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眺

主产:三国/19天/MHA
写文是最好的情感寄托
希望大家都能开开心心

【出茶】心愿(甜饼)

入坑新人 请多指教!
双向暗恋 平安夜邂逅梗
欢迎评论与鞭策 食用愉快!



1.

平安夜是快乐的日子。

按照以往的惯例,绿谷引子会准备一桌佳肴,戴着手套从烤箱里拿烤得蓬松柔软的蛋糕,出久还会和她的母亲一起在蛋糕上面抹粗糙而甜腻的奶油和巧克力酱。

本应如此…

可是在此时此刻,母子俩却只能对着烤成炭团的蛋糕相顾无言。

“小久…我真的只是多睡了三十分钟…而已…”母亲细声细气地说了几句狡辩的话,扬着圆圆的眼睛瞄了儿子一眼,腼腆地嘿嘿傻笑着。

出久望着一副心虚模样的母亲,又抬起头注视着窗外一片灯火通明的景象。

人群喧闹,烟火沸腾。隔着玻璃,出久的家和外面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烤焦的蛋糕委屈巴巴地躺在满是碳印的烤盘上,散发着幽怨的气味。出久转过头,弯着眼睛冲母亲耸耸肩膀,“没关系,我出去买一个回来。”

绿发的男孩披上垂在椅子上的外套,蹬上有些脏了的红鞋子,站在玄关冲着母亲摆手,嘴角带笑。“平安夜怎么能少了蛋糕呢,妈妈。”

2.

实际上,这是出久人生中第二次在平安夜压马路。

第一次大概发生于七年前,他那时还是一个小团子,被身材姣好的母亲牵着小手,把每一根手指都攥得暖乎乎的。

他左顾右盼,大大的眼睛却怎么也装不下满世界琳琅与繁华。

糖果,蛋糕,圣诞树。一切都令他兴奋,可是他最想知道的还是——欧尔麦特会不会出现在这里。

街边站着穿着麋鹿玩偶服的人在发棒棒糖和圣诞帽,他傻傻地呆站在很远的地方,不敢上去要。

岁月蹉跎,即使平安夜时从层云中飘落的雪花仍然身披薄纱,壮烈的模样就像殉情的鸳鸯。

即使宽敞的道路上永远亮着几盏橙黄色的灯光,伴随欢快的旋律摇曳绽放。

即使蛋糕房和喧闹的饭店里会传来带着热气的香喷喷的味道。

麋鹿玩偶服下的人却是换了一个又一个,街道上依偎在一起呢喃的情侣们换了一批又一批,母亲的身材被横向拉长,皱纹像被手术刀切割在温柔的眼角旁。

十年时光匆匆催促着怀念的流逝,却也让他找到了新的希望。

出久蹲下身子系散开的鞋带,思绪飘渺。一双粉红色的雪地靴却停在自己面前,鞋面有些旧了,鞋底上沾着点被踩实的雪。

“小久,是你吗。”

熟悉的声音带着浅笑时特有的上扬语调,即便微弱,却像是开了扩音器一样通通灌进了他的耳中。

出久的鞋带没有系好,便匆匆忙忙站了起来,他在泠冽的寒风中晃了晃脑袋,当他的眼睛触到了一双盛满希冀的亮晶晶的瞳仁时,脸颊迅速浮上一片红晕。

“丽…丽日同学…晚上好。”

“晚上好。”女孩子裹着厚厚的鹅黄色外套,毛茸茸的大帽子扣在脑袋上,像一轮小太阳。

打底裤让她的行动变得笨笨的,她迟缓地挪了两步,抿着嘴冲出久笑。“小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出来买圣诞蛋糕。”出久摸了摸被冻红的鼻子,“总觉得…没有蛋糕的圣诞节就没有意义了。”

“啊…我和小久一样呢!”丽日难为情地挠了挠头,“本来今年想自己做的,结果蛋糕烤糊了,还被妈妈臭骂了一顿。”

……这个剧情怎么有点熟悉。

脑海中浮现出了绿谷引子卖乖的表情,出久无奈地弯了弯嘴角。他缓了几秒,换上了一副难得认真的表情,开口道,“丽日同学,一起去找好看的蛋糕吧。”

“小久这样子好像饭田同学哦…”丽日在冻僵的手心里呵着气,望着男孩语无伦次的样子嗤笑出声。“走吧。”


3.

