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MHA/出茶】灵魂互换(上)


灵魂互换梗。

cp:绿谷出久X丽日御茶子 极少量相笑

可能会有指代混乱的情况。食用愉快!



丽日御茶子是被清晨六点半时恼人的敲门声叫醒的。


喉咙里呛出不情愿的梦呓,丽日掀开热乎乎的被子,像一只刚从蒸笼里跑出来的白面馒头一样慢吞吞地滚到了玄关门口。


揉着惺忪的眼睛,丽日御茶子拧开了门把手,幽怨地望着门外扰人清梦的罪魁祸首。


门外的人个子小小的,顶着一头凌乱的栗色头发,刘海儿歪七扭八地糊在额头上,身上穿着粉红色的趴趴熊睡衣,一脸焦急地瞪着圆圆的眼睛望着自己。


“啊…原来是御茶子啊——现在天都还没亮呢,找我有事吗…”


丽日御茶子瘪着嘴埋怨着面前栗色短发的女生,顺势打了个绵长的哈欠。


啊咧…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啊!!


丽日猛然睁开双眸,定睛看了看面前和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女孩儿,困意瞬间消散了一半。


“哎——等等!明明…我才是丽日御茶子啊!!”丽日冲着面前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惊声尖叫起来,“你你你到底是谁!”


瞳孔渐渐扩散,丽日的额头惊出密密的细汗,她突然想起了曾经网上看到的怪谈——当一个人遇见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说明她的生命很可能已经走到尽头。


“嘘、嘘,小声点啊——丽日同学。”


面前的“丽日御茶子”说话了,她涨红了脸左顾右盼,羞怯的眼睛眨了好几下,最终只是推了推丽日的肩膀。


“总之,我们先进房间里说…”


门外的“少女”轻轻推了推丽日,随后自己也轻车熟路地闪进了房间里,反锁了门。




不对劲,非常不对劲!丽日的心里警铃大作。


“喂、喂你要干什么——”丽日惶恐地看着面前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把我推进房间里是要对我下手了吗!你到底是谁啊啊——是克隆人吗?要干掉我这个真正的‘丽日御茶子’然后取代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吗——你不要痴心妄想了!”


“不不、丽日同学我不是…”


“啊啊我知道了,你是敌联盟的渡我被身子吧——你的个性和伎俩早就被A班的大家识破了啊——!听说你之前还变成我的样子对小久同学做出了不可饶恕的事情!总之我…我是不会再让你用我的身份胡作非为的!看招吧——”


丽日中气十足地大喝一声,她铆足了力气冲向了面前的不速之客,在临近之时侧身闪到了“敌人”的身后,用职场体验时学到的擒拿方法熟稔地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和脖子,一鼓作气掼到地上。


随着对方吃痛地低吟,丽日毫不客气地骑在了不速之客的腰上,警惕的双手依然牢牢锢住冒牌货的手腕,严厉的逼问声破口而出。


“快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丽日愣住了,她突然发觉自己的声线过于低沉沙哑,和她原本的嗓音截然不同,倒是和她暗恋的小久同学有几分相似之处。


丽日僵硬地坐直了身子,她微微撇过头,后知后觉地注意到左侧是房间里的一面全身镜。


干干净净的镜面中反射出一个绿色头发的少年正一脸煞气地跪坐在一位狼狈少女的软腰上,尽管气氛紧张,画面看上去还是多少有些暧昧。


丽日御茶子对着巨大的镜子惊人的画面足足愣了好几秒,随后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她红着脸尖叫了好几声,惊慌失措地从地上的“丽日”身上跳离开来。


丽日对着镜子惊恐地瞪大眼睛,颤抖的双手试探着抚上了自己那颗不可思议的绿色头颅,然后暴躁地在长着雀斑的脸颊上扯了好几下,半天都无法镇定下来。


“丽日同学…可以不要扯我的脸蛋吗…”


瘫在地上的绿谷出久在一旁不满地小声抗议着,他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吃痛地轻啧一声,习惯性揉了揉栗色的头发,侧过脸来去看惊慌失措的丽日同学——她正顶着自己原本的一头毛茸茸的绿色毛发,面部扭曲地躲在一旁望着自己。


“拜托你…不要用我的脸做这种奇怪的表情啊,丽日同学。”绿谷系好了粉色睡衣领口的纽扣,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现在…终于明白了吗?我们灵魂互换了,丽日同学。”




早晨七点钟的天际边缘露出了半个白炽的熹微的太阳。


互换身体的少男少女此刻正在床边促膝长谈。


“刚、刚才真的很抱歉!小、小久同学!”丽日可怜巴巴地望着面前的人,“请务必原谅我!”


“放心吧,我完全没有责怪丽日同学哦。”绿谷望着面前的人,总有一种对着镜子说话的微妙感。


“不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为什么我会和小久同学…”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呢。”绿谷顿了顿,“本来打算早上起来去晨跑的…从床上站起来的时候却隐约感觉到不太对。”


“诶…?”


“大概…”是觉得胸前莫名变得沉甸甸的。绿谷及时捂住了嘴,满脸通红地摇了摇头,“没什么!丽日同学!”


