柜说“怎么可能!”
老板指着他身后的贺天说 他说你帮他一起付
贺天抱着七包上好佳 笑眯眯地冲他说“真心话大冒险”
莫关山比了个中指 对他嚷嚷着“早晚胖死你!” 可还是哆嗦着手把三十块钱拍在了冰柜上
第五次
莫关山被灭绝师太叫到办公室臭骂了一顿
他一头雾水地望着老师 怯怯地开口说“怎么了?”
灭绝推了推眼镜 粗暴地把他卷边的作业本拍在他的手上
他一翻开 发现他的作业本上画了好几头戴着眼镜的猪 和灭绝的脸还真的有几分相似
“贺傻逼还真是画技满分…”红毛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换来了老师更为猖獗的咆哮
第六次…
第七次…
第八次…
每次都以“真心话大冒险”的噱头蒙混过关
………
莫关山终于受不了了 他臭着张脸 怒气冲冲地回到教室
他坐在座位上 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的响
贺傻逼的真心话大冒险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玩完!
寸头瞧着他一脸便秘的表情 贱兮兮地凑过来问他“咋了?”
莫关山转着笔 把这几天的经历绘声绘色地讲给他听
“天哪!我好心疼你啊…真的”
如果你把你那笑得抽搐的脸部肌肉收敛收敛 我就他妈的信了 莫关山瞪了寸头一眼 恨恨地想着
“说真的…就算是玩真心话大冒险 贺天干嘛回回都整你一个啊”寸头若有所思地想着
对啊!!我怎么之前没反应过来呢!!
莫关山皱着眉想了一会儿 突然站了起来“我要去找见一他们问个清楚!”
寸头嚼了个泡泡糖 突然觉得按他和莫关山的智商来看 自己应该当老大

“诶?小红毛?你找我干嘛…”见一抓了抓头发 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喂 我问你!你们玩真心话大冒险干嘛总是扯上我!”莫关山凶巴巴地比了个中指“别他妈再让贺天来烦我!”
“哈?你在说什么?”见一迷惑地望着他“我和贺天只玩过一次真心话大冒险啊…就是趴你们班窗户那一回…我和希希天天都沉浸在美妙的二人世界中 才不会无聊到天天玩这种白痴游戏的好吗!”
莫关山怔了怔 觉得见一的话说得蛮有道理 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 终于想出了答案
贺…傻…逼…

第九次
莫关山被寸头和其他室友推到了宿舍的阳台上
他微微俯下身 看到楼下有人用蜡烛摆了个很大的心形 似乎是要告白
嘁—俗套的表白方式 一定会失败的
定睛一看 他才发现站在蜡烛中央的人就是贺天 那家伙在烛光的映衬下显得没这么欠揍了 只是大声嚷嚷着“莫关山 我喜欢你”的样子还是这么变态
莫关山一鼓作气地从六楼跑到了一楼 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脏真真切切地跳动着 带着几分紧张几分欣喜
他站在贺天对面 脸烫得像发了高烧一样 却还是抹了一把脸 耀武扬威地冲贺天吵吵
“贺傻逼!你要是再敢说这是真心话大冒险 今天老子就用这些蜡烛烧死你!!”
贺天望着攥紧拳头垂着头的红发男生 浅浅地笑了
“其实…还真的是真心话大冒险”
贺天望着莫关山慍怒又失落的眼睛 补充了一句
“我选的真心话。”

END

评论(8)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