“抱歉…蛋糕已经被预定完了。”

“圣诞蛋糕呀…已经卖光了哦。”

“抱歉…”

“只有普通样式的奶油蛋糕了。”

“很抱歉…今年的圣诞蛋糕实在供不应求。”

垂头丧气的男孩和女孩从第十六家蛋糕店走出来时,肚子也抗议般咕咕叫了起来。

丽日伸出双手,隔着鹅黄色的外套摸了摸她委屈的小肚子。

“丽日同学。”绿头发的少年歪着头轻声唤她。“一起去吃点东西吧。”

“可是蛋糕…”

“一会儿再找吧。”少年格外专注地盯着她的眼睛,“一定会找到的。”

丽日点了点头。抬头看时,天空刚巧划过一架发光的飞机,像极了一颗流星。


4.

“没想到,圣诞节还能吃到关东煮呢。”

蒸汽热腾腾的关东煮摊前只坐着一男一女,老板裹着黏着烟味的大外套,裸在寒风中的双手拨拉着锅里圆滚滚的肉丸子。

“嗯,是啊。”女孩放下了帽子,在又长又窄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双腿紧紧地并在一起。

出久把盘子放下,紧挨着少女坐在一旁,绿发在单调的灯光下被晕染得能加浓郁。

丽日偷偷地用余光打量着身边的男孩。虽然初识之时曾经用“不起眼”这样的词汇形容过小久,但是…但是看久了,竟然觉得这家伙意外的帅气。

无论是单纯而坚定的眼睛,还是即使淋了雨还会硬挺蜷曲的头发,又或是脸颊上那些过于亲切乖巧的小雀斑…都意外的顺眼。

咦?她突然想起了青山优雅一张假笑脸冲自己wink还顺便揭穿了自己喜欢小久的事实——啊啊啊怎么又想起这件事来了!

只要一想到这件事情,女孩就会瞬间化身为和上鸣放电后一样的白痴状态。

“诶?丽日同学很冷吗…怎么一直在发抖?”出久把脸凑得更近了一些,丽日发誓她甚至看到了出久嘴角沾上的绛红色甜辣酱。

“我我…我一点都不冷!!”不只是不冷,你在我身边都要把我燃烧殆尽了啊。

丽日结结巴巴地呵呵哈哈着,手忙脚乱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为了掩盖自己过于紧张和害羞的事实,她在锅里手舞足蹈地乱抓了一把串串,扔到盘子里,回过神来时才发现,里面躺着的是她最讨厌吃的墨鱼丸。

啊啊啊我在搞什么——我竟然拿了五串死亡级别的包心墨鱼丸!!

丽日欲哭无泪地望着盘子,半晌也无法鼓起勇气解决她最讨厌的食物。


5.

“丽日同学…不是讨厌吃墨鱼丸的吗。”男孩好奇地探过头,身体带着滚烫的热气顺势向御茶子身上扑来。“难道我记错了吗?”

“啊…啊哈哈,我…我饿昏头了,把墨鱼丸看成牛肉丸了嗯哈哈…小久不用在意的哦…”

出久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默默把自己的盘子推到了丽日面前,又把丽日的满满一盘墨鱼丸换到自己跟前。

“不嫌弃的话,丽日同学请吃我的吧。”男孩脸颊绯红。“我…我还没动过!”

“谢…谢谢小久!!”