“唔,那、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呢。”丽日温吞地开口说着,垂着的绿色眼眸微微上扬,瞥了一眼对面的人,“我是说…该怎么换回来呢…”


“方法我具体也不知道呢…不过现在的样子恐怕是无法正常进行个性训练的,丽日同学。”绿谷轻声叹息,对面的绿发“少年”此刻正用双手圈住膝盖,坐姿极为婀娜。“所以、一会儿去找相泽老师说明情况吧。”


“诶?”


“这两天,先不要去上课了。”绿谷的喉咙中散发出来的是少女温润柔软的声音,“我们一起找到可以换回身体的方法吧!”


他们默契地点点头,算是在这件事上达成了共识。不过在接下来的程序里,始终存在着一些蹩脚的问题。


比如…


“现在,我们先换衣服,出门找相泽老师吧。”绿谷对开口时柔柔软软的声线还有些不适应,一开口竟然有些红了脸。


“等、等一下啊…我们该怎么换衣服啊,小、小久君。”


绿色卷发的“少年”紧张得眉毛都耸到了一起,她咬着下唇,用弱弱的男声询问道。


“就…闭上眼睛,自己换自己的…?”


“不不不可以!”丽日羞怯地喊出了声,涨红的脸像是成熟的火龙果,手指扭捏地揉弄着洁白的被单。“如、如果这样的话,我们不就触碰到彼此的身体了吗!”


“诶…?”绿谷从喉咙里蹦出一个疑问的字节,脸颊像成熟时沉甸甸的绛红色果子。


“我我我绝对不是在嫌弃小久君哦!!只是、如果我看到了、甚至是…摸到了小久君的身体的话…总觉得是在冒犯小久同学!换回身体之后恐怕再也没有勇气直面小久君了——所以、给小久同学的身体换衣服这件事,我实在做不到…”


丽日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脑袋也垂得低低的,有些许委屈的意味。


“那、那要不然,我们互相给对方换衣服?”绿谷害羞地蹭了蹭脸上小巧的鼻尖,“这样的话,我们看到的、摸到的不就是自己的身体了吗?也就不存在冒犯的问题了呢。”


“啊,好像…可以呢。”丽日点了点头,“就这样说定了。”




绿谷先跑回了女孩的房间里拿来了她日常的服饰。


两人将准备换的衣服整齐地码在床上,相顾无言。


虽然他们欣然约定好了为对方换衣服这件事,但是实践起来却仍然显得有些诡异和羞耻。


绿谷出久甚至有些后悔自己这个神经病一样的提议。


“绿谷同学,先让我来换吧…”丽日轻声请求着,顺手从床上拿起了瘫在床上的连衣裙,“诶?小久君竟然拿的这一件吗?是我很久没穿过的裙子了呢。”


“诶抱歉、只是觉得这样的花色其实很适合丽日同学…而且…”


“而且?”


“而且我身为男孩子从小到大还没有穿过连衣裙啊!”绿谷自暴自弃地嘀咕着,“现在好不容易变成了丽日同学,也想试试穿裙子…是什么样的体验。”


“噗哈哈哈哈哈小久君真是…”


“拜托不要笑了啊——”


“好好好噗哈哈…”丽日勉强地绷住了笑傻的脸,习惯性地用少年指尖不存在的肉球揉了揉脸颊,“那…现在来穿吧。”


绿谷被面前霸占着自己身体的少女脱光了身上的趴趴熊睡衣,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


当面前的“绿谷出久”手里抱着衣物向他走来时,他有些心虚地移开了视线,热意也从脖颈一路蔓延上脸颊。


“小、小久同学,”


面前的丽日同学顶着自己那张毛茸茸的绿色脑袋嗫嚅地开口说话了。


“你…这种时候绝对不可以低下头偷看我的身体哦…”


“我我我才不会呢丽日同学!!!”


绿谷不禁恼羞成怒起来,连带着那张圆圆的脸也跟着鼓起来,像一只愤怒的河豚鱼。


两个人默契地陷入了沉默之中,他们顺其自然地对上了视线,却不约而同地红着脸撇开。


【啊啊啊好诡异啊!!为什么面前的“我”会光着身子站在那里等待着小久同学拿着内衣帮我换上啊!还有小久同学——这期盼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啊喂!】丽日御茶子望着面前光乄裸的身体,心虚地上下鼓动着喉结。


【天啊我的身体究竟在做些什么啊——为什么会面不改色地拿着丽日同学的白色内衣啊!我的形象已经完全崩坏了吧!!咦等等,话说真不愧是丽日同学啊!连内衣的尺寸看上去都很……你脑子里都是什么啊混蛋!!】


绿谷出久羞愧难当地想挖一个洞把自己埋起来,发烫的眼睛四处乱瞟,最终习惯性地跟随着埋低的头向下方看去…


映入眼帘的自然是波涛汹涌的欧派。


“呜哇啊啊啊啊小久同学不是答应我不会低头偷看的吗!!”


眼前绿色头发的少年挥舞着手臂羞愤地大叫着。


“不是这样的!!请听我解释啊丽日同学!!”


