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三国】烧烤轶事(短/日常)

曹仁和徐晃是烧烤店主设定
典韦X许褚 微甘凌 微马赵
OOC

溽暑之季 土地被炙烤着 似能渗出水来
在太阳极端的酷刑下 人们似干尸一般被抽干了身体的所有水分和活力
热热热热热
这种鬼天气里 很难有人将食欲保持在一个热情高涨的标准上
铜锅中在雾气蒸腾的开水中翻滚的羊肉卷儿也好 铁板上滋滋作响的烤五花肉也罢
这些曾经奴役人们味蕾的东西 在酷暑中早已失去威严
徐晃愁苦地靠在“大曹烤串”店门前 短袖儿撸到宽厚的肩上 手里拿着逛街时收到的带着广告语的小塑料扇子扇个不停
即便热得快要窒息 徐晃也偏执地把一条白色的头巾戴在头上 不肯摘下来
曹仁趴在木桌前抱着电风扇 一边瞅着徐晃 一边琢磨着现在的徐晃或许其实是秃顶
想着徐公明秃瓢的赖样儿 曹仁忍不住对着风扇傻笑了好几声
闻声 徐晃不耐烦地转过头瞪他“曹子孝你还能笑得出来!你知道今天的营业额才多少吗!”
曹仁没理他 自顾自把风扇又调高一档 对着转动的扇叶发出“啊啊啊”的声响
徐晃气得把风扇插销扯了下来 瞪了曹仁一眼“你给我认真一点!”
“哦…”
“今天咱们才拿到了三百多块钱!照这个进度下去 这个月的房租都不够交的”
“哎呀…”曹仁挠挠头 转过脸看徐晃“公明也不要紧张过头儿啊 这买卖不是才刚开始嘛 做生意当然要循序渐进地来”
徐晃听着曹仁的话没吱声 他承认曹仁说得有点道理 只是门外的蝉鸣声令他依然心烦意乱
“再说了 就算买卖赔本儿了 我曹子孝这等仗义之人以后也定会养你的啊!”曹仁坚定地看了徐晃一眼 说这话时一脸正经“绝对不会抛下你的!”
明明是感人肺腑的话语 可徐晃却听出了一点调戏的意味 他自知多情 也只好把脸藏着 别扭得红了起来
曹子孝真是个白痴……
徐晃瞥了一眼曹仁汗毛挺长的毛茸茸的胳膊 在酷热的夏天更是觉得怪不顺眼的 手一狠便hāo下来一根又弯又长的汗毛
“嗷嗷嗷——徐公明!你做什么!”
“啊呀 不好意思”徐晃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疼得哆嗦的曹仁“我还以为这是子孝的新套袖呢^_^”
“……”

曹仁和徐晃的店开业刚满一个月 这是家以烧烤为主打的特色小饭馆儿
徐晃是山西人 做起面食来得心应手 面团子糊手上抻拉 往空中挥掷几下都带着说不出的韵律感
曹仁一边在小锅子里炒着辣椒油 一边用余光偷偷打量着徐晃
粗糙的双手牵引着面团 将它们拉细挑长 在空中舞成抛物线
曹仁第一回觉得有人做饭的动作竟然能像一段艺术节目
愣神儿的时候 锅子里迸溅的辣椒油稳准狠地飞进了曹仁并不大的眼睛里
“啊啊啊——”疼得在地上翻滚起来
“子孝你还好吗!”
徐晃把拉好的面条搁在切菜板上 还粘着面粉的手就捧上了曹仁苦逼的脸
“公明…要是我瞎了 饭店就靠你了…”
徐晃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还是用餐巾纸轻轻揩去曹仁眼角泛红的佐料
哼 谁让曹仁是他的生意伙伴呢