关东煮摊的老板憋着笑瞟了两个人一眼,顺势给两个人一人捞了一块萝卜。

“嗯?!”两个人一脸茫然地抬起头望着老板。

“反正也卖不完,送你们了哦。”老板点了根烟,吊着死鱼眼看着两个蜷在摊前的小鬼头。

“谢谢老板!”异口同声的回答。

“不用谢,年轻人——要继续甜甜蜜蜜的啊。”老板用手指掸走烟灰,冲少男少女挑了挑眉,眼睛里分明说着【你们的小心思都被老夫我看透了哦】。

“我我我和小久不不是……不…不要随便给这种祝福啦!!”御茶子慌乱地挥动着手臂,脸红得像特辣的沸腾鱼。要是没有出久扶着,她恐怕下一秒就要扬着紧张的笑脸栽到关东煮锅里变成大号肉丸子。

出久望着瘫在自己怀里脸庞红得诡异的少女,刹那间呼吸急促成一条绷直的线。他深深吐出一口气,心里想着这个祝福好像也不赖。


6.

夜色更为浑然。虚弱的月亮被山峦般茂密的乌云遮得严实,这个夜晚既温柔又窒息。

出久和御茶子拐进了一条陌生的小道,路灯的灯泡有些坏了,碎口中闪着光秃秃的灯芯,上面围绕着不怕冷的小飞虫。

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们相顾无言,余光穿插着落在对方细碎的头发和柔软的蔷薇色面颊上,一旦碰撞就会迅速躲闪开来。

没有任何语言的交流,仅仅是外套摩擦在一起窸窸窣窣的声音都带着羞怯的意味。

他们平静而焦急地呼吸着,从容却又心虚地踏着相同的步,晃动的手若即若离地碰在一起,指尖冰冷,却会带来掌心一片欣喜的热意。

最终,打破沉默的是一朵飘然而下的白色雪花,它像垫着脚的芭蕾舞演员,落地时融在干净的石板路缝隙间,无声无息。

“下雪啦。”御茶子歪过头来注视着身旁的人。“小久同学会冷吗。”

出久抬起头,漫天雪花像失堕的星体,纷纷扰扰带着些哀怨又伤感的温度,从他宽松的领口中顺势滑下来,害他打了个激灵。

出久哈着气说自己不冷,话音未落,脖子上却多了一条柔软的围巾。

低下头时,一条粉黄相间的围巾映入眼帘,毛线很粗,每一根都黏着朦胧的棉絮,在织孔之中渗出了女孩特有的香气——准确说,那是丽日身上好闻的气味。

出久磕磕巴巴地想开口说话,却不知道是该推辞还是表达感激。他望着女孩圆眼睛上俏皮卷曲的眼睫,心脏跳动的频率让他听不真切店铺中播放的欢快旋律。

“还挺适合小久的呢。”女孩吐了吐舌头,笑盈盈地伸手给围巾打了个好看的结,眼睛里兴奋的光彩说不清是什么样的情绪。

雪天里的情侣们裹着同一件厚重的大衣潇洒地奔驰着。骑车的外卖员缩着脖子,摇摇晃晃的车把手上挂着两袋子饭盒。

汽车轮胎把雪浪撞成爆炸的白色烟花,而那些还在顽强开着的店铺灯光也在苍白雪花中忽明忽暗,忽静忽应。

平安夜的白雪皑皑间,唯有害羞的男孩和俏丽的女孩停留于此。绿发和栗发在披上银装的冬日街头格外显眼。

“丽日同学…”半晌,出久终于嗫嚅着开口说话。“机会难得…话说要不要…去看看广场的大圣诞树。”


7.

