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霸淮】相亲

夏侯霸X郭淮
话说这对cp怎么越来越冷了
求同好啊求产粮!



今天的夏侯霸有点不一样。

张郃摆弄着桌子上的假玫瑰花,歪过头静静地打量着明显遗传了他男朋友白痴基因的笨蛋儿子。

此刻,这个家伙身上穿的是一件熨得服服帖帖的绀色西装,胸前的领带也是从他老爹的衣柜里翻到的最好看的一条,左手腕戴着一块一个小时前强行从夏侯渊手腕上捋下来的精美机械表,左上方的口袋里还放着一块装模作样的口袋巾。

现在的夏侯霸怎么看都不像过去那个笨蛋了,除了他举着水杯的手像帕金森患者一样抖啊抖这点除外。

“仲权,不要喝这么多水,一会儿相亲时总跑厕所怎么办?”张郃无奈的掩面,看着面前这个傻儿子,他真的是有点担心这回相亲能否顺利进行。

毕竟这个世界上能有一个女孩子看上自家傻儿子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说到相亲这茬子事,也多亏了张郃的大学好友张春华一直忙着张罗。

大学的时候,张郃觉得张春华这个人特好相处,只可惜她笑起来时的那双眯在一起的眼睛怎么看都让人毛骨悚然,所以张春华的朋友一直不怎么多。

毕业了之后,这位精明又腹黑的闺蜜找到了一个叫司马懿的冤大头做老公。

张郃实在想不明白,这位财大气粗相貌英俊的老板是上辈子造了孽、还是脑子有点问题才找了这么可怕的女人做老婆。

直到有一天和司马夫妻聚餐时,他听到了司马懿因为喝多了酒而发出的高亢的“哈哈哈哈哈哈哈——”时,他确认了原因是后者。

张春华一边笑眯眯地掐着司马懿的手臂,一边心满意足地听着自家丈夫由“啊哈哈哈哈—”一秒过渡到了“嗷——”的痛苦呻吟,满心欢喜。

张郃见怪不怪地吃着盘子里装着的超大份的蟹粉豆腐,直到他听到张春华唤着自己的名字,便抬起头。

“儁乂,你男朋友的孩子谈对象了没?”

“嗨,别提了。”张郃翻了个白眼。“才160的个子,总招人嫌弃,单着呢。”

“160…也不矮啊。”张春华寻思了一会儿,心想着张郃这种天空树大概看谁都是小矬子,又歪过头问旁边正在干嚼辣椒还把自己整够呛的司马懿,“你们单位营销部的那小郭,是不是也单着呢?”

“昂是啊。”司马懿喝着维他柠檬茶,吧唧了一下嘴,漫不经心地答。“单好几年了。”

“诶——那正好可以介绍介绍嘛!”张春华用胳膊肘顶了顶丈夫的胸腔,害得司马懿差点把刚含进嘴里的柠檬茶喷她一脸。

张春华笑弯了眼睛,显然没有在意自己老公的一副衰相,只是对着张郃俏皮地挑了挑眉。“儁乂,你觉得怎么样。”

“嗯…那你们刚才说的小郭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我倒是没见过几次,就听仲达总提。五年前公司招聘时笔试最高分进来的,头脑很聪明,长得挺清秀的,家里也挺富裕。这孩子也挺有出息的,工作到现在就没出过差错,流感时期他发了三天烧,愣是没请病假,挺过去了。”

望着张春华侃侃而谈的得意神情,司马懿撇了撇嘴有点不爽,小声嘟囔一句,“结果还不是把邓艾钟会那伙人全都传染了…?真不知道这家伙真聪明还是假聪明…”

张春华没理拆她台的司马懿,面上依旧笑眯眯的,只是一脸淡定地把毛血旺里的肥肠统统夹到了司马懿的盘子里——这是司马懿最讨厌的食物。

张郃听完之后陷入了沉思,他盛了一碗温热的酸辣汤,脑海里瞬间就浮现出了夏侯霸瘫倒在家里一副智障儿童的嘴脸。

说实话,张郃一度认为这蠢孩子怕是五年之内没人要了,毕竟夏侯霸惨淡的女人缘真的遗传了他那位废柴老爸,但是猪总是要学着拱白菜的,所以趁着年轻赶紧给他安排个相亲,万一这个身体孱弱的漂亮姑娘眼瞎看上他了——真是最好不过了。

“好!那就定下来了。下周六晚上让他们在XX餐厅见上一面。”

“好呀。”张春华掩着嘴看上去很兴奋。“终于又要促成一对佳话了”

张郃美滋滋地夹了块牛仔骨,吃得倍儿开心。家里的臭小子桃花运就要来了。




于是,于是,就有了今天的相亲经历。

夏侯霸正襟危坐,虎视眈眈地盯着从咖啡店门口进来的每一位年轻女性。

夏侯霸开始幻想自己相亲对象的样子。是像甄姬姐姐那种风情万种的御姐,或是像孙尚香那种古灵精怪的邻家少女呢?