虽然饭店刚开业不久 可是奇葩的客人真是天天都能遇到 更可怕的是…这些奇葩还有往回头客和黄金会员发展的趋势
比如喝醉酒的甘宁和凌统多次因为打架殃及了店里新添的桌椅和墙壁上高级的多乐士油漆 即使曹仁多次软磨硬泡地要求他们赔偿 这对厚脸皮的好基友也权当他是在放屁
比如把这里当成约会基地的早恋不良学生夏侯霸和郭淮 当亲热的早熟学生沉浸在接吻的愉悦中时候 曹老板多想提醒你们刚才点的蒜瓣肉和烤韭菜有多刺鼻 最重要的是在这种光明正大的地方约会分分钟被你渊爹逮回家啊!!曹仁坐在烧烤架旁嗑着瓜子 看到夏侯渊对儿子实施家暴的样子悠然自得
比如脖戴大金链子 耳朵打了四个耳洞的光头典韦 手臂比曹仁的都粗了一圈 曹仁每次给他上菜时都能望见他手背鬼画符一样的纹身 心里有点发怵 曹仁绝不允许徐晃给典韦上菜 被问及原因时他也支支吾吾说不出口 实际上曹仁是担心这位威武雄壮的古惑仔会把貌美的徐晃掳走做压寨夫人
比如来饭店秀恩爱的马超和赵云是最让曹仁倒胃口的顾客
“老板!!再加十串羊鞭!”
“马孟起你给我小声一点!!”
“还有十串韭菜!!老板!”
“马孟起!!我说了让你小声一点!”
“哦——再来十个生蚝!!”
“马孟起!!!”
【以上食材都有壮阳功效】
得了 你们俩一嚷嚷 整个饭店都知道你们两个今天晚上要干什么了
我就不明白了!多吃几串韭菜你就能变成一夜七次郎吗!
不要脸!性生活和谐有什么了不起的啊!!一点都不羡慕!!
每一次做完马超点的壮阳满汉全席 对方就一脸美滋滋 而曹仁却身心俱疲 心想这店还是关了为好 他作为一个奔三的单身汉 脆弱的小心灵还很难承受得了如此频繁的虐狗重击
再比如 每天总会目睹几个为了买单斗智斗勇的心机婊
印象最深的就是“关家酒行”的关兴和关索 每回他们都押着义兄关平来这儿吃饭
仨人就点一瓶青啤 但是关兴和关索却能回回“喝醉”
看着瘫成烂泥的两个弟弟趴桌子上直哼唧 关平只好打开干瘪的钱包掏钱
关平有点不明白 关索这家伙明明喝的是冰镇七喜 怎么还能醉得和屎一样 但是他还是没有深究 权当是自己亲爱的弟弟和正常人体质不同
他委屈巴巴地掏钱时 殊不知身后的两位弟弟默契狡猾地在桌子下比了个剪刀手
曹仁目睹着这一切 有些心疼这位冤大头ATM老哥
果然被欺负的都不是亲生的
不过倒也有好处 比如曹仁不用担心 顾客因为抢埋单而大打出手的新闻会在他的店里发生 毕竟大家都很不要脸嘛…