每个城市都有一棵巨大的圣诞树。它将见证所有人的祈愿与幸福。

丽日把手缩进袖子里,咧着嘴冲灿烂的圣诞树爽朗地笑。

彩灯稀稀疏疏的连成一条线,像是串联着万家灯火的欢声笑语。每个小灯泡都在对他们微笑,它们绚烂而渺小,是单调冬日中唯一浮夸的色彩。

丽日努力地扬着头,在圣诞树尖端的最高处,悬挂着一颗站立的明亮星星。她愣了几秒,转过头来不动声色地望着身边的少年。

“怎么了…丽日同学?”

御茶子没有说话,从外套口袋里掏了半天,拿出一只淡黄色的星星发夹。“你看。”

“诶?”

丽日把脸埋在手心里笑,抬起头来时眼睛亮晶晶的。少女纤细的手温柔地握住星星形状的发夹,趁着少年发愣的空档,不由分说地把它别在了少年茂密的绿发之中。

丽日发出恶作剧得逞的笑声,圆圆的眼睛也弯了起来。出久绿发之中闪闪发光的星星发夹,和墨绿色圣诞树上耀武扬威的星星挂饰如出一辙。

小久同学,看上去和圣诞树一模一样呢。

“诶…?诶诶诶!你在我头上放了什么?”出久委屈地伸手想去够脑袋上金色的小饰品,却被狡猾的少女握住了手腕,红着脸笑着阻止。

“诶——不要摘啦。”丽日用黏软的声音小声撒娇。“小久这个样子,和圣诞树一样可爱哦!”

那双笑眼带着魔力,尽管怎么看怎么狡黠,却总是能看出点真诚的意味。

只是这张俏丽的面孔离得太近了一些,出久抿着嘴低下头,眼睛下面的皮肤又开始发烫了起来。

直到过了十几秒钟,御茶子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正霸道地桎梏着自己暗恋的男孩的手腕,她轻轻啊了一声,手指像触电一般放了开来,嗓子里挤出几声绵软的道歉。

出久笑着把发卡摘下来,放在少女软绵绵的大口袋里。他想开口说些什么,却正巧听到一个圣诞老人装扮的家伙在吆喝什么。

“许愿时间到——把新年愿望写下来吧!”


8.

圣诞老人走到了少年少女们跟前,递给了他们迷你贺卡和彩色的油性笔。

“孩子们,把心愿写下来吧。”假胡子随着圣诞老人说话的动作一耸一耸的,有些滑稽。“把贺卡挂在圣诞树上,新年愿望就会实现哦。”

雪还未停,甚至有更大的趋势。圣诞树在寒风中巍然不动,针叶随着飘摇的雪花抖动,掀起一阵银色的浪。

少年和少女在大雪中交换了一个眼神,握住笔的右手开始在卡纸上涂涂写写着。

天气太冷了,丽日的手指有些冻僵了,它们笨拙而麻木,捏着笔杆的动作也稚嫩得像幼儿园的小朋友。她费劲力气在贺卡上写好了句号,便匆匆合上了贺卡。

“小久,写好了吗?”少女转过头去唤他,却见他的发丝上满是肆意的雪花,犹如一个隐居在山林中的道士。

少年抬起头,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是,丽日同学帮我一起把贺卡挂上去吧。”

丽日接过那张四四方方的卡纸,用红色的丝带勾住了她和小久的贺卡,挑了一个背风的树杈,认认真真地悬挂了上去。

刚刚,她毫不犹豫地在卡纸上写下了自己坦率的心愿。【让父母过上富裕的好日子…快一点追上小久同学前进的步伐吧。】

她对着摇曳的白色卡片失了神,说真的,她真想知道…小久许了什么愿望。

估计是成为和欧尔麦特一样厉害的No.1英雄吧。丽日浅浅笑着,正要转身离开时,眼前的卡片却遭遇了一阵不知来向的妖风的袭击。

出久的卡片被掀起一个小角,里面是用深蓝色的笔写得认真而深刻的字迹。御茶子看不真切,只隐隐看到了[丽日]二字,在卡片中央。

小久同学的新年心愿里…有我?女孩恍惚地转过身子,大脑中有一种奇异的微妙情绪随着脑乄浆一起炸裂开来。

9.