夏侯霸拨弄着自己的手指,他虽然有点紧张,但是心情实在不错。毕竟后妈给他说了,相亲的对象不仅人长得清秀美丽,其他方面也是好的没话说。

咿呀咿呀,不管怎么样,只要脸过得去,其他都好商量!!




于是现在的局面变成了,夏侯霸呆愣地望着对面刚到的相亲对象,下巴都快掉到了桌子上。

而他身旁的张郃也顺着从脚下的皮鞋向上打量着面前的陌生人,像尊石膏像一样坐在旁边说不出话来了。

面前的人很有礼貌,相貌也的确很符合夏侯霸的要求,皮肤白皙,双眸流转,怎么看都有点忧伤多情的意味。清瘦的身型看上去也有些孱弱,嘛,的的确确是个挺好看的人呢,可是——这他妈怎么看都是一个男男男男人啊!!

虽然现在同性恋是非常普遍完全可以理解认可的事情!!可是相亲难道不是默认为异性相亲吗!!

夏侯霸侧过头不解地望着后妈,心里想着,好你个张郃!!你勾引我爸捡你的肥皂也就算了,你竟然还逼我陪你们两个为老不尊的家伙一起搞基!!

张郃则是满脸惶恐呆滞地望着夏侯霸,一脸“你听我解释”的怂逼样子完全没有了过去物资库西的风采。

在桌前矗立的郭淮没有去思考两个人瞠目结舌的样子的含义,他粗略地看了看左边的小不点儿,又特别淡定地将目光投向张郃的方向。

【相亲的对象和司马夫人描述得不太一样呢…】郭淮有点疑惑地思考着【不是一个身高160的萌妹吗…而且怎么看上去还离异带了一个孩子?】

但是他迅速地收回自己疑惑失礼的想法,努力绽放出真诚的笑容,可是看上去却极其虚伪,他微微弯下腰,又向右侧的张郃伸出手。“姑娘你好,初次见面,我是你的相亲对象,你可以叫我郭淮。”

“………”

手无缚鸡之力的夏侯霸平生第一次拯救了一个差点被张郃打死的受害者。



半个小时之后,被夏侯霸安抚好情绪的后妈终于答应坐下来冷静地和郭淮探讨一下今天的误会。

“真的真的很抱歉啊…咳…因为司马夫人给我说了相亲的是一个身高160的姑娘…虽然您看上去绝对不止160…但是”但是你看上去完全就是个姑娘

“哈哈哈,其实这两个信息都是错误的啦。”夏侯霸眼疾手快地挡住了再次差点暴走想要暴打儿子相亲对象的后妈,话语中有些难为情,“我是个男人啊,而且我的身高被谎报啦,我其实只有159嘿嘿。”

【什么鬼,你只有159这件事我都不知道,你就这么放心告诉这个病怏怏的臭小鬼吗。】张郃皱着眉头白了夏侯霸一眼,他不明白这个矮得像陀螺一样的家伙怎么面不改色地说出真相的。

郭淮没忍住笑了出来,可是看到了张郃伴着的铁青的脸,连忙收回笑声,一本正经地对着夏侯霸绽放出十分民主和谐的笑。

望着笑得一脸虚伪的郭淮,张郃心烦意乱,他恶狠狠地敲着手机屏幕,在微信上不留情面地把自己的好闺蜜张春华骂了一顿。

物资库西:张春华!!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介绍的小郭是男人?!

用包子噎死老公:???

物资库西:我男朋友的孩子是男的,男的———!你这个蠢女人是想诱拐我儿子变成死gay吗!

用包子噎死老公:你自己都是死gay了…还介意你儿子变成死gay?

物资库西:【微笑.jpg】拉黑

用包子噎死老公:别别…我错了…我真以为你男朋友家的是个小姑娘…你不是给我说身高160吗…

张郃翻了个白眼,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天晚上张春华一脸淡定地对他说一米六一点都不矮。对于女孩子来说一米六是她妈不矮。

张郃的脑仁有点疼,手机对面的张春华依旧叭叭叭的还不停给他发小猪佩琦的表情包,完全没有请求原谅的意思。于是张郃非常淡定地把这个聒噪的女人拉进了黑名单里。

“好了,仲权,这都是一场误会,咱们回家吧。”张郃把手机锁屏,漫不经心地说。抬头时才惊恐地发现这个刚才还蔫了吧唧的臭小鬼现在正在和自己的相亲对象畅所欲言。

张郃又唤了一声,可是他男朋友的蠢儿子似乎没有想搭理他的意思。这个腿短得像柯基一样的二级残废此刻笑逐言开,正午的太阳过于热烈,害得他的额头上渗出几颗细小的汗珠。

夏侯霸托着腮,用吸管搅动着玻璃杯下面晶莹剔透的冰块。眼睛却从未离开对面的相亲对象。

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张郃见证了夏侯霸从一个本就十分聒噪的话痨变成了超级话唠。

“咿呀真没想到伯济以前也是C大的毕业生!你是哪一届的学生哦!”

