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凌公绩的背后灵(四)

这一章主延岱哟
马岱被我写的好欠扁qwq
160和郭淮出场啦



魏延曾经以为 这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有背后灵这种东西
从小时候起 魏延就知道自己是一个灵力比较强的人
身体开始发育之后 他几乎每晚都会遭受着鬼压床的经历
儿时的他曾会因为身体的僵直与沉重而感到恐惧 但是时间长了之后 他对这样的遭遇开始麻木
他甚至开始好奇 这个一直纠缠自己不放 却又不愿意伤害自己的鬼魂长什么样子
他为什么纠缠自己?是和自己有羁绊吗?是自己过世的亲人吗?
魏延无论怎么想也想不出苗头来 只能在这种不能自由支配身体的麻木感中沉沉睡去
每天醒来时 他都会很庆幸自己还活着 也会从心里感谢这只鬼能放过自己
后来有一天 魏延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怪梦
梦中的故事大概是发生在很早以前了
他梦见自己背着双手 驻足在密密麻麻的军营前远眺 沉重的乌云连绵着起伏的青葱山脉 一直延伸到敌营的位置
他一直望着远方 蓦然有些恍惚
突然 有人趁他不备夺走了他手心里没攥紧的武器
他慍怒地抬头 看见一个眼眸清澈的少年笑着瞧他 手里则爱惜地抚摸着他的佩剑
他被那双精致的笑眼盯得心虚 瞬间闹了个大红脸
他听见笑容泛甜的少年轻声对他说话 那声音像极了叶尖上的露珠垂滴在湖面上的声音
“魏延”那个人在叫他“你能猜到我喜欢什么吗”
…我…
魏延大喘了一口气 想回答的时候梦境已经被一片白光打碎了
他猛然睁眼时 发现身体上方趴着一个人 笑吟吟地看他
这…这不就是梦里的那个笑面虎吗?而且……这个家伙的手臂也还狡猾地抱着自己的腰部
“诶…你…你怎么突然醒了?哎呀啊不要打我啊!”
魏延揪着那个家伙的领子问他“你…谁?”
“哎 我说…你怎么今天醒的这么早…害我不小心现身了啊喂!我这样的话以后就不能投胎了哦 魏延你要对我负责的哦”被揪住领子的人一直喋喋不休着 满脸无辜的表情像极了一个受害者
魏延虽然仍不知道这家伙的身份 但他至少明白了一件事
这个家伙就是害自己十几年没睡过舒服觉的罪魁祸首 这种麻烦的家伙…果然还是要…
“喂喂你怎么不说话…啊啊你不要又开始扁我啊魏延!!”
事后 魏延一边帮鼻青脸肿的马岱涂着紫药水一边听他絮叨自己的身份
哦 原来是背后灵啊…不过背后灵…是什么…
“为什么…晚上…压我…”魏延在马岱的伤口上旋转着气味刺鼻的棉棒 抬眼看马岱疼得呲牙咧嘴的样子 有些得意
“嘶…轻点…因为抱着魏延睡觉真的很舒服嘛”说罢 又笑嘻嘻地一把抱住帮自己抹药的魏延“再说了 我活着的时候魏延也总是晚上压着我嘛…”
这个笨蛋到底在鬼扯些什么…
“放开…”
“嘁 魏延真小气 就抱一分钟…一分钟啦!”
魏延望着那张笑容绚烂的脸庞 脸有点烫 也就随他去了

自从马岱现身以后 魏延不苟言笑的个性还是丝毫没什么变化 只是魏延真的觉得生活热闹了很多
魏延的父母工作很忙 常年在不同的省市奔波 一个月都不一定回家一次
虽然啰嗦的马岱偶尔很烦人 但是大多数时间 魏延是开心的
想到这里 他又回头仔细地打量着自己的背后灵
他的背后灵长得干净清秀 戴着一顶有些呆楞的尖帽子 眼眸清澈 笑起来总会露出两颗发光的小虎牙
而此时此刻 这个戴着高帽子的笨蛋正躺在床上举着一本书津津有味地看着 唇齿间不时发出嗤笑
这本书…有点面熟…
“哈哈哈 魏延 你小时候真的好蠢 头卡在栏杆里拔出不来哈哈哈哈”
魏延终于想起来了 这是他小时候的日记本
“放心吧魏延 我会替你保密的哎你…你怎么又打我啊啊啊”
事后 马岱一边哭一边挣扎着躲开魏延帮他涂药水的手
“我刚来一个星期就被你揍了十好几次呜呜呜 魏延是个家暴狂 我要离家出走”
魏延没有说话 心想 揍你都是有理由的
第一天 马岱拆掉了他喝了一个月的面条才攒出来的高达手办 并且笑嘻嘻地给他说“这个玩具长得跟敌营的曹仁一样 我看不顺眼嘿嘿”
第二天 马岱把他快拼好的3000片拼图全拆掉了 只是因为这家伙要把拼图毯当被子盖在身上
第三天 马岱看着魏延初中的毕业照片 直言杨仪在里面长得最好看
第四天 马岱用自己的美团外卖订了五个12寸的披萨 吃了一小块之后嚷嚷着不好吃 全都扔掉好了
第五天 马岱站在魏延旁边看他上厕所 瞄着他的下半身小声嘀咕着“好像没以前大了”
………
魏延决定收回刚才的话
马岱这家伙大多数时间都很烦人

