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年(cp:泰权 微权步)

幼平一直都是我的男神的说www
可是泰权最近粮食好少 哎
小学生文笔献丑!!一篇短小精悍的文XDD
打酱油cp:甘凌 蒙逊 香练



新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 周泰站在破旧的公寓阳台上 望着空中突兀而神气的皎月
斑斓的烟花在夜幕中聒噪又漂亮 家家户户的欢笑声不绝于耳
可是周泰不喜欢这么喧嚣的节日 因为他很孤独


去年的春节母亲明明还做了一桌好菜
虽然只有自己和母亲两个人共度佳节 但是周泰觉得一点也不冷清
自己在饭桌上闷声不语 而母亲温柔缓慢地为自己夹菜的场景是周泰脑海里最幸福的回忆
然而这幸福却只能停留在那时了
当突如其来的噩耗传来的时候 周泰知道 自己已经一无所有了
安葬好母亲之后 周泰跪在坟包前 用手指轻拂高隆起来的土壤
呜咽的寒风吹得周泰的双眸有些干涩 整片森林似乎都在为他悲泣
他哑着嗓子 开口“还会来…看您”
于是站起身转而离开 没有回应给坟包里的灵魂所奢望的一个回眸
时光把所有温柔的往事唾弃在这片坟墓之中


这是第一个孤独的新年 周泰为自己盛了一碗清汤的白面条 坐在陈旧的沙发上僵硬地吃着
周泰没有女朋友 他也不奢望会有女朋友可以陪他过年 左眼那条尖锐的伤疤总是让好多姑娘露出惊恐的表情
不善言辞 不善社交的自己总是在公司里独来独往 孤独大概是命定的事了吧
手机不安地在桌上震动着 周泰有些诧异 是一条短信 来自一个陌生号码
“练师 新年快乐。”
这是他春节收到的第一条短信
虽然不知道练师是谁 但是周泰的嘴角还是露出了一个不经意的笑
“嗯 新年快乐。”周泰望着短信的状态变为已送达之后 又愣愣地想了好久
直到回过神来 才发现面条早已坨成一团


后来的日子里 那个陌生号码还是会时不时发来短信
“练师 你最近还好吗”
“练师 情人节快乐(^O^)”
“练师 我被阿喵抓伤了呜呜(╥﹏╥)”
“练师 我今天把碎纸机当成复印机用了啊啊啊啊啊啊(╯°□°)╯︵ ┻━┻”
“练师 吕蒙那个怪大叔最近竟然包养了个萌正太耶(・ω・)”
“练师 今天凌公绩把甘宁打进医院啦( ´ ▽ ` )ノ”
“练师 胃好疼吃不下东西”
“练师 尚香又看着你的照片哭了”
“练师 生日快乐”
……
周泰是个不善言辞的人 所以给陌生号码的回复只能是“嗯”“谢谢”“注意身体”一类的简单语言
只是陌生号码给周泰发的短信他一条都没有删过 那些躺在收件箱里简单的文字总是让周泰很安心

在第二个孤独的春节 周泰又收到了那个号码的一条短信
“练师 我爱上别人了。”
周泰静静地把手机放在茶几上 没有回复。
然后捧起碗继续吃起面条来—这回可不能再让面坨了
新年的钟声再次敲起 和去年的钟声并没什么不同
这一天没有月亮 烟花倒显得更加热闹了
飞舞的烟花上一秒还璀璨如星 下一秒就失堕在深邃的天空中 不见踪影
周泰移开视线 望着孤零零的沙发 仿佛那里还坐着他的母亲
所有的事情大概都会改变吧
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 周泰扫了一眼 是那个陌生又熟悉的号码
按起接听键的时候 周泰选择沉默了
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这一年他默认着自己是对方口中的“练师” 认真地回复对方 或许这只是出于孤单才去欺骗对方的恶毒行为吧
“新年快乐。”对方是很好听的男声 他的声音里略带紧张和苦涩的味道 他深深喘了口气 哽咽着说“我一开始就知道你不是练师。”
“对不起。”周泰诚恳地道歉
“练师在一年半前就去世了。”那个声音轻快地笑了一声 却遮不住淡淡的忧伤“我成了一个寡夫。”
“…”
“一开始我只是想随便找一个陌生人诉说自己的思念和情绪 谢谢你这一年一直陪着我”
“嗯。”
“还有。”那个声音颤抖着带点羞涩的意味“我有重要的事要对你说”
“嗯…”
“虽然很荒唐 可是我…我…对你…啊啊…总之想让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嗯…”
“喂 换一句话行不行”
“我也是。”
窗外的礼花绽放的声音更加响亮 爆竹噼里啪啦叫嚷着像唱歌跑调的醉汉
周泰突然觉得烟花这种东西也没有想象中这么讨厌
“明天我们出来一起过年吧。”话筒对面的男声兴奋地嚷嚷着
“嗯…”
“呐 你叫什么名字”
“周泰。”
“周泰 请多指教 我是孙权。”

-Fin-


PS:蛮喜欢练师的 让她领便当真的很抱歉QAQ

评论(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