“那你认不认识邓艾学长和王元姬学姐呢?!邓艾学长就是那个组织部的结巴的部长。”

“原来你们是多年的朋友啊 哈哈哈什么?!大二的时候邓艾学长还参加过辩论赛?!没有被对手气哭吗hhh”

“当时我特别喜欢吃二食堂的牛肉面,只可惜总是要排队。”

“大学的时候我还挂过一门课,黄忠老师的财政学,开卷我都才考了45!!我觉得这老头一定是和我爸关系不好!”

“诶你不知道吗?我老爸其实是咱们学校的副教授来着,管理专业的夏侯渊——!听过没?”

“什么?!我老爹原来是你大学时的偶像吗咿呀咿呀!!签名?当然可以帮你要了嘿嘿,如果你能来我家做客的话,可以见到本尊的。”

“嘿嘿,其实做夏侯渊的儿子也不是很幸福啦。比如他大学的时候总是盯着我,才害我找不到女朋友。”

“而且管理学那门考试老爸给我的分可低了,说是为了避嫌,咿呀,生气。”

“每次从学校看见我,都揪着我去帮他打扫办公室,他寄到学校的快递全是我帮他取的!”

“我攒了一个月钱买的高级自行车,他借去骑了。结果过几天告诉我他忘记把车停哪里了!那辆自行车我毕业都没找到在哪!”

“你说我这小个子,活下来都不容易了,每次运动会他偏偏私底下告诉我班主任,给我报名实心球和跳高!!”

“他根本没有考虑过我跳高的时候头撞到了跳高杆的心情!!”

“还有夏侯渊他在家里!!袜子都是正面穿完穿反面!攒二十双一起洗!”

“我毕业这两年,每天都是我给他做饭他还嫌不好吃呜呜呜”

“他压榨我就算了,前年竟然还给我找了个后妈一起虐待我!就是他!”夏侯霸用手指着张郃开始嘟囔,结果手指差点被张郃掰成两截。

望着夏侯霸吃痛的表情,张郃冷哼了一声,欠揍。

“行了,别聊了,聊了两个多小时了,没看到人家郭淮先生也累了吗,赶紧回家。”张郃揪着夏侯霸的耳朵试图把他从座位上提溜起来,可是这个家伙的屁/股特别顽强,死活黏在椅子上。

“咳…我没有累,要不然和仲权再聊一会儿。”郭淮弱弱地开口,紧接着就迎来了张郃一个歹毒的眼刀。

好小子,仲权是你能叫的吗。张郃看着死气白赖哭哭唧唧要留在这里和郭淮聊天的傻儿子,气不打一处来。好几天前精心熨好的西服被夏侯霸弄得乱七八糟,领带也在挣扎中变得歪歪扭扭。

郭淮叹了一口气,递给了正在挨揍的夏侯霸一张名片,因为紧张脸变得有些绯红。

“夏侯霸先生,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果…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联系我。”

视线定格在夏侯霸稚气的脸庞上,郭淮对着他明亮的带着希望的眼睛轻轻笑了出来。

骄阳似乎变得柔和了一些,透过餐厅敞亮的大玻璃斜斜地渗透进来,把夏侯霸脸上那些非常细小的发光的浅色绒毛都照得闪闪发亮,像是花蕊里细小的蕊丝。

随后,面对着张郃威胁戒备的目光,郭淮依旧很有礼貌地笑了笑,看来他还是介意自己把他当成女人这件事。

走出饭店时,郭淮透过餐厅的玻璃静静望着打闹的夏侯霸和张郃。张郃的进攻处于猛势,他多次想把郭淮的名片抢过来,却被夏侯霸紧紧地抱在怀里。面对张郃气急败坏的脸,夏侯霸甚至举着名片,吧唧亲了一口,挑衅地坏笑着。

郭淮背过身子,心情真好。看来今天的相亲遇到了一个十分特别的人呢。回头真要好好谢谢司马懿老板和张春华夫人。

微信的提示声引起了他的注意,郭淮拿起手机,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陌生短信。

【郭淮,很想再见到你。】

郭淮撇过头时,看到了餐厅的橱窗内爽朗又真实的笑颜。

笑着的男生有点矮,他高高地举起手机,向他打着浮夸的招呼。

END


送一句话给郭淮:你得罪的婆婆,要靠你自己收买回来。

评论(1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