是什么时候注意到凌统的怪异的呢?
大概是两天前 魏延发现凌统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自言自语 有时候会急不可耐地转身用拳头打身后的空气 然后一脸得意的表情
吃午饭的时候 凌统也变得尤为奇怪 以前明明经常和陆逊孙权他们扎堆儿 现在却总是草草地推辞 然后一个人鬼鬼祟祟跑到犄角旮旯的位置坐着
而且凌统的饭量也大了很多 上次打饭的时候 魏延看到凌统要了三份红烧肉 七两米饭…
饭量一下子变这么大是没有道理的 除非…有一个在帮着凌统一起吃
魏延大概猜到了 凌统和自己一样 是有背后灵的人 并且这个背后灵的饭量很大 只不过他们都看不到彼此的背后灵
原来…不只我一个人有背后灵啊…
“喂喂 魏延最近也太关注凌统了吧”马岱哭唧唧地跑过来抱住他的手臂 瘪着嘴 满脸都是醋意
“没…”魏延帮他的背后灵整了整帽子 又摸了摸他有些卷翘的刘海儿
“那…那魏延只能看着我哦!”
“好…”

此时魏延站在凌统的对面和他对峙 他听见身后的马岱揶揄地在冲对面喊话
“哎哟 这不是甘兴霸嘛 这一世还跟在你的小情人身后 真是痴情啊啧啧”
“……”
“你…你乱说什么呢!我我和魏延是很纯洁的关系好不好!”可是你的反驳相当没底气啊
“……”
魏延歪了歪头 又往凌统的身后看了看 明明什么都没有
可是看着马岱气急败坏的样子 他确定对面一定有鬼在耍贱
其实魏延还挺高兴能看到马岱气得头都要掉下来的样子 毕竟在家里 这只愚蠢的鬼总是把自己气得七窍生烟
凌统看着甘宁在挖苦对面看不到的鬼魂时 也是一头雾水
“甘疯子 你在和什么玩意儿讲话呢?”凌统皱了皱眉 往马岱的方向望去 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喂喂怎么说话呢!!”马岱听了之后更不爽了 可是无论他怎么跳脚 对面的凌统一个字也听不到
“哈 老子在和魏延的背后灵说话呢”甘宁冲着马岱摆出挑衅的欠揍表情“一个奇葩的小鬼头”
“哦 那他的背后灵是什么样子的 也是暴露狂吗?”
“反正没老子帅就是了!”捋头发
马岱望着甘宁的杀马特发型 还有过时的愚蠢纹身…哈?比我帅???
“魏延你评评理!我和甘兴霸谁更帅!”马岱僵硬地对着魏延干巴巴地笑 眼神里却带着威胁的含义
魏延疑惑地摇了摇头 马岱才想起来魏延根本看不到对面的那个杀马特
马岱蛋疼地掩面 真是待不下去了……
“魏延!我们快走吧…”马岱拽着魏延的手 心想着惹不起还躲不起不成
刚一转身 却看到了身后有个身材矮小的男生挡住了自己和魏延
马岱对这个人有印象 他是魏班公认的活宝吉祥物——夏侯霸
马岱打量着他 心想这家伙小时候一定没喝养乐多
“咿呀咿呀 你们…在讨论背后灵吗”夏侯霸笑盈盈地问 满脸人畜无害的样子
“其实…我也有一只哦”话音刚落 他拥向了身边的人型空气 眼里全是温柔的光彩
马岱和甘宁同时望向那里 同时打了个激灵
郭…郭淮?

TBC

评论(1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