晚上八点钟了。

寻觅蛋糕失败的少男少女失魂落魄地走向回程的道路。

丽日把外套的拉链拉高,半张脸埋在了高高的领子里。她一路都没有说话,满脑子都是出久的许愿贺卡上写着的自己的名字。

薄薄的卡片纸上凹陷的字迹工整到笨拙的地步,她甚至想到了刚才少年写字时紧张又青涩的表情。

所以说…那张卡片究竟写的什么啊什么啊什么啊什么啊。

会不会是把全班同学的名字都写上去了啊喂,然后许了个愿望要和咔酱,轰君,班长大人,常暗同学…$&》*%以及丽日同学成为永远的好伙伴。天啊一定是这样的!所以你在激动什么啊御茶子!!!

啊咧…或者是许愿希望【丽日同学在紧张的时候表情不要再和便秘一样了】一类的。啊啊啊怎么能许愿这种事!!

“太过分了!”糟糕!内心的os瞬间没控制住说出来了啊啊。

“?丽日同学?怎么了吗?”

完了完了小久看过来了。别啊不要盯着我看啊,我才没有在心虚呢!我真的没有在意淫什么奇怪的事啊!

“丽日同学?”少年投来了担忧的目光。

“啊我我我…没没事!”御茶子手舞足蹈着顺便配上了几句毫无底气的傻笑。“嘿嘿。”

“哦…”

糟糕了,怎么感觉冷场了。不会被小久讨厌了吧?!!!早知道刚才就不要做这么傻气的动作了啊啊啊。

御茶子紧张地抿着下唇,偷偷观察着默不作声的少年。终于,她还是决定说些什么打破这古怪的僵局。

“小…”

“嗷哈哈哈哈哈——”

丽日还未说出口的话被突如其来的不明人物的狂笑打断了。丽日讶异地抬起头,发现头上炸着两撮金发呆毛的美漫画风英雄挡在了她和出久面前。

气宇轩昂的英雄叉着腰,蓝色披风随着凛冽的寒风潇洒而昂扬。

“欧——欧尔麦特!”少年惊讶出声。

“已经没事了。要问为什么——因为我来了!”笑容灿烂的英雄摆了一个帅气的pose。“晚上好,圣诞快乐!”

“欧尔麦特——怎么会在这里!”出久兴奋地双手握拳,眼睛亮晶晶地望着对面高大的英雄。

“我听说我的学生们买不到圣诞蛋糕,所以…”背在身后的手突然伸到了身前,举起两个方方正正的蛋糕盒。“前来救援。”

“!!!谢谢你——欧尔麦特!!”少年少女兴奋地异口同声,他们抱住蛋糕盒子,羞涩地相视而笑。

“嘿——事情解决了,我要离开了。”欧尔麦特扬着嘴角,露出反光的洁白牙齿。“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出久和丽日向着欧尔麦特飞走的方向兴奋地挥舞着右手,这真是一个美满的节日。

“真是太好了,丽日同学。”少年对着御茶子笑弯了眼睛。


10.

雪停了,天边传来如雷般的炮响。少年将目光远眺,有什么东西在天空中飞升,加速,然后在顶点爆炸成星星点点的圆形盛宴。

——那是烟花,与璀璨绚丽的圣诞树一样,同样承载着人们太多的希冀与渴望。

“丽日同学!”

少年的声音惊动了沉浸在灯火与烟花中的御茶子,她转过头来,红着脸应了一声“是!”,铿锵有力。

火光在乌云铺成的幕布上凝成一片星河。金光照耀,硝烟在空中飘荡,散成了一片细碎而抓不住的回忆。

出久和御茶子四目相对,他们都能看到的是对方红彤彤的面颊和映满星光的双眸。

“丽日同学!看完烟花后…我送你回家吧。”话音刚落,两个人同时撇开目光,加速的心脏在冬季里热成了两团火苗。

“好…好的!谢谢小久!”