每天打烊的时候 徐晃和曹仁都会疲惫得骨头都软了 在里屋的卧室 徐晃总会盘着腿对着曹仁碎碎念一番
“要接待这些奇葩顾客…我宁愿少赚一些钱”徐晃叹了口气 托着腮瞅着正在换衣服的曹仁
“别跟钱过不去啊”曹仁一边把围裙挂在衣架上一边道“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啊”
“曹子孝!你才王八蛋!”
曹仁转过头想怼徐晃一句 却看到对方正在气鼓鼓地梳头发 那条蠢得像裹脚布一样的头巾终于被掷在一旁
实际上 摘下头巾的徐晃并不像曹仁猜测的那样是个秃瓢大叔 反而…
曹仁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
“喂…你盯着我做什么”
曹仁歪着头打量着徐晃烧得通红的耳根 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那你紧张什么?”
“我才没有…不要瞎说”
曹仁盯着徐晃散落在肩部的头发 没忍住伸出手去摸了一把
“你…曹子孝 你…到底要干什么!”
“公明”曹仁放开手里的那撮头发 望着对面脸颊通红的好友扬起了嘴角“以后别披头巾了吧 这样…还挺好看的”
徐晃的视线游移着 本想怼曹仁一句“关你屁事”开口却是一句软绵绵的“知道了”
徐晃羞愧地低下头 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第二天的晌午 下了场畅快而短暂的大雨
好歹是把狂躁愤怒的热意和那些惹人恼怒的蝉鸣声也冲刷个一干二净
曹仁蹲在地上串着菜串和羊肉 余光却偷偷定格在浇花的徐晃身上
今天的徐晃终于破天荒地鼓起勇气卸下了戴了十好几年的头巾 又拿电话线圈把头发绑了个低马尾 真显得好看了许多
曹仁和徐晃是大学同学 但是在大学时代 曹仁从未考量过自己和徐晃的关系 也从未认真观察过他
曹仁虽是细心的人 却不够敏感 他总是想用最简单的方式来评价徐晃 来定义他们一同的经历
所以那个时候 即便是共同分享过喜乐忧愁的至交
在安逸到娱乐至死的大学时光中 也会变得懒惰懦弱 他们愿意相伴相知 却都不愿意冒风险去做些多余的事情来打破安逸
直到毕业之后 曹仁才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迷茫 他像是一个被囚禁在黑暗中成长的孩子 一触到阳光就会痛苦得像被粉碎了一般
曾经渴望过的事情变成了现在想要逃避的事情
被揭去保护膜的人会感到孤独 也想克制孤独 在危险与不安汹涌的人群之中 他开始变得敏感
在这时候 离自己最近的人也变成了最信任的寄托
曹仁不知道这是不是爱 可是他有时候会像此刻一样望着徐晃 心里想着
要是能和公明一辈子都像现在一样 那该多…
羊肉的膻味刺鼻 混杂着新鲜蔬菜清透单纯的气味
曹仁的视线似是惊动了徐晃 后者循着视线直直地看过来 吓得曹仁一个激灵
——于是 笨拙的手指硬生生地按在尖锐的铁签上 血液在被挑破的皮肤下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
徐晃惊恐地跑过来 蹲在曹仁身边 瞪视的双眸虽说载满怒意 却又有几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柔
“曹子孝!你最近怎么总是笨手笨脚的!”徐晃把创可贴粗鲁地包裹上曹仁受伤的手指“你以前就讨人嫌 现在怎么越来越讨厌!”
曹仁没来由有点委屈 他不是玻璃心的人 但是面对莫名的训斥 心里有些苦涩
“对不起 公明…我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 一看到公明就有一种莫名的紧张感…所以总出差错”曹仁勉强地支起眼睛笑了笑“大学时候我明明不会有这样的感觉…”
徐晃抿着嘴没说什么 他扶起曹仁 安慰般拍了拍他宽厚的背脊 轻声道“先去休息一会儿 剩下的活交给我吧”
说罢 又轻柔地握了一下曹仁受伤的手
曹仁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不知在想什么 只是当他睁开眼时 眼前已空无一人