绿谷出久力不从心地解释着,道歉的话被湮没在面前的人咆哮的声音里。



最终,两个人终于收拾好情绪,重新回归和平状态,只是脸颊上绯红的一抹色彩出卖了他们心跳的狂躁。


房间的窗帘没有拉紧,从玻璃缝隙中渡进一缕金色的阳光,像是凤凰身上的金色羽毛,遗落了满房璀璨。


绿谷被阳光晒得眯起了眼睛。在丽日用粗糙的手指为他戴上了白的文胸时,他不禁抖了抖,指腹若即若离地触碰着背后肌肤的感觉让他欲罢不能。


明明这具身体并不属于自己,绿谷依然感觉到了肌肤摩擦时的温热和缠绵时的刺激。他紧张地梗着脖子,逼迫着自己不去和丽日对视,脸颊却还是染上了害羞的颜色。


他对着天花板发呆,却被连衣裙的裙摆开口套住了脑袋。眼前尽是橙黄交接的色彩,一帧帧地像是染了颜色的胶卷滑动的样子。棉布料蹭着下巴和鼻尖,快速而温柔地掠过头顶,过了几秒他终于重见光明。


绿谷自觉地将两只纤细的胳膊伸进了两个袖口里,摆正了脑袋望着身前笑吟吟的人,开口问道,“换好了吗?丽日同学。”


“啊,是呢。”


丽日瞪圆了绿色的眼睛对着他笑,露出了小巧而明亮的牙齿,脸上的雀斑浅浅的,像黄油饼干上小颗的白色芝麻。


丽日兴奋地将他推到了镜子面前,随后背着手躲在了他身后,用亮晶晶的眸子注视着镜子。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小久同学现在的样子和过去的我一模一样,这条裙子在小久同学身上却显得更好看一些呢。”丽日偏过头来笑弯了嘴角,“也许是小久同学有更棒的气质呢。”


“啊,谢谢你,丽日同学。”绿谷腼腆地摸了摸自己柔顺的栗色头发,仰起头对着面前的少年浅浅地笑。“接下来,该轮到我换衣服了哦。”




换好衣服之后,他们也遇到了其他身体构造不同所造成的尴尬问题。


比如少年的身体在清晨时特有的晨乄勃问题,比如两个人截然不同的解手方式——都让曾经关系和谐的少男少女产生了无伤大雅的争执。


值得庆幸的是两个人终于在早上七点半收拾好了一堆烂摊子,一同离开了宿舍。


不过刚出宿舍门,他们就遇上了更糟糕的事——隔壁正在锁门的峰田同学偏过头向他们射过来幽怨的目光。


面部扭曲的葡萄少年震惊地盯着他们看了几秒,终于气急败坏地冲他们咆哮起来:“呃啊——你们两个为什么会从同一个房间里走出来!你们脸上娇羞的表情又是怎么一回事——绿谷你这混蛋昨天晚上到底对丽日做了些什么肮脏的事——快给俺从实招来啊你这色魔!!”


脑袋上顶着葡萄的娇小少年骑到了丽日同学的脖子上,对着颈部就是一个夺命锁喉,旁边躲过一劫的绿谷“少女”磕磕巴巴地劝着失控的葡萄少年,试图将这家伙从丽日的脖子上拔下来。


纠缠了很久,绿谷才解救了险些被谋杀的丽日少女,搀着她勉强地往电梯口龟速移动着。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丽日同学,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绿谷欲哭无泪地替只剩半条命的少女顺了顺后背,顺便也心疼了一下自己被峰田残害的肉体。“我们现在就去见相泽老师——我保证!接下来不会再被班里的同学撞见了!绝对不会被误会了——!”


电梯叮地一声停在了他们眼前,电梯大门缓缓敞开,上鸣和切岛站在里面瞠目结舌地望着相拥在一起的少男少女。


“绿谷!你和丽日是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


上鸣的声音顺着空旷的电梯间响彻了整栋宿舍大楼。




最终,筋疲力尽的绿谷和丽日终于在草丛边找到了正在撸猫的相泽老师。


他们吞吞吐吐地说明了现在的状况,耷拉着脑袋颇有一蹶不振的架势。


相泽老师用敷衍的语气安慰了蔫儿了吧唧的少男少女,顺势塞给他们一张手写的纸条,上面是一个网址。


“欸?这是什么呢…老师?”


“啊,是非自然事件的调查搜集网站。”相泽老师用指腹揉了揉撒娇的猫咪的白色肚皮,“里面曾经有过几例灵魂互换事件,可能会提及换回来的方法。”


“好…我们明白了,谢谢老师!”


少男少女渐行渐远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相泽消太抬起了懒散的眼睛,用余光看了一眼地上撒娇的猫咪,不疾不徐地自言自语道,


“灵魂互换的人们最终都会结下奇妙的羁绊。”


“喵~”


“你问我怎么知道的?”


相泽抬起头望了一眼天空上耀眼张扬的太阳,想起了某个绿色头发的笨蛋眯着眼睛大笑的模样。


“因为…我和那家伙曾经也经历过啊。”

 


TBC


后续还没有构思好!!我会加油肝出来的!!

评论(21)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