视线里除了色彩只剩下了彼此跳跃着的面容。蛋糕盒里飘出甜腻的清香。

年轻的小英雄们忘记了有多少烟花曾炸开在平安夜的天空上,只记得陪伴自己的是身边最信任的挚友。

人声聒噪,炮鸣喧嚣。隐去了所有过高分贝的打扰,女孩终于决定大声地开口说话。

“小久同学!我有问题想问你!”声音有些颤抖,却还是格外倔强。

“什么?”

“小久同学的圣诞愿望…是什么呢!”女孩转过身子,视线的焦点完全集中在男孩的脸上。

“是…是…”出久的脸颊在赤色烟花飞出的一瞬间变得更加红了,他闭上眼睛,大声吼出声,“愿望说出来就不会准了啊!”

御茶子愣在了原地,半晌才一言不发地转过头去。她埋着脑袋,在心里埋怨自己,刚才为什么要问这么愚蠢的问题。

“对不起…!我不该逼问小久的。”女孩的细声歉语掩埋在了隆隆喧嚷中。

“我…丽日同学!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出久笨拙地解释着,舌头都有些掳不直了。“我今天许下的心愿…以后一定会说给丽日同学听的。请相信我。”

烟火骤停。御茶子眨了眨眼睛,看到少年格外认真的表情,一下子轻松了起来。她笑了,迎着男孩虔诚的目光重重地点了点头。

她心虚却大胆地猜测着…或许那个心愿,自己可以帮小久同学实现。

11.

“小久,谢谢你送我回家。”女孩双手紧握,笑时眯在一起的眼睛像猫咪一样。

“不客气。那么我们…后天学校见吧!”

少年稚嫩的嗓音穿透了空旷的庭院,两人摇晃的影子在孤独的星光下显得有些浪漫。

御茶子不舍得眨眼睛,她和对面的男孩进行着史上最长时间的对视。

她想好好地把今天的一切全都记住,用最柔软的心包裹这份甜美而青涩的记忆。多年以后,她仍然渴望能想起少年草绿色的盎然头发,以及那双燃着炉火般的温柔眼睛。

少年转身欲离开,少女却中气十足地开口叫住了他。

“等一下!小久同学。”少女的指甲不停婆娑着蛋糕盒的带子,半晌终于直视着少年的眼睛,开口道,“圣诞快乐。”

“丽…丽日同学也…圣诞快乐!”



12.

“妈,我回来了。”

“诶,小久去了好长时间呢。”

“嗯…找了好久才找到圣诞蛋糕。”

“辛苦了,小久。我去把饭热一热。”引子正要转身进厨房,却突然定在原地,愣愣地望向儿子的颈部。

“妈…怎么了?”

“小久…怎么会戴着女孩子的围巾…?”

啊咧…?

出久低下头,发现了脖间那条淡黄色的柔软围巾,糟糕——竟然忘记还给她了。

脑海里一下子浮现出御茶子说着圣诞快乐时的柔软嘴唇以及望向自己时明媚的眼睛。

“那那那…那是因为…啊啊啊!”满脸绯红的少年仓皇地逃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嘴里发出了小声的哀嚎。

引子望着微波炉里旋转的火鸡,又望了一眼儿子的房间门,嘴角上扬。

“什么嘛…原来这小子长大了。”

13.

【我要成为和欧尔麦特一样棒的英雄,保护好我的妈妈,我的朋友。】

【还有…生活在和平的环境里,像今天一样,和丽日同学一起庆祝今后的每一个圣诞节。】

你看嘛,这小子果然长大了^ ^。


END


谢谢你们看到这里。实际上 我很少会萌男主和女主的cp 但是在出茶身上看到了非常元气的青涩的美好。希望这对cp能被更多人喜欢!

评论(27)

热度(167)