华灯初上 又是一如既往的喧嚣
天气转凉的夜晚 客人也变多了起来
曹仁手握一大把还带着余热的铁签子 掷在甘宁和凌统的桌上
“哎哟哎哟谢谢老板!!诶?老板你手受伤了?”
甘宁把一串肥肉最多的羊肉串好心地递到凌统的盘子里 得到了后者一个毫不留情的暴戾
“甘兴霸!!你这家伙怎么这么坏!”
“嘿嘿嘿 凌公绩你长胖一点更帅啊!”
“少贫!”
曹仁微微一笑 抬眼时看到店里来了两个没曾见过的客人
曹仁在空桌上摆上餐具 安排两人落座 顺便打量了一眼来人
一男一女 男的虎背熊腰 却长着一张一点都不相符的娃娃脸 一双眼睛溜圆发亮 一笑起来里面全是清澈的光
女的细眼薄唇 一看就是特意为这次约会做过头发 长得也小巧可爱
两个人看上去并不像是情侣 他们之间看起来有种礼貌的疏离感
——这俩人绝对是相亲对象 曹仁把炉子上的烤玉米顺手拿下来 大口大口地咬着
胖胖的男人扬着笑眼 绅士地替妹子拉开椅子 女方看上去也对他蛮有好感 总是频频点头
点菜时胖男人礼貌地询问对方的口味时 女人也羞涩地掩着嘴 表示自己吃什么都可以
“公明 打赌吧——这俩人估计能成!”曹仁小声地说着 右胳膊肘顶了顶徐晃的腰
徐晃眯缝着眼睛瞧了一眼那桌的年轻男女 仔细观察了一会儿
“我觉得够呛。”


“失陪一下 我去一下卫生间哦”许褚站起来微微欠身 对着对面的女孩礼貌地笑了笑
“好的 许先生”
女孩脸上挂着娴静温柔的笑 在看到许褚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时 便冷硬地收起笑容 彻底换成一副干巴巴的厌恶表情
曹仁一边往羊肉串上撒着孜然 一边好奇地打量着表情不太对头的妹子 低头在看烤炉的时候肥肉渗出油水变得亮晶晶的 滋滋作响
女孩举起手机 摁了几下 便冲着话筒夸张地大喊着“什么鬼!你们中介给我介绍的对象是个什么玩意儿?”
“你们这些狗屁婚姻中介都把老娘当猴耍的是吗?老娘见过这么多男人 就没见过一个相亲带我来这种穷酸的烧烤店的!穷逼还谈个屁的女朋友啊”
穷酸的烧烤店??曹仁的表情阴沉 双手盘在胸前 努力地压抑自己想把这女人从店里踢出去的冲动
“当初我提的那些择偶标准这个奇葩有几条符合的?哈?是是是 他是事业稳定有房有车 可是我是要和一个人过日子 而不是和一头体重二百多斤的肥猪!像我这种上乘的女人!你们竟然安排这样恶心的男人给我相亲!这简直是对我最大的侮辱!我一定要在网上挂你们!”
“你们这群恶心的奸商!”
女人的声音因为愤怒在最终直接变为了刻薄的尖叫声 引得旁桌的典韦不满地皱起眉来
“小姐 请你安静点可以吗?”
女人翻了个白眼 抓起皮包 蹬着高跟鞋哒哒哒地离开了饭店 嘴里还对着话筒的另一侧絮絮叨叨骂个不停
“这种压根儿配不上我的丑逼拜托你们不要再给我介绍了!”
典韦对着陌生女人的背影叹了口气 喃喃道“究竟是谁配不上谁啊…”
典韦拿酒起子开了瓶啤酒 瓶口膨胀的黄色啤酒泡沫飞涌上来
典韦急忙拿手堵住瓶口 却还是未能阻止住激烈上涌着的啤酒
粘软麻烦的液体让典韦皱了眉 典韦咂了几下嘴 心想着今天真他妈倒霉
先是被旁桌坐着的没教养的女疯子搞得心情一落千丈 又遇上一瓶难缠的啤酒…
真是不舒心啊…
典韦对着绿玻璃瓶叹了口气 却听到身旁站着的人在同一时间也发出长长的叹息声
侧目时才发现是旁桌的许褚已经从卫生间回来了 站在空无一人的桌前黯然神伤
“那个…她刚刚走了”
典韦试探性地和许褚搭讪了一句
“我知道的…谢谢你哦!”许褚弯着眼睛看着典韦“其实她刚刚说的话我也听到了喔…”
“好难过哦…”许褚坐在椅子上 摆弄桌子上剩下的烤串“这家店可是偶从大众点评上筛选的评分最高的店…竟然会被她说成穷酸”
曹仁一边把煮好的毛豆控水 一边心虚地想着 大众点评的分数都是我买的水军刷上去的啦…没想到真能骗到这么单纯的家伙
“嘿呀…你不要放在心上 打起精神来”典韦自然地拎着几瓶酒 坐在许褚那一桌 顺便把没吃完的半拉羊排也扯了过来
“其实这已经是偶第三次遇到相亲对象这么激烈的对待啦…”
“诶?”
“上一次 刚见面就被一个妹子指着鼻子骂死肥宅…”许褚拍了拍肚子 表情委屈“其实偶一点都不宅啦…偶每天都坚持走一万步以上的!”
“那你为什么体型却…?”
“偶也不知道哦”许褚摊了摊手
“会不会和暴饮暴食有关?”典韦一边咬着马步鱼 一边不开心地皱皱眉 凉了
“不可能咧…”许褚无辜地摇摇头“况且偶最近在控制饮食 一顿也才吃五两米饭诶…”
“打住打住…我想我已经知道原因了”
“???”
典韦望着对面胖子一脸呆萌的表情 无奈地捂住了额头
“说来你可能不信 我是一名健身房教练”
许褚瞅了瞅典韦胳膊上夸张的肌肉块 歪着脑袋说“我信”
“你现在的肥胖体质绝对会对身体造成压迫”典韦自觉地吃着许褚点的烧烤 并拿着一串羊肉串指了指许褚显著的大肚子
“哦哦”许褚点了点头“然后呢?”
“然后嘛…来我这里减肥吧嘿!”典韦唰地递出去一张金灿灿的名片
许褚呆愣地接过来 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着“典韦…全能私人教练…体形雕塑师…”
徐晃一边给甘宁那桌上了一盆麻辣小龙虾 一边翻了个白眼——这个古惑仔打广告都打到我们店里来了啊!
但是鉴于典韦是这家店开店以来的忠实老顾客 徐晃也就没说什么 还特别的大方地赠了一碟花生米给聊得投机的二人
“那偶减完肥之后就可以找到女朋友了吗?”许褚打了个酒嗝
“谁知道呢嘿…我可不知道女人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诶?典大哥也没有女朋友的哦?”
“嘛…实际上我是个不婚主义者”
“哦哦…不结婚吗?为什么?”
“诶…怎么说呢…大概一直没能找到什么有趣的灵魂吧”典韦帮许褚满上一杯酒
“那什么叫有趣的灵魂哦?”
“这…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根本没遇到过啊嘿”
“典大哥还真是奇怪的人”

曹仁坐在柜台前 焦躁地撑着自己的脑袋 看着店里聊得热火朝天的典韦和许褚 心里特想砍人
曹仁的店已经过了要打烊的时间
可是这两个人却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他们几乎是将各自从3岁起到现在的所有心灵历程和成长历程都老实巴交地交代个一清二楚
敢情典韦才是许褚今天的相亲对象吧!!
曹仁跑到两人面前嚷嚷着打烊了 可是两个醉醺醺的家伙一个都不肯搭理他
“麻利儿的都给我滚蛋!!”
直到曹仁操着浓重的乡音吼出声时 两人才懵懂地点了点头 相互搀扶着走了出去
直到二十分钟后 曹仁想起来这俩傻逼还没给钱
敢吃我曹子孝的霸王餐!!
但是曹子孝并不因此而感到畏惧 反正典韦妥妥的是回头客 早晚会自投罗网!到时候把钱讹回来就是了 还可以追加笔利息 岂不美滋滋!
事后的一个月 曹仁发觉自己真的是太天真了
因为这整整一个月 典韦和许褚都没有再出现
曹仁像蔫儿了的茄子一样 愁眉苦脸地躺在徐晃床上发呆
这个王八蛋古惑仔 敢情真是因为逮着顾客了所以就再也不来了?!
正当曹仁胡思乱想时 却看到徐晃板着脸站在床前俯视着他
“公明~”
“滚你床上睡去!”
“不要~”曹仁闭着眼睛 无视徐晃的瞪视“公明的床更舒服”
“曹子孝!!”
“要不公明你去睡我的床呗”
“我才不要睡你那张臭烘烘的床!!”
曹仁睁一只眼随意一打量 哎哟——脸红了啊 曹仁见状 顿时心情大好 更是起了玩心
“那就…”
“那就什么…?”
“那就和我一起睡吧!”
说罢 曹仁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来把徐晃抱在怀里 又往对方怀里恶意地蹭了几下
“曹子孝!!你你放开我!!”徐晃嘴里装腔作势地骂了两句 却完全没有挣扎的意思 乖乖任由对方抱着
“公明~”
“你臭死了 离我远一点!!”
“没事——公明香香的就够了”曹仁一手揽着徐晃 另一手去关床头柜的台灯“睡了 晚安公明”
晚安个头!!
徐晃想在黑暗中偷袭曹仁 一侧过身却正对上他清醒的双眼
浮光的眼睛在漆黑的房间里却能将更多复杂的东西看得明晰
两个人在黑暗中沉默地对视了好长一段时间 徐晃的心脏也叫嚣着快节奏地跳动着
一瞬间 徐晃突然惧怕自己的那些拿不出门面的小心思会被曹仁那双太过锐利的眼睛捕捉到
“晚…晚安!”
匆匆道了晚安 徐晃闭上眼睛 却感到一丝轻柔的触感划过自己的额头
男人的气息停留在耳边 隔着窗户的风声凌厉 却掩不住任何一个轻呢的字眼
“好梦”

再一次见到许褚的时候 他已不再是那个挺着肚子大腹便便的圆脸胖子
虽说绝对算不上苗条 但是许褚的体型也绝对在健康的范围之内
他大概瘦了四十斤 身材变得匀称轻盈了许多 原本三层下巴的肥胖脸颊也因为体重的骤减变成了娃娃脸
曹仁细细盯着许褚看了又看 他不得不承认大多数胖子的确都是潜力股
至少瘦下来的许褚比起现在的自己的确是要帅一些的
典韦是和许褚一起过来的 他指着改造过后的许褚 得意洋洋的自吹自擂
“嘿!看到没——就靠这两个月 虎痴跟我这儿变成男神了!”
许褚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开口说话的语气却还和减肥前一样慢吞吞的
“真的都要谢谢典大哥啦”
“嘿呀 客气什么!”典韦笑着瞧他“这下许褚可以安安心心找个女朋友啦”
“不…”许褚闭着眼摇了摇头“恶来哥 我跟着你减肥的这两个月想清楚了很多”
“诶?”
“比起为了应付家人的催促而草草地找一个伴侣培养感情 倒不如耐心地去寻找去洞悉那些美好的心灵和有趣的灵魂——说实话 典韦在我心里 大概是想要一直相伴的人啦 跟典韦在一块的时间里 我真的是超——开心的哦”
“所以…所以偶想…”
“嘿 不用说啦”典韦摸了摸许褚圆滚滚的后脑勺“我懂你的意思啦 许褚你…即使瘦下来了 也要每天坚持来健身房训练的啊!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嗯!”
徐晃望着眼前笑得真诚贴切的二人 心里也觉得暖暖的
他回过头来 望着曹仁 看到正在捣蒜的曹仁也在侧着脸看他
默契是沉默中最宝贵的语言
徐晃低下头 笑容情不自禁地溢了出来 一瞬间觉得 这家饭馆似乎要永远开下去了

END

------------
没办法啊我就是喜欢曹子孝!没人产粮我也很绝望!

评论(2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